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零八章 为时已晚
    “重明法域?”

    那白袍老者似颇为惊异,愕然的看着周围片片幻现的重明羽剑:“无有本命灵窍支撑,居然仍有堪比本命法域的威能,甚至超越其上,你是如何办到的?“

    眉心中剑影一闪,一道强横的剑气,就破开了虚空,与那重明观世瞳光对撞在了一处。

    都是毕尽全力,绝不留手,剑气瞳光交锋。却是二人之间的虚空,发出了一声近乎衣帛撕裂般的碎响。

    这以二人元神之力构造的神念世界,竟有撕碎的风险。

    “不肯答么?是你的雷火元胎,还是那重明死卵之故?”

    那白袍老者冷笑着,眼透着精芒,灼热狂然的与庄无道对视。

    “天霄之言极对,似你这样的人,我孔商仙盟哪怕穷尽所有,也定需在你登仙境之前斩杀”

    就在话音落下的时候,那白袍老者的身后又冲起了无数的剑影,而后似如剑雨般的冲击而下。

    庄无道不闪不动,头顶连续现出了四十九面虚空藏盾,将身躯周围护得水泄不通。

    无论那剑气来了多少,这些虚空盾都可尽数吞噬。

    平常状态下的虚空盾,自然不可能办到。然而这是心念世界,自己的意识能够想象都到,就多半也能在心念世界内显化,只是元神耗力的大小而已,无需太过较真。

    而此时庄无道的唇旁,更浮现出冷笑之意,这位散仙高人,没一样猜对。他的重明无量,之所以能堪比本命法域的真相,是因本身天生战魂的因故。

    这同列战体与魂体二大榜单的魂体,除了增长半阶神通玄术之外,也能增持提升法域与内天地的品质

    也直至此时,这天生战魂的强悍,才开始展露冰山一角。

    至于那雷火元胎与重明死卵,对重明法域虽有提升,可却极其有限。

    而在力抗着那无量剑雨的同时,庄无道的心念间,却在开始急速的演算着。他的神念陷入此间,对太霄都天星云神舰的操纵,必定会出现疏漏。

    后面的两艘准仙阶战舰,只需须臾就可赶至。也就是说,这一战,自己必定要速战速决不可

    然而那又必定会暴露自己的不少底牌,甚至是真实身份所以若要想速胜,那也就定要做到杀人灭口,将这位不知名的散仙斩尽杀绝

    听起来是荒唐,以归元之身越界诛杀散仙修士,简直是天方夜谭。然而后者实力,无论再怎么接近仙人,也只是九阶圆满的层次。

    更是自负到以太霄无相诛念诀,元神化剑,出现在自己的神念世界内与他死斗。这也就使他,有了可趁之机。

    只是这一战,自己一步都不可有错

    思至此处,庄无道就意念大起,操控那漫天的紫雷烈火,继续往那剑山方向冲击而去。

    “无知”

    那白袍老者一声冷哼:“若只有你这内天地与法域为依仗,今日你任山河,难免身陨之灾”

    那‘太霄,剑山之内,突然有一道耀目剑光冲霄而起,一个瞬闪,就落入到了老者手中。

    人剑合一,顿时间锐气冲霄。一人一剑,疾冲而起,直接就破开了雷火之潮,往庄无道直冲而至。

    太霄诛天,剑生极灭

    “给我受死”

    人剑未至,庄无道周围的整片虚空,就已出现了丝丝裂痕。这是因他的心像世界,已经完全无法承受这一剑的迫人压力。

    庄无道却在此时深吸了口气,接下来的每一步都是关键之至。胜则全胜,输了就是全输,功败垂成

    右手前探,庄无道五指箕张,一声轻喝出口。

    “大悲轻云”

    轻云剑立时显化于身前,在他的神念世界中,几乎完整的复制出了这口剑的犀利。

    而紧随其后,无数的大悲剑气,出现在了庄无道的身周左右。密密麻麻,有一万九千之巨,形成了一个浩大无比的剑阵。

    而在那剑阵下方,则是五种色泽不同,属性不一的火焰,在熊熊燃烧。使庄无道的身周,尽化混沌世界。

    混元天极,大悲剑域

    “这是——”

    那疾冲而至的白袍老者,顿时瞳孔猛张,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

    这居然又是一个剑域与重明法域完全不同,威能却又更在重明法域之上的法域

    不对,还有内天地,两种截然不同的内天地一为重明无量,一为五行混元,皆为绝品这任山河,怎么可能办到?

    当这万千剑影现出的刹那,这心像虚空中的裂痕,就迅速的弥合。庄无道整个人,似化为不见底的深渊,吞噬镇压着所有一切。

    反而是那座‘玄圣,山,在两大内天地法域的重压之下,开始了崩塌。

    气势攀增,反过来凌压白袍剑者

    “叮”

    一声清脆的金属交鸣,庄无道轻云剑出,只一剑,就使白袍老者不得不倒飞而回。

    两大内天地镇压,此时这位散仙大天尊,修为居然已被强行打落镇压,降落了归元之境

    在神念死斗中一剑交锋,竟是大胜了局。庄无道却无半点得意,亦无半分的耽误迟疑。

    双法域与双内天地,都维持不了多久,就如在现实之中,两大法域同时存在,会在六十息内,消耗他所有的真元一般。

    在这心像世界,使用双法域,也必定会使他元神不堪重负。

    定要速战速决——此点庄无道始终谨记在心。一个挥手,身后同时三十六面错星子镜显现。

    却是将自身三十六道分魂,全数招入到了自己的元神之内,化为错星子镜。随着天罡错星明神阵结成,上方虚空处,赫然又现出错乱星斗。每一颗星辰,都将一束星光打下,遥遥照住了白袍老者的身影。使之行动骤然艰难

    “此为现世之阵?”

    那白袍老者先是一真疑惑,不解庄无道,是如何将现实中的阵法,带入了元神星象世界。

    随即他就又倒吸了一口寒气,看这庄无道身后的那三十六面银镜:“这是,斩魄分魂”

    心中已满是惊悸之感,生出了几分退意,这座由三十六面银镜结成的阵法,竟然全是由庄无道的分魂神念完成。

    有此阵在,不止是意味着庄无道,又有了一种用于元神争斗的强力手段,更能稳固镇压此方心像虚空。而庄无道的主元神,借助统合这些分魂之力,也将有着超出寻常大乘修士的神念之力,彻底超越于他

    脑海中急速运转,白袍老者开始准备脱身之法。三十六道分魂,也就意味着他今日,哪怕侥幸将庄无道的主元神‘杀死也仍要面临三十六个‘庄无道

    已注定了有败无胜,绝无胜算。甚至连拖延时间都做不到,在庄无道的心像世界多呆一息,就多一分殒灭之险、

    只是这神念死斗,虽由他而起,想要自己结束,却绝不容易。

    好在来前,白袍老者并未托大,早就有了足够的准备,又是杀伐果决之人。心知不妥,就立时一道玄红符篥现于头顶,周围灵光闪烁,整个心像虚空,就有被再次撕裂之兆。

    “道友这是想要逃?怕是晚了”

    庄无道同样早有预料,轻云剑拔空而起。于是那数万大悲剑潮,亦随之云动。

    剑势迫人,所有一切都被固锁,若此时不死道人,或者秦锋聂仙铃在此,必可认得,这是庄无道的最强剑道神通‘阴阳劫,!

    此时显化于神念世界之内,却稍加变化,以轻云剑来施展,统合一万七千大悲剑气。剑势之犀利,更盛现世三分

    那白袍老者先是瞳孔收缩,露出微不可查的恐惧之色。却依然镇定自若,继续以那玄红符篥,破开庄无道的像世界。

    目中则杀意深然,尽管今日只是心像之中望见之事,然而庄无道身具两大内天地与双法域之事,却已可确证无疑

    若然被此子成长到登仙境,对于孔仙商盟而言,必是灭顶之灾此番能全身而退,必定要不惜一切,也要将这任山河碾杀于萌芽之中

    然而下一刻,就当这心像虚空,将要破碎之世,庄无道却又是一声冷笑∶“今日道友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主动入我心神世界”

    一声炸响,整片世界,仿佛是琉璃片一般的开始粉碎破裂。然而白袍仙者,却未能乘机遁出,反而是当场愣住。

    此时在他的身侧,赫然立着二人。一为庄玄通,一为庄九真,身影相貌俱于‘任山河,大不相同。然而气机却是极其相似,仿佛一人。

    “身外化身?梦中藏梦?”

    白袍老者心中顿时一阵冰凉,这‘任山河居然是利用身外化身,在这心像世界之外,又包裹了一层‘心像世界,。

    可随即又想到了什么,想起了庄无道的那三十六道分魂,想起了与任山河的身影相貌完全不同的身外化身,也想起了眼前这位,与任山河截然不同的神通手段。

    白袍老者顿时变色,目光如剑般直望对面,语气难以置信:“你不是任山河,到底是谁?”

    庄无道一声叹息,他就知晓自己,即便不动用这些压箱底的底牌。此人事后,也必定会察觉出破绽。

    所以这次,必定要杀人灭口不可!

    “总算悟到了?可惜为时已晚”

    拂了拂袖,那‘阴阳劫,立时坠空落下,裹带着大悲剑潮,声势无匹。白袍老者任何抵御的手段,都是触之就溃,全然无有抵抗之力,只用不到一个呼吸,那轻云剑就已将此人身躯洞穿,而紧随其后的,则是万七剑潮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