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五六一章 望风而逃
    寒凌法力不弱,实力绝不可能如无明那般,以灵仙之身而有元仙战力。可在灵仙境之中,却也是中上之资。此时更已修至灵仙巅峰,身有中品仙器。全力出手时,甚至可令天仙阶的仙人,亦要退避三舍

    可方才与这重明巨鸟交锋,居然是以溃败了局

    灵仙境在星玄界中,实力是受到此界天人二道意志的压制不错一座准仙境的大阵,也确实可使一位准仙阶的修士,法力直追仙人境界

    然而眼前这只‘重明虚神再怎么强,也不太可能强到将寒凌一击击溃的程度

    是这离华仙君对法力的操纵,对大道法理的掌控,远超寒凌之上?

    使寒霄无法置信,也面色苍白。此时寒凌一击而溃,那么无明等人,只怕再不会给她出手的机会。

    “是仙元之力”

    楚灵奇亦同样神情阴沉,言语中含着自己都难察觉的灰心丧气:“这重明虚神体内,当是已经已经恢复了仙元之力。

    果然不愧是三劫前的太上仙君借助天元无量都天阵,加持,任山河的雷火元胎之力。赫然是强行从这天地元气之中,提取凝聚出了仙人元力

    ——内天地,法域神通,仙元之力,仙人该有的,都一样不缺。除了仙人之躯,这头重明巨鸟,就已等同是仙人无疑

    而以这三十万丈雷火之躯,此时虽非仙体,却更胜似仙人,类若神明

    他一身战力明明还在,下方的几艘九阶战船与‘玄阳大器神舟,也还算安好。楚灵奇却只觉浑身无力,失败的阴影,已经深入心灵,再不认为此间诸人,还有能力从这片海域中逃脱。

    战意依然未熄,却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而已。

    “这重明鸟虽未重创,可一时间之间,只怕难以回气。这可能是你我唯一机会,我与你联手,加上大器门的羽贞前辈,或能——”

    然而话到一半,楚灵奇脸上就是神色惨变,感觉情形异常。转过头时,却见一位面色惨白,却又俊美异常的少年,正立于那寒霄之后。

    也不知是何时到来,此时一只手赫然从背后,强行抓入到了寒霄的胸膛内。将那心脏与金丹元神,都尽皆以符禁之力牢牢的锁住。而寒霄则是眼神死灰,只能任其摆弄,连一个手指头都无法动弹。

    “梦念生”

    楚灵奇倒吸了一口寒气,心中已沉入了谷底。知晓此人,正是任山河麾下的那头尸帝。

    十六年不见,这位果然也已入了九阶,也有了法域神通。

    “正是梦某”

    那梦念生笑着微微点头,眼中却满含着危险之意:“十六年前,尔等的厚赐,梦某也一直谨记于心,想要回报诸君已久幸赖主上神威,今日梦某能够得偿所愿。说实话,居然能够如此之快的回击诸位,也实是出乎梦某意料,”

    十六年前那次伏击,他梦念生被那不死道人连累,险些就被落到死亡境地。被连斩数十余次,险险神魂俱灭。

    煞尸之属可不同于还活生生的人族,灵魂性质特殊,已超脱于轮回之外。死了之后,便连转世投胎的机会也无。而那一战中,他连续遭遇数十次重创,又岂能不恨?

    此刻周围的重明剑羽,已经越聚越多。也就在楚灵奇全力应付,左支右绌,渐渐无法分心时,梦念生的身影忽然穿梭,到了楚灵奇身前。一口星灵长刀,直斩楚灵奇。

    后者却是早已有备,蓄势已久的剑四十七爆射而出,将梦念生整个身影,都完全笼罩入内。

    然而那梦念生惨白色的脸上,却毫无半分的惊惧忌惮,反而是浮出诡异的笑意。身影不闪不避,以同归于尽之势,直接撞入到了那重重剑影之内。

    一时间肢体纷纷,血气飘散。那楚灵奇的剑,将梦念生的身躯,在一瞬之内,斩切分割成了千百余片。

    然而梦念生的星灵长刀,也在最后一刻,将他的身躯洞穿,重创金丹

    楚灵奇的七窍溢血,神情凄厉惨绝,法力骤减大半,应付那些重明剑羽时,感觉愈发的艰难。而此时他的一双剑眉,更是深深皱起。

    按说那一剑下,对手毫不做半分抵抗,元神亦未有丝毫逃遁之举,被他一剑寂灭。这梦念生哪怕是有那门‘不死天域,之术加持,也当是再无半点生机,死得不能再死。能斩杀庄无道一个得力臂助,他该惊喜才对。今日这一战,也不算是输到了家。

    然而方才那出手时的感觉,却是怪异无比,让他感觉不安之至这样的对手,真就有这么容易,被他斩杀?

    这种惊疑不安之感,使他惶惑担心之至。哪怕被制住金丹元神的寒霄,就在他的身旁,楚灵奇也不敢贸然去出手救助。

    果然就在下一刻,一声轻笑之声,在楚灵奇的耳旁响起:“楚道友看来,很是不安?”

    楚灵奇的瞳孔微凝,转身旁望,就赫然见一位完整无缺的‘梦念生正从不远处渡空走来。

    而后又是一个闪身,就又到了楚灵奇的身侧。

    “梦某现在,还非是楚兄对手。也就只能以这蠢笨之法,缠住楚兄。有些无耻,不过相较十六年那一战尔等所为,只能说是各有千秋——”

    那一刀斩来,楚灵奇却再不敢与之硬拼,承受那以伤换伤之法。剑力怒斩,强行破开了周围重明剑羽的合围,身影避开挪移到了千丈之外。

    正欲再以剑势,将尾随而至的梦念生逼退。楚灵奇却忽的心念微动,下意识的看了远处已不到两千里距离的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一眼。这艘准仙阶战舰,一直是蓄力不发,似在准备着什么。

    还有更远处的皇玄夜,被四人联手合围,一条臂膀已经断掉。情形狼狈不堪,已经覆亡在即。

    心灵之内,蓦然感觉到了强烈至极的危兆。楚灵奇瞳孔微收,再无迟疑,反过来一道剑光往自己的眉心中一刺。

    随着一道玄异无比的灵纹,在他的肌肤之上掠过。楚灵奇整个人,忽然划出一道白色疾光,往远处疾逝而去。

    那重明巨鸟也是惊觉,猛地一爪抓下,居然漏空,毫无所得。而后白色疾光就越来越快,快到九阶修士都肉眼难见。须臾间就已消失在天际,再不见踪影。

    “仙纹灵禁?”

    梦念生楞了楞,而后现出强烈的惋惜之色。他那位主上,已经在布局准备,要将这位玄天剑宗的未来支柱彻底留下。

    可惜的是此人灵觉实在敏感过人,惊觉的太快,提前洞穿了他拖延时间的意图。

    ——只需稍稍晚一步,待主上发动之时,这位必定是要被他生生擒杀

    摇了摇头,梦念生随即就眼望下方。那艘‘玄阳大器神舟,之内,楚灵奇走了也就走了,可若被这人也逃遁离开,那么他梦念生就罪不可恕,也没脸去向主上交代。

    又一声轰鸣,这却是那重明巨鸟,一击未能将那楚灵奇抓住。转而又是一爪拍下,将那艘准仙阶的‘玄阳大器神舟撕成了粉碎。

    梦念生也不再耽搁,身影飞扑而下,往那漫天碎片之内,飞扑而去。意念展开,紧随住了那散仙修士气机。而他人还未至,就已有漫天的灵宝,飞空砸来。

    梦念生却是大笑出声,依然不避不闪,遁速不减反增。瞬息间血光飙洒,梦念生的身躯,被这些灵宝轰撞,又是一阵血肉纷飞。然而在那诸多碎片之中,也传出了一声痛吼咆哮。

    梦念生的身影,赫然已出现在了这位正全力逃遁的散仙之后,一只手同样探入到了这位的身躯之内。

    ※※※※

    “逃了么?”

    两千里外,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上,庄无道正目光定定的,看着远处那道逝去的白光。

    颇有些可惜,不过他也没太放在心上。

    这楚灵奇身为玄天剑宗未来最核心之人,必定有着在危机之时保命手段。

    看模样应该是元仙等级的强者,以极大的代价,将至少三阶以上的仙人玄术,恒定于其身。

    此时他自己身上也有类似的法门,而且较之这楚灵奇,还要更高等一些。

    也正因知晓这类仙纹灵禁的厉害,所以一开始他就不抱希望。让梦念生出手拖延,只是为稍作尝试而已。

    成则可喜,被他逃走了也无所谓。

    收回了视线,庄无道就看了一眼那天空之上——就一如之前的那几次大战一般,此时在这片海域上方,盘旋了近百位仙人级强者的意念。此时正肆无忌惮的以神念刺探着,试图突破穿梭过天元无量都天阵,的封锁,窥看阵内的真实之景。

    庄无道的双唇,不由冷酷的抿起,露出了一丝讥嘲笑意。

    按理而言,那灵界洞天与昙誓魔天等等洞天世界,皆隐于虚空海及星玄世界的夹层之内。距离此地,本有数千万里之遥。而哪怕以灵仙境的神念与遁速,要想从这些洞天世界及此,也至少需一两日时光。

    然而星玄世界与他界不同,为对抗九玄魔界侵入。此界的天地胎膜被历代仙修合力改造,使得这一界中,布满了无数的虚空通道。从灵界洞天与昙誓魔天出发,抵达任何一地,最多都只需一两个时辰。

    所以除了封闭的星龙谷以及血月之日以外,庄无道经历的每一场大战,这些灵仙意念都能及时赶至,观察战况。

    方才那位寒凌上仙,也是从不远处绕路,到了虚空海外出手,救助寒霄与楚灵奇等人。

    以往他对这些高高在上的仙人是无可奈何,只能任之由之。不过今日,庄无道却是直觉厌烦之至。

    “主上,你真要如此么?”

    那离华仙君的声音,在庄无道的耳旁响起道:“主上此举,只怕多半会视为挑衅,会将那群仙激怒。”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