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六五章 大日狩魔
    素寒芳一言不发,紧咬着唇,赫然一丝鲜血从唇角处溢下。目光内似要喷火一般,仍旧紧紧的盯望着几百里外的庄无道。

    只是她身影,才刚有动作,那音魔就已闪身而来,阻在了她面前。

    “给我滚开不是早就说过,你想要过去,那就待胜过洒家等再说”

    半空中,剑光错击分合,又是数十余次交击。素寒芳的心绪渐渐沉落,也越来越是急迫。只要再晚一些,当这魔祭之阵引动的魔神意念降临,所有人都真正转化为魔烛。到那个时候,那些阵中之人,任是谁都再难挽救,除了助他们一死解脱之外,就再无他法。

    然而越是急迫,素寒芳就越是无法打破谢婉清的封锁。音魔出身散修,却身经百战。剑速慢她一倍,剑道造诣却远在她之上。

    此时正是老到无比的,一波波化解自己的攻势。绵里藏针,不时的反击,将她紧紧的纠缠住。就如一位高明的钓鱼者,一点点的用鱼竿鱼线,消耗着鱼儿的气力,在耐心的等待着她力尽势衰之时,然后一举建功。

    素寒芳此时每一剑都是全力以赴,超越自己,超越过往。然而越是如此,素寒芳就越是感觉自己,在这张网中掉落的越深。

    远处的庄无道,则饶有兴致的看者,似乎正在看着一场与己无关的野兽角斗一般。可就在素寒芳,越来越绝望之时,庄无道却又忽然开口:“婉清你若消了气,那就把她放过了如何?”

    谢婉清身影猛地抽退,不解地扫了身后一眼,而后了一声,又再御剑退后数十里:“我倒是无所谓不过主上,你想要亲自出手灭她意志信念,此事我不反对。可也要小心,别阴沟里翻船才好。”

    语中安含嘲意,不过更多的还是提醒。自挽回了颜面之后,谢婉清胸中的戾气就已消了不少。

    而对于庄无道与素寒芳之间,即将到来的这一战。她也没什么不满。不但没有生气,反而颇为期待。

    她也想知道,这十六年中,自己这位主上的个人战力,到底有何变化,又到底成长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呼延九与苏剑通,此时也都已遵奉庄无道之命,让开了道路,任由素寒芳剑光穿梭而过。不过到距离庄无道十里之地时,素寒芳的剑光,却忽又停住,先是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而后无比谨慎地看着任山河。

    心中的诸般杂念情绪,都被暂时压制,只剩下了纯净的战意杀念。

    对于她眼前这位,素寒芳自第一次见面,第一次被对方擒住并被迫观瞩血祭之后,就不敢有丝毫的轻视。

    尽管双方之间,在任山河真正入魔之后,都未曾真正全力交手过,然而只从几次直接间接的接触,苏寒芳就知此时的任山河,绝非弱者善类。

    而十六前,龙人集的那一战,她也是亲眼目睹。那在重压之下,不退反进,绝世犀利的剑光。能够以七阶之身,抗击登仙强者的实力,还有那坚韧不折意志,都无不让她印象深刻。

    至少十六年的她,绝非是此人之敌。而即便今日,胜算也是不多。

    “仙子为何迟疑?”

    庄无道似笑非笑,斜眼望了望自己的身后道:“你时间不多,最多只有数击而已。看来是要加油了,若是胜了,我自然会将他们放过,若是败了,后果你自己知道。”

    只需再有几个呼吸,这血祭之阵就可引来魔神意念,那个时候的素寒芳,哪怕是出手击败了他,也是无用。

    素寒芳面色阴冷,身周的紫金光辉,越来越是耀眼。整个人似被什么力量吸引,蓦然浮空而起。

    而此时的天空,明明是在夜间。诸人却忽而望见一团白日,现于那星空之中。大日既现,所有的星辰都被遮蔽,便是天边那团明月,也无法与之争辉。

    也使这数万里方圆,彻底由星夜变化为白昼,而聂仙铃身周的紫色火焰,已经化为炽白之火,纯正无比的大日神炎,正在熊熊燃烧着。与那团白日,交相辉映,融为一体。

    谢婉清的眉头一挑,以她的自负,此时也觉心惊。世人所知的太阳真火,是由七种火焰组成,表现出七种不同的颜色。却不知太阳真火的根本,其实是三种源火,赤日金焰,乾焰真火,星辰真火,也就是红、绿、蓝三原色。其余四种火焰,都是这三源火复合而成。

    所以素寒芳的紫阳神极剑,其实并不纯正,只是红色的赤日金焰,蓝色的乾焰真火,融合出了紫日煌言,

    以素寒芳的先天大日金乌魂体,其实最好是修习更纯正的一品大日火决。然而雪阳宫中,并未有这样的传承,只有一门紫阳神极剑,达到要求。

    这也使得素寒芳未来的前途,大幅的受限,不能完成真正的太阳真火。也是最使星玄修界,为素寒芳惋惜之处。雪阳宫并无一门功法,能将先天大日金乌魂体的威能,完全发挥。

    然而看此时的这团白日,却分明是素寒芳,已经将紫阳神极剑,完善之后的结果。

    色泽为纯白色的大日神炎,虽不是三源火之一,却是必须由红、绿、蓝三原色,乾焰真火,星辰真火与赤日金焰三源火,一起融合而成。

    也是太阳七火中,威能最强的一种火焰,甚至超过了各种火力重叠抵消之后的太阳真火本身

    若这一击,是对她谢婉清使用,她也并无把握能够将之完全接下。

    当素寒芳升空至三千丈虚空,与身后的白色大阳相融。素寒芳又长剑遥指,身后也飞出了一头巨大的巨大色三足金乌,素寒芳的两侧,也探出一双赤金颜色,辉煌无比的翅膀,轻轻拂动着,整个人美奂美轮。

    “这一剑,名为大日狩魔,是专为魔君而创。必穷搜天地,亦要使魔君魂归冥府”

    声音未落,一道肉眼难见的金色光影,就已冲击而下,斩去的方向,正是‘任山河,与他身后的祭坛。

    庄无道抬目望着,素寒芳才刚升空时,那犀利的剑意,必杀的信念,就已刺得他浑身上下隐隐刺痛。

    而此时当素寒芳的剑出,却是再完全感觉不到这股剑意杀念,无影无迹。想必当这一剑,最终穿过他身躯时,自己也不会感觉丝毫痛苦。

    只因这炽白剑光,实在太快,快到了超出所有人的神念感应范围之外

    然而此时他的右手,还有那魔天神劫剑之上,也覆盖着一层肉眼不可见的无形纹路。

    这是锁命真言他已经锁定住了果,正在制造因。

    素寒芳的这一剑的确很强,强到能与魔天混洞神光相提并论。强到他若不用‘阴阳劫剑那就只能以锁命真言,与锁因定果,二术来抗衡

    全盛时的素寒芳,已绝不逊色于皇玄夜

    也就在一个弹指之后,当那炽白剑光及身的刹那。庄无道的金红剑影,亦同时挥出。

    大悲阴阳,离思剑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当这一剑挥出,那炽白的剑华,顿时就消失无踪

    若说素寒芳的‘大日狩魔,是不可思议的快,以及无与伦比的犀利。那么庄无道的这一剑,就是包容,撕裂了虚空,然后吸收包容了‘大日狩魔,的一切剑力。

    光虽快,是世间极致,却还在这方世间之内

    他以整片虚空,来容纳此剑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