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二一章 天命谓性
    “可若是主上鼎炉魔胎的问题不解决,我等终究是难以将那皇玄夜摆脱,什么招募魔军,炼制战舰,潜伏修行等等,根本就无从谈起——”

    这一次出星玄海,最大的目的,就是为躲开正道诸宗的视线。潜伏爪牙,增长羽翼。可如今被皇玄夜尾随在后,意味着他们一切的布局,都接近破产,

    “我会想办法,引开元始魔宗的视线”

    庄无道的目中闪着异光,看着北面元始魔宗的方向。

    “据我所知,这元始魔宗,也并非是没有对手。北面就有两家,对元始魔宗仇怨不浅。”

    “这是要使元始魔宗无瑕分心旁顾?是指暗日天宫与修罗谷这两家?暗日天宫与修罗谷实力不弱,是仅次于元始魔宗的魔门大教。不过有血尊任糜坐镇,给他们千百个胆子,都不敢对元始魔宗动手——”

    说到此处,谢婉清的语音微顿,已经明白了过来。

    既然元始魔宗能与正道教门勾结,那么无明凭什么还要守住底线,不能在背后为暗日天宫与修罗谷撑腰,牵制住那血尊任糜?

    一旦那位的压力尽去,那两家又会否错过这千载良机?这不是显而易见之事?

    思及此处,谢婉清不禁微撇唇角:“你们正道中人的手段,还真是够恶心的。”

    有时候龌蹉起来,连魔门中人都不能与之比拟。

    在场还有几位仍旧不甚明白之人,比如那呼延九,不过此时都已经无关紧要。

    庄无道唇角微微一挑:“本座如今可是一位魔头,与正道中人可没什么关系。不过此法或能牵制一些元始魔宗的实力人手,使皇玄夜不能全力以赴,却不能解燃眉之急。所以想请诸位代我想想,在这星玄海中,有何法可以摆脱这些飞龙兽?”

    这一日之中,那些元始龙车紧坠不舍。以太霄都天星云神舰的遁速,本可超出元始龙车一截,可直到此时,距离依然是一个时辰,根本就无法摆脱。

    飞龙兽需要休息,否则迟早要崩溃,可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内的星核大阵与各处零件,也同样不可能持续的高速运转。

    这几日下来,已经有数处损毁。都是靠着庄无道的内天地法力模拟,勉强撑到几人将那些破损之处更换修复。

    众人闻言沉默,也知此事,关系自己的生死性命,都在搅动脑汁。

    谢婉清则继续出着馊主意:“要不我等在这艘星云神舰内开个法坛?兴风作浪一番?我曾学过一门招雷决,可以遥空十万里,轰击那些飞龙兽。”

    却遭遇主诸人冷漠视线,且不说开法坛麻烦,势必要降低遁速。那兴风作浪,召唤天雷,也是极伤,天功阴德‘之事。

    即便开了法坛的,那时也多半不是对手。拥有三位散仙阶的魔修,十二位登仙境,二十头九阶魔化凶兽的元始魔宗,真要全力以赴对抗,他们甚至很可能被其碾压。

    最后还是苏星河,一边沉思,一边犹豫着道:“我倒是知晓一处,可能摆脱那元始龙车,不过此举有些冒险。诸位可能那星龙谷?”

    星龙谷o

    庄无道也似想起了什么,精神一振。自己怎就没能想到,星玄海内还有这样一处所在——

    ※※※※

    “我看祖父他,对我们似有不满?”

    当苏氏祖孙与谢婉清等人都告退离去,苏云坠却是眼神奇怪的,看着那老人的背影。

    “明明没做什么,他刚才对少宫主,好像很生气?这是为何?”

    “他是看出自家孙女,对本座动了情之念。”

    庄无道暗暗一声叹息,看了看自己臂弯处的玉手。“你我之,皆由各自功法而起,并非是出自真情。我等既为修士,又怎能屈从于这功法带来的之念?坠儿你也该收敛些了——”

    他现在总算明白,当时的离华仙君,为何会说明白了苏云坠,对她动情的缘由。

    二人一修重明天魔录,一修重明阳神录,而一男一女,本就是阴阳相吸。加上功法,彼此之间就更是互相吸引。

    不过即便如此,也不至于沦落到控制不住自己欲望,变化为发情的‘一公一母两只重明鸟儿。

    关键是二人,此时都是同修‘道心种魔大法使二人之间,发生了某种奇异的变化。双方间的吸引力,从而大增。

    苏云坠此女明心见性,察觉了自己的,就根本不加掩饰。

    “为何要收敛?”

    苏云坠眼神奇怪,把庄无道抱得更紧了;“魔者,讲究的是率性而为,随心所欲,任性真我。既然有了这欲望,那又何需压制?坠儿感觉,只有满足了这欲望,定会修为大增的。少宫主要不要与我双修?一定有不小好处——”

    庄无道不禁皱眉,一声冷哼。呼吸着苏云坠的法香,感觉着那温软动人,性感十足的躯体,胸中愈发有一股躁动,挥之不去。

    心内却是暗暗生脑,他厌恶这种不受自己控制的情况。若真是彼此出乎于情,那也还就罢了。可偏偏不是,这性躁动,都是来源于自身的功决。

    “率性而为?那也无非是屈从于欲望,这与只知随本能而动的野兽何异?”

    “不是哦,坠儿的前世告诉我,魔修之道,要满足自己的欲望,纵情于自己的欲望,享受自己的欲望,最后彻底掌控自己的欲望,这才是真正的魔者。”

    苏云坠看着庄无道的唇,想要直接吻上去,享受那唇舌纠缠的美妙滋味。不过看庄无道一本正经的摸样,最终还是放弃。

    “少宫主可听说过,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o”

    庄无道不禁微楞,这句话,他怎可能没听说过?

    人的自然禀赋叫做“性”,乃是天命赋予。而顺着本性行事叫做“道”,按照“道”的原则修养叫做“教”。

    天以阴阳五行化生万物,气以成形,而理亦赋焉,犹命令也——这是说天所赋予的气与理的时候,也必然赋予了与之相符的使命。不能违逆,顺着本性行事,就是遵从于‘道,。所谓的‘道也就是天道。

    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后,庄无道就不禁自嘲一笑,是自己执着了。苏云坠正是遵从了自己‘魔,的本性,而自己也同样如此。

    归根结低,他庄无道修的还是正教道家的根基,所以反感,这亦是遵从于本性,并未违背。

    不过这丫头,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入魔之后,这么快就已转化成了一颗真正‘魔心,。并不沉陷于嗜血杀戮,而是直指自己的‘魔,之根源,欲望真我。

    说不定这女孩,未来有一日,真正可将逆修的道心种魔大法,真正修成。至少此时那魔心魔胎,已经趋近于完美

    “罢了,随你便是”

    苦笑着摇头,庄无道再不理会苏云坠的亲昵动作,专心一意在操控战舰之余,开始推演着能将各人法力,转化为纯正太阴星力的功法口诀。

    ——其实此时苏云坠依偎在他身侧,也是有缘故的,并非是她纠缠不清。星核抽取周天星力之能,暂时不能使用。而以庄无道的法力,也无法支撑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中的法阵,时时刻刻的高速运转。

    庄无道的两个内天地都不够,只能借苏云坠的内天地‘阴阳离合才能勉强满足要求,所以这几个月内,苏云坠都必须呆在他身边,一起操纵这艘太霄都天星云神舰。才能保持遁速,不被后方的元始龙车追上。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