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一八章 云坠出手
    “阴阳乱?天地阴阳大悲赋,斩劫之剑?你居然得了凰劫一脉的传承?”

    那皇玄夜居然认得,面上的惊意与兴奋交杂,目光死死的望着庄无道。不过也知此时凶险,稍作迟疑,就有身毁之威。

    “魔天混洞神光”

    玉如意中蓦地一道黑色光束打出,与庄无道的‘阴阳劫,剑力对轰,竟然完全不落下方,反而更凌驾其上。

    不过这一击,却也似损耗了皇玄夜大半的气力,神色开始转为萎靡。那星辰刀影尽皆收束,与那谢婉清的雷音剑,在一瞬之间,对轰交斩了十数余次。

    可能为应对‘阴阳劫,剑而法力大损,皇玄夜竟不能在第一时间,就将谢婉清击退。二者交锋缠斗,皇玄夜只能艰难的往上空突破着。拂尘中缠丝千万,斩之不绝,将那四尊雷火天傀压制封锁,使之动弹不能。

    而就在皇玄夜的身躯上浮二十丈时,那呼延九的‘裂神破龙已经破海而来。

    此时包括梦念生在内,几乎所有人的脸上,都现出了期冀之色。呼延九催动秘术,突破三阶道力的这一击,已是所有人,最后的希望。

    若能成功将此人星力身躯击碎,这次便可侥幸逃生。若是不能,那么诸人除了分头逃走,想办法自寻生路之外,就别无活路。

    那皇玄夜却是一声哂笑,冷冷道了一声∶“天真!”

    先是那玉如意破碎开来,里面爆出了一团同样的黑色光束,将呼延九的‘裂神破龙,牢牢阻挡。而后庞大的后力轰出,不但将那‘裂神破龙,崩退卷回,万千雷龙,尽皆扫灭。那黑光余波,更将呼延九的肩膀,彻底湮灭成渣,不复留存。

    接着皇玄夜又一指带着无量星光点出,迎向了苏星河射出的一支‘裂天箭价值倾城的准仙阶箭只,却是被其一击粉碎

    尽管皇玄夜的右臂,也同样被苏星河这全力一箭,轰碎成渣,却成功脱离的众人合围,直飞海平面之外,目标直指遮断了太阴星华的梦念生

    此时的梦念生,正在阻断星力华柱,根本就无力应对——

    庄无道的面色惨白,之前他就已想到过,自己这般精心布置,毫不惜底牌的一次杀局失败之后,自己将会面临何等的恶劣处境。

    可当这一切,都成为现实,仍是令他一阵心悸难受。失败的阴影已经浮现。神念核心内的他化魔种,已经再次茁壮成长,

    此时的皇玄夜,虽也身负伤势,不但玉如意破碎,甚至一只手臂都被苏星河轰断。然而只需被他突破了合围,成功联系上了太阴诸星,这点伤势,又算得了什么?

    之前此人是因太过自负,自信无需他人相助,都可将他们这些人,一并扫灭。可如今有了足够的教训丨之后,只需采取游斗之法,足够将他们纠缠到元始魔宗之人赶至,而绰绰有余

    庄无道的内脏,此时已经片片粉碎,哪怕是不死天域及素壬神体都无法恢复。眼神虽还依然维持着冷静,不过脑海中却已在疯狂的转动,在思索着破这死局之法。此时必定要动用双法域不够,损耗寿元的阴阳劫,也需再使用一次

    可是这还不够,要想将皇玄夜的星力化身斩杀于此,仍旧差了许多力量。

    两具身外化身,已经不能再保留。哪怕日后又要花费无数的代价,重新炼制。

    而也就在这时,一个少女的声音,宛如仙音般的,在诸人耳中想起。

    “看来坠儿出来的还不算太晚”

    一只几乎与庄无道的重明虚神同样大小,却少了几分灵动的黑色巨鸟,猛地由上而落,冲击而下。同时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道黑白光华。以及一道月轮般的刀光,带着漫天的雷火,轰然坠落。

    皇玄夜的面色终变,眼神冰冷如刀的看着上方,那踩着弯月刀轮飞凌而至的黑衣女子。

    “重明天魔录,先天离合神光?”

    他另一条手臂,也在这瞬间炸成了粉碎,与那雷火刀气同归于尽。而手中那拂尘,则已弃开了四尊雷火天傀,银丝拂动,将那黑色的‘重明虚神一击就撕成了粉碎

    不过此时在这片空域,又有了一片法域张开,与重明法域一起合力,将皇玄夜的元始魔域,牢牢的镇压。也将皇玄夜的气势凶焰。骤然打落一截。

    “这是,离合法域在八阶大乘,修成法域神通者,你是我见过的第五位!”

    那皇玄夜的目中,微透异色,不过面色依然以嘲讽居多:“不过尔等若以为,只凭这些手段,便想毁去本座这具星力化身,那就是痴心妄想,可怜复又可笑”

    断去的手臂伤口处,却忽然伸展出了数以百计的星力触手,四面八方的蔓延而去。皇玄夜的的胸腔之内,更突然一团强光现出。

    瞬时间整片虚空,赫然都被冻结,空间时序,俱被镇压封锁。所有诸人之中,也只有踩在着弯月刀轮的黑衣女子,还有庄无道与梦念生三人,得以在第一时间摆脱。

    而皇玄夜目光,则透着无穷杀意,冷冷的与黑衣女子对视。

    “你们离尘宗,果真是气运深藏,真不知你与我身后那家伙,到底是从何处冒出。可惜不晓天数,不知惜命。今日你既要阻我之路,那就是自己寻死”

    那胸膛之内,已经一道黑光聚结。黑衣女子,先是俏面微微发白,一股气势几不亚于魔天混洞神光的刀劲,正在孕育。可随即又忽然一笑,看了一眼皇玄夜的身后,伸手往下方指了指。

    “我们是自己寻死?我看未必,自寻死路的,该是阁下才对,”

    皇玄夜已经同时惊觉,霍然回望身后。只见海内深处的庄无道,已经如逆升的流星一般,疾冲而起。

    那形似斩劫之剑‘阴阳乱,的阴阳劫剑,已经将他再次牢牢锁定。而一道宏大的元气波动,正往四面八方扩张着。无数的剑气,显化于四面八方。使整片地域,似都化成了剑之世界。

    “这是——”

    皇玄夜心神楞了楞,而后面现出了不可思议之色:“剑之法域?”

    这是法域,是剑之法域而且是包含有五行火焰与混元之力,威能更超出于之前重明法域之上的剑域

    而皇玄夜的眼神,在不敢置信之后,也转为狂乱与愤怒,无穷的嫉恨与惊恐,以及疯狂的杀念。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人在归元境界,就拥有了两大一品巅峰的顶级法域?怎么可能办到?怎么会是这任山河?

    他皇玄夜的炉鼎,怎么可能会是这般惊才绝艳之人?若不在这人崛起之前,将之斩杀,自己哪里还能有什么生机

    这一局魔胎鼎炉之争,若再拖延下去,自己只怕已是输定

    自己无论如何都要逃离此处,或者重新联系上那太阴星力只需哪怕一丝的星力接触,本体就可得知警讯——

    然而这一念头才生,他所有的一切,都在这金红巨剑之下冰消瓦解。那玉如意,再次在他手中,以太阴星力聚成。此物曾经逼得任山河与那重明虚神狼狈无比,此时却是一触就溃,毫无抵抗之力。

    而那胸前毫无成形的魔天混洞神光,也是在这阴阳劫剑的冲击之下,崩溃碎散。当皇玄夜的一身修为,被三大法域合力强行打落到八阶大乘之境,一切的神通玄术,都威能大减。之前连那身拥法域的黑衣女孩,都顾忌之极的强横神通,在这阴阳劫剑面前,却是如纸般的脆弱,

    反是那魔天混洞神光碎裂之后,余光四射,将皇玄夜的身躯,打成了蜂窝。庄无道的‘魔天神劫剑,还未斩至,这位的身躯,就已经是千疮百孔。

    “你是谁,你绝不是任山河”

    明知必死,皇玄夜的双目却煜煜生辉,紧紧注释着庄无道,似要从这‘任山河,面上的神情,得知答案。

    这个人天资绝代,尤在他皇玄夜之上怎么可能是任山河那样的废物?

    “皇道友莫非就看准了任某,真是个无能废人,可以任你戏耍欺凌?”

    庄无道冷笑着反问,也就在皇玄夜神情的微怔的那一刹那,将此人的身躯,一剑斩灭剑光过处,皇玄夜的整个人并非就此碎散,而是大半躯体皆被强行抹去。庄无道剑力直诛元神,将这具化身的神念,毫不留余地的,一寸寸碾灭诛除,不留半点生机。

    只余下了一点点的太阴星力,随着皇玄夜化身元神的消散,再无所依凭、最后化为丝丝点点的星光,散于虚空之中,尽数消逝。

    直至最后一点残余,也全数消失不见,诸人的面上,才显出了如释重负之色。不过依旧是各施法门,确保这皇玄夜没有哪怕一点痕迹残留,绝不可能借助那太阴星力复生瞬,那梦念生等人,才纷纷收起了法力,将遮断周天星辰的煞雾,尽数散去。

    这一战,所有人都拼尽了全力,未有丝毫留手,也不敢有所保留。包括身有内天地的庄无道在内,所有人都是显出疲态。

    不过此时诸人之中,却以那尸帝的情形,最为狼狈。明显是消耗极大,梦念生的气机,已是呈现衰势,连虚空浮立都是困难。制造这遮天之幕,损耗的法力之多,超人想象。

    也需冒着极大的风险,施法之时,几乎无力应对外敌。方才如真被皇玄夜近身,那就必死无疑。

    若非是这位,诸人根本就没有丝毫胜算。一旦被皇玄夜接上了星力华柱,法力无穷无尽,

    庄无道同样只觉是劫后余生,不过当战事了结之后,却首先是看了一眼左侧方向。那里赫然有一个人形血茧,里面正血肉蠕动、

    苏剑通同样在定定望着,眼中闪过了轻松之色。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