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一二章 万三道基
    “原来那位就是剑永道人——”

    当庄无道将剑永真灵,彻底击溃的刹那,就已知晓了梦中那位白袍老者的姓名,当即就是嘿然冷笑。毫不停滞,就开始抓取这位四劫散仙,留下的神魂残片。

    融其神念精核,取其道业根基。元神死斗,也可以说是一条小小的速成之路,

    就如被夺舍之人,若是在元神争斗中获胜,可以继承外来魂魄的一切。庄无道此时只要愿意,也可完整的继承这位剑永道人所有的遗产。

    元神死斗之后的效果,就类似于佛门灌顶,道家栽接。

    不过庄无道,自然不可能是全盘的继承,而只是取其精华,弃其糟粕。

    原本是很难做到,可那剑永为使真灵逃遁,主动在他心像世界中散去神魂。庄无道身边,又有剑灵与离华仙君相助,故而能轻松将剑永道人的元魂精华抓取,全盘继承。

    大部分无关紧要之物,都被他有意识的放弃,可即便如此,庄无道的元神强度,亦在一日夜之后,增长了整整一倍有余。

    而除此之外,还有海量的剑道经验与对天道的认知,剑永所有一万三千载道基,此时都充塞于庄无道的脑海之内

    庄无道喜不自胜,这一日的收获,可以抵得自己五十年的元神修行。而剑道经验,更是相当与自身数百年积累。许多都不能立时消化,只能暂时封存入记忆之内,待自己日后有时间再说。

    若能全盘接收,自己踏入八阶大乘的时间,势必会大幅度的提前,

    不过也有令他烦恼之事,此时庄无道的神念之强,已可比拟九阶修士。然而这也意味着,他在分魂斩魄之时,会更多增不少损耗。

    同样的灵珍,恢复之前接近八阶等级的神魄之时,自然更为容易轻松。而此时随着庄无道的元神强度增长,弥合元神创伤时所需的灵珍,也自是相应增多。

    也亏得是有了三足冥鸦与‘不死天域,之后,庄无道施展《日照返神经》,可以作弊式的分割神魂,分魂斩出时,就可借助不死之力恢复,比之在星玄界时轻松了不知多少。

    否则他想要斩出一百零八分魂,哪怕有着这诸多类似于‘幽冥元魂液,的灵珍至宝之助,也难在这两百年内办到

    自然,这场元神死斗虽令庄无道纠结,却也不是没有好处。从此之后,他斩出的分魂,会更为强大。对自身天数的感应,也会更灵敏。

    而第二个好消息,就是墨灵在轮回海中,吞噬了剑永道人的那丝真灵,也由此冲破了血脉的门槛。此时已在沉睡,当苏醒之时,就可踏入到七阶。

    而七阶境界,也意味着三足冥鸦这一级别的纯血神兽,已经成年。战力将大幅度的增长,修士需要在登仙境时,才会完成本命内天地与本命法域。神兽血脉,却可在七阶之时,就初步成形。

    除此之外,墨灵更可选择一种出自于自身身躯之物,作为本命之宝,衍化属于它的第二法域。

    墨灵也会进入一段急速的成长期,成年之后,血脉记忆会对他它彻底敞开,加上剑永道人留下的道业,将会使墨灵在在很短的时间内,冲击入八阶之境。

    庄无道用了足足三日,才将剑永道人的所有遗产,全数处理妥当,只分出一线心神,驾驭这艘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好在剩下的那艘准仙阶的玄圣弑天舰,并未跟随太久,已被远远的抛开。

    而庄无道的法力,也能源源不断的供应,使这艘战舰,始终能维持九成以上的遁速。

    三日之后,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已经离开星玄海岸至少五百万里之遥。周围都是苍茫大海,

    而当庄无道睁开眼时,周围不死道人都已回归自己的舱室,只有本该轮值的苏剑通与苏云坠,坐在他身侧护法,

    “恭喜主上,击溃那剑永元神,必定能道法大进”

    苏剑通首先恭喜着,眼中浮现着敬佩之色,却绝无艳羡嫉妒。元神死斗,凶险之至,那剑永道人,更是高出近三阶的修为压迫欺凌。

    换成任何人,这一战估计都是必死无疑。所以苏剑通并不羡慕,也绝不愿经历这种凶险的元神死斗。

    却佩服庄无道,不但胜了,而且胜得于脆。不到一刻时间,就在心像世界中,将剑永斩杀。

    明明元神强度,只比八阶大乘境修士稍高一筹,却能使散仙境的强者也饮恨其手。

    使苏剑通愈发的看不够,这位主上,到底还隐藏着多少实力。

    心中更隐隐兴奋,知晓此战之后,任山河的崛起之速,必定更为迅速。

    剑永在兵解之前,乃是实力更超越在幽云子之上的登仙境,有着一万三千年的寿元积累。

    主上哪怕只能夺取此人一半的道业,也足可铸就出九阶根基,不愁根基不稳之虞。

    “谢你吉言,这次收获还算不错,小有所得。”

    庄无道一边说着,一边把目光转望苏云坠,上下大量着。

    “那玄天剑宗与雪阳宫之内,短时间内,应当追不上来。这个月由剑通你轮值,最好是先寻个安宁些的所在,让我等能潜修一段时间。”

    正交代着逃出星玄海之后的行止,庄无道忽又语音一顿:“坠儿你可是魔胎已成?接下来可是要化去一身道功?

    苏云坠本是因担忧‘任山河,安危,才一直呆在此间。见少宫主无事,就欲离去。此时闻言,也不意外,神情淡淡的微一颔首道:“少宫主慧眼如炬,坠儿确是魔胎已结。这些日子,就要闭关了。”

    庄无道唇角微抽,此女还真是不撞南山不回头,看来是没可能放弃了。魔胎结成,化去道功,那就只能一条路走到死为止。

    然而此事,自己也有一份责任在。当道功化去之时,最为凶险。

    略一凝思,庄无道就用不容置疑的语气道:“化去道功之时,必当告知于本座。非由本座护持,不得贸然行事

    苏云坠顿时一楞,迟疑了半晌,才又点了点头:“坠儿遵命便是”

    心中却不以为然,她有前世的根基在,这次化去一身道功,却只是逆修道心种魔的第一步。

    有前世的积累,自可水到渠成,哪里还需要人看护?

    不过她对任山河的命令,一向都是服从惯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所以未曾想过要抗拒。

    是了,少宫主当是担忧自己道功化去的同时,内天地也要一并碎灭化去。换成旁人,确实凶险。然而少宫主却不知,她前世所修的功法,四平八稳,步步稳固。哪怕是这内天地破碎,由道入魔,也不会有什么凶险。

    思及至此,苏云坠心中却是没来由的,忽然升起了一股甜意,

    旁边的苏剑通,却不知苏云坠乃仙人转世之事,此时只觉揪心。被庄无道从山海集救助之后,他与苏云坠交流极少,苏云坠待他们也并不亲近。

    只道苏云坠之所以入魔,一因任山河,二则是因他们祖孙之故。此时望着身侧这一身素色,气质本该澄澈剔透,却已沾染了血煞气息的女孩,只觉是愧疚莫名。

    “一定记得,可不要忘了”

    说完这句,庄无道就闪身飞出了主控室,接下来他准备在苏云坠化去道功之后,就闭一次死关。

    此时诸人已经突出重围,凭借‘太霄都天星云神舰,的遁速,还有夜晚时的星空隐遁之能,基本没有被追上的可能。

    自身的法力神念,加上天罡错星明神阵‘,也足够镇锁住自家天数,使对手难以测算他的方位。

    所以一次长时间的闭关修行,也就成为可能。

    而他首先要做的,就是消化那剑永老道的一万三千年道基,其次才是参悟因果之道,完善自己的乾坤挪移大法。

    只有先将前者尽数吸取,他才能出那留影神晶中,领悟更多的精华。

    ※※※※

    一个月后,苏云坠居住的舱室之内。阵阵气浪涌动,几乎实质化的灵气,蕴化为光。

    一团异常浓厚磅礴的灵元,萦绕在苏云坠的身周。这是苏云坠之后的元气,本该溢走,不够此时都被阵法约束着,不漏分毫。

    而在这法阵的中央处,苏云坠的面色苍白,气机正渐渐暗弱。

    “由道入魔,逆修道心种魔法,这可真是难得的经验,便是本宫前世之时,也从未见过。”

    庄无道此时就立在舱门附近,静静的望着。而此时在他身侧,一边是洛轻云,一边则是一只不到一尺大小的重明鸟,欺此时苏云坠无法分神,都显化在外。

    “内天地一并破碎化去,借此之助,这女孩至少可以把修为冲击到九阶登仙境,一举将主上超越。就不知她选择的入魔之道,是基于何种功法?”

    “是重明天魔录”剑灵淡淡出言:“在她前世之时,必定知晓这门魔功的详尽。此女前生,即便不是离尘门人,也与离尘宗关系不浅。道缘牵扯,才会拜入离尘门下。”

    “重明天魔录?确有此可能。”

    那离华仙君轻轻‘唔,了一声,而后又忽然一笑:“我已明白了,此女的情劫,由何而起。”

    剑灵一楞,而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也颇为怪异。

    庄无道亦为之皱眉,正要询问究竟,就又听离华仙君出言道:“已开始了”

    此时的苏云坠,一身气机已经暗弱到了极点,与普通人无异,不过在这一步之后,就已开始由弱转强。

    庄无道不禁肃容,注目望去。只见苏云坠的浑身上下,赫然已魔气萦绕,肌肤之外,更有火焰与丝丝雷电纠缠。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