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六二章 再战仙修
    “主上,你真要如此么?”

    那离华仙君的声音,在庄无道的耳旁响起:“主上此举,只怕多半会视为挑衅,会将那群仙激怒。”

    “无妨,这不是挑衅,而是示之以威”

    庄无道神情平淡,对离华仙君之言,并不以为意:“憎恨我者,无论我挑不挑衅,都仍是恨我如狂,必欲置我于死地。而爱重我者,则只为更欣赏有加。且我另有用意,被这些仙人意念随时跟着,无论做什么事都不得自由,很是麻烦——”

    别看十六年前他,曾在一处风暴海内隐伏了将近半年无事,可那是因他一段时日内,一直未有太大动静之故。

    可一旦他有什么大的动作,这些仙人意念,就会立时赶来。

    几乎每一次,庄无道都是利用血月灵爆之期,才将这些仙人的意念摆脱。然后每一次大战之后,就又会被缠上,似如狗皮膏药,烦不胜烦。

    偏偏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必须要摆脱这些仙人意念不可。

    “另有用意?离华明白了不过,若是那些灵仙中有人反击,只怕主上你的身躯,可能承受不住。”

    “啰嗦无论什么代价,本座受着便是”

    那离华天君当下再未多言,随后天空中那只重明巨鸟,猛然又是一爪,探入到了天地胎膜之内。

    力强胜仙,使整片天穹,都赫然现出了蜘蛛网壮般的纹路。这整个十万里方圆内,只要是修真之士,得道妖修,都可感觉到这巨大动荡。

    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之外,正苦苦支撑的皇玄夜,也一阵发愣,看着天空。

    “这是——,要粉碎灵界通道?荒唐,任山河,你疯了?”

    何止是疯了?简直可称是丧心病狂这分明是将此界诸多仙人,都视若无物

    那天穹之中,又传出了一声厉喝:“狂妄”

    这声音威严,有如滚雷,迅速蔓延着,在诸人耳旁轰然炸响。随即就是一口大戟,猛然从虚空中穿梭而出,与那重明巨鸟的金爪,轰然交撞,

    戟影在一瞬间变化了数次,那重明鸟的金爪,也是在顷刻间,或敲或弹,或抓或拍。

    雷光倒卷,戟气千重,而后又是一声天地碎灭般的巨震,的一声,就仿佛是琉璃破碎般的声响。

    那大戟在一团金光闪耀中不见去向,而重明巨鸟也有一半身躯,被破灭粉碎。近两千尊雷火力士,几乎都是在同一时间,在右边的肩侧,现出了一道裂痕。

    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内,庄无道也同样口吐鲜血,右边肩膀,也同样有一团血雾爆开。

    这最后一戟,不但伤到了那只重明巨鸟。更透过这具虚神分身,伤到了庄无道的本体。

    果如离华之眼,这与灵仙交手的反震之力,他现在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

    不过庄无道的目的,也已达成,这一刹那,那天空盘旋的仙人与灵魔意念,都在这刹那消失的无影无踪。

    随着虚空通道的破碎消失,这三百万里方圆之内,一片清净。那灵界洞天之内的强者,都再难任意现身于此,出手于涉界内之事。

    而此时舰身之外,皇玄夜的星灵化身,却是倒吸了一口寒气,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仰望着天空,

    最后又目光灼然戾红,死死的等着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内,面上满含不甘。这次他精心布置,动用的力量,更胜十六年前,可却连庄无道的面,都没能够亲眼见到。

    “任山河,你够狠这次皇某败得心服口服,不过我那本体,必定会讨还。九玄魔界——”

    “输了就是输了,废话少说”

    那谢婉清一身冷哼,懒得听这人的胡言乱语。身影已至皇玄夜背后,雷音剑疾斩而出,在虚空中勾划出了一条犀利无比的蓝色疾光。

    她本以为还需费些功夫,可这次那皇玄夜,却毫不反抗。一剑掠光,就已将黄玄夜的身躯一分为二,斩碎元灵,使那星灵身躯,都化为点点星光散尽。

    一剑建功,谢婉清却不禁微楞,愕然看着眼前。最后一声哂笑,这是自以为毫无胜望,就不愿再战,白费功夫o

    一点韧性也无,也配为太阴魔君,元始圣子?相较与她那位主上,差的实在太远了些

    以苍茫魔君的性情,哪怕最后绝望之时,也定会死战到底别看那任山河并不常出手,谢婉清却能感觉得到,那家伙体内隐藏的凶残之性。

    苏星河在远处,却是颇为遗憾的望着,微摇着头道:“你该等他说完,这位提及九玄魔界,应当是有什么紧要之事。老夫方才,感觉有些不安。”

    “管他想说什么,无非是欲以威胁之言,乱我等军心。”

    谢婉清却不屑一哂,将那剑收起,而后嘿然道:“即便是那九玄魔界之人,都欲与我等为敌又如何,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苏星河气息微窒,而后苦笑了一声,不再多言。这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中,除他之外,其余诸人皆是锐气十足。哪怕明知有危险,也不会太在意。对手越强,谢婉清只会更兴奋。跟这家伙说这些,完全是浪费口舌。

    反倒是自己的一些想法,只怕真有些不合时宜了。

    并未继续争执,苏星河转而看向了身后,那些已经彻底落入大阵掌控之中修士。或惶恐或悲愤,不过大多都已无挣扎之力,一些实力强横的,更已被梦念生与三足冥鸦联手,直接制住了元神,连自裁都不可得。

    苏星河的神情微喜,接下来只怕又将是一场大规模的血祭,这可使他修为,再一次急剧攀升。

    十六年时间的修行,进步的可不止是苏星河等人,他也一样有所进展。一身九阶的修为,早已稳固,此时只需一场大型的血祭,借助魔主的馈赠,就可冲击九阶中期之境,那个时候,也可初步完成半法域‘碎星射域,。

    这也是出自苏氏家传射决,较之一品上阶的‘星河射域,低了一个层次,只有一品下阶而已。

    然而这毕竟也是一品,足可使他拥有纵横此界的资格。甚至若运气好,能得魔主垂青,还可在踏入灵魔境之前,完成一门三品或者二品的次等法域——

    ※※※※

    “这就是仙人之力?还真是小看了——”

    主舱室内,庄无道一声呻吟,浑身上下都汗水湿透。大口的呼吸,整个人近乎于虚脱。

    素壬神体与的青帝长生效果,已经全力发动,都无法将那侵入体内的仙力戟意化解。

    那股真理法则之力,盘桓于他的五脏六腑,顽固之至,根本无法将之驱逐。

    最后还是剑灵出手,魔天神劫剑中将一道剑力回馈,才使庄无道的伤势稳定了下来。将那仙人元力,逐渐的化解驱逐。

    “我早就说过——”

    那离华天君已经收起了重明虚神的庞大法相,化成了一只小小的鸟儿,落到了庄无道肩侧,语含抱怨道:“仙人之强,可不只是强在法域与内天地而已。能够渡劫成仙者,每一位都不简单,不能小视。尤其是方才那位,比之那寒凌,也要强上不少。主上你未至登仙境之前,绝不要去想与这些灵仙正面抗衡。尤其是在虚空海外,否则必死无疑”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