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六七章 劫数之疑
    庄无道无言以对,这其实都不算是什么好消息。

    那阿鼻平等王,若是已经刻意掩饰过自身痕迹,那么就是表明,这位与自己的神源神职,分离在即,已经到了想藏都藏不住的地步

    而若是不愿遮掩,那也就是准备向他明示,这位魔主即将发难。他这个苍茫魔主,很快就将迎来考验。

    除此之外,还会引发一连串的后果,那位阿鼻平等王早就准备妥当,大约是不会就此陨落。

    然而这位本体与魔神之位剥离,对于普通信徒而言,意义却也与陨落差不多。

    尤其是那些托庇于阿鼻平等王座下的信徒与魔修,这次很可能将是一场灭顶之灾。

    对于庄无道自身的影响,也是极大。一旦阿鼻平等王再非魔主,那位魔舍利,是否还会为他这平等圣子提供庇护?又能够庇护到何等程度?

    魔主神位,诸魔觊觎,又会有多少魔修,参与争夺?自己这个苍茫魔主,与其神位重叠,也必定将是诸魔针对的目标之一。

    突然之间,庄无道开始明悟那阿鼻平等王,要将他扶植上魔主神位的用意。

    心中一时冰凉一片,好在剑灵接下来的安慰之言,让庄无道好受了一些。

    “他要彻底剥离神职,至少还要到三五百年之后。”

    剑灵的境界,此时远在庄无道与离华仙君之上。一出言就令庄无道精神一振。

    这倒是个不错的好消息。三五百年之后,那么他已有足够的世间准备。不信自己,在星玄界找不到新的码头。

    又或者待自身苍茫魔主神位稳定之时,也可作为自身的依靠。

    至于那些阿鼻平等王的大敌,自己只要能在星玄界中,有了无明那样的地位。那么对方没有金仙境的实力,也无力与他一战。

    心情转佳,只是下一刻,剑灵之言,又使庄无道当场愣住。

    “——其实阿鼻平等王的神位,暂时还无需担忧。可忧的是那位魔主,似乎身受创伤,也不知是何人出的手?”

    庄无道久久无法回神,心中狂澜涌起,好半晌才恢复过来。

    阿鼻平等王受伤,伤到连剑灵都能看出来,这怎么可能?以重伤之身,这位居然还想着剥离神源,证那半步混元之位?

    “剑主你领会错了。”

    剑灵对庄无道思绪略有感应,出言纠正道:“我说阿鼻平等王受伤,伤的不是他本身,而是他的神体。这也很可能,是他为何要放弃神位之因。”

    “原来如此”

    庄无道轻舒了一口,接着又皱起了眉,一时间无数个疑问,自心头涌起。

    他搞不清楚,阿鼻平等王是伤在最近,还是在他仍在天一修界之时,就已如此?

    能够将阿鼻平等王神体重创,也能逼迫这位放弃神位的,又到底是哪一位大能?

    难道说,这才是自己未来,真正所要面临的劫数?

    思绪纷呈,庄无道也想不出什么所以然。轻叹一声,庄无道睁开了眼,暂时结束了与剑灵及离华仙君的交流。而后就望见这主控室内,苏云坠正是神色异常萎靡的,呆坐在了一角。浑身散发着实质化的黑灰之气,一副‘我已经彻底坏了,的表情、

    至于其余诸人,则各自静坐,要么是在养伤,要么是在消化参研着,这次大战之中的领悟。

    只有谢婉清,在庄无道睁开眼的同时,也醒了过来,眼神奇怪的向旁边指了指:“为何要将她一起带上?你既不愿现在就杀了她,又为何不放走?我记得以前,主上你都是直接把她扔在祭阵之中了事。让她亲眼看着亲朋好友,化烛燃烧。”

    她所指的方向,正是素寒芳。此刻赫然是五花大绑,周身都是符文结成的锁链,被牢牢捆在了地上。

    这也是其余几人疑惑之事,被谢婉清之言惊醒之后,诸人都疑惑的望了过来。

    “不是不想放,而是不敢。”

    见周围诸人都是一楞,越发不解,庄无道又解释道:“接下来本座还有谋划,一日之后说不定又有一场大战。此女遁速太快,法术如今也很是了得,一时还还放她不得,否则必定要坏我大事。”

    谢婉清的眉头一挑,现出深思之色:“大事?谋划?可能还有一场大战,莫非——”

    说到此处,谢婉清似是想到了什么,陡然了兴奋起来,瞳孔中的光泽闪耀:“莫非主上,是准备反过来对那些家伙下手?”

    庄无道笑而不言,他一向信奉的就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之前实力不足,也还罢了,只能强忍着一路逃遁。

    可如今已然磨砺好了爪牙,岂能不稍作回击?

    接下来他要做的是招兵买马,若再如丧家之犬般的被人追赶,岂非是有负苍茫魔君的威名?

    谢剑通亦是眼神一亮道:“楚灵奇重伤,一时难以恢复。皇玄夜的星灵化身破碎,亦必遭反噬,二人都暂无出手之力。那三家为围剿我等,势力人手星散。我等选一路伏杀,出其不意,的确有着九成以上的胜算关键是那三家,现在并无能克制主上‘雷火仙元,的实力。”

    也在这一刻,诸人明了了庄无道,为何一定要摧毁虚空通道的用意。正是为隔绝那些仙人的神念观照,创造出反击的条件。

    否则有那些上界灵仙提前通风报信,对方提前就有了警惕防备,哪里能有成功的可能?

    素寒芳一直紧闭着眼,毫无反应。此时的眼皮,却终于微颤,显然心绪也在激烈波动着,再无法保持平静。

    而谢婉清的目光,也再次望了过去:“如此说来,此女确是轻纵不得。十六年不见,她实力居然已如此了得。能提前将她擒拿,还真是一件幸事,不然我等伏击之时,只怕还真有些麻烦。”

    素寒芳遁速了得,无论他们对哪一处下手,只需在三十万里内,此女都可迅速来援。

    偏偏这艘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上,暂时除了庄无道,梦念生与她之外,其余都非是素寒芳的对手。即便是她,或能胜出一筹,却无力擒拿,更不能阻其来去,极其危险。

    一旦战起,此女必定是极大的阻碍,甚至可能成为局势翻盘的变数。

    “是她太蠢”

    庄无道冷然说着,毫不留情的嘲讽:“若非她自己定要送死,撞到本座手中。说不得,本座之后动手之时,还会有几分忌惮。”

    素寒芳的面上,已经是血色褪尽,如纸般的苍白。明知庄无道之言,只是为打击她的道心,却仍是心中悔恨。

    这一次,她确实太过冲动,只认为自己的遁速了得,足可逃生。在阿含魔种成熟之前,庄无道对自己下手的可能小而又小。故而一意要为那些血祭之人,取得一线生机。

    却从未想过,在全灭了寒霄与大器玄门一于人手之后,庄无道居然仍未满足,还欲筹谋反击。

    自己的一时冲动,竟使这位的后续动作,更加的肆无忌惮

    “不过此时敌情不明,我等并不知那些正道修士的方位。要想伏击,并不容易。”

    苏剑通先疑惑的询问,而后了悟道:“莫非主上早有安排?不知主上之意,是欲选哪一方下手?”

    庄无道闻言一笑,这苏剑通的聪明,其实更胜其祖,也不说话,转而将一面银镜招出,而后当镜内现出了一团光影,里面竟赫然是数十艘宝船在海上穿梭的影像。

    而谢婉清,也是唇角微挑:“太霄先天神舰——”

    这次庄无道准备出手伏击的,正是孔商仙盟。

    原来如此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么?

    忽又暗惊,谢婉清定定看着银镜之内。

    不对眼前这影像,分明是孔商仙盟内部之人,以秘法观摄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