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五六零章 遮天剑羽
    早在一个呼吸之前,那楚灵奇的剑光就不再向前,反而是急速的回退飞撤着。而那些战舰,也不再尽力维持着那玄阳五行神煞阵,而是在蓄力筹谋准备着什么。

    想逃?

    庄无道的唇角,溢出一丝残酷的冷笑。今日自己暴露出如此众多的底牌,若还被尔等逃走,岂非不智?

    一个意念,身后就有一头重明鸟虚神飞出,带着他大半的重明一脉神通,直冲九霄之上。

    而同时庄无道的耳旁,也传来了离华仙君的笑声:“定不负主上所托”

    那紫红色的重明巨鸟,才刚飞出了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外,整个身躯就开始飞速的膨胀着。

    在天元无量都天阵,加持之下,见风即涨。几乎所有的的雷火之力,都被这巨鸟吸取,短短三个呼吸时间,就膨胀到数十余倍。身躯三万余丈,双翅展开,赫然遮天蔽日身周则笼罩着重重魔雾,紫火燃烧,雷电环身,气势煊天

    “轰”

    又是一次震晃整片虚空的冲击,一千六百九十一尊雷火力士同时发力。那皇玄夜再次咳血,而数千里外的那座玄阳五行神煞阵的阵盘,也终于支撑不住,片片粉碎了开来。

    不过那艘准仙阶的‘玄阳大器神舟,与诸多八九阶战舰,亦是曾此机会,借助暴乱之力,终于将那虚空壁垒,天地胎膜强行撕开了一线,缓缓往太虚海外滑行而去。

    ——之所以说是缓缓是因雷火之力束缚困锁。哪怕那艘‘玄阳大器神舟,在散仙操控下全力而为,也仍是移动艰难。

    皇玄夜面色惨变,眼神怒不可遏。自入修行道以来,从来只有他将别人当成踏脚之石,或是出卖或是挡灾的份。似此刻这般,被人抛下,当成断后弃子的体验,却还是首次岂能不怒,岂能不恼o

    不过随即他的视角余光,就望见了数百里外,那只身形无比巨大的重明巨鸟。不禁冷笑出声,大器玄门的那些位,以为这就能够从任山河手中逃逸?谈何容易?

    全力联手,他们还有一线生机,主动破阵,只会正落任山河下怀

    果然这意念才一闪过,远处的重明巨鸟就已出手,紫红色的巨爪直接撕裂虚空,往数千里外强行抓去。

    也同样是轻松之至的,破开了天地胎膜,进入虚空海内。无边无量的雷火,顷刻间就将那暴乱的虚空海,破灭封镇。仅只是余威,就使那些八阶战舰支撑不住,纷纷轰然爆裂,

    里面的修士,要么是修为不足,当场被那四散的重明离火与都天神雷波及,身躯都在瞬间炸成了灰烬,不留半点残余。要么是勉强保住了性命,却被那天元无量都天阵,发出的正反两仪之力吸摄,完全动弹不能。

    而大器玄门的那些九阶战舰与‘玄阳大器神舟虽能勉强支撑,可也同样不能深入那太虚海内一步。被一只无比巨大的紫金色巨爪,四面八方的合拢过来,强行摄于其内。

    再观那重明巨鸟,身形居然又爆增了十倍,赫然已至三十万丈。那足有千丈长短的‘玄阳大器神舟在这庞然大物面前,就似如米粒一般

    楚灵奇面色铁青,身躯猛然冲起,一道剑光直往这紫金巨爪的根部斩去。玄圣天衍剑的剑四十七爆发,立时就破开了那一重重的罡气雷火,剑光所指,也是这紫金巨爪最脆弱的关节处。

    那气势剑意与这庞然巨鸟绝不能比,却是直追皇玄夜的星灵化身。

    然而也就在他剑光起时,从这紫红巨鸟的身躯之上,却忽然飘落下了一片片的羽毛。每一片金红之羽,此时都似一口剑,夹带着浩瀚的离火神雷,纷纷削切斩击而至。

    速度不快,却都剑法高绝每一片金羽,都似有着一位高明至极的剑手御使,一斩一刺,一提一带,莫不含高深玄意。瞬间就使楚灵奇全力编织而出的剑网,变得千疮百孔,

    最后这些金羽,也都从无落空,最后所落之处,都是在他周身上下。

    短短三个呼吸不到,楚灵奇的浑身上下,就已是伤痕累累。已经有十数次,危极性命

    “这是,因果?”

    楚灵奇的面色惨白,能够感应得到那些因果之丝,将自己牢牢牵扯纠缠。这些剑羽,根本就无任何抵御躲避之法

    只能强行摧毁,才可免剑羽加身之危。

    “不止是因果,闻说任山河的玄窍之内,还藏有着一位太上仙君的残魂。这些剑羽,当是由仙人御使”

    此时寒霄,亦是尾随而至。不过亦被那剑羽所困,只能接近楚灵奇,与其背靠背,以应对那漫天金羽。

    “仙人?太上仙君?仙君又能如何?不过只是一丝残魂而已——”

    楚灵奇的目光赤红,依然是锐利无比。不过与之前杀意沸腾之时不同,他此时只求能将这巨爪斩裂,使诸人能够从那任山河的魔掌之下逃生。

    此战若败,全军覆没于此,他不知其余孔商仙盟的其余几家是否还有勇气,再来围剿任山河这个魔畜

    便是太霄剑宗之内,若是损失太大,只怕门内亦有不满异议之声

    剑光削斩,化作三千丈剑潮,将前方的剑羽,尽皆粉碎。楚灵奇总算从这些羽剑中脱身了出来,正欲再说些什么,却忽然神念移动,灵聚于目,再看向了太虚海外。

    只见一尊赫然长达十万丈的冰色巨钺,忽然从虚空海外直撞而来,扭曲虚空世界,往天地胎膜内的重明巨鸟,轰然击至

    “九天十地诛魔神钺”

    那寒霄的柳眉微挑,而后面现惊喜之色:“此物乃是寒凌师姐她的成名仙兵师姐既已现身,我等必可安然离去。她在太虚海外出手,当是防那无明的朋党提前于涉阻拦,也不违规矩——”

    然而这言语还未说完,就听得这天地间,又是一声唳鸣。那重明巨鸟双翅扬起,于是整片虚空壁障,也变得坚实无比。身形也在这瞬间挪移,硬生生的变幻了方位。

    当那冰色巨钺刺入,顷刻间就有无数的天道劫力急涌而至,天道之力与法则之网排斥,将这‘九天十地诛魔神钺,之威,一时压制到了极点。

    而此时那重明巨鸟也再次出手,浑身雷爆。那天元无量都天阵也在这一刻,将所有的力量,加持于其身

    随着另只一紫金巨爪,遥空抓下,竟将这天地劫雷也聚拢于一处,只听轰然震爆。那才刚刺入界障之内才不到半截的‘九天十地诛魔神钺就被直接轰撞而回,翻飞入虚空海内。

    寒霄甚至可听见,那太虚海外传来的一声女子闷哼,竟是痛苦之至,似受创不轻。

    这因是伤在那重明虚神与天道的联手合击之下,那位离华仙君分明已是将这方世界的天道法则之力,都运用到了极致巅峰

    此时那重明巨鸟,居然仅仅只是一只紫金左爪崩溃而已然而在阵法的加持补充之下,又在迅速恢复着,根本就不能算是创伤整体战力,根本无有丝毫的损伤。

    即便是那海下,一千六百九十一尊雷火力士,也同样只是石质外壳之上,微现裂纹

    寒霄一时之间,只觉茫然。她师姐寒凌,居然不是这重明鸟虚神之敌?这怎么可能——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