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四七章 妖女诱惑
    可以说这件宝物是潜力无穷。里面的神念越多,就越难以打破。

    此时庄无道,若能将八九神机演天阵,融入其内,那么哪怕三仙阶的强者,也难在八九击之内,破开这‘星斗念玄神枢盘,。

    便是那魔天混洞神光,也能硬抗个三五击左右。且能自我恢复,若不能在短时间内击破,那就很难打破此物。

    且不久之后,这八九神机演天阵就可晋升为‘周天神机错星阵‘。那时除非是仙人亲自出手,其余散仙以下,多半都拿此物无可奈何,比自己的肉身还要更为强横。

    更可为自己提供近乎无穷无尽的法力来源,使自己同时两座法域,而绰绰有余——

    还有雷火仙元之术,他一直未动用身外化身的‘雷火乾元一是因要隐藏实力,二则是法力严重不足。

    招出来容易,可要维持下去,却很是艰难。那混元天极神炉,理论上可无穷无尽的提供灵元,可以一个内天地,支撑千余尊相当于八阶大乘的雷火力士,想想都知艰难。

    至于这件‘星斗玄枢盘对天机斗数方面的提升,只是最微不足道的一件,

    自己唯一要做的,就是把预定中的阵法,稍作改造。以求与阴阳,五行及周天星斗相融。

    “不过这东西,也不是没有破绽。”

    那苏云坠依然在解说着:“此物最易被那些扰乱元神的术法与仙宝之类扰动,而且极其畏惧那些高明幻术。不过少宫主你用的是自身元神,倒不像那位是拘他人神魂,不会轻易就被人克制——”

    庄无道却听得不耐,直接打断了苏云坠的言语:“此物只是粗坯,到底需要哪些东西,你才能替我炼成此物?其余还有什么要求,都可一并告知于我。”

    苏云坠眨了眨眼,而后噗嗤一笑:“此物炼制不易,极其复杂,对材料到是没什么要求。自然,材质越好,炼成后的威能,也就越大。不过,可不能白白给你炼这东西。”

    说到此时,苏云坠已面含晕红,如一只优雅的小猫般爬伏着靠近,双眼含情脉脉,秋波微转。吐息也开始变得香甜了起来。胸前衣襟不知何时已经散开,露出里面大片的白腻。那一双垂下的,尤其动人。

    庄无道竟不知,这女孩的衣襟之内,居然还藏有如此伟岸之物。一时间竟是把持不住,想要将苏云坠抱在怀里,仔细的将那伟物把玩。那种感觉,定会令他爱不释手。

    一个恍惚,苏云坠已经与他面贴着面,媚态十足:“少宫主,坠儿不要其他,只求一夕之欢——”

    语中也似含着蜜糖,让人沉浸而不可自拔。一只玉手,已经抚上了庄无道的胸膛。

    庄无道体内血气贲张,下身也早已不可自控。不过心神却依然还算清明,将所有的欲念,俱都强压了下来,

    伸出手,指尖在苏云坠的眉心处一弹,冷然道:“胡闹”

    苏云坠对他确实有之念,不过却是因魔胎道心之间的自然吸引。此女现在,也只是将他当成任山河的替身,并无什么真正爱意。只是因入魔道,心神放纵不能自控,这才主动向他求欢。

    可自己若真就顺水推舟的答应了,那么与那些喜好趁人之危的小人,有何区别?自己与那已经入魔去向的父亲,又有何不同?

    这与羽云琴不同,他对苏云坠亦有好感。若此女真的喜欢他,那么不用苏云坠主动,自己就会将之推倒。

    一丝轻灵之力,随着指尖注入到了苏云坠的心神之内。

    苏云坠先是感觉到疼痛,先是‘唔,的一声痛呼,下意识的抱住了头。而后双眼之内,已经已恢复了清明之色。略一思忖,就已明白了缘由,可脸上还是带着几分懊恼之色。

    “少宫主可是不喜欢坠儿?还是坠儿魅力不足?明明都已经很用心的勾引了,天魔录里的姹女篇,坠儿应该没有学错。”

    又眼神微动,苏云坠目光转而看向庄无道的身下,而后就恍然大悟,一副松了口气的神色:“我说了,怎么可能不心动?嘻嘻原来少宫主,也不是真的就能坐怀不乱,坠儿放心了呢唔,好大的东西——”

    庄无道面无表情的拂动着衣裳,以掩饰那里的一柱擎天,此时他已颇有些恼羞成怒,心里在思量该如何折腾这小妮子。

    好在苏云坠还知道什么叫做适可而止,也不知在想些什么,面颊晕红,更显艳丽。身影却往后漂浮了数十丈,退到了她的那尊炼器炉前。回手就将一张符纸,向庄无道遥空打来。

    “这是可用来炼制‘星斗念玄神枢盘,的材料,范围极宽。要选哪些材料,少宫主你自己做主。不过此器极为烦琐,材质上等固然可增‘星斗念玄神枢盘,的威能,不过炼制起来,也极为麻烦。总之十年甚至二十年之内,别想炼成。”

    庄无道接过这张清单,看了一眼之后,就是神情微松。果然这东西需要的材料,极其宽泛,除了几件必要的核心之物,其余就没什么特定的要求。可以任意组合,所需之物虽有些极其昂贵的,在星玄界中却也并不稀见。

    从山海集内的库藏中,就能寻到不少。其余之物,以星空龙城的富庶,估计两三年内,自己就可以物易物的取得

    至于炼制此器的时间,庄无道是早有预料。刚才苏云坠拿出来的还仅仅只是不到四阶品质的粗坯样品,却耗时将近半年。

    而里面符阵之复杂,远远超出了庄无道所知的任意一件灵器。

    要真正炼制,还不知会有多麻烦。

    “二十年么?我能等。”

    一拂袖将那清单收回怀中,庄无道长身站起道:“只劳烦坠儿,这二十年可能要为我辛苦一番。还是那句,你若想要什么酬谢,只管与我说。”

    说完之后,庄无道又特意眼含警告的,瞪了苏云坠一眼。

    自己能够的付出酬劳,绝不包括自身的色相——

    ※※※※

    四个时辰之后,庄无道就再次站在了位于星玄龙城最中央处的寝宫之内。眼前玉台之上,一条硕大的金龙身躯盘卷,精神依旧萎靡不振。此时竟不知用了何种秘法,居然已苏醒了过来,一双碧蓝色的龙睛,正眼含好奇地打望着庄无道,

    敖如海与灵威圣,依然浮坐于上方,皆面色冷肃。而旁边敖原,则是神情无比紧张的,看着他的动作。

    庄无道全不理会,只一只手轻抚着这位心雅郡主前爪上的鳞片。触之微生寒意,似如金属般的冰冷,不过随即又觉暖意,就似暖玉一般。

    而庄无道的法力,已经在这时进入到了这金龙的体内,流经她上下全身,仔细探看着。

    一方面是估测着这位的病情,另一方面则是假公济私,看看这纯血龙族的肉身构造。

    半晌之后,庄无道才收回了手,陷入了深思。

    “如何?”敖原忍耐不住,开口询问;“到底能不能为郡主化解,延缓病情?”

    庄无道斜目看了这家伙一眼,而后淡淡道:“放心,我只是感慨而已。九玄魔界那一位,果然是法力无边,”

    在留影神晶之内,他就已经见识过了。当直接对抗之时,那股压力却是差点将他身躯骨骼,尽数碾碎。

    首先是布阵,用了上百枚的仙石,再以几样仙阶等级的奇物为核心,布成一座规模不小的大阵。

    仅只是这阵法,就用了庄无道十日时间。星玄龙城不缺灵珍材料,那庞大的宝库,可由庄无道任取任予。然而这布阵,却不可假手于他人。

    接着是诵经,是一门出自太霄道门的《因果循道经》。

    ——这些手段,都是由剑灵指点。为的是将锁命真言,这门神通,发挥到最大。只有借用外力,将这门神通的等级,催发到了一品阶位,又有无穷无尽的灵能作为支撑,才可与这龙瘟之内的因果之力抗衡

    他想试试看,能否借外力来斩断因果,而不是缓解。借此机会,进一步领会因果之妙,为自己接下的三门因果神通做准备。

    庄无道默默诵读了九日时间,直到浑身都布满了无形的因果经文,这才在晨曦第一缕阳光照入大殿之内时睁目。而后就是一股隐晦的灵光,已经将他与玉台上的那头金龙,牢牢的紧锁在了一起,

    敖如海与灵威圣等人,都同时动容,目不转睛的定定望着。

    庄无道连续捏了就个手决,然后双手如印,遥指着台上的金龙。此时整个人,都似变得虚幻不实,与天道合一,身具着能令万物俯首,不可违逆的威严。

    便是强如敖如海与灵威圣这样,以灵仙之身,却有近乎仙境三阶之实的强者,也是不禁气机微滞。

    而此时的庄无道,更是吐音如雷。道出的每一字,都是震荡大殿云霄,又仿佛是世之真理,是再正当不过。

    “以吾苍茫之名,敕令龙城虽毁,此龙当生结此真言,急急如律令!”

    声音道出的刹那,乾心雅的身躯,就开始震动不已。而庄无道的口中,也猛地吐出了一口污血。

    感觉到虚空之中,一股无比强横力量,正是贯空而来。给予他莫大的压力,骨骼脆响,已经出现了裂痕。一股无比深沉的恶念,似要将自己牢牢锁定。不过最终还是被庄无道布置的灵阵,还有那连诵九日《因果循道经》后,浑身缠绕的无形因果之力,勉强抵御于扰了过去。未使那恶念,附加于身。

    而此时在庄无道的玄窍之内,那颗‘定运神晶,之上,也赫然现出了一道深刻的裂纹,就仿似被一口犀利长刀斩伤了一般。

    庄无道只觉脑内一阵晕眩,眼身发黑,久久都不能恢复过来。好不容易恢复清醒,才浮现自己已经七窍流血,眼前则赫然是暗红一片。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