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一六章 生死大战
    一声让人震耳欲聋的轰鸣,气浪冲涌,庄无道的身影抛飞,一直到了三千丈外,才稳住了身影。

    不过此时他也终是摆脱了身后,那如影随形,似无所不在的杀机。也直至此时,庄无道才看清楚袭击之人的摸样。二十岁左右,一身淡紫色道袍,手握玉如意,气度雍容,如在世谪仙。

    “皇玄夜”

    庄无道的瞳孔不禁一收,眼前这人的摸样,无不与秦锋与无明给他的皇玄夜影像相仿。不过不是真身,而应该是化身之流,与诸天星辰相关。

    “正是皇某,你这些部属都很不错,居然无一弱者。”

    那皇玄夜虚空浮立,沐浴在银色星光之中。似在蓄势,招引诸天星力。而在附近处,谢婉清的唇角渗血,梦念生与呼延九都是面色阴冷,苏剑通与苏星河则各自在十万丈外,张弓搭箭,却因心有顾忌。弓上的九阶灵箭,都是蓄势而不发。

    正是因这几人的牵制,谢婉清的全力一剑狙击,才使皇玄夜不得不暂时停住。若非如此,只凭庄无道自身的力量,根本就不足以从皇玄夜手中逃脱。

    而此时那‘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则是毫无反应的悬停于附近,只有一层深蓝色的厚实星力屏障,将舰身牢牢的护住。

    这是庄无道有意为之,太霄都天星云神舰是他们唯一的逃生手段,不容有失。而方才这皇玄夜,正是借助这艘战舰吸取的周天星力,才能悄无声息的侵入到星云神舰之内。

    庄无道不知皇玄夜,到底是如何办到的,却知绝不能让此人破坏舰内的阵法结构,所以不惜将自身置身死境,也要在第一时间,将二人一并移出到舰身之外。

    他一时间也看不破这皇玄夜的手段,所以于脆将这艘星云神舰彻底封锁。尽管自身再无法借用星舰之力,却也能使对方,再没可趁之机。

    然而此时,依然危机未解。哪怕是身在诸人重围之中,皇玄夜依旧是淡定自若,自信十足。

    “将剑气蕴于元神之内,这思路不错,也是不弱的护身之法,不过却未必还能护得住你第二次”

    语音落时,就有一圈浩大的法域张开。就如宇宙之初,天地之始,皇玄夜一个跨步,浑身先是化成了星光,而后就直接在庄无道的面前,再聚成形。

    庄无道此时的伤势,亦以初步恢复如初。危机时刻,殒命在即,却无半分的慌张惶然之意。一个拂袖,头顶上方处就是一头重明巨鸟现出。

    重明法域与皇玄夜的元始魔域,交撞冲抵。法则领域之争,蔓延到这三千里方圆内,几乎每一个角落。

    而那重明巨鸟,也在此时一爪抓下,擒向那皇玄夜手中的玉如意。后者在三十分之一个弹指之间,把玉如意的方位,变幻了数十余次,这才发出一声惊咦,现出了意外之色。

    “有意思,你这头重明虚神,斗法之能居然还超出了我那任师。可是那金仙残魂?”

    也不再躲避,玉如意与重明巨鸟的利爪交触,却是后者的一只鸟足崩溃瓦解。不过庄无道,却也从这杀势锁定中恢复了过来。手中‘天机错星正反乾坤镜,光华一闪,就已施展出了坤阴阳定‘之术,同时一剑‘离思削向了皇玄夜的脖颈。

    后者一声轻笑,星光再化,身影出现在了千丈之外。袖中一支拂尘滑出,随意一甩,就将谢婉清的剑光随手拍开,庞然巨力,使那已经有了‘重明剑翼,加持的后者,几乎剑断人碎

    几人的境界修为,实在是相差过远。哪怕庄无道已经接近超品无上的一剑,哪怕是谢婉清可斩登仙的雷音剑力,二人合力出手,也只能将皇玄夜逼退而已。

    此时又有一尊九层金塔,毫无预兆的现于空中,而后轰然降落。竟将执斧斩来,力量攀升到接近道力三阶的呼延九,强行镇压落下,身形一直沉入到了海内,近乎动弹不得。

    至于苏氏祖孙射出的两支九阶灵箭,皇玄夜更是不闪不避,直到箭光近身之时,在他身侧才有星光凝聚,现出了一只金斗。里面漩涡生成,直接就将那两支九阶灵箭吞噬了进去,半点波澜不兴,

    只有不死道人与梦念生未曾出手,前者帮不上忙,于脆隐于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内,防着此人对这艘宝舰动什么手脚。那梦念生则是目光闪烁不定,定定的注目着皇玄夜,仍在窥伺这位的虚实。而此时这位目中,已现出了恍然之色

    “星力化身?太阴群星?”

    一层死雾黑气,已经弥漫天空,形成了遮天之幕,与半年之前,那玄天圣宗几家在崆峒峡,封堵庄无道的手段,如出一辙。尤其是毕宿星宫放心,乌云尤其浓厚。

    既然是星力化身,那么只需隔绝星辰之力,就可使这具皇玄夜的战力大减。

    “你这死人骨头,不意还有几分见识”

    皇玄夜并未否认,也未对梦念生出手。只是冷声一笑,探手一招,星空中就有十余条星力华柱临空落下,聚于皇玄夜之身,也将那漫天黑幕,尽数排开。尤其是那月华,最是璀璨,气机磅礴。

    庄无道则心中微动,所谓的太阴群星,除了太阴星之外,还有毕宿星宫的几大星辰,有·附耳·天街·天高·诸王·五车·柱·咸池·天潢·天关·天节·九州殊口·参旗·九旋·天园等等

    这世间也有一种与天生战魂,同列十大战体之一‘太阴神体天生就能够借调太阴星力为己用,任何的术法神通,都能得太阴星力加持,增长其威,更能凝练三大星力化身,实力几乎不逊色于本体肉身。实力足够之时,甚至可凝聚月灵化身,战力尤在本体之上,而且都可直接跨空投射于本体之外,几十甚至几百万里内的任意方位。

    原来如此——

    对一切都尽皆了解,庄无道却无暇再做细思。此时那皇玄夜的身影,已是再次星力幻化。果然只是须臾,这人就已出现在了庄无道的身侧,

    拂尘爆射出了千万银丝,将谢婉清与苏剑通苏星河等人,全数隔绝在外。而在近在咫尺处,却是一片致命的星辰刀光。那玉如意朝着庄无道,仅仅三次重砸,便已将那重明巨鸟的身影,几乎强行打散。

    离华仙君的斗法之能,自然是远在皇玄夜之上,可却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力量不如,对手又是攻其必救。此时技巧再怎么高深,也免不了溃败之局。

    庄无道的身前,亦是以魔天神劫剑,连续斩出数剑,每一剑,都俱是一品巅峰,将那星辰刀光,一束束斩碎偏折

    而那些斩不开的刀气,则直接就以自己的一双拳头粉碎

    一个眨眼之间,交手了不知多少回合,庄无道一身七十九种,共十二轮的玄术神通,以快到疯狂的速度,迅速消耗使用着。

    直到第四十七剑,谢婉清终于突破了那漫天的拂尘丝影,又将那漩涡金斗也强行破开。庄无道的摩天神劫剑,才乘隙而入,将所有的星辰刀影全数破碎。一剑与那玉如意轰然对撞,激起的罡力,使大海咆哮,浪卷千重

    皇玄夜的身影,应声而碎,却在庄无道与谢婉清的剑,斩至之前,就已散化挪移开来。神情闲懒自若的,出现在二十里外。

    不过梦念生,也恰在此处等候。之前毫无声息,此时却骤然暴起,一手抓出,气罡爆卷,将皇玄夜的身影,猛然抓碎

    只是这一击,虽是时机绝妙,突兀至极,随着一道符篥粉碎,皇玄夜却又再次出现,只变幻了一个方位,而浑身上下,则是毫发无损。

    不过当两道九阶灵箭也左右袭来时,皇玄夜却再不能忽视。一身深紫道袍,赫然化作了刀衣,数百道的星辰刀光交错回斩。将这两只箭影,都撕成了粉碎。

    呼延九仍被那九层金塔,镇在了海下,挣扎不断,一时之间却难有脱身的希望。只是以星力化成的宝物,却已令他动弹不得。

    庄无道瞳孔不禁微凝,六人联手,他依然看不出这皇玄夜的极限所在,

    在他合道境时,秦锋曾言,孔天霄能以一人之力,横扫他们诸人。而皇玄夜,如今却已更在孔天霄之上。此言当真不假,眼前只仅仅是皇玄夜一具星力化身而已,却已让他们束手无策,几乎无力应对。

    “对于任兄,果然是半点都小瞧不得。”

    皇玄夜笑着用手抚着脖颈,那是在最后逃脱世,被庄无道一剑斩伤。只及皮毛,却一时无法愈合。

    不过里面渗出的,却不是血液,而是星星点点的银白色星力。星灵化身,亦是由元神为核。元神受伤,外形也就自然无法完好如初。

    “刚才我算过,任兄不到半刻时间内,就使用了四十八式一品阶位的剑道神通。放眼此世,在剑道神通上能与任兄你比肩的,绝不超三人。真难让人相信,二十余年前的任兄,仅仅只是初通剑术而已。皇某颇为疑惑,阁下真是任山河?”

    “在下是否任山河,皇道友自己最清楚不过,若是还不能分辨,杀了在下之后,也可辨明,何需做这口舌之辩?

    庄无道不敢分心,全神贯注,不断凝聚提升着剑意,以准备应付此人的第三轮打击。面对皇玄夜这样的强者,若还去分心他顾,那就是自己寻死

    以今日战局,自己稍一走神,很可能就要饮恨黄泉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