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二四章 初遇龙族
    庄无道不禁陷入了深思,说到与‘因果,有关的器物,他在山海集内倒是抢到了几枚。还没来得及销赃甩卖,都藏在他的虚空戒内。

    可要用来镇压锁命真言,的反噬,却还远远不足。除非自己,再收集几样材料,将之炼制为一件法器,作为自己的代身,来抵御。

    除此之外,庄无道更可感应,修行此术,似乎冥冥中,又牵扯有两件绝大的因果。

    一件似已错过,一件即将到来。

    “少宫主是为何事发愁?”

    旁边的苏云坠,刚好又有一枚错星子镜,出炉,好奇的看了过来,同时语含诱惑道:“是为那个皇玄夜?其实还是有办法的,只要少宫主肯与坠儿双修,肯定能有与那皇玄夜一战之力——”

    庄无道斜睨了苏云坠一眼,都懒得说话。双修?那里有那么容易?重明阳神录与重明天魔录,正反道心种魔大法之间的结合,谁都不知会最后发生什么事。

    可能有天大的好处,也可能有无尽的祸患。

    且他现在道途坚实,沿着剑灵为他规划好的路,一步步走下去,就可成绝顶强者,何需再去冒险?

    且羽云琴与聂仙铃二女之后,他也不愿自己的道心,再有什么牵绊。

    “少宫主不信么?可坠儿就是这么感觉,应该不会有错。”

    苏云坠略显失望,不过也未继续纠缠,随即又晃了晃手中新出炉的错星子镜,道:“少宫主炼制的这些宝镜好生奇怪,里面的天机斗数,术算推演之基都堪称绝顶,坠儿前世的记忆中,都从未见过类似的法门,看里面的禁法核心,有些似三劫之前〔天君,的传承。不过我观少宫主最近所为,不断斩裂分魂,与这些子镜融炼结合,是是要再布成一座算力无穷的大阵?”

    庄无道的双眼,已经微微眯起,心中已经浮现出几分冷意。

    这么快,就被这女孩看穿了么?也算是早有预料了,让苏云坠陪在他身旁,迟早要被她察觉,自己现在最大的弱点。

    苏云坠却毫无所觉,手指头点着下巴,语气颇为奇怪的猜测:“可这是为何?如此一来,虽可使少宫主推衍术算之力大增,直逼灵仙,可也留下了绝大破绽。莫非少宫主最近,是有什么极其为难之事,定要演算清楚?”

    “与你无关“

    庄无道一声轻哼,对于此女,终究是难生杀意。直接一个探手,就将那面错星子镜,夺取到手。

    “可我也不愿少宫主,像少宫主那样死掉。”

    苏云坠的眼神先是微显黯淡,随即又却振奋起了几分精神,眼中现出几分深思色:“不如我为剑主,再炼制一件法宝,用来安置这些子镜?我前世记忆中,似乎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形。那人似也是一位术算宗师,依凭一件仙宝,将自己的最弱一点,转化为自身最强之宝。可惜的是前生一切,大半已弃,记不太清楚了。”

    庄无道半信半疑,若能炼制出足够坚固的‘容器来容纳自己的八九神机演天阵自己早就已经开始炼制

    可正因这些错星子镜运转之时,不能受任何的外力于扰。纳入其他的法宝之内,必定会导致阵法循环困难,庄无道这才不了了之,从未起过这念头,

    可苏云坠之言,却又不似假话,此女一向‘诚实说话不会没有丝毫依据。

    “坠儿你若阵能炼制出来,我自是乐见其成的!”

    庄无道也不忸怩,实话实说。事实是坠儿真要能炼制出这样的宝物,他自是趋之若渴,欣喜万分。

    而这话音才落,庄无道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二人就齐生感应。各自以法力聚于双目,向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之外,东面大约二万里处眺望。

    接着就只见一群强横气机,正前后追逐而至。二人都身具重明观世瞳,这个距离,皆可清晰观照。

    庄无道心中微惊,下意识的暗道了一声‖霉待得那些气机到了近处,才发现是一位登仙境修士,正在海面之上,风驰电掣般的逃遁着。后面则赫然是整整四头九阶境界的黑龙,驾云驱雾,紧随在后。

    黑龙一脉,是龙族中,最擅操纵水脉之力的一个分支。此时不断的从上乌云之中,招引癸水天雷,往前方那魔修直劈而下。

    只是那修士亦极其了得,每当那雷光劈下之时,浑身就化为数千上万飞鹤。被这癸水天雷波及的,最终也就只一二飞鹤而已。待得那癸水天雷减弱到一定程度之法,才又再次聚集,遁速一点都不曾放缓,

    不过在这海面之上,遁速能够与黑龙一族比肩的,却是少而又少。双方间的距离,仍在不停的拉近。

    而就在接近到一万七千里距离时,那位修士,也似察觉到了这艘太霄都天星云神舰的存在。这人顿时眼神微亮,全力往这艘星云神舰所在飞遁而来,口中则大笑道:“多谢几位道友来接应救我”

    庄无道不禁面色一沉,此人之心可诛。明知这方地域的龙族,对外来修士并不友善,也依然要将那些黑龙,引向此方。

    若只是如此,也还就罢了,可以视作此人情急逃命的无奈之举。可这句言语,却分明是要将他们一行人,也卷入与那些黑龙的冲突之中,让那些黑龙,视他们为敌。

    这就居心叵测,有些可恼了

    这月轮值掌控太霄都天星云神舰的,正是呼延九,此时不等庄无道的吩咐,就已驾驭作着星云神舰,继续往南面方向疾遁。也不再掩饰形迹,全速在云空穿梭。

    太霄都天星云神舰的遁速极快,远超九阶修士,只不过几十个弹指的时间,就将一群黑龙与那修士远远的甩开。

    那人却也不焦躁,手中陆续几张符篥打出,虚空挪移。转眼时光,就已追近万里之内。

    不过这已是极限,随着太霄都天星云神舰的增速,只凭这瞬空之符,已难追赶。那修士眼中微现恼色,接着又连续几道灵光,遥遥往星云神舰的方向,破空打来。

    “诸位道友畏这些爬虫势大,不愿搭救任某,也在清理之中。不过还请诸位,代任某将此物带回樱松岛,事涉我族存续,任某日后必有厚报——”

    话音未落,庄无道就已经果断感召天地元灵,抬手一招,云空中就有数道‘太霄重明离合神光,怒击而下,将那几枚灵光全数击碎震散。

    庄无道甚恼此人居心叵测,既已出手那就绝不留情。云空处赫然一道雷光乍现,一束庞大的‘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轰然坠下。

    他此时是雷火元胎,又兼雷法造诣极深,重明阳神录更已修到了第八重天。含恨而击,虽是已归元之身施展的雷法,那任姓修士,却也不禁面色大变,身躯只能化为飞鹤躲避,

    不过被庄无道施法这么一阻滞,那几头黑龙,又再次追近。当那任姓修士的身影,再次合而为一时,目光是又惊又怒,看向星云神舰时的眼神,已是怨毒之至,

    庄无道毫不在意,不过一个九阶修士而已,他现在独力就可解决。这位想要嫁祸于人,他自也可以牙还牙

    那位任姓修士对他们出手之前,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

    不过此时那些追赶的黑龙中,亦分出了一条,试图抄近路,追赶星云神舰。一道含蕴龙威的意念袭至,传至诸人心灵之内,意欲令船上诸人停船。

    庄无道也一样懒得搭理,这时候把星云神舰停下,分明是自惹麻烦。呼延九那边也不理会,反而是将星云神舰的遁速再次催发,又提升了一个层次。

    只用了不到两刻钟的时光,就将那些黑龙,还有那位登仙修士,都甩得不见踪影。

    不过就在庄无道,以为这麻烦已经远去之时。就在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之前,忽然一道浪涛腾起。一个人影,踩在水浪之上,恰好拦截在了舰身之前。

    庞大的气机,凌压于此,使太霄都天星云神舰的遁速,都为之一窒。

    庄无道遥目望去,却见是一位穿着王侯服饰的青年,卓尔不群,五官有如刀刻般俊美。静静站在浪涛之上,却仿佛君临天下一般的威势。

    “老夫敖原,请诸位道友止步如何?”

    庄无道心头微颤,他此刻已可确定无疑,这个人,赫然是灵仙之境本身敖姓,又是在星龙谷附近,那么多半是一位龙族妖仙

    一个闪身,庄无道就出现在了主控室内。微一挥手,那呼延九就已经会意,缓缓停下了太霄都天星云神舰。

    此时不死等人亦纷纷赶至主控室,看着外面的情景,面色皆是阴晴不定。

    “龙族妖仙,怎的就敢坏了规矩,于涉星玄界内之事?”

    “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

    音魔斜了不死道人一眼,满寒不屑:“这里是少有的几处例外,大约六十万前,诸脉龙族就已与正魔二教约定,这星龙谷附近,都由龙族执掌。此处乃九玄魔界与星玄界重叠的‘虚渊之桥,之一,几十万年来,都因诸脉龙族镇守,才使九玄魔界不能从此处侵入此界,是诸脉龙族的领地。所以在星龙谷,无论那诸脉龙族做出什么事,其余修界势力都不会于涩。”

    “可只为我等,也不用出动一位妖仙拦截?”

    苏剑通不解的蹙起了眉:“我等似也无得罪诸脉龙族,只是从星龙谷附近通过而已。虽有利用之意,可——”

    “可能是星玄龙城出了什么事。”

    苏星河沉吟着道:“说不定与之前那位登仙境修士有关,我听那人的语气,那些龙族妖修,似乎丢了什么极其紧要的东西,正在寻觅。”

    诸人皆是心情沉重,也不知前方这一位,是友是敌。拦住他们,到底是何用意。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