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一九章 云坠之问
    这人形血茧之内,是正在复生之中的苏剑通,皇玄夜的法力太强,更兼功法高绝,道业精深。那一击直接就将苏剑通的肉身元神,强行击碎,不留半点痕迹,使不死道人的‘不死天域,都不起作用。

    好在不死道人还有一件从山海集内抢来的准仙器‘玄冥生死镜还有着三足冥鸦在生死界内。

    以‘玄冥生死镜,定存护住苏剑通的真灵,再有三足冥鸦收集苏剑通的碎散残魂。总算是完成了由‘死,复生,

    这位的潜力,未来几乎不在谢婉清与苏云坠之下,他还没有能富有到,可以奢侈将这等的绝顶人才作为棋子,用来换取那皇玄夜区区一条星力化身性命的程度。

    不过这次之后,苏剑通元气大伤,也是可料定之事。然而经历一次死亡轮回,对于苏剑通必定能有所裨益,可日后冲击九阶的时间,也必定要延后不少。

    也不知从山海集抢来的那些,可以助人恢复生元的灵丹妙药,能否能助苏剑通完全恢复过来——

    倒是音魔天尊谢婉清,这一战中得遇强力对手,领悟极多,一声气机赫然已内敛收聚。

    若非是知晓这位,突破大乘后期还没多久,他几乎就怀疑谢婉清,是否快要突破九阶。

    此女分明走的是以战养战的路子,怪不得这几百年中修为增长如此之快,又惹下那么多仇家。

    摇了摇头,确定了眼前的这人形血茧并无大碍。庄无道才开始关注自身,两次施展‘阴阳劫剑他的命元至少损失了四十载,少了四十寿元。

    不过这都是小事,归元境之后,他还剩两千多年的岁寿,足够他消耗了。

    反而是体内的伤势,让人头疼。五脏六腑几乎无一处完好。最严重的部分,更是被震成了碎片肉糜。

    这是皇玄夜的法力,以及阴阳劫剑的反噬造成,都含蕴高深的法则之力,已经不是最高才八阶层次的‘不死天域,以及素壬神体,青帝长生这些恢复类的术法所能恢复。

    所以这四个月内,自己最好是莫要再与人动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心中为自己诊断着,庄无道却忽的心有所感,感觉到一道极其怪异的目光。抬头望去,恰与那黑衣女子对视。

    无论是相貌,还是元神特征,都是苏云坠无疑。然而气质却是与以前截然不通。眼神依旧清澈如水,却又是迥异于以往的另一种纯净,带着些许野性与魔魅之力。而此时正满含深思与探究的,朝他望着。

    庄无道心中莫名的只觉心虚,对视了片刻,就本能的把目光偏移开来。转而看向了苏云坠脚下踩着的刀轮,可那一双近乎完美的如玉赤足,却又让庄无道感觉于渴。

    心中欲念隐生,又不知是怎么回事,只能再一次的转开了视线,没话找话道:“这是你新炼的法宝?有近乎仙器之能,很是不错”

    “少宫主你也觉得好?坠儿前世在炼器一道,似乎颇为擅长,这次为走捷径,使用了孕器之法,所以不能第一时间破关出手。好在为时不晚,恰还来得及。“

    苏云坠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愧疚与庆幸之色,接着又驾驭着那半月刀轮,飞到了庄无道的身侧,而后眼中满含疑惑的,近身盯着庄无道上下打量。

    “少宫主你似在心虚?说来坠儿,其实也觉奇怪,感觉少宫主,不似真正的少宫主。那个皇玄夜,其实是说对了可对?”

    庄无道心中微惊,感觉到周围几道目光,都有意无意的望了过来,隐含疑窦。他面色却震惊自若,毫无变化,只是用力的捏了捏苏云坠的脸颊,

    “是坠儿你想多了,是你家少宫主变了,可不是真就换了一个人。魔种真灵,可不会作假。”

    ——无论别人信不信,不死与苏氏祖孙等人心里怎么想,反正在这任山河事彻底了结之前,他是死都不会承认。

    “是么?可为何坠儿却感觉,那家伙说的才是真话?”

    苏云坠的眼神清澈而又晦暗,若她眼前这位,已经不是‘任山河,。那么真正的‘任山河只怕早已魂归冥府,再入轮回。

    她的记忆中,有着诸般夺舍手段,知晓只要融入了身舍主人之‘真灵那么旁人很难察觉其身份究竟。

    不过即便如此,苏云坠却也无什么怨恨。这一路中,这个‘任山河,对她都是照拂有加,并不曾又半点亏待。哪怕自己因此入魔,也怨不得对方,是全由自己心意,而坠落魔道。

    而且,眼前这位少宫主,夺舍‘任山河,的目的,多半也是为给‘任山河,复仇。否则以他盖压皇玄夜的天资,又何需接下‘任山河,留下的烂摊子?最后被诸大正教不断追杀,又经历这般凶险的魔胎炉鼎之争?

    无明上仙也必定是始作俑者之一,任山河身体内的这位,也只有上仙才能请来。

    她道心清明,不染外物,却也绝不愚蠢,能分辨得出好歹——

    只是心中伤感,茫然,还有遗憾,那位救了他性命的少宫主,到底是已辞世,从此不在这个世上。

    脸颊处再次传来了痛感,是庄无道又增加了力道,让她惊醒。而当苏云坠回过神时,就只见庄无道正笑意盈盈,目中又隐含威胁的看着自己。

    “既然那家伙说的是真话,那么你家少宫主,说的就是假话对么?那么坠儿你说说,本座哪里骗了你,嗯?”

    “痛,痛,痛,少宫主你放手,坠儿只是这么感觉啦——”

    苏云坠话才说到一半,就又感应到庄无道心神间隐藏的丝丝杀意,不过她却并不在意。

    此时的少宫主,暂时还无力对她出手。不过话到嘴边时,苏云坠却忽又心神微动,眼里的魔性之光猛然大增,近乎本能的,就把庄无道的手挣脱,而后贴近到庄无道的身躯。距离不到半寸,几乎是靠在了庄无道的胸膛怀内,鼻尖耸动,轻轻嗅着。

    “少宫主这气息,好香,好熟悉的味道?怎么会?”

    嗅了几次,苏云坠竟是双眼迷离,俏面微红,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怎么就这么好闻?坠儿好想要,想跟少宫主在一起——”

    庄无道的整个人彻底僵住,只觉怀里面的吐息香甜,竟已含着几分气息。再当发觉苏云坠一双玉手,已经开始在他身上游走摸索,一时更是惊骇之极,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个小丫头,到底在弄什么鬼?是发情了么?更糟糕的是,他的下身亦有反应,有了崛起之势。

    似这种控制不住自己的事情,除了离寒天境的那次之外,还是首次。

    想要推开,苏云坠却力量十足,以他重伤之身,跟本无力抗拒。

    旁边蓦然传来了一声轻咳声,庄无道抬目望去,只见苏氏祖孙,都是面色尴尬,又带着几分嗔怒的看了过来。

    而不死与音魔几人,则或是兴致盎然,或是饱含深意的旁观。庄无道一声叹息,知晓不能让人这般看戏,此时元始魔宗之人,也已快追击,时间不多,不能再做耽搁。当下果断的在苏云坠的后颈处一捏,然而就带着这女孩,穿入到了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中。而后也不等不死等人回归,就已催发此舰,往前全速遁行。

    主控室暂时封闭,而庄无道看着如小猫一般扒在自己怀里,绝不肯防守的苏云坠,眼神满含无奈。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