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六八章 分崩离析
    一日之后,一艘银白色剑形飞空宝船内。孔天霄一言不发的端坐在一侧,眼神悲凉异常的透过侧窗,看着战船之外的影像。

    一望无际的海面,就跟舰中太霄神禁剑阵观照来景致差相仿佛。万里无云,平静无波,有如死水。让人联想到大半日之前,看到的那处战场遗景——

    当他们到达的时候,那里也与其余海面一般无二的安宁。可在那深海之下,却是无数的战船残骸与一具具仍在海底之下燃烧着的‘魔烛,。

    其中有寒霄,也有大器玄门的散仙方弘大天尊,自然也包括了大器玄门以及洗玉宗的四位登仙境大修——

    九阶以上,只有楚灵奇只身逃离。还有两位九阶登仙,‘侥幸,的神魂碎灭,至少不用经历神魂燃烧,化为魔烛之苦。

    是任山河那个畜性

    孔天霄只觉胸内是痛楚莫名,宛如又千万利刃在他胸膛内切割刮挠着。无论是嘶吼,咆哮,痛哭,咒骂,都不能减弱半分。

    然而除此之外,孔天霄当时更多的却是恐慌,在心内悄然浮现,然后不断的发芽滋长,逐渐蔓延。

    而无论痛苦也好,恐惧也罢,此时都只能强行压抑着,尽量不显露于外。

    微微一叹,孔天霄收起了思绪。而周围纷纷响起的议论声,也陆续传入他的耳中,与之前没什么变化,让他愤怒而又无奈。

    “我看过方弘大天尊的那具魔烛,那个畜牲,根本就不是人方弘前辈他老人家,这次可真是遭了无妄之灾。”

    “谁说不是?不过这苍茫魔君手段的狠辣,举世皆知。我等既然参与围剿,就该有所准备,其实也怨不得谁人。若真要怨责,就只能怨我等,错估了那任山河等人的实力。那雷火仙元之术,简直就不该存世——”

    “你们这是什么话,方弘大天尊与大器玄门及洗玉宗的那些同门,难道就活该受死?”

    “雷火仙元?好一个雷火仙元卩任山河也真是天纵之才,居然完成了这等样的道源神通。如此神术,这天道怎么就允许此处,在这世间出现?”

    “确是无妄之灾当年我就说,最后不要参与‘人元草,诸事。这生意能为我赚到多少蕴元石?此事也牵涉太多修界隐秘,迟早要为我孔商仙盟,招灾惹祸。且龌蹉不堪,伤天害理,罪孽深重,诸位宁不有愧于心?”

    “我看是自不量力才对吧?就凭我们这点实力,就想围杀那苍茫魔君?”

    “据说当时那天元无量都天阵,展开之后,便是两位仙人也不得不退避其锋,不是他对手。这样的实力,只怕已可坐稳星玄修界散仙以下第一人——”

    “当真是可笑,已经折损如此之重,还想着要追击,将别人围杀?那苍茫魔君不回过头来,杀个回马枪就已很不错了。以我之见,还是及早收手为佳。”

    孔天霄不禁皱眉,下意识的想要喝止。可当他话到嘴边之时,却又顿时止住。看着周围诸人的冷淡面色,不禁心中发凉。

    此时这主控室内,除他之外,还有总数四位散仙,九位登仙境。另有三十余位大乘,在周围列席。不过此时此刻,这里气氛却是压抑无比,僵冷之至。

    召集诸人,本是要议论商讨,之后该如何行止,要怎样才能除去那魔头。然而商量到现在,不但是毫无结果,室内诸人更是剑拔弩张一般的气氛。

    以往无论什么情况,都能团结一致的孔商仙盟,此刻竟仿佛到了分裂的边缘。

    那些议论之人,与其说是‘不知规矩倒不如是故意以这种方法,来宣泄着他们的不满。

    “可曾听说了?就在几个时辰之前,大器玄门之主,已经发出诏令,召回弟子,准备暂时封山自守。”

    “这也难怪了,大器玄门这次损失惨重,为历年之最。一位散仙,四位登仙境大天尊陨落,都被任山河点了天灯魔烛。还有十六位大乘修士,一并身死,这等于是毁了大器玄门的一半根基。我若是大器玄门之主,一样也会如此。只怕也是担忧孔商仙盟内,有人会生异心——”

    “老朽实在弄不明白,我孔商仙盟只是一介商家,何必定要招惹这样的恐怖大敌?看那任山河之势,从此之后,哪怕我等几家联手,也再难压制。若还不能化解与这位的仇怨,只怕必有大劫”

    孔天霄双拳紧紧地握着,身躯绷紧。强行按捺,才没使一身剑意,随着自己的满腔怒火爆发开来。

    好在这室内,还有对这等言论,心存不屑者。

    “胡言乱语化解仇怨?那么紫云来与大器玄门诸位师兄弟的大仇,难道就此放弃,不闻不问?”

    “总好过被那任山河杀上门昔年月乘魔尊与血尊任糜崛起,腥风血雨,不知有多少宗门遭灾覆灭,更不知有多少修士身殒。我观这苍茫魔君,也不逊于那两位。要知我孔商仙盟成立之初衷,只是为求财,而不是与人斗气”

    “你们,真是混账,未免太无骨气——”

    “要骨气何用?能够复仇,我等自然也乐意想从。可问题是我等如今,哪怕是合三家之力,也奈何他不得。尔等可看过海底那些雷火力士o这样的准仙阶大阵,我仙盟六大仙市,有哪一出能抵挡得住他半个时辰?虽有一些克制之法不错,可莫不要付出极大代价。与这样的人为敌,是否明智?”

    “此言正合我心,我等位求财而聚,抱团取暖,只为不受人欺。可若为此,反而为宗门招灾惹祸,那就没必要了

    “本座不管这些,只想知道,我等与雪阳宫三家联手,可为何每次受损最重的,都是我们孔商仙盟?”

    “损伤惨重的,也不是我孔商仙盟一家。玄天剑宗,同样损失了还几位登仙大能,还有一位绝真,雪阳宫也死了一位半法域级,注定可以踏入仙境的寒霄。”

    “可问题是我孔商仙盟,本无需承受这苍茫魔灾昔年那几位,到底在人元草案中,到底参与到何等程度?为何就不能与赤神宗和解,为何就要一定要参与诛杀任山河?要绑架这整个孔商仙盟?”

    “正是你等在人元草案中收了好处,难道要让其余无辜之人,为你等挡灾消难?当年若不介入追捕,何至于会有如此多的道友遭劫?”

    “任魔君已恨我孔商仙盟入骨,那赤神宗无明,也同时将我孔商仙盟视为眼中钉。不久前‘时虚仙子,聂仙铃已经递出战术,将上门邀战。只从此事,就可知赤神宗上下,对我孔商仙盟已是恶感极深,难道这还不足以使我等惊醒

    “够了”

    孔天霄终于再忍不下去,出言喝止。怒念勃发,一丝丝裂痕,赫然现于他足下,然后如蜘蛛网般的散开。

    ——九阶精金通体炼制而成的地板,此时只在他剑意冲击之下,就已濒临崩溃的边缘。

    神意散发,刺骨的冰冷,笼罩环绕此处数百丈空间。

    室内顿时一阵死寂,落针可闻。其余几位闭目养神的登仙境大天尊与散仙尊者,也终于纷纷张眼,总算提起了几分精神。不过这些人的面上,此时更多的,还是讥诮之色。

    只有与孔天霄一般,同出于太霄剑宗的散仙剑非子与七夜大天尊,面上现出了几分忧色。

    “孔师弟,诸位道友就事论事,自然能畅所欲言。到底有何不妥,要使师弟你以力服人?”

    首先出言的,是端坐于孔天霄对面的一位散仙,名唤雷全,出身于残天观。

    太霄剑宗一向与玄都神宗交好,几乎是一个鼻孔中出气,执掌着孔商仙盟的大半权柄。

    不过在仙盟之内,却也并非是没有对手。这残天观,就是另一派系之首,联合诸宗,势力勉强能够抗衡。

    孔天霄眉头微凝,到底还是收起了剑意,冷冷地应道:“雷师兄何出此言?只是诸位之言,未免让人心寒。”

    “心寒?”

    那雷全冷然一哂,并不置可否道:“我等只是想要一个答案而已,即便是要死,也需死得明白。当初孔师弟的几位师兄,到底是做了什么,为何一定要将我孔商仙盟,拖入这场浑水?难道是真如传言,太霄剑宗,是人元草案的幕后谋主?更直接参与到了赤神宗赤神蕴生石之争?不久之前,大器玄门之主,也拜托老夫,要向孔师弟问个答案。”

    “答案?你们想要什么样的答案?”

    孔天霄嘲讽的笑着,既似在自嘲着己身的恶劣处境,又似在讥嘲众人的无礼,语音则寒冷如霜:“本座若不愿答,你待如何?”

    “残天观一脉,将推出这次追剿”

    雷全的面色,也同样是冷漠如冰:“残天观弟子,绝不能不明不白,死于这星玄海上雷某更不忍,让诸多同门,为人元草案的祸首而死。”

    此时在他身周,其余诸位登仙境散仙,虽未说话,却都沉默着,面色同样冷肃之至。

    那孔天霄的面色微变,而后淡然一拂袖:“你等既不情愿,可以自去无妨”

    再争论下去,已无济于事。可哪怕只有他一人,也要将那任山河,追杀到天涯海角

    雷全认真地看了他一眼,而后就再不犹豫,拂袖便走。又有数十人,纷纷起身,随之离去。

    而仅仅几十个呼吸之后,这艘‘太霄先天神舰,之外,就有数十艘宝船,纷纷调转了方向,往东面飞速疾行。

    半晌之后,当那些飞空船影远至千里之外,渐渐消失在视野之中。孔天霄猛地一剑,插在了身侧地面,于是这整艘‘太霄先天神舰都为之震晃不已。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