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四一章 绝境反杀
    庄无道却是笑,大笑不已。他的一身神通术法,愈是乱战,愈是以一敌多之时,就愈显威能。

    元始魔域么?等的就是你皇玄夜,忍耐不住出手之时

    乾坤转换,移花接木

    当那法域压下生,庄无道的斗转星移与移花接木之术,却也是运转到了极致。

    光晕在庄无道与苏云坠等人身上一闪,就转而逆反散开,覆盖千里,转而使孔天霄与楚灵奇等人身周,现出了一层墨黑之色。

    双方法域争斗,本是旗鼓相当,可此时当庄无道这方六种不同的法域叠加压制,却使他们近乎溃败。

    除了楚灵奇以及那散仙非真的玄天剑域,依然还能勉强支撑之外,其余五人的法域神通,都是近乎瓦解。

    也使那孔天霄等人的法力,在这一刹那,被强行打落到大乘境界。而被庄无道与苏云坠剑光所指的紫云来,情形更是不堪,一身法力,都被压至到了归元之境。

    二十四道太霄重明离合神光,就已使紫云来狼狈躲避,浑身千疮百孔,剑光崩裂。而当苏云坠的月弧雷刀坠落时,更是以无可匹敌之势,将紫云来的一条臂膀,强行斩落。

    庄无道以借法量天之术,再复制了一道‘魔天混洞神光,打出,就不再理会那云空中冲落的黑色光束。剑光一往无前,当离思剑落时,就已将再无力抵御的紫云来身躯,从眉心处开始,一剑两段

    剑气冲溢,须臾间就使此人身躯,震为血粉浩瀚的元力杀意,泯灭着此人所有的生机。可就当庄无道,欲将这紫云来的元神真灵,亦一并碎灭之时。不远处那非真子,忽然口吐了一个‘临,字。

    九字真言,将二人间的距离,拉到了极近。再探手一抓,就将紫云来的元神,强行扯走。

    庄无道的双目依然赤红,眼中的杀意,却已然沸腾。剑势已尽,右手却一掌轰出。大碎云式,把一身力量,催发到了十六倍的极致。被五重法域加持,竟在这一刹那,突破了三重道力

    苏云坠亦随即出手,二十四道太霄重明离合神光,再次轰击而出。

    随着轰的一声雷鸣,势可粉碎一切的劲力余波,瞬时冲击万里之地。而千里之内的地面,更是整片整片的塌陷。最中央处,赫然下沉了二百余丈,而这二百丈之上的所有土层,都是直接湮灭,化为虚无。

    这一击,已是五人之力相合。楚灵奇与孔天霄,在这最后关头,还是突破了音魔的雷音剑幕,剑光冲临而至。当双方法力激撞冲击,直接就将这小片虚空震散,轰成了混沌黑洞。甚至使天道破碎,缺失的部分空间,久久都未能弥

    也在这一刻,那楚灵奇与寒霄众人,皆是面色无比难看,满面都是难以置信之色。许多修士,也都是当场楞在原来。

    庄无道与苏云坠二人,则是借力抛飞暴退而回,浑身上下,都被剑气所伤,鲜血纷洒。然而二人的脸上,却都含着一丝笑意。

    五人全力交手,到最后那非真已无余力护持,换来的结果,则是的元神真灵,俱被他们散出的余劲生生震杀碎散

    谢婉清也同样在飞退着,七窍溢血。此时她已不再试图阻拦眼前诸人剑势,而是只谋求在这几人面前,保得性命。面上却在笑,异常的开心惬意:“主上于得不错至少已宰了一个为我等垫背,哪怕我等都身死在此,也是值了主上日后,记得为我等复仇”

    剑光有意无意,遮拦在了庄无道的身前。那呼延九亦是眼神平静阴冷,手中守山盾挥舞遮挡,裂神破龙亦带着雷光轰落,强行筑起了一层盾墙,掩护遮蔽着庄无道与苏云坠二人。

    这位亦是再不求生机,只全力为庄无道断后,

    那楚灵奇先只愣了片刻,而后目光中的战念杀意,就已经再次炽热,更怒意滔天,戾念似狂。

    ——就在他们的眼前,庄无道等人居然还能以弱胜强,将紫云来强行斩杀,这是何等的奇耻大辱?

    “畜牲畜牲都给我受死”

    玄圣天衍,剑四十七

    扭曲了所有时序空间,断灭一切呼延九的一只臂膀,赫然被楚灵奇直接斩断,而谢婉清持剑之手,更是在一连串的交击碰撞之中,震为肉糜

    剑势突破,楚灵奇一双已被杀意彻底染红之眼,死死的盯着庄无道与苏云坠二人。而孔天霄则紧随其后,凶横杀念,亦将庄无道的身影,牢牢的锁住。一道赤煌剑影,已将那重明虚神,彻底的撕碎。

    “魔孽”

    那非真子亦已出手,剑光却是织成了一道牢笼,将四人的退路,彻底的封锁,而那剑刃流光。更在呼延九的身上,刺出了无数血洞。

    云空中,第三道魔天混洞神光,也已再次冲落

    而也就在这一刹那,首先是庄无道复制得来的‘太霄剑域轰然崩碎。接着是自身转嫁挪移的‘元始魔域也再不能维持转化,几人的浑身上下,都覆盖上了一层黑光。

    这是因真元法力不足,再难以支撑。庄无道体内真元气血,也衰竭到了极致。一身归元境的修为,已被压落到了合道初期。

    只庄无道的目光还是平静,目光平淡的望着眼前的一切。此时哪怕是他那两具身外化身也现身出手,亦无法扭转战局。

    诸人之中,除了苏云坠与苏氏祖孙还算实力尚存在外。其余诸人皆已伤势沉重,不堪再战。

    庄无道并不惊慌,无明在他的体内,种有仙符灵禁,一旦遇险,可以将他直接挪移传送到十万里外。

    不过无此必要,他熟悉的那道气机,此时已然赶至,近在咫尺

    果然就在下一刹那,半空中传来了一声炸喝。声震三霄,令人耳膜震动欲聋。

    “都给我住手”

    整片大地都为了震颤不已,一个浑身紫金二色的人影,蓦然出现了庄无道的身前。

    随着大袖一拂,那六大登仙顶峰强者的剑影术光,都似如小孩的玩具一般,被震得飞散开来。

    那孔天霄与楚灵奇二人,都是一声闷哼,七窍之外,亦同时溢出血来,显然是受伤不浅。那非真子更是面色惨白,身形飘忽,以其六劫散修之身,居然都差点维持不住自身形体。

    那紫金色人影,接着又探手一抓。那从云层打下的第三道魔天混洞神光,瞬时就崩灭破碎。云层之中,亦传出了一声似痛哼,又似怒吼的声响,而后就再无丝毫声息。

    庄无道一声失笑,再次看向了上空,云层中的幻术,已经被敖原出手破去,他的重明观世瞳,也终可见皇玄夜的真身。

    与星灵化身的相貌相同,外罩紫授仙衣,一身道韵盎然,隐约已缠绕着仙灵之力。不过此时却被敖原所伤,颇为狼狈。唇旁溢血,双眼则是定定的,与庄无道对视着,目光阴冷如蛇,又含着狂怒不甘,不多更多的还是那无穷无尽般的杀意,使皇玄夜神情,看起来颇似暴躁,戾意十足。

    之前抵御敖原一击时,看来也受创不浅,唇角处挂着血丝。

    庄无道却再次失笑,此时他元神中的那颗他化魔种,已经再次开始萎缩。就仿如营养不足,有些于瘪的种子,短时间内,已经对他再构不成威胁。

    这一次附近,必定了花了皇玄夜极多的心力,也必定花费了不浅代价。可最后的结果,依然是功败垂成,对这位的打击之重,远超前次星灵化身碎灭时不知多少倍。也使得那他化魔种,在这顷刻间就缩小了五分之一

    海量的精气元力,正从那魔种内,缓慢释出。已足可让他,将修为一步提升到归元后期。不过其中大部分,都被他暂时封存,等到日后再使用。只留下些许,修复着己身伤势。

    不过最使人开心的是,他对这他化魔种,已经有了屏蔽之能。日后再不会被这皇玄夜,轻易寻到自身的方位、

    心情极佳,庄无道人依旧好整以暇的,看着云空之上的那个人影。

    是在震惊颤抖么?又或是已惊恐心慌?

    不过看来已开始担忧了,法力已出现了不纯之兆,必胜之心,也似已经动摇,

    可惜了即便此时这颗他化魔种,被你现在收回,也再无丝毫裨益非但无益,反而会使道心,留下永久的破绽

    ——这还只是开始!两百年内,他定要将任山河失去的一切,全数收回。任山河经历的所有的痛苦,也都要让你一一来尝试、

    唇角处浮出了挑衅的笑意之后,庄无道才把目光收回,转而望向了眼前,正与敖原对峙着的孔天霄诸人。

    谢婉清此时终于在不死天域的加持之下,恢复了些许元气。依然是伤势沉重,状况不佳,心情却颇为轻快,笑意盈盈道:“看来这次是赚了,没能够死成。我听说民间有句谚语,叫做偷鸡不成蚀把米,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吧?“

    又笑着看了眼上空:“诺,你们看看,上面还有个落单了的魔头,你等何不顺势除之o”

    语似调侃,实则是挑衅,那孔天霄的面色,益发是青黑难看,没有理会谢婉清,只冷冷地看着敖原。

    “敖原上仙,这魔头近年罪孽滔天,恶行累累,可谓是罄竹难书。我孔商仙盟与此间诸位道友,都与他仇深似海!你们星玄龙城,是定要不惜与我等撕破脸皮,也要庇护这邪魔不成?”

    “狂妄小辈你就是这般与我说话?”

    敖原一声轻哼,眼中怒意微闪,却又压制了下来,声音冷然:“我不管你等恩怨如何,只知任魔君乃我星玄龙城贵宾。任何人要在这星龙谷内对他不利,都是与我星玄龙城为敌尔等若再要动手,我星玄龙城不惜一切,也要将尔等诛杀在此”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