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五七章 再践前约
    重明观世瞳能破除一切幻法,在他目光洞彻观照之下,一切都将无所遁形。尤其是在他的重明阳神录,进入第九重天境界之后。

    想要以幻术掩藏伏击,是根本不可能之事

    甚至可直照虚空海外,将整个太虚海,都洞察无遗。

    只是下一刻,庄无道的瞳孔就微微一凝。只见远处赫然有两个身影,强行洞穿了虚空,出现在了对面那艘准仙阶战舰‘玄阳大器神舟,之上。

    也不知是用了何等法门,直接从太虚之外跨空而来。远聚挪移,使虚空海外的磅礴虚空,也为之动弹不宁。

    可见其中之一,正是那楚灵奇,而另一位,却是雪阳宫的寒霄仙子,

    “这至少是从五六十万里外,直接挪移虚空,传送过来”

    那苏星河‘嘶,的一声,倒吸了一口寒气,满脸都是不可思议之色:“好的手笔,这几家,莫非是疯了?”

    不死道人也同样错愕,这里可不是虚空法则暗弱的天一世界。想要虚空挪移数十万里,谈何容易?

    若不借用灵界洞天,或者那昙誓魔天,与龙变妖森等洞天世界,那覆盖着整个星玄界四方的虚空通道。那么任何人想要瞬间挪移十万里距离以上,都需付出莫大代价。

    要知二十年前,无明上仙亲手在他隐居之地布置的虚空挪移之阵,距离也不过十万里而已。

    昔年山海集外一战,孔天霄移空二百万里追杀,也是因太霄剑宗就在附近。可以隔空接引。

    “少宫主”苏剑通已经隐含忧色的看了过来:“以我之见,还是莫要硬拼为上”

    谢婉清一声轻哼,满含着不甘之意。不过也是同样认为,这一战中,他们并未有多少胜算。

    庄无道却仍是面色平静,毫无半点异色,只双拳紧握,压制着心中的兴奋,嘴里则淡淡道:“继续”

    这次除了两大身外化身以及双法域之外,他已准备不做任何保留。自身已成参天大树,又岂是想藏就能藏得住的?倒不如大大方方的示人,倒要看看这世间,谁能再使他夭折?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都知庄无道已经入了大乘。龙火山巅之布有大阵,所以遮掩了庄无道的气机变化。不过别人不知,却瞒不住他们这些阵内之人。

    更知那日连续降下了四次劫雷,全是九阶中最顶尖的‘九极云消紫灭神雷几使人疑为是散仙渡四重劫数。

    然而即便是庄无道,已入了大乘之境,这一战的胜算,也是不多。很可能只被对方纠缠片刻,就要落入重围。

    这位到底是哪来的把握,要在这个时候强行一战?又或者是已经疯了,才要拼死一搏?

    除非是这一次晋阶,这位主上获得的好处,以足可使他有着全力与对方一战的自信。

    苏云坠却嘻嘻笑着:“少宫主他现在很厉害的,那个太阴星要是本体不来,只怕战少宫主不过,”

    “哦?”

    谢婉清挑了挑眉,而后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若真如此,那么也不是不可一战?主上这次,你可莫要让我失望婉清颇为期待。”

    其余不死与苏剑通,也都沉默了下来。都知庄无道一旦决定下了的事情,就很难动摇。

    不过这位大多时候,都是乾纲独断的性子,不过却绝不是什么鲁莽冲动之辈。

    虽说关系自家生死,不过几人还不至于担忧畏惧到,连试一试都不敢的地步。

    不死再不多言,已经开始为梦念生,准备‘不死代身,之术。将梦念生的神魂肉身,都俱冻结封存于‘玄冥生死镜,内,而后凝聚死体出战。

    越阶施展,不死道人的‘不死代身只能施展一次。庄无道颇是可惜,若不死道人能够进入登仙,又或者开启更多窍眼,那么今日一战,会更有把握得多。

    苏剑通与苏星河则都默默无言的主动离开此间,到了舰身之外。各持碎星与天枢二弓,意念遥锁着前方。

    此时双方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近。前面的几艘战舰,早在日落之时,就已停下。不再前遁,而是围绕着那‘玄阳五行神煞阵盘,布阵。

    短短不到两刻的时间,双方就已接近到了两万里范围之内。那楚灵奇猛然回过身,剑意横空数万里,直指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内的庄无道。

    意念冲击,庄无道的身躯稳固不摇,与楚灵奇剑意隔空争战交撞,居然也毫不逊色。使得双方之间的万里虚空,不时传出‘空空,的震鸣。部分区域,甚至直接就被两大浩瀚的意念,强行撕裂崩塌。

    那楚灵奇出手无果,面上稍显意外之色,而后又冷哂一笑。

    到了这个距离,相互只隔空不到万里,已经在‘玄阳五行神煞阵盘,布阵范围之内。在楚灵奇的眼里,任山河就想逃也已逃不掉。

    一个拂袖,三千飞剑呼啸而起,围拢于楚灵奇的身周,继续遥遥望着,声如寒霜:“此间,绝非是崆峒峡,亦非龙人集”

    话声远远未至,不过他的所有言语,却已透过二人间的意念,直接传递过来。杀意凛然,剑气冲霄。

    “十六年前失约,连累战友身死,楚某抱憾终生。然而今日战后,吾必将你燃为魂烛,生噬汝肉”

    庄无道闻言不禁失笑,又是燃为魂烛,生噬汝肉。这些话十六年前,楚灵奇就已对他说过。

    这里也的确非是崆峒峡不错,亦非龙人集。然而最后的结果,只会大同小异

    “楚道友豪气于云,本魔君拭目以待”

    冷冷道完这句,庄无道就懒得废话,静静的等候着,一直到距离五千里,双方接触在即,庄无道的目中,才忽然精芒爆闪。

    在重明观世瞳的观照中,对面的‘玄阳五行神煞阵已经开始进入极限状态,五尊巨大的神明化身,开始现于东南西北与正中五方。而庄无道的手印与灵言,也在数个呼吸之间就已完成。

    重明无量,雷火仙元

    一刹那间,五百零四尊雷火力士,已经在海底拔地而出。气势聚都强横无边,几乎每一具仙元力士。都可相当于妖族的圣血大妖,战力远胜过同阶的普通修士。

    此时这些力士,只方一现身,整个虚空,就已赫然雷火漫天。

    不过对方明显也早有准备,连续数十道蓝色的符光。遥空打向了五百零四尊雷火力士上空。

    不单是那天璇星力,亦在这一瞬,被扭曲变化到了极致。便是那些离火力士周围,所有一切元灵,亦被于扰混乱成了一片乱流,难以厘清。

    也就在此时,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之外,却又是传出轰然重响。星力护障猛然遭遇重击,苏剑通与苏星河,也已开始与人交手。

    都不用感应,诸人就知这必是皇玄夜,已经以星灵化身前来。

    谢婉清柳眉轻挑,直接一个闪身,就到了舰身之外。而后就听一声的烈鸣,狂暴音雷嗡然散开,使舰内的诸人,亦觉恶心欲吐。

    七千里外,寒霄冷眸眺望着那只一剑,就将谢婉清击退的那个身影,不禁是眉梢微扬。

    “太阴神魔皇玄夜,果然不愧其名,只是那谢婉清,这剑道看来也是强极,雷音剑较之十六年前,又有变化,进益不浅说来这任山河身边,每一个爪牙,都很是不俗。”

    说话之时,她一身玄寒燃火大法,已经在玄阳五行神煞阵加持之下,加持到了巅峰。

    此时的杀意,亦不逊色于楚灵奇,整个人如出鞘之剑,气机凌厉无边。勃然欲发,似随时都可破空而去一般,

    “以楚师弟之见,今日之战,胜算如何?”

    “必胜我等精心准备了十六年,若还失败,那么我等几家,还不如找颗柱子一头撞死”

    楚灵奇一声冷笑,言如斩钉截铁,神念则依然在与数千里外的任山河,对峙交锋着。

    “如此布置,寒霄你难道还有不安?他身边诸人确无一不是潜力无穷,可如今有的依然还只是潜力,正因担忧这些人未来爪牙渐长成,才有我等诸宗联手向龙城施压之事。你若担忧这十六年中,他们实力成长,大可不必。这十六年中,修为增长的,岂止是那任山河?何况——”

    在他看来,此处几人联手,即便不能胜之,也足可将任山河一行重挫。那孔天霄与羽真等人,此时就在四十九万里外。以九阶‘星跃龙鲲,穿梭太虚,不过一个时辰,就可抵至。

    这一战,三家对这‘任山河已是无所不用其极,重视到了极点,绝无半点的轻视。

    可惜的是那皇玄夜,毕竟还是魔修身份,双方不能光明正大的联手。若能合力,可更增三成胜算

    忽然楚灵奇眼神微凝,而后冷哂:“元魔始乱符,看来那庄无道,布阵难成这样的仙符都肯拿出,那位太阴魔君,对那任山河到底畏惧到何等地步?”

    寒霄不曾正面答言,而只是呢喃道:“那任山河,果然已入了大乘”

    在她看来,他们其实并未有资格,去嘲讽这位魔门第一后起之秀。太阴魔君皇玄夜拿出了一枚四阶仙符‘元魔始乱符以于扰任任山河瞬间布阵。玄天剑宗却也一样,动用了一套十二枚的二阶仙阶‘天元灭神符以干扰任山河的神念聚阵,同时打灭那些雷火力士即将凝聚凝聚的意识神念。

    这也同样是对那任山河的‘雷火仙元,之术,忌惮之极。

    众所周知,在星玄界中,仙符难成。要成仙符,则需聚仙禁,要有仙元之力。可在星玄世界,这是深受天道所忌之事。所以灵界洞天内的诸多灵仙,哪怕有着足够制仙符的实力,也不敢轻易炼制。

    而此界中几乎所有的仙器,几乎都是从天仙界以及其他世界,流传过来。那仙符仙丹,也皆是如此。

    为请这‘元魔始乱符还有那一套‘天元灭神符,从上界赐下。这皇玄夜与元始剑宗,都不知耗费了多少代价。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