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一四章 诸般神通
    八个月后,庄无道将又一枚融入分魂的错星子镜,置入到了虚空藏盾之内。使天罡错星明神阵‘内的错星子镜,增加到了六十面。

    再有十二面子镜,就可由天罡,衍化为地煞之数。

    这段时间,他虽在以全力参悟那剑永道人的遗留。可分魂斩魄,也并未曾停下。依然是每八到十日时间,斩出一道分魂,同时炼制一面错星子镜,。

    估计最晚三四个月后,就可以使这座阵法,发生质变,变化为八九神机演天阵,。所有的错星子镜,都可在阵法加持之下,更增威能。

    那时他的算力,即便还及不上天仙境的强者,相差亦不远了。

    此时庄无道也已将剑永一万三千载道业精华,融合了三分之一。借此之助,又连续完成了四门玄术神通。

    除了半年前就有了雏形的‘重明羽剑,之外,其余三门,都俱是剑类神通。一为‘无上剑心可搭配任何剑式使用。将一声所有剑道造诣,融为一炉,凝聚为通明剑心。

    这是辅助类的四品神通,此术玄而又玄,是类似于元麟神感之类的异术。以剑心运剑,可解析剑理大道,与天地交融。能将任何的剑术,都催发到极致,富有灵性。

    庄无道曾经自己尝试过,施展此术之后,他的天地阴阳大悲赋,可提升了大约两成左右将这么绝品的剑道功决,发挥到极致。

    而换成其他的剑术,哪怕之前未曾习练过,亦能掌控自如。

    二为忄气冲霄亦是融合剑永一生道业之后,庄无道一生剑道精华之后,所创之术。

    作用只有一个,就是强化剑气,配合其他剑术施展,可大幅的增加剑气的强度与广度。

    此时庄无道在星玄界斩出的剑气,最远可达十万丈外。然而有了忄气冲霄,之后,却能达十五万丈。

    除此之外,剑劲更为凝实,也更为强劲。

    三则是忄隐神霄这是庄无道在归元境之后,完成的第一个三品级的神通。

    本身是一式防御反击类的剑术,融合了庄无道的雷火太虚之法。将剑气凝聚为种,深藏于庄无道的神念核心之内,只有遇袭,有生命危险之时,才会被引发。剑出神霄,扫荡一切,破灭所有

    之所以创出此剑,是因那次的‘元神死斗使庄无道依然心有余悸之故、那时的他,根本就无反抗之力,就被侵入心神。

    而这忄隐神霄,之术,正是为应对这种情形而创,一旦再遭遇类似太霄无相诛念诀的秘术,又或者似自身照乾坤,又或者‘坤阴阳定‘之类的术法,这忄隐神霄,就会自动引发,为自己争取到一些时间反应。

    只有身周这几十面太虚子镜,还远远不够。

    此时庄无道剑道造诣,已然是超凡绝俗。而那十六种基础剑术神通,又可与任何剑道神通连脉。

    加上庄无道自身的战体加持,忄隐神霄,最极致之时,赫然已可强化到接近一品遮天的巅峰,接近圆满。剑气之种深藏于神念核心之内。

    一旦引发,就是不逊色于大悲五剑的一击,极为强势。

    这四门神通完成,庄无道的开窍总量,就增到了七十九,只差一术,就可奠定绝代仙王乃至冲击半步混元的根基。

    “还有二十九门神通,归元半境,大乘一境,登仙境一境,已经足够我完成一百零八门神通而绰绰有余。”

    庄无道陷入了凝思:“不过接下来还有几门三品神通,乾坤挪移中的乾坤挪移,时序颠倒,因果锁定,因果逆转,天地阴阳大悲赋的天地悠,临江仙之外,还需另创金,木二剑,才能臻至圆满,这才是真正困难之处。这几门神通,都是要以三品之术,而得一品之实,困难度都远超我从剑永万三千载道业中领会得来的忄隐神霄,。而这七门大神通,如今我也只大悲赋的金剑有了雏形。可在诛神式的基础上,衍生出一门金系剑诀——”

    “十年之后,我若彻底参悟了这留影神晶内的因果之道,就有喜欢将天地大悲赋的第七剑‘临江仙,习得。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是非成败,这是因果之剑,也是集大悲七剑之大成的剑术。此剑完成,阴阳劫剑,才能真正有开天辟地之威。

    此外这一剑,也可以借鉴,进一步完善我的乾坤大挪移。一切都还算顺利,只是为何,最近我却常有心惊肉跳之感?”

    这‘不安,之感已经持续了两日,庄无道都不能寻到源头。此时太霄都天星云神舰,早已经摆脱了诸教的追击围堵,已经连续数月都未见敌踪。

    庄无道斜目看着那面藏有天罡错星明神阵‘的虚空盾,此阵最近安静之极,自从半年之前,几位精通术算的高人被他迫退击溃,就再无人敢来度算他的方位行止。

    略一沉思,庄无道就又把意念向外扩展着。他是这艘太霄都天星云神舰的主人,只要愿意,可以窥看这艘准仙阶战舰中的任何一处,而且极其隐蔽。

    意念扫荡了一圈,却只见其余人等,都无异常。只有苏云坠,已经从那次入定中苏醒过来,此时正在她的舱室之内,似乎在炼制着一件法器。

    此时那面容神色,都再不复以往时的那般清纯,一举一动,都透着几分妖异邪魅之感,

    居然也感应到了庄无道的神念,唇角旁透出浅浅的笑意,就又继续专心炼器,并不理会庄无道的窥视。

    这六个月,这苏云坠的境界虽未提升,不过元神法力却似乎又有了不小的进展。此女的境界,在道心种魔有进展之前,已经不可能再做提升。所以注意力,已经转向肉身与法器方面。

    除此之外,与那位‘苍茫魔主,之间的联系,也更为紧密。明显是借助那位魔主之力,以维持魔胎。

    庄无道也没打算当个偷窥狂,此时感应舰内,只是为寻觅让他‘不安,的源头。一刻钟后,确认这艘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内并无不妥之处,庄无道就又把意念,延伸到了舰身之外。

    这是一处位于星玄海深处一千七百万里,罕无人迹的小岛之中。隐藏在一片风暴海内,极其的隐蔽。

    乃是由不死道人当值之时,偶然寻得的一处所在。不但难以被寻得。岛上更有数条灵脉,与太霄都天星云神舰连接之后,可以提供不逊色于那些一等大教山门的灵气强度,供众人修行。

    音魔更曾亲自出手,在这艘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之外,布下了一个雷音剑阵,。用以压制气元,隐藏战舰。更能以回音之法,遥空探查十万里外。

    不到仙境,哪怕是近在千里范围内,也难感应寻得。

    而当庄无道神念远远探出之时,周围都是平静如故,毫无异常。小岛周围,正值风暴之时,灵元狂乱异常。

    不过是这片海域的常态,此处海面少有平静之时。而在他感应的极限,六千里方圆内,也无半点修士的踪迹。想必音魔那边,也没察觉什么异样。

    庄无道不禁眉头大皱,此时他与不死等人,已经数个月都未现身。之前又曾故布疑阵,按理而言,那三大势力的人手,应该还如没头苍蝇一般,在星玄海的东侧乱转,没可能寻到他们的踪迹。

    那么又是谁,给了他如此浓郁的危机感?

    要知此时,庄小湖虽不在附近,可他现在也有三大魔灵,时时巡查着这片海域。一旦又威胁。多半能提前感应得知——

    忽的庄无道心中微动,想起了一件自己错漏之事,面色立时转为苍白。直接以神念侵入战舰的中枢阵内,人也快速往那主控室飞速穿行而去。

    “主上?”

    此时值勤的,已换成了呼延九,骤然失去了对战舰的掌控,不禁一阵愕然:“您这是——”

    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已经飞空而起,脱离了小雷音剑阵,往星玄海的东南方向,急速行去。而仅仅须臾,庄无道就出现在了主控阵中,接手操控。

    与小雷音剑阵心念相系的音魔天尊,第一时间就被惊动:“剑主为何如何?我以剑阵感应周围,十万里内,并无大敌。”

    声音落下时,谢婉清就已出现在了庄无道的身侧。一边说着,一边将法力挥展,虚空招引,那近万口小雷音剑,就纷纷拔空而起。如蝗群一般涌入到舰中,冲入她的的大袖之内。

    “莫非是那雪阳宫与玄天剑宗之人又寻了过来?我觉这几家,可没这样的本事。”

    “不是雪阳宫,也非是玄天剑宗与孔商仙盟,与正道无关。”

    庄无道摇着头,目中透着冷意:“若所料不错,当是元始魔宗已经准备动手。”

    “元始魔宗o是那皇玄夜?”

    谢婉清只楞了一楞,就已醒悟了过来:“原来如此,是因魔种之故。”

    那些正道修士感应不到,也寻觅不得,拿他们束手无策。可是元始魔宗不同,皇玄夜与庄无道心血相系,魔种牵连。

    别人寻不到庄无道的方位,那位皇玄夜,却定能有所感应、

    “这就麻烦了——”谢婉清一声苦叹,是满脸的无奈之色:“既然元始魔宗也准备参入进来,我等日后只怕是难有安稳之时了。想要在一个地方上,呆个一两个月,都未必能呆得下去。”

    庄无道全力而为,遁速快极。半个时辰,就已远出十万里。不过也就在此时,他心中再有感应,回望着身后。

    “果然是来了“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