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五二章 魔劫降临
    这天道意志,罚的并不是‘因果天轮而是自己一身的道源神通

    ‘因果天轮,不能引动天劫,可重明剑衣,重明剑翼,混元天极,大悲五剑等等,却足可引发天道之嫉。

    这些道源级神通,要么是已经引发过雷劫,要么是还未跨过那界限,并未使天道注目。

    然而这‘因果天轮,之术,本身虽不是道源,可对于这些道源神通的加持增益之能,却还超越了一门道源级的神通

    此术使庄无道诸般玄术之威,都得以爆发性的增长,从而引发天道之嫉。今日之雷,是他庄无道此身与天道之间的‘矛盾,总爆发之后,引发的灾劫。

    庄无道不禁是一阵心惊肉跳,这大约是突破之前,自己感受到危机来源之一。也幸亏是之前就已有所准备,直到自己肉身,突破了第九层不破金身之后,这才晋阶。否则这次,真要吃亏不浅,未必就能扛得过去。

    也就在庄无道,堪堪扛过第四道‘九极云消紫灭神雷,之后。心念之中,忽然幻象频起。

    庄无道不禁心中微沉,知晓那与自己对应的幻魔已至这苍茫天道,果然是为他寻了一个魔头死敌。

    他先是望见自己回归幼时,重阳子沈珏并未去北方求道,与母亲庄小惜夫妻和美。自己也平平安安长大,以进士身份出仕大周。有着娇妻美妾,仕途一帆风顺,生活美满到让人沉醉。

    又望见了羽元琴,移情别恋,投入到他人怀中,使自己嫉恨如狂。

    接着又看见了未来几十年后,无明上人忽然背叛,将自己真实身份暴露出卖,以平息星玄诸教之怒。

    种种画面,不断的在他脑海内显现,就仿佛亲身经历过一般。使自己产生喜、怒、忧、惧、爱、憎、欲等七情,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等八苦。

    他化心魔之能,早在天一界之时,庄无道就有领教过。然而与今日相较,却觉以前经历的那些魔念,就如小儿科一般,完全无法比拟。

    这些思绪,无不都直击他心灵中,最弱的几点,是他最难以放下之事。

    渐渐的戾念渐增,贪嗔痴恨爱恶欲怒——这种种情绪,不断的从庄无道的心底中生出,而后视图侵染着他的整个思绪。

    此时的庄无道,却似如不动之佛,目光冷漠疏离,看着眼前的一切。

    他不是不恨不怒不忧不惧不爱不憎不喜不悲,而是已有一颗无瑕道心,可洞明一切红尘事世,明了真假虚实。

    自废去了重阳子一身修为,重此解开心劫。这个世间,再没有比‘成道问真更能令庄无道在意之物。

    其余一切,若阻拦了他的道途,都可一剑斩之——

    他曾钟情于羽云琴,却并不会为羽云琴放弃一切,就此停留于天一界内。而是会尽力扶植,与之一起登上道之顶峰。

    从那次云琴拒绝开始,如她阻碍之自己的道,那么他也不吝慧剑。

    庄无道也有梦想过一家和满的日子,可若为成道,这一切都可抛弃。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若要修道有成,必使自己家人,也得享长生,绝不会留恋于红尘欢乐。

    世俗的权势,待得百年之后,不过是一杯黄土尘沙,有何可恋?

    他也担忧过无明,有可能背弃。然而此身,却也准备着后路,不会使自己身临绝境。甚至已经在暗中,联系上界离尘。

    这位同门师兄,并未能如聂仙铃与秦锋一般,得他全心全意的信任。

    他也绝不会把自己的性命安慰,都寄托于一人之念。

    这些念头一一闪过,庄无道脑海之内的画面再变。这一次,却似是经历了一次无比悠长的梦,梦到数万年后,自己历经艰辛,终于攀升到了‘道,之顶峰,证就‘元始,之时。一朝得道,君临九霄——

    不过也在这一刹那,庄无道忽然双目微睁,眸现精芒,

    找到了

    神念锁定,而后衍化心像世界。庄无道一个念头,人就已出现在了一片虚无之中,而在他眼前,赫然是一片无形无质般的黑色气雾。

    “道友未经元始,居然也敢衍化这元始之境,岂非可笑?若非如此,晚辈难查汝身。”

    尽管他也在搜寻这人魔念踪迹,可若不是对方在心魔幻象之中出了纰漏,估计也需很长时间,才能寻到这魔念位置。

    “本座岂不知?只是故意露个破绽而已。此时你道心无瑕,再多的幻象魔念,也难动摇,反而平白浪费法力。”

    那黑雾凝聚,而后一个黑袍青年,出现在了庄无道的眼前。衣着简单朴素,面容却俊美绝伦,只眉心处有一道深红色的刻痕,不过却毫不减其美貌。

    此时这人,正好奇的望了过来:“你是何方人士?居然在区区归元之境,就已引动魔劫o”

    庄无道却讥讽的一哂:“其实我也很想知道。阁下又是魔渊之中,哪一位魔头?”

    他又岂会轻易透露出自己的来历?这些魔头,往往是不择手段。心灵上奈何不得对方,那就从对手肉身上直接下手。

    过去有无数的仙修,只因在魔劫争斗中,不慎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最后被对手直接在现实之中布局,直接诛杀。

    他此时的对手,分明是魔渊之中,一位高等级的魔主。说不定是太上魔主,最低也是五阶玄魔。

    这样的存在,自己怎敢道出自己的真实身份?

    不过相应的,他若能得知对手,到底是何方存在。在他斩魔之前,也能做出相应的布置,使了断魔劫的可能大增

    那黑衣人一阵沉默,而后失笑:“如此看来,你也不是对魔劫全然不知的愚昧之辈。不过以为你不说,我就不能知么?”

    法力挥展,赫然现出了虚空之形。无数的世界碎片,幻化于内。

    “让我猜猜看,你身处的世界,与魔渊应当有所联系。这样的地方不多,整片虚空之域,也不过才三万七千余处

    一挥手,就有成千上万的虚空世界,从那幻化影像中消失。

    庄无道面色平淡,不去理会。已经招来了混元天极炉内的五行神焰,开始烧灼炼化这黑衣人的魂念。

    若是一位太上魔主的真魂在此,他早已身陨。可他眼前这位,不过是天道打开的一线缝隙,从亿万个世界之外,强行拉扯来的的一丝魔念而已。

    之前的种种幻象,既然未能够动摇庄无道的心神,使之吸取自己的情绪之力增长,那么此时这丝魔念的气力,也已差不多消磨殆尽。

    更被他神念锁定着,此时已固锁在心像世界之内,暂时动弹不得。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