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六四章 略胜一筹
    那道紫金色的光影,如电如光,迅疾难见,直到一千里外处临敌之时,才顿了一顿。使此间众人,终于望清楚来者的身影相貌。

    赫然正是素寒芳,不过此时的情形,却与十六年前的时候截然不同。浑身发出炽烈金芒,那紫金光华赫然笼罩万丈,气势就如烈日一般,纯净而酷烈。身后更有着一双长达百丈的紫金色羽翼张开,点点金光不断从翼上游离,挥洒数里。

    先是冷冷的看了庄无道一眼,而后此女一双凤目,就又看向了那血祭台中。而后素寒芳的瞳孔骤缩,眼神怒极,金色的光辉,从内炸闪而出。

    “任山河,你畜牲——”

    整个人瞬时化作了一道金光,朝着庄无道疾刺而来。谢婉清就在附近,见状不由一声冷笑,同样身影虚化,幻成了一波波的音纹半途拦截。

    “小丫头,那边我家主上正在敬奉阿鼻魔主,可不能任你惊扰。要想过去,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

    随着这一声轻笑,二人的剑光,在虚空中已经交撞了无数次。都是快得不可思议,一个瞬间,就已是数百余击。

    忽然谢婉清一声惊疑,忽然身形显化,右边肩侧,现出了一丝血痕。人则不可思议的,定定的看着素寒芳。

    此女应当还只是八阶巅峰而已,可方才之战,哪怕她有天元无量都天阵,加持,又有半法域镇压,也依然不能将之压制,反而受伤。

    不是她实力不如,而是这素寒芳的剑,实在太快,就好似真的化成了光,快的不可思议。

    而且那真元性质,至阳至刚,对魔性真元,是近乎着压倒性的压制。她的雷音剑,虽不能算是真正的魔道功法,然而一身法力,亦被其克制。

    这真是见鬼了以往这紫阳雪仙与她,在同等境界的情形下,战力当是伯仲之间。最多素寒芳因出身正门大教之故,能稍胜她半筹。

    可此刻她已九阶,不但有了一品顶尖的半法域,又有庄无道加持的剑衣剑翼,居然反而被其所伤

    这个女孩,短短十六年不见,实力怎就强到了这种地步?全力一战,自己或能够保住性命,可想要战而胜之,却是休想。

    对于她而言,这已是奇耻大辱——

    一百里外,那魔天神劫剑,已经再次落到的了庄无道的身侧,剑灵一丝意念传递了过来:“这定是‘元始狩魔经,观她一身真元阳化,修行此法,只怕已超出十三年之久。你那师兄无明果然了得,居然将这门辅修之术,完善到了这等样的地步。”

    庄无道只是微不可闻的嗯了一声,算是回应。并不出言,继续望着。

    那无明的确是将这‘元始狩魔经完善到了极其完美的地步。看素寒芳的情形,似乎不但是能够吞噬真元,形成独特的一品狩魔法域更能吞噬魔修的玄术神通。

    此女方才与谢婉清交锋,所用的剑术神通,就有好几招,乃是出自魔道剑诀,也赫然全是一品阶位。

    只是被素寒芳改头换面之后,以至阳至刚的紫阳真劲催动,大气磅礴,霞光万丈,并无半点的邪祟之气。寻常的修士,根本就无法辨认。

    谢婉清之后,还有着呼延九与苏剑通,二人同样有着为血祭护法的职责。苏剑通张弓拉箭,却是眉头深皱,手中扣着的箭只,根本就无法射出。

    那紫金之光的遁速实在太快,他的神念,完全无法锁定。这支箭即便强行射出,也只会落空,不会有丝毫的作用

    呼延九则是一言不发,身躯膨胀。而后那‘守山盾,就如巨山一般,往那团穿飞而来的金光砸去。

    却并不闻撞击声响,一道金影如浮光掠影般的掠过,呼延九持盾之手,就齐根而断。接着那光影,又往呼延九脖颈处疾绕而去。快得不可思议,杀气凛冽。

    呼延九的瞳孔骤缩,情急之后,口中猛地张开,状似大喝,却又无声无息。只有一团白光,从呼延九的口中吐出,与那紫金光影交击在一处。

    却瞬间就被斩破,可就当呼延九身首分离之际。苏星河的箭,及时赶至。随着‘叮,的一声锐利清鸣。那只准仙阶的灵箭,亦被粉碎开来。

    呼延九面色冷凝,另一灵宝‘裂神破龙也轰然挥落。

    爆震声中,呼延九的巨人之躯猛地退后数步。而那素寒芳化成的紫金之光,亦是被震飞到了千丈之外。重新现出身影之时,竟依然是毫发无伤。不过此时谢婉清已然回援,与呼延九三人,恰好形成了合围。血祭之阵已成,梦念生也无需去照看那些俘虏的修士。一个闪烁,到了庄无道身前定立。

    都再不敢有半点轻忽大意,前后四人,如一堵坚实的铁墙,竖在了庄无道的前方。几人的法域神通,也都全力展开。不过效果不彰,素寒芳的身周,亦散出了一团紫金光辉。

    应该就是以‘元始狩魔经,为基础修成的狩魔神域亦是一品巅峰。强悍之极,此时哪怕力抗三大法域,也未落丝毫下风。

    “真是怪物剑遁与光遁结合,此女的遁速,罕世难有。我还从未见过有人的遁速,能够在大乘境,就达到如此境界。”

    离华仙君此时亦以意念,与庄无道交流着:“真难相信,此女十六年前,都非你一合之敌。短短的十六年,居然成长到如斯境界感觉如此女踏入登仙,那皇玄夜都未必是她的对手。这真是修行你那门‘元始狩魔经,之故?真是一门奇功。感觉有些不好,主上你这是亲手造就了一个强力对手。你那雷火仙元,重明剑衣这些神通,对她作用极小

    “这岂非更有趣?”

    庄无道反而一笑,他不会说对手越强,自己才不会寂寞这样的话。不过此时,眼看着素寒芳,将‘元始狩魔经,修炼到了如此境界,的确是开心不已。

    忽然感觉到身后一道目光望来。却是那祭阵完成之后,苏云坠正迟疑的向他看了过来、

    庄无道也不回身,直接向后一拂袖,示意无妨。苏云坠哭着脸,开始诵念着无间平等经文:“阿者言无,鼻者言间,为无时间,为无空间,为无量受业报之界,故阿鼻无间——”

    “亦名热铁猛焰炽然攒射支体,亦名常于六触处门受诸苦恼,亦名自受业所招苦。复有说者,以于此中,无间无隙,可令乐受暂现在前,故名无间——”

    也并不止是无间平等经,还有苍茫魔主的经文,一起合诵。

    “世尊,有情短命何业所获。魔告长者子言:杀生所获,复次杀业然有十种。一自手杀、二劝他杀、三庆快杀、四随喜杀、五怀胎杀、六劝堕胎杀、七酬冤杀、八断男根杀、九方便杀、十役他杀。如是十种杀孽,可获业报”

    “尔时魔告长者言,汝应善听。一切有情造种种业起种种惑,众生业有黑白,果报无分善恶。黑业三涂受报,白业定感人天”

    随着经文,那阵中诸多修士之身,都纷纷从脚底开始燃起了黑火。一步步蔓延往上。这些人都说不得话,只能在灵魂中,做无声哀嚎。使天地间,元气巨潮凭空而生。

    “任山河,你这畜生给我住手——”

    那素寒芳的浑身上下,也同时燃起了金焰,眼神暴怒赤红。似乎知晓呼喊无用,素寒芳身影再次化光,剑意遥指:“可敢与我素寒芳一战?你不是想要复仇?若胜了我,我体内的阿含魔种,就任你收取。”

    可仍难突破,连续数次金属交击响起,却徒劳无功。呼延九左臂早已恢复,在苏剑通的掩护之下,不断与素寒芳幻化而成的紫金剑光碰撞交击,尽力封锁着每一寸空间。

    之前是猝不及防,对素寒芳的遁速并未适应,才在一瞬败北。可如今呼延九已经有了准备,有苏剑通几人为后盾,加上素寒芳的修为,也被几大法域稍稍压制。二人的修为,本就差距不远,故而此时的呼延九,已能勉强匹敌抗衡

    一面守山盾运用得密不透风,牢牢的阻拦着素寒芳,使之不能突破。不过也是险象环生,哪怕露出丝毫的破绽,以素寒芳的剑速,呼延九都必是溃败了局。

    也就在二人之间的交锋,越来越是激烈之时,那谢婉清也已从后赶至,眼里也同样闪烁着暴戾剑意。

    “咯咯,你这是要挑战主上?你素寒芳,只怕还没这本事。要想过去,待胜了我等再说”

    身影再次融入了震音之中,天空中顿时就有一道天蓝色的剑光闪耀,音鸣爆炸,气浪波动,直震万里之外。

    紫蓝二色的剑光,看似乍合就分,可就在这一个弹指之内,不知经历了多少次碰撞。

    呼延九近在咫尺,却完全无力插手。只听一连串的爆鸣剑音,在自己的耳旁不断响起,震得他双耳渗血,几乎失去了听觉。

    那素寒芳身影,被迫又退出了数十里。身上也终是出现了几道伤痕,不过伤势极其轻微,并不影响战斗力,只目光不时瞥向那血祭阵中,正被化成魔烛中的诸人,眼中现出焦急愤恨之色。

    谢婉清的人,亦非是完好无损,衣裳破损,模样同样狼狈,与素寒芳差相仿佛。此时正是邪气说了的笑着:“如何?素寒芳,不要太嚣张了。以为学了这劳什子功法,就可横行无忌。若论剑道,你还差得远了”

    方才的剑争,她略胜一筹,总算是挽回了些许颜面。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