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四三章 事后余波
    “——他唯一没能料到的,是我星玄龙城对你的看重,远在他的意想之上。”

    敖原此刻看向庄无道的眼神,居然含着几分佩服之意:“那种绝境,魔君你居然不想着保全性命,反过来还要杀人。真是出人意料,不愧是横行此界的苍茫魔君。”

    “只是拼死一搏而已,最开始只是想要打乱对手的步骤,以攻代守之策。能够诛灭紫云来,是临机应变之后,侥幸成功而已,算不得什么。论到真实战力,任某多半还非是他对手。”

    听着敖原的言语,庄无道也觉心惊。若是真如这位所言,那么这次皇玄夜为他动用的力量,甚至足可将一家实力相当与太霄剑宗二等宗门斩尽杀绝。

    这样的死局之下,他与他的这些部属,都能撑过去,以足可自傲了。尽管大部分压力,都是由星玄龙城来承担。

    就不知下一次,又将是何等的阵容?

    心中波澜骤起,不过庄无道面上,却还是保持着微笑:“也幸亏是这几家之间的配合,并非完美无间,虽各有强行神通术法在身,却顾忌甚多,不能全力以赴。那皇玄夜更无法堂堂正正与三家联手,他那元始魔域贸然使用,只会使局面更为复杂,既是如此,吾有何惧?”

    孔天霄等人所忌的,无非就是几方之间的剑力与术法冲突、一身强横战力,根本无法完全发挥。

    就比如那楚灵奇,战力仅逊皇玄夜一筹,独自出手时,单挑他们除苏云坠与谢婉清之外的全部,都不成问题。可方才,却也是处处受制,十成实力,都发挥不到三成。

    除此之外,这些人似也极其顾忌他那挪移转嫁的神通,记得他也只在山海集时,使用过那么一次而已。诛杀幽云子等九大登仙之时虽也有使用,可却并无旁观者。

    可这些人不知为何,却是深为忌惮,用劲运力,都尽量收束凝聚,以免被他斗转星移,强行转嫁。

    至于皇玄夜,这位的元始魔域,能够压制的可不止是他庄无道。所有正道诸人的法域神通,也同样要被其压制,甚至是克制。

    所以一开始,皇玄夜就不敢将元始魔域释放。之后当此人情急施时,却被他轻松转嫁,就是明证。

    “好一个吾有何惧如今我却颇看好你。说不定整个星玄修界,真可能被魔君你彻底掀翻。”

    那敖原毫不掩欣赏赞意道:“如今修界之中,都说你可能是下一个血尊任糜。我原本嗤之以鼻,可今日战后却觉,那任糜与你比较,又算得了什么?

    “上仙过誉,之前都说了,今日只是幸巧而已。也亏得是上仙出手,我才能保全性命。”

    事实就是如此,今日能杀紫云来,确是种种巧合之后的结果。若非敖原来的及时,再下一刻,他就毫无反抗之力,只能等死而已。

    再若非谢婉清,即将突破九阶登仙境,他也不会起意一搏、

    而随即庄无道就又心念微动,转过了话题,好奇问道:“敖龙君,我想知道,那这孔天霄等人,又到底是如何混入了进来?这么多九阶与散仙,星玄龙城就没半分警觉?”

    那些九阶登仙境也就罢了,可这散仙不同于寻常修士。仙人之间,自有感应,而散仙拥有一定的仙人元力,勉强也可算是仙人。

    除此之外。星玄龙城虽是妖族一脉,可斗数神机也不算差。居然也被这三家,混进来了好位,这就让人匪夷所思

    “孔天霄等人,是化整为零,分散潜入,另有一家星玄海上的大宗相助。至于那非真子,也是借用了这家的渠道,才能无声无息潜伏进来。如今星玄龙城处处受制,破绽实在太多。且我诸脉龙族,平日虽是中立,可到底还是偏向正道一些。有些事情,并不能肆意而为,还请任魔君见谅。”

    敖原摇着头,神情颇是无奈,不过随即又强压了下来:“此处已不安全,那皇玄夜,未必不会第二次向你下手。魔君你要的那块灵地,已快准备妥当。按你的要求,共需八十一条九阶灵脉,合九九之数。此时还差了三条地脉,不过以如今的情形,还是尽早迁过去为佳。”

    庄无道眉头轻扬,而后若有所思的微微颔首。是借助大宗之力么?却不知是哪一家。这一带最强的势力,自然是乾天宫,然而乾天宫与赤神宗交好,顾忌无明,绝不会贸然插手。若不是乾天宫,又是哪一家?

    至于那灵地,倒没什么好说的。他要炼制的那件因果之宝,必须要九九灵脉加持不可。可这样的灵地,星龙谷中也没有,只能人工造就。

    那星玄龙城倒是有三百余条灵脉,灵气充沛不输仙界,可也不合九九之数。

    所以星玄龙城只能临时以术法造就,移山抽脉。不过灵脉堆叠不易,将八十一条九阶灵脉堆叠在一起,又不引发灵力爆乱,这可极考究修士的功底。

    星玄龙城能在不到十日之内,就使九九灵脉接近完工,这已极其不易,也昭显着星玄龙城的实力之雄,底蕴之厚

    “我这里倒是无妨,只需休整一番,就可恢复战力。不过——”

    庄无道转过身,指了指不远处的一片狼藉:“那些修士,你打算怎办?”

    之前的那座繁华集镇,早已经化为一片废墟。双方交战,波及达千里方圆。无数修士被卷入其中,一些修为高深之人还好,那些见机逃遁得快的,也能勉强保住了性命。可那些来不及躲避的低阶修士,大多都是情形凄惨,距离较近的,有许多都是被诸人交手的余劲直接震杀。

    庄无道并未仔细去计算,不过粗略估计,那些受到他们波及而身死的修士,至少也达三千。

    敖原也顺着庄无道的手望了过去,而后也是苦恼头疼的揉了揉眉心。这也确是一件麻烦的事,这些人被星玄龙城强请到这里,却身死于此,未免有些说不过去。

    那些散修不用理会,可也有许多修士,都有各自的师门与族人,盘根错节,势力不弱。星玄龙城虽是不惧,可也需给个交代。

    思忖了片刻,敖原就猛地一咬牙道;“我会尽量让那四家出面赔偿”

    这非是星龙谷一家之事,又如何能只让他们一方承担?至于身旁这位任山河任魔君——,还是算了这位游战天下,毫无根基,根本不愁对手报复,哪里会在乎?

    接着敖原又将手中几张符篥,丢向了庄无道:“这是我方才为你收来的符篥,总共一百零八张,合起来就是一套符阵。我听说你如今是依靠一门瞬间成阵的术法,震撼天下道门?也亏得是你未曾使用这门术法,否则今日你等,就是必死无疑、也由此可见,那皇玄夜对你忌惮之深,为这次布局,多半是已尽全力了。”

    庄无道接过了符篥,心中顿时就是一惊。这确是一套符阵,名为‘大虚天道转玄逆阵而且高达仙品二阶,只能由修为高深的仙人出手炼制。

    可以瞬间逆转他人的神通玄术,转而纳为己用。一旦自己施展‘雷火仙元,之术,那么自己的四百余尊雷火力士,加上一座天元无量都天阵都会被对手强行夺去。

    面临这样的情形,别说现在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归元境,便是到了登仙境界,道法大乘,也难有生机。

    这符阵流传不广,只因适用度不高。定要绘制九张以上符篥,才能完成符阵。虽可逆转他人神通,却只能使用一次,且需事先布置,极其的麻烦。

    这一百零八张九阶大虚天道转玄逆符,应是专为自己的‘雷火乾元,而准备。他这门神通规模浩大,可不是区区九张符篥能够逆转。只有一百零八张符篥组成的‘大虚天道转玄逆阵才可能办到。

    估计一开始,孔天霄等人是防备着他的雷火乾元,所以一直克制着,未曾使用这张底牌。后来想用的时候,却已被赶至的敖原,悄然收走。

    “多谢了”

    思忖了片刻,庄无道就毫不客气的,将这套大虚天道转玄逆符收起,面上也显现出了笑意:“这次确是我,欠了一个人情。”

    若非是这敖原在暗中的帮手,他根本无力将那紫元来诛杀,只需引发此阵,逆转了他任何一门神通玄术,那么今日的结果,就大为不同、

    紫云来非但不会遇险,反而是他庄无道,处境将更为恶劣。

    不过也无需太感激,对于皇玄夜等人的肆无忌惮,星玄龙族想必也是极其恼火。敖原之举,其实颇有借刀杀人之嫌,借助他手,要给那三家一个惨痛教训丨

    自己也确需小心了,那几家为‘雷火仙元,术准备的克制之法,想必是不止这一套大虚天道转玄逆符而已。

    ——在绝序列,这门术法完成之前,他如今能否在激战之时,将这门最使人忌惮的逆天之术释放出来,都是一个问题。

    ※※※※

    庄无道并没有留下看敖原处理残局后续的意思。一刻之后,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就已腾空飞起,往星玄龙城准备的那处九九灵地的方向,遁行而去。

    而此时在星云神舰之内,不死道人已经彻底陷入昏迷。按照梦念生的说法,这家伙可谓倒霉之至,在不到二十个呼吸之内,就已被斩‘杀,了一百七十余次之多。虽然每一次,都能迅速恢复过来,可一身元气的消耗,却堪称海量

    更有各种样的异种劲力与武道意念,被打入到了不死道人的体内。全靠着那面准仙阶的灵宝‘玄冥生死镜才能免去元神崩碎之灾。

    可即便如此,当战事结束之后,不死道人也陷入了昏迷状态。

    庄无道不吝法力为之出手,为其驱除了体内所有的异种真力,又将那种种含蕴法则的武道意念导引化解之后,不死道人也依然人事不知。而那‘玄冥生死镜,的镜面之上,更是现出了丝丝裂痕。

    这次的不死,确可谓是损失惨重,至少还要五六日才能醒来。虽说一应的损失,敖原都承诺过,将由星玄龙城负责承担,也必有补偿压惊。可这样的至宝想要修复,可不容易。

    前世乃是练器宗师的苏云坠,倒没觉得怎么为难,只是其中几样必须的材料,颇为稀见。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