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五五章 离开龙岛
    突破登仙境中期没什么,关键是此人厚积而薄发。不但有着一门完整的一品法域在身,更已完成了内天地。

    此人初入九阶之时,还如普通的登仙修士一般。甚至使秦锋,也将之疏漏了过去。可到了登仙境中期之后,就已一发不可收拾,近乎一步登天。

    此时除了已完成那门一品法域,在修持本源半法域之外,还另有一门二品法域,可在近期形成。天资可与那皇玄夜比肩,直追无明当年,由此震撼天下。

    在十六年前异军突起,成为最有望接替无明衣钵之人。

    不过按秦锋之言,在当年任山河入魔之时,这人也是力主将任山河开革出离尘宗的几位登仙境长老之一。

    再观其为人行事,赫然已是赤神宗内,最为可疑之人。

    其身世也让人疑虑,这位是孤儿出身,据说俗家姓王,出自赤神宗治下,一处名为清河县的所在。可秦锋遍查之后,却一无所获,清河县的确有王氏一族。可这位无生的一切世俗亲属,都已是在三百年前,无生拜入赤神宗之后,都陆续死绝断去,查无可查。

    此时不止是无明在怀疑,其余无相,无欢,无壬与无观几人的势力,也在一起对这位施压排挤。

    近年秦锋已经加紧了对这无生的监控,可惜效果不障。这无生在赤神宗内特立独行,孤标傲世,除了师门直系之外,很少于其他同门交往。

    门下十几个道童弟子,都是两百年之前,陆续收录,之后就再未接纳新人。

    此时这位的身边,竟是针插不入,水泼不进。

    这位忽然起意独身西行,而且是刻意摆脱诸人视线,也不知这无生,到底是有何目的。

    庄无道心中不解,不过也并未做深究。赤神宗里面的内斗,一时半刻不会有结果。那无壬,无观等人都并非易与之辈,何况又是在无生,明显有嫌疑的情形下。这位想要继承无明手中的一切,可谓阻力重重。

    秦锋也会时时关注,告知他最近的进展。这无生一旦有什么异动,自己定可在最短的时间内告知于他。

    第四只符鹤内的信息,更为简短。意念感应,庄无道的脸上,先是浮现出了一丝惊喜之意,接着又有些发愁。

    不过当仔细思忖了一番之后,庄无道仍是以意念,往这火龙山巅之上的诸人,发出召集。

    而仅仅片刻时光,音魔与不死等人,就已经在庄无道的舱室之内汇聚。

    “现在就走?”

    谢婉清闻言先是颇为惊讶,随即就又露出了一疑惑之色:“这是为何?我还以为,需要再多呆一些时日。”

    她最近正在整修第二法域与内天地,如今眼看就要有成果,所以并不情愿在此时离开。

    “还未到二十年之期,如今只怕是想走都走不得。”

    苏星河则深深皱眉道:“我看那星玄龙城,不会轻易放主上离去。”

    庄无道并不说完,只将那第四枚符鹤,往谢婉清遥空打去。后者疑惑万分接在手中,意念感应了片刻,就也同样如庄无道一般,是惊喜莫名。

    “原来如此,这位居然已现身了——”

    恍然大悟,谢婉清已再无抗拒之意:“机不可失,这位既已现世。那么我等真要等到四年之后出行,那就太晚了。错过这机会,日后未必还能寻到这位的踪迹。”

    一边说着,谢婉清一边将手中的符鹤,递到了旁边苏星河的手中,后者也同样明白了过来:“怪不得,主上如此急迫,原来是知晓了那位的踪迹,不过我等既要动身离去,就必须要星玄龙城点头不可。还有那元始魔宗几家,也不可不虑。”

    其余几人,都听得是一头雾水。不过当那符鹤陆续传递到他们手中之后,却都再无言语。

    都知他们进入星玄海,最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寻觅此人。

    庄无道也是发愁:“召集尔等,就是为了此事。集思广益,看看能否寻到办法。”

    话音未落,旁边苏云坠就奇怪道:“这还用发愁?直接闯出去不就成了卩些爬虫,可能都未必想要拦住我们。真要出面阻拦了,那时再想办法不迟。”

    “你想得倒简单”不死道人冷笑,在别人看来,苏云坠是单纯。在他眼中,此女简直就是胸大无脑。

    直接闯出去,说得倒是轻易——

    庄无道却心中微动,看向了北面,陷入沉思道:“说不定,这倒真是个办法。我等直接闯出去便是试试看无妨

    室内诸人不禁愣住,下意识的面面相觑了一眼,满脸都是不解之色。庄无道却是决意已定,即便不能成,也总能试探一番星玄龙城的态度。

    ※※※※

    当太霄都天星云神舰飞空而起,与地脉断绝,舰内的灵力,顿时就大幅度的衰减,让不死等人惋惜不已。

    尽管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中,平时的修行环境也还算不错,可到底比不得有灵脉支持之时。聚集星力,尽管五行皆有,可到底与他们修行的功法,不尽相符。

    这十六年中,是他们修为增长最快的一段时日。

    离开了火云山,庄无道就亲自驾御着太霄都天星云神舰,直往北面遁飞而去。出人意料的是,一直到他们远航到五十万里外,都未遇到什么阻拦。

    不过也就在星云神舰,进入北方群山范围内时。一团水光,忽然在前方的云层中诡异凝聚,不过片刻,就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

    依然是一身王侯袍服,不过此时的敖原,面色却是颇为黯淡,眼里更隐含着几分疲惫。

    一个跨步,就欲往舰身之内行来。庄无道也不阻拦,任由这位穿越过重重禁法,降临在主控室内。

    “记得离当初二十年之约,还有四年。任魔君,为何就欲匆匆离去?”

    一进入舰身,那敖原就已出言质问,不过面色却不似他言语那般的咄咄逼人。

    “时不我待任某不愿在此,继续蹉跎时光。”

    庄无道也答得言简意赅:“二十年之期虽未至,然而庄某即便继续逗留于此,也同样于事无补,对你们星玄龙城之灾,并无裨益。”

    “可如今任魔君一身性命,却是事涉我星玄龙城安危。”

    那敖原摇着头,不过语气却还算温和,此时沉吟着道:“罢了,若是强行阻拦魔君,我星玄龙城又未免不尽人情。这样如何?我龙城可任由任魔君离去,不过为万全着想,却需带上此物。若有什么不测,此物当可助任魔君应变。

    话音落时,敖原的手中就出现了一件闪烁着金色灵光的器物。庄无道望了过去,却只见是一条小小的盘龙雕刻。

    浑身是金色鳞片,有着五爪,龙角较为短小秀气。看这造型,赫然就是那乾心雅的真身,五爪金龙的摸样。

    “这是——”

    庄无道先是疑惑,旋即就已明白了过来。摇控一摄,就将这条盘龙金雕,取在了手中。

    意念感应了一番,并未察觉内有伏手,才微微颔首道:“明白了,出星玄谷之后,我会将自身精血灌入。即便有什么不测,也不会影响到郡主。”

    这是一种类似代身傀儡,般的东西,不过其目的,却是为保全乾心雅,使这位纯血龙族,再不会有龙瘟加身。

    本命精血灌入龙雕,一旦遇险,元神真灵受损,龙雕就会自发的化气而走,回归龙城,能使庄无道保全住性命无忧。

    不过也不要以为诸脉龙族,会有太多的好心,这只是保全一丝残魂血肉而已,根本没可能恢复。那时性命被掌握在这些诸脉龙族之手,也不知最后,会落到什么样的下场。

    自然,庄无道也势必不会将这融入自己本命精血的盘龙金雕,留存在星玄龙城之内。

    之所以要到星玄谷之外,再灌入精血,也是为防星玄龙城翻脸,将这盘龙金雕强行留下。

    本命精血落入他人之手,就等于是自身性命被人掌握。这种事情,庄无道岂肯为之?

    好在那敖原也知不能过份,面现笑意:“此为理所应当,任魔君能答应下来,我星玄龙城就已颇为感激。就先预祝魔君此行一帆风顺,对了——”

    又微一拂袖,敖原的身侧,就现出了诸多礼盒。里面也不知是何物,却都自具灵光,使得这主控室内,充满了霞云灵辉,

    “还有这些东西,是我星玄龙城准备的临别赠礼。不成敬意,还请魔君笑纳”

    庄无道神念扫了一番,就心中哂笑。知晓这些礼盒里面,多是卖相好看,其实却并无多大用处的灵珍。只是得一个‘灵,而已,连‘奇,字都配不上。

    不过他也没立场说什么,别人至少还送了临别礼物过来,自己却无一物回赠。

    自己一身所得,俱是抢掠夺来的赃物。别说这诸脉龙族财大气粗看不上,即便看得上,也不会要些这东西。免得招惹麻烦是非,玷污了他们的手。

    当下只同样客气的一俯身:“怎敢当?晚辈这里就不客气了,多谢前辈厚赐”

    那敖原哑然一笑,也不再继续与庄无道纠缠,轻点了点头,就径自化虹而去。只是瞬间,气机就从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内消失。

    而待得这位离去,这船上的诸人,也都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有些不信,这次就这么成了?这星玄龙城,居然真的未曾阻拦?

    不但不拦,反而为庄无道,留下了一件保命之物。

    庄无道也同样是定立在原地,若有所思。这次还真被苏云坠说对了,这敖原从头至尾,都未真正想要将他们截归

    看其态度,倒似恨不得他们能早些离去一般。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