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四八章 斩断因果
    庄无道心中不禁自嘲,到底还是自己太心大了。早知如此,就该只是老老实实的,为这五爪金龙缓解,而不是心大到想要彻底为之驱逐。

    好在并无大碍,也没什么难以恢复的伤势。绝大多数的反噬,都已被‘定运神晶,承担。

    倒是这一次,收获不小。只是一次交锋,就使他明白了许多奥妙。

    不似之前‘借法量天,的复制,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庄无道先是招出了一团灵液,将身上的污浊都尽数清洗于净。再看眼前,就只见他费了不少心思才完成的大阵,已经完全崩溃。百余枚下品仙石,都已经化为粉尘。

    这也是因果反噬之力,若非此阵,庄无道即便有‘定运神晶也同样抵御不住。

    心有余悸的移开了目光,庄无道又看向了乾心雅。精神依然萎靡,气机黯淡,病情也并未有丝毫的改善。

    庄无道却反而一笑,知道已经成了。挥手之间,就有如潮法力灌入到了这头五爪金龙的体内,

    而后一引一抽,就有一团黑色污浊的血液,被他强行摄取了出来。聚成了一团墨色血球,抓在了手中。

    “郡主可运气试一试,当能感觉到好转。之后每日子午二时抽取毒血,再佐以灵药,当可在十日左右彻底恢复。

    其实即便不用他出手,这头五爪金龙就可自己恢复。只要解决了因果之力的效果,这瘟毒根本就那奈何不得一头九阶级别的纯血龙族。

    那乾心雅闻言一声轻咦,振身而起,先是闭目查探着体内,而后脸上就露出惊喜之色。

    “确实如此感觉好多了,这瘟毒被抽取之后,居然并未恢复。”

    以往也不是没抽过毒血,然而每一次过后,那瘟毒就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反扑。因果之力,使寻常的治毒之法,根本无用。

    敖如海微一扬眉,与那灵威圣对视了一眼,而后也面露喜色:“大善”

    乾心雅既已开始恢复,那么那件至宝,也当可寻回。

    “这就成了?”

    敖原却是讶然,不可置信:“就这么简单,只是说一句话而已?”

    “这可不简单,任魔君差点为此送了性命。且不是缓解,而是痊愈。魔君之能,果然了得只是本座还有疑问—

    那灵威圣,此时已浮空落下,目含异色的看着庄无道:“方才魔君的神通,可是锁命真言?”

    锁命真言,正是九玄魔界那人的神通,虽只三品,却得一品之实。是一门公认的道源级神通,能翻覆天地,扭曲天地法,接近于道源本质

    而这门顶级神通玄术,便是那一位的最宠爱的门人弟子,也未得传承。

    不是不传,而是无人能够掌握习得。

    若非深知眼前这位的出身,还有自‘任山河,入星玄谷之后,那无明在明里暗里的关注。他几乎就以为,他眼前的这人,其实那位的弟子。

    “正是锁命真言,还请诸位代我保密。此术与那人关系不浅,我恐他人得知之后,会有不小祸端。”

    庄无道微微颔首,坦言承认,全不在乎这句话,会在在场诸人心内,激起怎样的波澜,只语气真诚道:“晚辈也能保证,任某与那一位,并无任何的瓜葛。”

    “无任何的瓜葛o”

    灵威圣仔细的看了庄无道一眼,并未察觉到什么异常,而后失笑:“有趣,当真是有趣。掌握锁命真言,却又未与那位有任何牵连?不知那人日后得知之后,会是何等样的心情?”

    其实就在庄无道出手之事,估计九玄魔界的那人就有了感应。只是不能确证,那是否锁命真言,使用者到底是谁而已。

    “任道友之言,想必不会有假。不过任道友既然掌握有锁命真言,那么真就无法为我龙城。破解这份因果?”

    敖原目光炽热,满含着期冀之意:“只要任道友,能为我龙城解决这次祸端,无论再大的代价,我星玄龙城,亦可承受。“

    庄无道既已修成了锁命真言那么这世间,对于龙瘟与这门因果奇术的了解,除了那位之外,就再无过于他眼前的这位苍茫魔君。

    “敖兄说笑了,我才只是一个小小的归元境修士,安敢破解此咒?即便是方才为郡主接触瘟毒,任某也是选择绕开,而非硬当其力。”

    庄无道自嘲一哂,漠然梳离的扫了敖原一眼:“只问一句,这螳臂安可当车?”

    龙城虽毁,此龙当生——

    星玄龙城毁灭的果,仍旧存在。不过庄无道却已锁命真言,注定了乾心雅,必定存活的结局。哪怕龙城毁去,她也能保住性命。这就使为她彻底驱逐瘟毒,成为了可能。

    其实此举,并未正面抗衡那瘟毒中因果奇怪术之力。

    然而若他庄无道蠢到,要为更多龙族化解此术,那么他,也必定也会成为这门因果奇术的拦路之石

    成为那冥冥中的因果命运,必定要除去的一个目标。那时候,必定会发生极其可怕之事,就如滚滚车轮之前的螳螂。

    所以敖原的提议,就等于是想要他让送死无异——

    也知这位乃是无心之言,庄无道稍稍发作了一番,就又神态如常道:“郡主虽能在短时间内痊愈,不过诸位仍需注意。这龙瘟其实并未完全解除,也很难说,九玄魔界那位,会否再次对她出手。你们若要寻那件至宝,镇压气运,那就尽量快些。任某大约不会在这星龙谷久候——”

    敖原楞了楞,还想再想说什么。那灵威圣却已闻弦歌而知雅意,直接拂袖示意,打断了敖原之言。然而朝着庄无道深深一礼:“我等省得这里先谢过任道友,使我星玄龙城得现生机。无论日后如此,任道友都可在二十年之内离去。”

    “不敢当”

    庄无道不敢受礼,忙向旁让开,面上也现出了几分笑意。与这种聪明之人说话,才最是舒服。

    “我这里还可出手两次,不过已经只能缓解,再不能化去。尔等择好人选之后,可提前通知我。”

    有了这五爪金龙的前车之鉴,他是再不敢冒险。说完之后,也果断告辞离开,绝了这几人讨价还价之意。

    而一待庄无道离开。敖如海就已是眉头大皱:“为何要定二十年之期,如此之短?你当知心雅她能够痊愈,避开因果临身,此子乃是关键。”

    那任山河说乾心雅并未完全解除,乃是实言。此时的任山河,就似是道路上的一个水塘,使‘龙瘟,的滚滚车轮,不得不往旁避开。

    可若任山河不在了,这水塘消失。那么这庞大车轮,又岂能有不从乾心雅身上碾过之理?

    以他之意,除非是将龙瘟之事彻底解决,否则无论如何,都不该将任山河放走。不但不能放,而且还要尽量保证此人安全。

    灵威圣却摇了摇头:“此事我另有打算——”

    随即又远望云空,眼神无奈:“且若真把他困在此间,将那位惹急了,我星玄龙城,可能抵御得住那两位盖世强者?”

    而且,敖原有一句没有说错,这‘苍茫魔君,的确有着化解那人锁命真言,之力,只是修为不足不愿为而已。若这位能有元仙级的实力,再配合一些灵珍,定可破去。

    只是要等这人成就灵仙,很可能要等到数百年之后,星玄龙城实在等不道那个时候,

    然而与此子结个善缘,或者能防万一——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