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一五章 玄夜降临
    一个时辰之后,就在太霄都天星云神舰才刚离去的那座小岛上空。几架前有飞龙拉拽,体型庞大的飞车,正飞空凌至。

    元始魔宗的‘元始龙车是不逊色于那些准仙阶战舰的至宝。而此时从其中一架龙车之上,一位身形魁拔,全身大红袍服的中年人,正是凌空降下。所落之处,正是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之前落脚之地。

    在此处,却早有一位手握玉如意的道袍青年,在此处等候着。红袍中年并不觉意外,灵识散开,四下窥照感应着

    “有星力被引动的痕迹,地下的灵脉也有异常,是被人为拉扯至此。此处周围,应该还步有一座小规模的剑阵,用以压制元气。剑阵散去,应该还不到两个时辰——”

    说到此处,红袍中年的语音微滞,看向了东南方向:“看来是离去才不久,只有两到三个时辰,我等晚来了一步。这位苍茫魔君,神念好生灵敏。看来那次与剑宗的神念争斗,此子得益不浅。我观其天机斗数,也很是了得——”

    “才刚离开一个时辰而已,那任山河狡猾,故意留了后手,扰乱了此处灵元变化,以使我等错判他离去的时间。

    皇玄夜出言纠正着,而后轻挽发丝,也眺望向了东南方向:“不过也无所谓了,一个时辰与两个时辰,都无什么区别。总之以寻常之法,还是没可能追上,这次是功败垂成。”

    “看来我等,确是小视了他。这次不成,日后只怕就有了防备。”

    那红袍中年皱起了眉,随着这动作,此人的脸上,现出了无数的血筋:“说不得,我等需要与那几家名门正教,联手一番——”

    “你是说雪阳宫与孔仙商盟?这几家,只怕是想要避嫌,对我等避之唯恐不及,哪里还敢凑上来。”

    皇玄夜却一声失笑:“暂时也无需如此,我只说寻常之法,不能追及而已。可在寻常法门之外,还另有他策。你让龙车暂时继续追他踪迹前行便是,尽量快些。说不定,我还需你等帮手。”

    红袍中年微一扬眉,就已知究竟:“师弟之意,是要动用星灵化身?这可有些冒险,若是损毁,又要十到数年时间,才能重新凝练,对师侄你之道途,耽误不轻。”

    “可若赢了,这道心种魔之争,就可盖棺定论不是么?师弟我,也可一步踏入灵魔之境。虽有些凶险,却也值得了。”

    皇玄夜唇角微挑,笑容莫测:“哪怕只是打声招呼也好,不计成败。总不可能坐视我那炉鼎从眼前溜走。再说这星力化身,哪有那么容易损毁?如今我既已来了,那么前面那位,就再别想有之前那般的好日子过。”

    声音平淡轻松,带着几分调侃意味,红袍中年却是护身一个寒战,心中发冷、

    他深知这皇玄夜的性情,知这位一旦出手,就绝无有失败的可能,必定是有着十成把握。

    也深知皇玄夜的战力之强,此时哪里可能只是打声招呼而已?那任山河这次,只怕真是离死不远。

    “可是赤神宗的那位?”

    红袍中年最担心的,还是无明会亲自出手。

    “无明么o不用在意——”

    皇玄夜神情平静:“任师已经从外域回归,此时那位,可没什么心力来理会我。”

    说到此时,皇玄夜又语音一顿,哂意更浓:“观那位的意思,居然是想要待三十年后,就放任我与那任山河争斗,这可真有意思。”

    ※※※※

    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上,庄无道正以重明观世瞳,遥目看着后方。尽量收束气机,以免惊动那岛上之人,只以灵目望气,隐隐可望见数道强横无比的魔元气柱,直冲云霄。

    而此时在周围,不死等人已经齐聚,都是神情肃然。

    感应之能最为敏锐的谢婉清,也同样在闭目遥感:“至少三位散仙阶的魔修,还有十二位登仙境,二十头九阶魔化凶兽,七辆元始龙车,好大的阵仗”

    只要再晚半个时辰,诸人就无半点生机。如此实力,加上一位灵魔,就已可抗衡任意一家二等宗门。

    不死道人却并不在意,反而嘲讽一笑:“这就坐不住了,所谓魔道第一大宗,魔门第一后起之秀,也不过如此。

    那苏星河也微微颔首:“其实这也是好事,皇玄夜既已忍不住,亲自对主上出手,那也就是说明他已无必胜把握。自认这次魔种道胎之争,他已无绝对胜算。”

    庄无道不发一言,感应到心灵深处的那颗魔种,的确是缩小了一些。

    其实在山海集之时,就已在初步好转,尤其是在见那符冰颜,施展了魔功之后。心中似去了一道重担执念,魔种开始停止扩张。

    任山河对符冰颜用情至深,那时庄无道最担心的,就是此人真灵会因此波动,反而更为恶化。

    好在这位遗留的真灵,还算是明辨是否,确证了符冰颜是有意算计,解开疑惑之后,就陡然放开了执念。

    任山河那次求见符冰颜,只怕也为寻一个答案。

    之后又半年,庄无道诛灭剑永,得其神魄精华。元神之力大增,对这魔种的镇压,也就越发的强力。

    如此说来,这皇玄夜还真有动手的理由。似这般继续下去,皇玄夜想要收取丹,的希望,是越来越遥远。

    倒不如果断放弃,先把到手的筹码,先取到手再说。

    “这位道友所言不差,任兄惊才绝艳,皇某确实已不敢再坐壁上观——”

    清冷的声音,忽然在这舰身之内响起,近在咫尺,使所有人都心中一阵寒意涌起。

    此人应该就在这主控室内,也不知到底是何时闯入了进来?

    庄无道目中透出了凛然之意,天罡错星明神阵‘立时解体,收入到了自己的内天地中。

    而那面‘天机错星正反乾坤镜则是第一时间,就到了他的手中。

    锁定住了那人的气机,错星挪移,瞬时间天地倒转,他的人就已出现在了舰身之外。

    “这是生恐我将你这艘战舰毁去,被后面那些龙车追及么?任道友好生警觉。嗯,将整艘战舰,都以星力封锁。不过失了这艘星云神舰之助,我恐任兄的性命,都难保全。”

    就在庄无道后方处,一道如锥般的气机蓦然勃发,直往他的后脑钻至。连续数面虚空藏盾破碎,便是那及时覆盖住身体的重明剑衣,也无法抵御,直接就被穿透,

    庄无道一生闷哼,立时施展出了移花接木,在千钧一发之际,将这道锥形气劲,强行挪移转嫁,轰入到了下方海洋。

    立时大浪滔天,天地震荡。庄无道的口中,也吐出了一口血液。却绝不敢有任何的迟疑耽搁,魔天神劫剑一式‘泪满襟,指向了身后,引动了整片大海之力,所有的水元,聚于这一剑中。

    剑式面面无尽,至柔之中,又含蕴至刚之力。随即又是轰的一声炸响,庄无道身影被反震之力抛飞,同时以遁法神通‘乘风九霄惊天变化作了一道游光,不要命的不断闪烁挪移。

    不过仍旧迟了一步,一道黑光打来,将他的整个左胸,轰然打穿,几乎粉碎了他的金丹神念。

    好在他的七阶不破金身起了用处,再有青帝长生与不死天域等术,将那黑光之力抵消大半,剩余的部分,也尽数被剑意驱逐。

    此时那忄隐神霄,已然被引发了一道,庞大的剑气,正向他身后横扫而去。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