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五三章 福缘已尽?
    那黑衣人面上,已经露出了痛苦之色。不过仍强自支撑,在身前的图影中一指。

    “不过方才,我在你神念之中,感应到了重明阳神录的气息。这一域世界之中,能够容纳大乘境修士,而又有着离尘宗分支或者重明阳神录传承的,不过才一万两千三百余处而已。”

    庄无道目光冷冷的望着,那五行之火,更为炽烈。

    这人的所有言语,都仍是为动摇他的道心。只要自己被对方惊起半点的惊慌不安,这位魔主就可乘隙而入。

    此时现出的神情,也只是为使他麻痹大意。

    而黑衣人的脸上,也现出了寒洌笑意:“一万两千三百余处世界,我只需感查这一万两千三百个世界中,离尘宗一脉最强大最出色的大乘修士,就能知晓你之真身。想必似你这样的人,数量应该不多。”

    “那又如何?阁下本体得知时,只怕也要待得千载之后。倒是阁下你的身份,晚辈倒已能猜知一二。”

    庄无道的眼神中,略含戏谑:“阁下想必就是第四十七层魔渊之主,太古魔君当面?”

    以借法量天之术与法天象地之术,复制这位魔渊之主操纵人心意念的手段,再交由剑灵辨识。使他轻易就查知了眼前这位存在,到底出于何方——

    大凡魔类,操纵人心魔念的手段,都有些不同,会残留痕迹。

    也亏得是那不知到底算不算天地大劫的第六劫与第七劫,并未陨落太多魔神,剑灵才不会将这位认错为其他魔主

    见那黑衣人的脸上,浮露出了明显的惊色错愕之意,庄无道的唇角旁的哂意,愈发的浓厚起来。

    五行之火,骤然炽盛,更酷烈十倍趁着对方神情错愕的刹那,使炼化这驱除魔念的速度,再次暴增,加速了几倍之巨。

    那黑衣人的身影,已经维持不住,涣散了开来,不过此时他面上却反而现出了笑意:“果然了得,不愧是天道选定的敌手居然能得知我的身份,如此说来,这次的交锋,却是本王大败亏输了。”

    身影已经陆续被火焰炼化消噬,渐渐的,这黑衣人只余一双眼,定定的注目庄无道。

    “能够感觉得到,道友你当是本座的成道之契。我会等着你,等着你站到我面前能够赢一时,却未必能够赢一世。这一路道途,阁下可要小心走好了。一旦有什么错漏,本王绝不会手下留情。”

    随着这黑衣人最后的一丝魔念残魂被炼化,庄无道就只觉体内,忽然出现阵阵山呼海啸般的澎湃之声。

    尤其是寄托于那虚空之中的神念,也在疯狂的膨胀增长着。斩自我,诛魔念,吸收剑永寄托于虚空中的神念印记,厚积而薄发,使他融入大道之中的意念,突然以十倍百倍的增速,陡然扩增。

    知晓这是大乘境之门,已经彻底向他敞开。庄无道的心神,却依然呆在那心像世界,看着那黑衣人最后消失的所在。

    他的对手,居然是太古魔君。那个与同一时代崛起,同样有着绝世罕有的天资,气运深藏,几乎能与皇天剑圣洛轻云并称的盖代天骄——

    这苍茫天道,果真严酷。他的好运气与福缘,难道都已经用尽了么?

    ※※※※

    把修为彻底稳固在大乘境,又花了庄无道半个月时间,

    半月之后,当庄无道苏醒之时,神念恰可感应到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外的大雪。

    不知不觉,这已是他在星龙谷内的第十六个春秋。

    感慨着时间流逝,庄无道心下不禁是唏嘘不已。

    “都说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不知不觉,居然就又是整整十六年过去——”

    山中方一日的故事,本来说的一个樵夫进山砍柴,见俩为神仙对弈,看得忘了时间。而等到这一棋局下完之后,却发现自己手里的斧子把都已经烂掉了。

    庄无道此时,也同样有此感觉。这些年参玄悟道,忙碌之极,几乎没有停顿,也根本就不觉时间的流逝。

    而待得他的修行终于告一段落,再回过神时,已经是十六年之后。而自身,也终于踏入了大乘境界。

    意念一动,庄无道的手心之内,就出现了丝丝雷电。这是一道再普通不过的召雷之术,然而看着那些细小雷蛇之上,隐约的缠绕的雷电之力。庄无道的脸上,却浮现出了舒心的笑意。

    因果天轮可以加强因果,这道雷法,自然也渗入了因果之力。不但可以一定命中,本来的轻伤,也可能会变成重伤,增加伤势。

    这门本命神通无需主动施展,然而效果却会时时刻刻的存在。不是道源,可通过加强其他神通玄术的效果,更胜似道源。

    那‘天人法身,与‘守气决,二术,在庄无道突破大乘境后几日内,就已经完成。使他的神通玄术总量,突破到九十一种,开窍九十三处。

    当时庄无道,就试着施展过。‘天人法身能使自己短时间内,拥有仙人之力。

    而使用‘盘古金身则可力量倍增,相当于仙品二阶的不坏金身——是不怀,而非不破。

    此时庄无道的力量,即便不用任何的玄术神通,都已达三阶道力。使用之后,则可达三阶巅峰的层次。纯以肉身力量而论,皇玄夜也不过如此,甚至还要稍逊一筹。

    可惜维持的时间不长,十四次‘盘古金身,连续使用,也不过才半个时辰而已。

    不过这一身实力,虽还不足以与皇玄夜直接抗衡,却已初步有了一战之力。

    至少那孔天霄之辈,他已不用太过在乎。

    洒然一笑,庄无道将手中的这丝电光散去,而后目光若有所思的,看向那星玄龙城方向,心中跃跃欲试,无法安

    是该到了离去的时候,不过看起来,这诸脉龙族的麻烦,并未完全解决。

    即便是沉迷于修行,可庄无道对星玄龙城的形势,也仍有关注。

    据他所知,星玄龙城那件至宝虽已寻回,龙瘟的扩散,却未被就此压制。看那第二处龙墓,就可知道,里面的龙尸,已经在这十余年中,增到了四千之数。尤其是近年,其中甚至不乏有九阶的龙尸,被送入此处。

    由此可见,这龙瘟的扩散之烈,只怕那星玄龙城,已经无法完全隔离。十六年来,那敖原三次来访,却是无果而归。

    庄无道爱莫能助,除非他有一日,也踏入灵仙之境,或者修成了‘临江仙否则哪有资格,参与这种层级的争

    便连半点口风都不敢漏,生恐星玄龙城,会把他当成救命的稻草。请求不成,转而又强行逼迫。

    星玄龙城对他的重视,虽说是与日俱减。不过这次离开,未必就不会遭遇阻力。

    正心中发愁,庄无道就听旁边处,传来苏云坠的惊咦声:“少宫主的身材真是不错呢以前的你,可不似这般,唔?肌理暗藏紫金,这是修成了‘天人法身,的特征,少宫主是何时把四九玄功修成的?看来境界极高,至少是九重天层次。记得九重天境界的四九玄功。就足可把魔道功法模仿得似模似样——”

    庄无道的面色微变,看了一眼身上,才发现此时自己几乎未着寸缕。而在对面,苏云坠俏面上暗布红晕,两眼则似在发光,除了渴望之外,还有着几分戏谑与了悟之意,

    衣物应该是在渡劫之时,被那‘九极云消紫灭神雷,轰碎,

    只惊讶了片刻,庄无道却面无表情,慢条斯理的又选了一件道衣穿好。对于苏云坠言中的调侃,则完全不去理会

    反正他在这女孩面前露出的破绽,已经不止一处,所谓虱子多了不痒,总之不承认就对了。

    遮掩住了肉体,庄无道一个闪身,就到了苏云坠的身旁。

    “你那件‘星斗玄枢盘,炼得如何了,我期待已久——“

    这丫头可能是从前世带来的性情,一旦专注于什么事情,那就专注的极其彻底,雷打不动。

    这十六年中,苏云坠就望着这具鼎炉,从未有过移神他顾的时候。

    要说是因他招来的劫雷而惊醒,庄无道绝不肯信、多半是有了进展,甚至已经完成,才会醒来。

    不过当庄无道的视线,望向鼎炉之内时,脸色就不禁是青黑一片。

    东西看来是炼成了,不过这模样,却与他想象中的,有些差距。那并不是一面玉盘状的灵宝,而是一件冠冕,准确的说,是一顶‘平天冠,。

    冕皆广七寸,长尺二寸,前圆后方,朱绿为里,上为玄色,前垂四寸,后垂三寸,系白玉珠为十二旒,以其绶采色为组缨——这正是帝王之冠,

    庄无道不禁深呼了一口,勉强压制住向苏云坠咆哮大吼的冲动。平声静气道:“为何这‘星斗玄枢盘会是这副摸样?”

    苏云坠楞了楞,而后看了那炉内一眼,神情不解:“没什么不对,我前世记忆,那别的魔主魔王,多是帝王袍服。想着把这星斗玄枢盘,炼成‘平天冠,的摸样,让少宫主你戴着,会更有气势些。哦,对了,还有这个——”

    说完这个,苏云坠又显摆势的,拿出了一件纹有十二头重明鸟,仿佛龙袍一般的道衣。

    “这是‘星斗玄枢平天冠,炼制成之后,我用了半个多月时间,给你炼出的一件九阶道袍,名叫‘重明帝神衣,。搭配这‘星斗玄枢平天冠一定不错”

    仰头上望,苏云坠看向庄无道的眼中,赫然饱含着期冀,似乎在期待着,庄无道船上这一套帝王袍服之后的摸样

    庄无道也确实吃了一惊,这件道袍委实不错,是巅峰级别的灵宝,高达一百零三重禁制。再差几重,就可入仙阶了。

    炼制‘星斗玄枢盘苏云坠花了整整十六年之久。炼这‘重明帝神衣却只用了十余日。而且品质不凡,在同阶同类的灵宝之中,已可算是精品。

    此女的炼器之能,委实让人惊叹。

    惊愕了之后,庄无道才想起重点不在于这‘重明帝神衣,以及苏云坠的炼器造诣。再忍耐不住,在苏云坠的头顶上重重的一敲,使女孩当场痛呼出手。双手抱头,一脸委屈不解的看着庄无道。

    庄无道则全不理会,将那‘平天冠,取在手中。开始尝试着,将里面的‘星斗玄枢盘从这冠冕中拆解下来,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