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四五章 主仆之契
    “所谓利令智昏,诸位当引以为戒。今日我能救他一次,却未必能救得了他第二次。”

    庄无道开始总结,神情慎而又慎的交代着:“那皇玄夜绝不会善罢甘休,星玄龙城此时对我有所求,却也未必就一定可靠。今日大战,诸位都无一胆怯,奋勇搏杀,我甚欣慰。不过平时还需小心谨慎为上,最好是趁着如今安稳,尽量提升修为。否则待那边再次动手时,我等未必就能再安然无恙。尤其音魔,你如今境界不稳,最好是再闭关一段时日,稳固一下境界。”

    说完之后,庄无道就开始赶人,将还欲说些什么的音魔与苏星河,尽数从自己的舱室之内驱走。

    可待这房内,好不容易安静了下来。苏云坠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却是定定的瞪视着他,目光灼灼:“坠儿刚才看到了,少宫主那两具化身,其实都以幻法遮掩过容貌。那两人,无论是血脉气息,都并非是少宫主。”

    庄无道闻言心中微沉,这个破绽,到底还是被察觉了。不过好在察觉的是苏云坠,这个女孩,其实在前次皇玄夜星灵化身入侵之时,就已猜知到了他的真正身份。

    此女也有足够的法力,镇压自身的天数气运,不被人窥知破绽。

    “是么?这两具身外化身,其实都是我从别人那里抢夺过来,暂时相貌不一,乃是理所当然。日后融入了我的精血,自然就可恢复。”

    不管苏云坠的想法如何,庄无道反正是不愿被人捉住把柄,打死都不承认就对了。不过在苏云坠清明的眼神注视之下,到底还是生出了几分心虚:“其实——”

    话才说到一半,庄无道就又心生感应,皱眉看着门外。沉吟了片刻之后,庄无道还是微一拂袖,将那舱门打开。

    此时外面站着的,赫然正是那位尸帝梦念生

    “不知梦道友寻我,到底是欲谈何事?如此顾忌重重,莫非是与不死有关?”

    庄无道目光闪过一道异光,同时心念一引,舰身之内忽然有磅礴星力涌至。只是须臾时光,就形成了一层膜障,将二人笼罩在内,彻底隔绝了他人的神念感应。

    记得几年之前,梦念生初登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之时,就有意与他私下接触。只因心有顾忌,不愿那不死道人得知,一直未得合适的时机。拖延了数年,二人都未有过真正意义上的交流。

    此时不死道人元神重创,陷入昏迷,自是最合适不过的机会。

    故而之前,庄无道对此就有预料。

    他也一直在好奇,这梦念生,到底想对他说什么?

    那梦念生斜视了苏云坠一眼,就踏入到了舱门之内:“此来一是想与主上定下主仆之契,二则是求恳主上,能够在千年之后还我自由。”

    主仆之契?

    庄无道一楞,而后不可思议的上下看着梦念生:“我记得梦道友,你已与不死道人共生?难道还能再与旁人,定下主仆之契?”

    开始是猜测这梦念生与不死道人的同生共死的灵禁是假,可旋即又觉不对。若是那份灵契禁制有假,之前那一战,梦念生不至于为护住不死道人而那般的拼命。

    不死也绝非蠢货,绝不至于连事涉自己生死的灵契,也看不出来。

    山海集那次,也是由不死道人为主导,凝结出的契禁,绝不可能有破绽。

    “这是我的天赋之一,身有双心,魂有双核。”

    梦念生直视着庄无道,眼神坦然:“与不死定下灵契的,只是其中之一。不过我之心魂虽为二体,可也是生死与共。所以他若死去,我也同样是陨灭之局。所以才想要求助主上,定下这主仆之契。”

    听到此处,庄无道已经猜到了几分,不过却无心动之意:“可这有何必要?你如今与不死道人乃是平等的关系,并不能算是真正受制于人。若要为我之仆,岂非是境况更为恶劣?”

    “然而若与主上定下主仆之契,一旦不死道人身死,主上却能使我性命无忧。”

    梦念生唇含冷笑,满含嘲意:“说什么同生共死,其实也不过是高等一点的奴仆而已。再者我梦念生既已注定了要为人之奴,那也有良禽择木而栖之说。君择臣,臣亦择君。即便一定要寻个主上,那也需是世之英雄,使我梦念生心服口服者。”

    “也就是说,你认为不死道人,不配为你主人?”

    庄无道的目光微闪,心中却满是无奈:“那么你又可知,要跟随我,比那不死更凶险百倍”

    他现在是整个星玄界风暴的核心以及源头,无数人恨他如故,也有无数人想要取他性命。

    说是比不死更凶险百倍,绝不为过跟随他庄无道,这为尸帝的死亡几率,只会更高。

    “今日若非主上来援及时,梦某如今已经死了。以主上看来,不死道人难道很适合做我梦某的主人不成?”

    口里说着这样的话,梦念生的语声却依然平静无波:“不说修为法力,不死道人智慧不差。可这位太过于心高气傲,又没有与之匹配的能力。过于心急,如今已心浮气躁,也看不清现实。我若继续跟随于他,迟早有陨灭之灾。即便能够每次化危为安,日后当他欲与主上为敌之时,我也不看好他。”

    庄无道眉头一挑,而后轻笑了起来。不死确实有这些毛病,毕竟是星玄界曾举世无匹的第一人,哪里可能就这么臣服于自己?

    梦念生看得极透,不过这并不能成为自己,与这位定下主仆灵契的理由。

    那梦念生也不觉失望,继续道:“梦某之所以压制修为,保留实力,固然是我有意如此,也是因不死暗示。这一点,想必主上也能猜知一二?”

    此言一出,庄无道的面色,就转为阴沉。若说他对不死道人平时的不逊之辞,可以毫不在乎。可在对敌之时保留实力,却是触动了他的逆鳞。

    即便再怎么容忍,也有个限度。

    之前无论不死态度再如何桀骜不驯丨他都能不在意,可唯一不能忍的,就是办事的时候,出工不出力。

    如此看来,自己是该给这家伙一些苦头尝尝了——

    “所谓君待臣有礼,臣事上以忠。我自与不死道人定下灵契,就常与他钩心斗角,彼此算计。他以为能瞒过我,却不知梦某其实也心知肚明,那头九阶尸皇,正是他为自己寻得后路。那位一样有着办法,摆脱共死之契。既是如此,那么梦某为自己谋一出路,不也是理所应当?”

    说到此处时,梦念生又再与庄无道对视,微微笑着:“我能看得出来,不死才是真正的魔修性情。而主上名为魔君,可其实自始至终,都是正道中人,最后绝不会让梦某没有下场。且以主上的天资,一旦飞腾,必定直冲九霄,岂会为今日那些宵小所制?这样的人物,才配为我梦念生之主。”

    “话虽如此——”

    庄无道手抚着额,只觉颇为头疼。心中也更觉好笑,这不死与梦念生的做法,就好似夫妻不和,一方在准备着另寻伴侣,另一方也就于脆出轨,别寻出路——

    才想到一半,庄无道就暗骂了一声,这是什么乱七八糟?

    认真的思忖了片刻,庄无道就还是摇着头:“与你定主仆之契的代价,就是千年之后,给你自由?你若是担忧不死他要绕过灵契,那就大可放心,此事我会出面阻止。”

    言下之意,还是拒绝。只要不死的性命在他的手中,梦念生就也同样需为他效力。那又何需如此麻烦?平白在千年之后,损失一位强力的臂助?

    没有好处的事情,谁会答应?这位尸帝,固然处境可怜,可源头却是在不死身上,自己凭什么要插手?

    梦念生微微一叹,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而后再开口时,就已使庄无道心动万分:“在我沉睡前的记忆中,曾记得有一处上古宗派遗迹。大约七千年前,我曾入内一探,却因实力不足,不得不半途退返。不过却已侦知,里面很可能有一件直追先天五行雷玉之器。应是这家上古宗派镇压宗门器运之物。藏于无人得知的别府之中,才未被人夺走。以这遗迹方位,那件可镇压气运的至宝,不知能否换得我千年之后解脱?若我所料不差,主上想要办的事情,这千年之内就该解决了才是。”

    庄无道揉了揉眉心,而后再没丝毫犹豫:“可以什么时候签订灵契,现在可否?”

    说话之时,赫然已迫不及待。能够比拟先天五行雷玉,镇压器运之物,这可极是了得。

    那先天五行雷玉,哪怕未经炼制,在天仙界中,也可相当与五十重禁制以上的仙宝。

    是天地所生,类似于钅镇龙石,之物。梦念生所说的东西,哪怕是较先天五行雷玉还有不如,对他而言,一样大有裨益。

    ※※※※

    订立主仆灵契,将灵契打入梦念生的元神之内,用了大约两日。对梦念生,庄无道不敢如谢婉清那般的放任,可也远没有不死道人那样的严苛,

    只要梦念生能为自己效力,且不会泄露消息机密就可。他本身并无御尸控尸之术,也没有培育蕴养之法。即便定下了主仆灵契,也只能把梦念生,当成普通的灵仆使用。修炼提升,只能靠梦念生自己,以及不死道人。

    真正麻烦的,是要隔绝那共生之契,使不死道人感应察觉。更要为梦念生日后,保存下一线生机。

    而梦念生之所以要寻庄无道,以主仆灵契于涉,也并非是没有缘由。一来庄无道是不死道人的主人,二来他与墨灵,都精擅生死之法,不亚于不死,甚至更在其上。这也就使得庄无道,未来出手代梦念生抵御那共死之契的效果,成为可能。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