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三八章 因果之道
    “他化心魔?果真?”

    庄无道陷入了沉默,想起了天一修界,因他化心魔而起的灭世之灾。又想起了离寒天宫内,那只由地缚魂转化而成的他化心魔。

    这还只五六阶的无相心魔而已,却都在天一修界,酿成了极大灾劫。

    而自在天魔这一级数,与修士中的仙人相当,一旦作乱,后果确实不堪设想。

    这么说来,这星玄龙城倒还真有几分苦衷,这确是一个苦果。使当世十二正教,七大魔门都有为之头疼不已的大麻烦。

    “我敖原,岂会谎言欺瞒?”

    敖原一声冷哼,意示不满:“我星玄龙城将诸人汇聚于此,暂时隔绝星玄谷内外,也是未免魔灾继续往外扩散。之所以不曾散出自在天心魔的消息,就是为免众人人心惶惶,反而给了他化心魔可趁之机。”

    庄无道唇角微挑,忖道星玄龙城之所以如此,只怕更多的,还是为免他化心魔与那件至宝走漏吧?

    不过对星玄龙城的感官,到底还是有所好转。真要被魔灾扩散开来,那就是亿万生灵血劫,都将被这他化心魔夺走神魄。

    观其处置,也算是颇有担待。当下微微颔首,直接赞道:“原来如此,贵族告义。抱歉了却是任某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其实也无需致歉,他本是魔修,把人往坏了想,岂非是理所当然?

    “任魔君能够谅解,自是最好不过。”

    敖原的面上,已经重现笑容:“说来任魔君,看来还真不似一位魔修。”

    “不像么?”

    庄无道自嘲一哂,装模作样的看着自己的手:“只是有些东西,还放不下,看不透而已。”

    这种试探之语,太浅薄了。

    那敖原双眉微挑,而后就再不多言。确实,一个正道英杰,骤然堕落入魔。还放不下,看不透,自是理所当然。

    真正是这么快就已与魔修无二,那才让人奇怪。

    不过这与他们星玄龙宫并无关系,无论‘任山河,是否真正入魔,对包括他在内的诸脉龙族都无影响,实不用太过在意。

    回至那处集镇之前,敖原却又特意交代了一番。庄无道心领神会,自己知晓的这些事情,涉及诸脉龙族的生死存亡,确实不宜对外宣扬。尤其是他化心魔,更不能使人得知。

    而为了震慑那些别有用心者,敖原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亲自将他送归太霄都天星云神舰,这才遁空返回。

    庄无道也不再去那路口继续摆摊,当回至舰内,交代了诸人紧闭门户,小心防范之后,第一时间,就开始了闭关

    而这一次,却是为的轻云剑。就在庄无道进入自己静室内的刹那,轻云剑就已开始了对‘先天元灵,的吞噬。

    仅仅只是一日时间,就已再次恢复了一次法禁,提升到了九十九重禁制。而后就陷入了沉睡,再无丝毫声息、

    这是轻云剑在继续积蓄力量,稍作稳固,就可准备冲击一百零八重禁制,以及最后的仙禁。

    庄无道也不怎么担心,知晓只需十余日左右的时间,轻云就自可完成仙禁。自己则是专心一意,开始钻研起了因果之法。便连剑永道人,剩下的那七千年道基,也暂时放下。

    时移事易,以前庄无道要尽快提升境界修为,所以专注于剑永道人的那一万三千年道业。可如今这星玄龙城,必定希望那乾心雅恢复的越快越好。既然已经收了报酬,他就只能在这方面,多下功夫。

    而除了那留影神晶之外,星玄龙城更在之后数日,将数门讲述因果命运大道的经典,送至到他手中。至于庄无道要用来炼制因果之器的灵物,却还需过上一段时日,才能搜集送来。

    论述因果命运之法的经典,一向都是罕见,难以寻觅。掌握此道之人也是极其稀有,哪怕在高阶修士中,亦是百万人无一,即便天仙界中,亦是少而又少。

    故而星玄龙城虽是豪富,有百万年积累。可在庄无道看来,这些龙族送来的这些东西,却是良莠不齐。有用的少,无用的多。

    “什么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后世界,今生所为是?真是可笑——”

    “父作不善,子不代受。子作不善,父不代受。善自获福,恶自受殃。这简直,荒唐”

    弃如敝履一般,庄无道随手将出自佛门的《般泥洹经》与《三世因果经》丢弃到了一旁。

    在庄无道看来,佛门对因果的论述,简直是胡说八道,与其说是论经讲法,倒不如说是在传教。

    或者有些道理,可却并不符合因果循环之法。

    倒是道门的经文,倒还有几分诚意。涡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孰知其极?其无正也。正复为奇,善复为妖。人之迷,其日固久”,“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知其荣,守其辱,为天下谷。”“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

    ——这些道理,虽也有传教之嫌,可多少阐述了一些因果命运的真理。不似佛经,太过苍白。

    不过这些经文中,却还是有几本精品,让庄无道受益匪浅。

    因果之道有三大律则,一为果由因生:无因不能生果,有果必有其因。唯有因无缘不能生果,因缘俱足必然生果

    二则为事待理成:万法生住异灭,在事相中有其普遍的理性。如生必有死,聚必有散,合必有离,成必有坏,都是必然的理则。

    三为有依空立:任何生起存在的事物,都必依否定实在性的本性而生起。即所谓性空始能缘起,缘起必然性空。

    所谓的命运,是指事情的运行规律,指生死、贫富等一切遭遇,无法改变的过去和无法预知的未来。

    “天”能致命于人,即为“受命于天”,因此,所谓命运就是天命。

    明悟了这些,庄无道对因果之道的掌控,对锁命真言,复制的进度,也是大幅度的拔升。

    仅仅五六日时光,就已有不少进益,感觉自己最多只需不到两个月时间,就可将这式锁命真言,完成。

    他在独自钻研因果命运之法,苏云坠这次也不来烦他。也在他房间内,独自守着一尊鼎炉,借助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引来的星辰之火炼器,不过这些日子,已经损毁了许多材料,也不知在捣鼓着什么。

    庄无道也不在意,这女孩能安安静静,不来打扰,就是再好不过。

    苏云坠不似自己,有着前世的根基道业,除了日常积累真元,洗练元神之外,根本就无需修行。即便想要悟道,以她现在的境界,也悟不出什么来,只因她前生,就已经悟得。

    这女孩唯一要做的,就是如何在魔身之内,凝聚道胎,完成逆转的道心种魔。所以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浪费。

    七日之后,轻云剑恢复到了一百零八重禁制,而后又开始了沉睡,继续蕴育稳固,准备再冲击仙禁。

    庄无道本来颇为开心,不过就在这日的傍晚,元神之内,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凶险危兆。

    这不是因自己而生,而是另有其人——

    此人一死,自己日后必有劫难!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