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二八章 疫源因果
    随着这人毒伤痊愈,庄无道的郎中生意总算打开了局面,之后又有几个胆大的修士寻了过来,求庄无道出手诊治

    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性命将绝,连转世重生都无希望之人。寻‘任山河,任天君出手,都是赌博,

    反正是死,死在病痛毒伤之下,与死在元始魔宗与那些正教诸宗之手,又有何区别?

    若苍茫真君能够使他们痊愈,说不定他们还有一线生机,可若是不能,也一样是死,这死马且当活马医便是。

    且星玄海外,并非是元始魔宗与那几家正道宗门的地盘,日后小心藏匿形迹,日后未必就会被牵连。

    而庄无道的医道,也确可算高明,几乎是药到病除。不过每治愈一人,都要从这些人手中,收取两到三件最宝贵之物作为酬金。有时候遇到看不顺眼的,或者拿不出合适的诊金的,一概都置之不理。在他这样的强横人物面前,自然也无人敢放肆纠缠,

    半个月后,当庄无道再次如往日般,从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中飞出,准备前往摆摊之地时,却忽觉一股吸摄之力,蓦然间遥空照来。

    庄无道略一感应,就知缘故,却不惊反喜,并不抵抗,任由这摄力及身。而后就只觉是天旋地转,再恢复过来的时候,人已在云层之上,而对面立着的,正是二十日前离他们而去的那头黑龙敖原上仙。

    “任山河见过敖原上仙!”

    再次施礼,庄无道的脸上,却带着别样的笑容:“看来晚辈运气不错,还以为要再等个十天半月,才可能惊动星玄龙城。”

    “废话少说,你如此大张旗鼓,不就是为明示于我龙城,你任山河医道高明?”

    那敖原一个拂袖,面如寒霜:“看来你对自身医道,颇为自负。然而敖某自信,此间星玄龙城之事,便是那无珩在此,也无能为力。看在无明的面上,我可告知于你,此事莫要恃能强为,非是你任山河能够参和。老老实实的呆着就可,无需多事。你若忧心旁人会在星龙谷对你动手,大可放心。那区区崆峒峡,都能使玄天剑宗雪阳宫无可奈何,在这星龙谷内,就更容不得他们放肆,星玄龙城自可使你任山河安然无恙。”

    言下之意,是一旦卷入进去,再想要脱身,只怕不易。

    “任某如今已脱离赤神宗,所有一切,都已与无明师兄无关。”

    庄无道先撇清一番,而后目光清冷的看着敖原:“前辈之前只说可护我任某周全,今日也是如此。那么若元始魔宗几家,对任某部属下手时,星玄龙城可能使他们性命无忧?”

    敖原却一阵哑然,不再言语。

    庄无道不禁暗暗冷笑,心道果然如此。在星玄龙城看来,只需保住自己的性命,对无明有个交代就可。

    自己那几个部属生死与否,则无关紧要,根本无需为之与元始魔宗几家过不去。此时自顾尚且不暇的无明,难道还能为任山河手下几个魔修,与星玄龙城为难?

    可在自己而言,却是断去了几条臂膀,那元始魔宗与雪阳宫,从此安心许多。

    见敖原一副默认,不喜多言的神情,庄无道也知再问不出什么所以然,直接转过了话题。

    “前辈太过果断了,还未曾见得详细,也怎知我任某无能为力?”

    不过也知这一句,无法说服敖原,庄无道又语气淡然道:“九阶之上的病症魔毒,任某或者不如无明师兄。可在九阶之下,无明师兄定不如我。昨日又见得几万里外的那处龙墓中,送入了十余具龙尸,我猜你们星玄龙城,至今都还未能有解决之法。”

    “难道你任某能有?”

    敖原剑眉微挑,而后便又冷笑:“我听说你摆医摊时,有辞曰药医不死病,我渡有缘人?真好大的口气也罢,你既自信十足,那就给你看看便是——”

    随着他探手一招,虚空中就又有了一面色青白的男子,破云而至。只有六阶的修为,也是典型的龙族面相,鼻大如斗,眼如铜龄,须发纠结似如钢针。不过此时情形不佳,似乎连化形都极为艰难。

    庄无道仔细看了一眼,没能查出什么究竟。接着毫好不客气,直接就抓住了这人的手,此人肌肤触之湿滑,颇为恶心。不过此时只能忍耐,将一丝真元法力探入,扫荡着这位的一身上下。

    瞬间就辨明了这位的本体真身,应该是一头拥有黑龙血脉的独角水蟒。而顷刻之后,庄无道就知这敖原为何言道,此事一旦沾上,那就很难脱身的缘故。

    可以感觉到一丝丝污浊之气,赫然传入到他的体内。不过对他应该没什么影响,只是潜伏而已。

    这污浊之气,只是针对龙族一脉,对人族修士无妨。不过日后庄无道一旦遭遇身具龙族血脉之妖,这污浊之气,就可浸染过去。距离只要在三百里内,都无法逃脱。

    而再观这位蟒妖的五脏六腑,庄无道不禁是倒吸了一口寒气。此人不止是肺腑之内,已经烂到了千疮百孔,便是一身妖元,也有散化的迹象。那妖丹之外,更是被污浊浓水紧紧的包裹着,

    “这是龙瘟,当是人为炼制出的瘟毒。”

    那敖原的神情淡然,毫未有动容之意。这独角水蟒的病症,就是傻子也能够看得出来,庄无道既通医道,自然不会错认。

    “——应当只是针对灵仙境以下,灵仙境以上。有了仙元之力,以及法域与内天地之后,这龙瘟就无能为力。”

    “然后呢?”

    敖原的唇角,已经透着讥讽之色。只能看出这些么?与星玄龙城请来的那些庸医,看来也没什么区别。

    庄无道却依然闭目感应着,并不理会敖原的冷嘲热讽,继续语气平淡道:“这瘟看似是从五脏六腑下手,其实是从脊髓开始侵入,筑成病灶之后,再蔓延到其他部位。这龙瘟其实不难解决,不但入体后容易查知,你们星玄龙城请来的丹师,也可轻易炼成对症之丹。不过,最后无论何种丹药,都依然无效可对?我感觉到这位的体内,才刚服用过一种丹药,按说是对症之物,可惜的是毫无功效,”

    “倒还有几分本事,至少不会比龙城那几位差了,”

    敖原的目中,总算多出了几分认真之意:“然而若只是如此,你的医道造诣,也不过是与他们相仿,你既能辨识,那可有破解驱除之策?”

    “没有,这龙瘟多半已非是普通的医术能够解决。”

    庄无道极其于脆的摇着头,也不管敖原难看的脸色,径自睁开了重明观世瞳,而后又是一个借法量天,一个法天象地。便连〔天之眼,与错星明神‘之术都使用上,使自己的辨析之能,加强到了极致。

    在这龙瘟之中,他感应到一股非常熟悉的气机,那股玄而又玄的感应,自己近日接触频频,应该不会有错。不过却仍需加以证实,才能真正确定。

    “无法解决?”

    敖原眸中微现失望之意,面上却是一副‘就料到会是如此,的神情,嘿然笑道:“那么你任山河,也不过是个无用之人不过你既已接触了这龙瘟,那么在此事彻底解决之前,是再休想离开星玄谷。恕我星玄龙城得罪,在龙瘟彻底解决之前,只能将你任魔君暂时拘禁隔离——”

    然而语音未落,就听庄无道说道:“是因果,这龙瘟中,含蕴着的是因果之力多半就是药虽对症,却无能为力之因,”

    敖原顿时微楞,而后目光顺势转为炽热,完全不敢置信的看着庄无道。

    “含蕴因果之力o果真?你能看出来,是到底如何知晓的?”

    庄无道并不答言,手中一招,现出了一团淡蓝色的灵光:“任某虽只归元之境,然而对因果命运之法,却是小有造诣。近日刚好在参研此道,所以极其敏感。“

    道完之后,手中的灵光一化,侵入到了体内,而后就可觉那污浊之气,正在体内逐渐的消失。

    知晓了原因,化解体内这区区龙瘟毒源,自是轻而易举。只需将与自己相应的因果,斩断消除就可。

    身上未具毒源,想必星玄龙城也无借口为难于他。

    “只是小有造诣而已?只怕不止吧?”

    敖原冷笑着,这龙瘟之中,含蕴因果之力,他们是早有猜测。哪怕是族中两位实力高达元仙境的强者,也无法准确的辨别,不能确定。

    然而这任山河,却能一语断定,方才手中的那团灵光,他也清晰感应,是与龙瘟有关——

    嗯?

    忽然察觉一时,敖原直接探手一招,就把庄无道摄至到身旁。抓住了他的腕脉细细辨认之后,敖原的脸色,顿时怪异无比,既有震惊不信,也有无尽惊喜;“你已将这龙瘟的疫源化解?”

    “确实”

    庄无道也猜到了敖原想说什么,摇着头道:“要化解己身疫源,极其简单。不过要想为他人疗治龙瘟——”

    然而话音未落,就听敖原语气毫不客气的打断道:“你既有办法能够化解己身疫源。那么想必也有方法,为我族驱除瘟毒?”

    庄无道不禁大皱其眉:“这怎能等同?任某无能为力。”

    那敖原却不听他辩驳,也不再询问,就抓着他身形腾空而起,直往那星玄龙城方向急遁而去。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