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五九章 天元无量
    “居然——”

    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外,皇玄夜的星灵化身,一时间都忘记了自己,正在激战之中。神情楞怔,一脸茫然的着看那巨潮倒卷,海水被莫大灵压近乎清空的下方。

    “这简直就是无敌——,如此神术,怎可能存在于世?”

    谢婉清也同样停手,眼神不可思议的看着下方,那七千丈海底之下的一千九百八十二尊雷火力士,还有那狂卷滔天的元力风暴。

    那无比庞大的气机,让此时银白战舰的周围诸人,都感觉身周的真元法力,都近乎失控,再无法操纵自如。

    而惊异之后,谢婉清却是纵声大笑:“主上,居然又给了洒家一次惊喜,不愧是我家的苍茫魔君,魔威无量任山河,从今日起,你是除了太幽上仙之外,这世上最令我谢婉清最佩服之人心服口服”

    “不可思议真正是不可思议”

    苏星河也是同样双手微颤,面色血色褪尽,苍白一片,已经语无伦次。

    “如此神威,哪怕是二百七十四万年前的星始神君,只怕亦不过如此——”

    所谓的星始神君,乃是星玄界三百万年来,公认的最强者。星始宗就是由其所创,而这位哪怕进入天仙界之后,亦未曾泯然于众人,光芒依旧。

    居说是只用短短四十万年时间,就已晋升绝代仙王,成为天仙界的一方霸主。

    “轰”

    一声雷爆般的轰鸣,却是那数十惨绿剑光,一套十二张‘天元灭神符都扛不住那一千六百九十一尊雷火力士崛起之势的压迫,纷纷震散碎灭。

    使皇玄夜的面色铁青,他此时手中,还有类似‘元魔始乱符,的手段,只效果略逊一筹。

    不过此时,看着那数千雷火力士聚成的声势。皇玄夜却已有明悟,自己的那些东西,哪怕是使用出来,也毫无效果哪怕是稍稍阻断,也无法办到、

    而随着这一套天元无量都天阵,完成,赫然无数的雷火,四下蔓延,将整天十万里天地,都笼罩其间。

    而后又是赤红色的光华,从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内蔓延开来,覆盖着这一方世界,气势恢宏。

    “九阶?不对,这是准仙阶之阵——”

    一千六百九十一尊雷火力士,加上庄无道的‘雷火神域,之术,由量变而质变,竟是硬生生的,就将这七阶大阵,催升到了准仙阶的境地。

    苏剑通眼里闪过一丝异泽,又是一箭射出,那之前还游刃有余的皇玄夜,这次却是狼狈无比,几乎被他箭上缠绕的雷火之力,炸穿了一侧肩膀。

    这就是天元无量都天阵,加持之威,尽管他不通离尘宗的功法。可仅是那附加于身的都天神雷与重明离火,就可使他战力暴涨,箭速激增。

    与谢婉清与苏云坠四人联手,只是一个眨眼,皇玄夜的身上,就已添了几处伤口。伤处星力四溢,根本就无法补充。只因这一方天地,都已被那天元无量都天阵,尽数镇压

    所有周天星辰,所有的太阴星力,都尽皆阻绝封镇。

    “混账该死你们这些渣滓——”

    皇玄夜的星灵分身,分明是已暴怒,不过眼中更多的还是惶然惊色。

    一千六百九十一尊雷火力士现世,这一战,只怕再难有异念。

    天地之间,又是的一声爆震。却是那海底之下,一千六百九十一尊雷火力士同时出拳。

    于是整片虚空,都是在晃荡不休。接近于四阶道力的力量,覆盖着这方圆万里之内,几乎每一寸的空间,

    皇玄夜的身躯剧震,口中咳‘血无数的星蓝色‘血液被他疾吐而出,又化作点点灵光散去。

    不过此时受创最剧的,还是五千里外,那座八阶玄阳五行神煞阵五只身高万丈,通体灵光的五行煞神,只是一击都无法承受,在这浩瀚拳力碾压之下,轰然碎灭

    而那玄阳五行神煞阵的阵盘,也是现出了丝丝裂纹。

    “任山河”

    远处的楚灵奇,已经飞至到距离星云神舰不到千里之地,此时却是既惊又怒的一声嘶吼。而随之传来的,却是一层层无形的波动,仿佛是磁场一般。只瞬间这片天地的部分法则之力,都为其掌控,剑意冲霄。一千六百九十一尊八阶雷火力士,一时间都俱被这域场压制,一身元气,都开始大幅度的跌路。

    “玄天剑域?”

    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内,不死眉头微挑。记得十六年前,楚灵奇的本源法域,还只是半完成的状态。

    可此时此刻,却已近乎完整。而除了玄圣剑域之外,此人还另完成一门完整无缺的二品法域

    而紧随此人之后,那寒霄仙子,还有此时正坐镇于那玄阳五行神煞阵阵盘之内的散仙,也同时将法域散开,镇压着这一方世界

    便是皇玄夜,此时也将那元始魔域展出。只是一瞬,就使天元无量都天阵从仙阶的层次,直落七阶

    不死道人却并无多少惊意,反而是冷然一哂。要拼法域么?此时他们这一方,也不输给对面多少。

    若是那皇玄夜本体在此,能同时使用‘元始魔域,与‘太阴星域,这两大一品巅峰法域之时,对面倒还有几分胜算。

    可此时只其星灵化身在此,对面也无更多的散仙与法域登仙,那么这一战,他们怎么可能会败?

    果然就在一瞬之后,就听舰外谢婉清大笑之声传来:“要凭法域?乐意奉陪!”

    瞬时音鸣爆震,音震域场,瞬间就在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之外,撑起了一方空间,

    正是雷音法域

    而紧随其后,各种样的光华,四面八方的散开,与楚天奇等人的法域力场,碰撞抗衡。

    三足冥鸦,生死法域

    梦念生,罗睢神域

    苏云坠,阴阳法域!

    苏剑通,星河箭域

    随着整整五种不同法域之力扩散,那整片天际,都赫然弥漫着黑白光华,阴阳灵光,还有那罗睢星力。各种样的法域半法域之力相互纠缠,僵持不下。

    只是下一刻,当一波更为恢宏的域场之力,从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内往外散开之时。赫然除那皇玄夜的元始魔域之外,几乎所有的法域之力,都被强行压制,再惊不起半点波澜。

    也使所有人的目光,都再次看向了太霄都天星云神舰,神色都是复杂莫名。

    这是法域‘重明无量也只有此时船中的那人才能使出。而尽管此间,拥有一品法域与半法域者,多达数人之巨。可却无一位,自问能在法域品质上,可与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中的那位相较。

    历经两个境界的品质提升与完善之后,此时除了皇玄夜的‘元始魔域,之外,其余都无与之抗衡之力

    便是梦念生,苏剑通与苏云坠这些,身为那位苍茫魔君座下部属之人,亦不能幸免。

    可这还仅仅还只是大乘境而已,一旦那‘任山河,突破到登仙境,甚至灵仙之境,那又将强横到何等恐怖境地?

    而此时不死等人,更是心知,此时这‘任山河,隐藏的,还有一门威能更在重明无量之上的忄域,。若是此时同时施展,不知又将是怎样的一副光景?

    这重明法域一出,便将所有一切的域场之力排开。那一千六百九十一尊雷火力士与天元无量都天阵此时非但未被压制,气势反而更攀升一层。

    而谢婉清,则是第一时间,就嘿然笑着:“阁下这就想要逃了?所谓太阴魔君,也不过如此。记得之前,是谁说的要不留我等全尸?真正是大言不惭”

    太霄都天星云神舰,爆出了漫天剑影,一阵阵的音爆,充斥着这方虚空。

    皇玄夜脸色难看,从庄无道施展出这重明法域开始,他就已知毫无胜算。星灵化身虽为化身,却也有他一条完整的分化元神,更需要十年时间,才能够凝聚。

    事不可为,他觉不希望着具身外化身,也陨灭在此,为远方那些正道修士,一起陪葬哪怕能多传出些消息,那也好的。

    然而谢婉清的雷音剑,此时却是死死的纠缠着,如附骨之疽,不散阴魂。而苏云坠到月牙刀,亦是如影随形,时时威胁着他的身后。少女的身侧,更有一头被阵法加强到了极致的重明虚神助战,每一击之威,也都可直追仙人

    苏剑通与苏星河父子,亦都是高明至极的射手。出手时无情冷漠,稳定之极,不会给他半点可趁之机。

    几乎每一箭,都恰好能锁住他,想要从太虚海逃遁的可能。其实此时,他逃逸的机会,已经极小。

    星空中的太阴星力,已经彻底被天元无量都天阵,封绝,而太虚海外,也同样在这威能磅礴的大阵覆盖之中

    天上地下,俱如牢笼。那太霄重明离火与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几乎是无所不在

    他现在唯一能指望的,就是争得一线机会,强行破开虚空壁障之后,由本宗几位灵魔前辈在虚空之外出手,助他这具星灵化身逃离。

    庄无道则仍是在太霄都天星云神舰的主舱室内,傲然而立。并没去理会那皇玄夜星灵化身的生死。

    此时有一座准仙阶的战舰助战,那谢婉清与苏云坠等人若还落败,被此人逃走,那就真可说是无能之至

    而此刻他更关注的,还是远方那几艘准仙阶的大器玄阳神舟与诸位九阶战舰,以及那楚灵奇与寒霄等人。

    看出此战情形不妙,胜算全无的,其实并不只是皇玄夜一人。对面的那些正教修士,也同样能够明辨危局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