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三零章 种果结因
    “任某又有何理由,出手为你们诊治?”

    此时形势已经逆转,之前是任山河有求于人,可如今却已轮到星玄龙城来求他。被强邀而来,又不将他部属生死放在心上,庄无道自也不用对这几位客气。

    何况这次,他庄无道也确实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三人皆是一阵沉默,可向庄无道的眼神,皆是略显尴尬。这位‘苍茫魔君,的不满,已经表露无疑,也毫不掩饰,想要索取好处的心思。

    且胃口极大,心气极高,一般的报酬,只怕难以使任山河满意。

    想要强行逼迫,也是不可能之事。龙瘟扩散,诸人皆是束手无策,便连那些个与星玄龙城一向友善,名震星玄界的所谓名医也至今都无可奈何。

    事到如今,他们眼前这位能斩断自身瘟疫毒源的少年,竟已是唯一的希望。

    再还要考虑到,此人身后的那位,同样不好招惹。

    略一思忖,那灵威圣就一声轻笑:“确实,看了病就要收取诊金,这乃是天经地义之事。就不知任魔君,到底需要何物才肯出手?只要我星玄龙城有的,灵某都会尽力满足。”

    语气温和,神情也颇是友善。一个苍茫魔君,在星玄龙城看来不算什么,可一个医道不凡,唯一有化解龙瘟之能的苍茫魔君,那就已值得他慎重已待。

    庄无道不说话,先是似笑非笑的转望敖原。后者神情无奈,已经有些后悔,之前对这位太过敷衍,说来也确实有些理亏。不过敖原却也未犹豫,语气决然道:“星龙谷周围五百万里内,任何人敢对魔君以及魔君座下部属出手,那就是与我星玄龙城为敌。只要魔君愿意,星龙谷可永为魔君栖息托庇之地。”

    庄无道却暗暗讥哂,这位多半也是猜到了什么。知晓自己一旦出手为这乾心雅缓解龙瘟,那么他庄无道的性命,就断不容有失。

    说这句话,只是顺水推舟而已,不用太在意。

    说什么永为魔君栖息托庇之地,就更不用放在心上。他怎可能一直藏身于星龙谷?

    日后征战于星玄大陆,远隔数千万里,哪里可能想撤就撤得过来?

    不过庄无道心中到底是一松,进入星龙谷后,就沉甸甸的压在肩上的压力,顿时散去不少。

    当下也不再犹豫,将一张符篥,打向了灵威圣:“我需要这些东西,以完成那门因果神通。除此之外,还需与因果命运之道相关的道典,越多越好,以及相应的的修行灵地。至于报酬——”

    那灵威圣看了一眼,只见符篥中记载的,都是一些牵涉因果命运之力的灵珍奇物。极其珍贵,却并不难寻。

    不过这些东西,还不算是真正的报酬么?果然是难缠得紧。

    而后就听庄无道继续道:“我想要你们星玄龙城中储藏的‘先天元灵所有的‘先天元灵,”

    语气似斩钉截铁,毫无讨价还价的余地。

    敖如海与敖原二人皆是眉头一挑,现出了迟疑之色。那灵威圣却是颇为果决,当即就微一颔首:“先天元灵么?可以此物我龙城本准备售出,你既然想要,那么给你无妨。只是却需谨记,心雅她病情不能好转的后果,”

    话音落时,就探手往着宫廷深处一招。须臾之后,就将一团散着七彩灵光的无形精气,强抽道了庄无道身前。

    这次轮到庄无道楞住,这先天元灵,就这么容易到手了?都不讨价还价?也不等他为这位金龙郡主,缓解瘟毒?

    旋即就又明白过来,灵威圣既已将报酬提前送到了他手中,自己接下了这报酬。那么他‘任山河,一旦出了什么错漏意外,星玄龙城也就可光明正大对自己出手。那时即便是无明上仙,也无话可说。

    轻声一笑,庄无道却是异常果决的,将这团先天元灵直接收入到了体内,暂时藏在一处窍穴之内封存。

    这团先天元灵,数量较为庞大。超出了当日在离寒天境中的十六倍还有多,不愧是龙族,财大气粗。

    凭这些先天元灵,应可助轻云剑,再恢复五次而绰绰有余。

    而此时已有九十重禁制的轻云剑,再恢复二十七重禁制,就定可稳稳冲入仙器层级。也应可使剑灵恢复更多记忆,助他掌握更多的因果与命运之法。

    心中大喜,庄无道面色却是淡然,毫不显分毫异色:“这报酬,我便先收下了。任某,自不会令诸位前辈失望

    “希望如此”灵威圣也微微一笑,露出满意之色:“不知任魔君那门因果神通,还需多少时日修成?”

    “全力以赴,最晚三个月内。要看你们的材料,何时能收集完成了——”

    庄无道正答着话,那敖如海却又突兀问道:“这瘟毒,难道就真无法完全化解?”

    “化解么?其实也不是不可——”

    庄无道陷入沉思,想起了留影神晶中,那个有如神祗般的那个身影,心中不禁苦笑,哪怕他将那锁命真言,之术完全修成,哪怕是自己也达到那个境界,也不可能办到。双方间的差距,根本不可以道理计。

    除非是自己,能够修成天地阴阳大悲赋的第七剑‘临江仙更将此术推升至超品之境,才有那么一丝可能。

    可要修成此剑,至少也要等到一两百年后,这龙瘟却已在爆发,星玄龙城,能够等到那时?

    再说自己,又有何必要,为星玄龙城承担这绝大因果?先天元灵已经到手,这龙城之中很难再有让他心动的报酬

    这些意念闪过,庄无道言语却未停顿:“只需请一位实力高强,同擅因果法门者出手,为星玄龙城化解就可。最好是修为能与那人旗鼓相当,甚至超越其上者。在此之下,哪怕只逊色一星半筹,都是极其凶险。”

    这样的人物,在星玄界内是绝无仅有。然而在星玄界外,却是多如瀚海星砂。不过想要在星玄界内,能有与那位抗手之力,数量却又是极小。只有金仙之上,才有可能。不过据他所知,龙族一脉,并无精擅因果命运之道的族裔,否则数劫之前,以龙族之强,也不会在诸族争霸中早早落败。

    “多谢任魔君建言——”

    那敖如海的脸上,却是难掩失望。显然也知,想要寻得这样的人物为星玄龙城出手,并不容易。

    “除此之外,其实还有一法,极其简单”

    庄无道微微一笑,眼内现出怪异之色:“只需你等,能够舍得毁去这星玄龙城就可。”

    “毁去星玄龙城o“

    灵威圣一声惊咦,接着他目中,就已现出了一丝了悟之色:“原来如此,可是这龙瘟的因果,可是与星玄龙城有关?”

    “正是灵前辈卓见。”

    庄无道一声轻赞,微微颔首道:“这龙瘟的‘果就是必定毁去星玄龙城”

    只因这果,锁定的是他脚下这座城,所以哪怕是从此将这座城改名都无法。

    九玄魔界那人承担不了,将星玄界所有龙裔都尽数灭亡的‘因所以在这瘟毒中设下的‘果也就大幅缩水,只是欲毁去星玄龙城而已。

    可对于此界龙裔而言,这依然致命。

    而这化解之法,虽是简单,可星玄龙城,却绝无法做到。且不说这龙城,乃是镇压守御两界‘虚渊之桥,的关键,经营了百万年之久。一旦废弃,九玄魔界的大军,必定长驱直入,星龙谷这片龙族乐土,必定不保。光是城中,那珍贵无比的龙池,等等,也都是星玄龙城无法放弃之物。

    也正因料到了星玄龙城未至绝境,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做出这样的决断,所以他也不吝大方,将自己窥得的‘果直接道出。报酬已经到手,他也就难得发一回善心,细细指点。

    敖如海几人,却都是脸色难看无比,久久无法恢复。庄无道猜测这三人,估计已对九玄魔界那人,恨到了骨髓。

    最后还是那灵威圣一声叹息,朝着庄无道深深一礼:“多谢魔君,此言虽不能使星玄龙城免去大劫,却至少可使我族,可以最后保存几分元气。”

    庄无道坦然受之,这确是绝大的人情。万不得已时,诸脉龙族至少可毁去星玄龙城,以求诸脉龙裔得以保全。

    而随即庄无道又抬起了头,看向了上方。此处天空附近,应该就是两界‘虚渊之桥,的所在。他隐隐可以感应,那边似乎正又一道目光,隔着一个世界,远远注目着自己。

    庄无道此时是愈发的迫不及待,想要将轻云剑,尽快恢复到仙器等级。他要想在此界纵横,也需有件镇压自身气运之物。

    这星玄龙城,就是前车之鉴。诸脉龙族虽是富庶,却无能够压制运数的至宝,才被那位算计,使这龙瘟骤然爆发

    换成是赤神宗,有先天五行雷玉以及‘赤神蕴生石,在,那位可敢以锁命真言发下必定毁去赤神山的因果之誓?

    其实身为杀伐之器的轻云,并不适合,不过此剑前身乃是神宝等级,杀戮亿万,煞威极盛。用来压制气数,勉强还算合用。

    接着庄无道又心中微动,想起了龙城失窃的那件至宝。这星玄龙城,或者也不是没有镇压气运之物,可能是被偷窃了也未可知。

    可这样的灵物,龙族必定是看守森严,哪怕是由敖如海这样的遮天大能亲自守护,也不为过。而龙族之中,又血统纯净,无有叛徒之忧。

    好端端的,怎会这么容易失窃?

    只怕这是一连串针对星玄龙城的布局。九玄魔界那位的龙瘟,爆发的时间,实在是太巧了。

    如今哪怕是星玄龙城,将那件至宝寻回,只怕已无能为力。最多只能缓解,而无法彻底化解龙瘟。

    那位的‘因,已种下,如今就等待着结‘果,之时。星玄龙城毁灭之日,就是龙瘟结束之时。

    思及此处,庄无道不由暗暗苦笑,自己出海原本是欲寻灵地潜伏。准备静修一段时日,增长自己的爪牙羽翼。

    不料没到两年,就又卷入到了一场,可能将席卷整个星玄魔界的绝大风波之中。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