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零九章 大胜夺魂
    只是一息之间,白袍道人的元神就已被斩切成了无数碎片,而后就在庄无道的元神世界内彻底崩解。

    不过与此同时,这人的一丝真灵,也在庄无道的眼前,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反而是一张符篥,替代了这丝真灵,被他意念幻化出轻云剑切割斩断。

    庄无道早已法眼观照,不遗分毫,又是一声寒笑:“道友好心机,只是庄某此处也不蠢,早有预料”

    此人的经验丰富,使用之前,就已经做足了准备。使用太霄无相诛念诀之前,就备好了失败之后的应对之法。

    所谓的元神死斗,却只有他一家承担风险。

    其实被其真灵逃遁,也没什么。到了此时,这白袍道人已经输光了一切,魂飞魄散,不想彻底寂灭,就只有立时入转世轮回一途。

    多半已带不走什么记忆,也来不及与那些太霄剑派之人说什么。

    不过庄无道,却不愿冒哪怕一丝一毫的风险。现世之中,那散仙元神所化之剑,已在崩溃。庄无道也再次张目,探手一招,拿住了‘天机错星正反乾坤镜而后感应气机,锁定神念,镜光往两万里外的‘太霄先天神舰,上遥空一照。

    而就在两万里外处,那艘仿佛一把元宝般的舰船之上,一位白袍老者端坐着的身躯,顿时定住,神念血肉,都俱被太虚之力,短暂封镇。

    此人身周,此时正有三位登仙境大天尊,盘坐于其左右为其护法。此时见状,都莫不目眦欲裂,感应到了老者凶危险兆。以眼前这位的散仙修为,居然不能在第一时间就摆脱,区区一位归元境打出的太虚术法。

    “任山河,你莫要过份”

    那三人中的一位,猛然一声嘶吼,满含着悲愤哀意,震荡数万里星玄海的海面。神念咆哮,远传而来。

    “过份?”

    庄无道亦是声传万里,冷笑着回应:“任某沦落之时,尔等可从未觉什么过份。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元神死斗因他而起,自可死而无怨,尔等已可为他准备丧礼了。再告知你等孔仙商盟七门掌教,山海集与这位道友,才只是开始当年诸位欠我的,任某必定会一一拿回”

    他也无需做什么多余之事,只需定住这白袍老者的元神血肉,使其不能动弹,令他真灵不得回归,无可依托就可

    定住了此人,一切的玄术神通,都可失效。无论这人在捣什么鬼,等到数息过去,都已为时已晚。

    只因这位散仙的那一丝真灵,根本就撑不了多久。

    果然只三息时间过去,当那‘太霄先天神舰,诸人拼尽了全力,为那白袍老者破去了坤阴阳定‘之术。这位散仙强者,却在周围几人的面前,猛地血肉炸裂,神魂纷散。

    散仙已开始了凝练天人道体,以及内天地塑造的过程,不过还未能完成。这位白袍老者乃四劫散仙,只完成胸腹的五脏六腑。此时炸开,顿时就使‘太霄先天神舰,的主控室内星星点点,洒满了血点碎肉,

    而周围三位登仙境大天尊,却都是神情愣怔,目瞪口呆。良久都无法恢复,不敢置信眼前之事

    这位散仙大能一死,这艘‘太霄先天神舰,的遁速骤然大降,距离远方的银白色战舰,越来越远。

    只有另一艘仿佛是剑形般的飞舟,依然能紧追于其后,不过也不知是否因那位四劫散仙之死,使玄天剑宗另一位散仙有了忌惮之故。舰身之速,也是渐渐放缓,终于还是被那太霄都天星云神舰远远摆脱,扬长离去。

    同一时刻,就在这战场远方,二十六万里外远处的一座高山之上。庄小湖‘呼,的一声,长舒了口气,面上满是侥幸之色、

    “差一点点,再耽误片刻,可能就要被那些人围住了呢。”

    在那‘窥天照影环,中,赫然有几道不逊色于散仙的灵光,正在靠近庄无道所在之处。

    只需被缠住哪怕一时半刻,都有极大的凶险。

    “崆峒集内,其实不该等那三日的。”

    “若是不等,风险更大。若无你在,哪里能有十全把握?”

    太虚子镜之中,秦锋却是不以为然,庄小湖遁速远不及这些准仙阶舰,若不能预先到谷口处,窥看到这三家在各处谷口的虚实,庄无道哪有那么容易逃遁?

    玄天剑宗将在海烟峡的布置,搬到崆峒峡的东面出口,能花费多少时间?且两日半之前,就有两位散仙到了谷口处。整体的实力,与现在也没什么太大的差别。

    不能彻底摸清楚那三十九条峡口的情况,一不小心闯到对方精心布置的口袋之内,那时连哭都没地方去哭。

    “我那兄弟,也真是幸运,能收有你这样的奴仆。否则在这星玄界内的经历,必定会更凶险十倍。”

    若非是庄小湖,庄无道早已死去数次。自然,无明其实也为庄无道准备了代替之人,音魔天尊的探测感应之能,只稍稍逊色于前者。可若将这位的寿元,浪费于遥空感应之上,未免太可惜。

    “藏镜道友过誉了,小湖怎么敢当?能为主上奴仆,是我该庆幸才对。居然能以归元之身,斩杀散仙,主上实为不世出的豪杰。小湖附之骥尾,也能一飞冲天呢。”

    庄小湖被秦锋夸得面红耳赤,不过她眼眸之中,也浮出了一丝得意之情。不过好歹她还有些城府,勉强克制着,不形于色:“主人这次突围之后,就可深入星玄海内,短时间内不会再遇险情。估计暂时应该用不着小湖,不知接下来,藏镜道友还需要小湖做些什么?”

    在星玄大陆之内,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之所以遁速再快,也无法将追兵摆脱,是因那三大势力除了‘围追,之外,还有堵截,、

    沿途那些二三等宗门,都受玄天剑宗与雪阳宫的胁迫,不得不加入围剿。哪怕只是虚应故事,做做样子,也是极大的麻烦。使庄无道等人顾忌良多,不得不四处躲避,不断的绕路,给了对手追上来的时间。

    可此时在星玄海内,情形却又不同。星玄海的修界也极其繁盛,十二正教就有两家的根基,放在海外,其余诸宗在星玄海亦有经营,可到底比不得星玄大陆腹地那般的密集。

    没有了前面的堵截‘围追,也就自然无从谈起。太霄都天星云神舰的遁速超凡绝俗,寻常之法难以追及。想要再围杀庄无道,那三大势力,必定要动用更多的实力。

    “哪里还需再做什么,这二三十年之内,我等最好是蛰伏为上。没有足够的实力,闹出的风波越大,就越是凶险,是我等不能承受之重。自任山河复出,这几年来闹出的动静,已经足够大了,可使天下修界,都难忘怀。无道声威已立,所以眼下我等最迫在眉睫的,还是尽全力积累实力。”

    秦锋摇着头,脸上微含笑意:“所以小湖你现在,是该想想,选在何处闭关了,无道让我转告你,最好是在这三十年内,再提升一境。然后就可由我提供祭品,改奉苍茫魔主。”

    庄小湖不禁面色发苦,她此时的修为境界,已到了练虚,自身天资也并不算高。虽夺舍了‘灵媒神胎也仍只是强过普通修士一筹的程度而已,想要在三十年内踏入归元境,谈何容易?

    改奉神明,更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那时魔瘾全面发作不说,还要看那位阿鼻平等王,愿不愿高抬贵手否则光是神火燃魂那一关,她就无法熬过。

    秦锋却不再理会,径自目望前方,眼现哂笑之意。

    这次庄无道能斩杀散仙,却是在他意料之外。估计这天下间,又要为之沸腾。

    一位四劫散仙之死,这消息比之幽云子等七大登仙境一并陨灭,还要更使人震撼心惊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