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零六章
    在峡谷中飞行,太霄都天星云神舰离开崆峒仙市大约两千里时,前方就出现诸多的岔道。

    庄无道潜神感应了一番庄小湖的大衍控心符,而后就直接选了左手第四条。这是庄小湖感应中,较为安全的一条,前面的登仙境修士只有三位。人数不多不少,并不足以拦截太霄都天星云神。反而是他,若有机会的话,绝不会介意,再折那三家一些臂膀,

    除此之外,这条路半途可以变道,通向四个出口,也就使‘太霄都天星云神舰,被人堵截的可能大减。

    前面的海烟云气越来越浓,不过一直当这艘银白战舰遁出十万里,都未见丝毫敌踪。

    便是战意最浓的谢婉清,也不禁一阵错愕:“难道那玄天剑宗,真是放弃了?”

    要在这崆峒峡内围杀庄无道,确实困难。可在音魔看来,哪怕雪阳宫与孔商仙盟会知难而退,那玄天剑宗也不会放弃。

    之前那一战,玄天剑宗的损失实在太大,已经伤筋动骨了。

    据说这几家,都已经请动了散仙。几大散仙出马,加上孔天霄楚灵奇这些可与散仙比肩的人物,这三日时间,总不可能毫无动作?

    “崆峒峡东面出口共有三十九处,峡谷之内道口四通八达,又要顾忌太幽上仙。除非是有三十九位散仙强者,将每一处出口都封锁,否则又哪里能堵得住——”

    正冷笑着说着,那不死道人的面色,却又忽然一边,看向了天空。

    不知何时,这片天际中,忽然笼罩住一层黑幕,舰身之外,再不见半点星光,赫然伸手不见五指。

    更使人心惊的是,这艘太霄都天星云神舰的遁速,也忽然大幅度的减缓,原本是在吞吐着周天星力,可此时连半点星力,都无法采集。

    而这艘准仙阶战舰的遁速,连之前的十分之三四都没有,此时还在不断的减速。

    “天幕?”苏星河惊讶的看了看天空,目中现出了恍然之色:“原来如此,确定我等走入哪条岔道之后,再施展这天象之术。彻底隔绝周天星辰,使他们可从容布局。”

    隔绝了周天星力,太霄都天星云神舰的速度大不如往昔,原本只有半日的行程,拖延到了两日半。玄天剑宗与雪阳宫那边,就可从容在谷口布局。

    “这一手,端的是狠辣,也是大手笔。如今是进退不得,近乎死局。”

    不死道人唇角微挑,却并没什么担忧之意:“如无他法,我等两日之后,必定要落入他们网中。”

    离开崆峒仙市已有十万里,那些正教修士定有办法,封锁住了他们的退路,即便能退,崆峒仙盟也未必会接纳。

    庄无道对衡风所说的三日时间,既是对崆峒仙盟的承诺,也是那衡风所能接受的底限。

    此时除了继续前进之外,已别无他法。

    庄无道也若有所思的看了眼上方,而后就微微摇头。太霄都天星云神舰本身也有储k天星核,提供灵气,不过既然是准仙阶,的战舰,就不可能拥有真正完整的内天地。

    使用蕴元石也可代替,不过此时他哪怕完全不惜挥霍,最多也就只能恢复太霄都天星云神舰的五成遁速。

    而一日时间,已经足可让玄天剑宗这几家,调集两三位散修在出口封堵了。

    即便封堵不住,之前就已经承担了绝大压力的崆峒仙盟,只怕也不会乐意接纳,多半更会对自己一行人愤恨有加

    摇了摇头,庄无道就将手中的几颗仙石,也塞入到了舰身中各处灵枢阵内,阵内所有的九阶蕴元石,此时都被直接提升到最大出力。使这艘准仙战舰,再次恢复到了将近之前六成的遁速。

    对方布局倒是不错,特意针对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不过却是小瞧了自己。

    “若真在这里被堵住,除非是等到四日之后——”

    苏星河眉头不展,不过话到一般就已摇头:“不妥”

    四日之后,是血月现世之时,散仙修士的战力,会在这一日减至最低。若说这些巅峰魂修有什么弱点,就是以其魂躯,无法抵抗血月灵爆之力。

    只是等到四日之后,以雪阳宫,玄天圣宗这几家势力,哪里还能给他们突围的机会?

    “以我之见,于脆往上面冲过去,就不信他们的天幕,能布到雷爆层外。这艘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当有在十万里高空穿行之力。”

    这是谢婉清,提出的破局之策,依然是暴力简单。

    “只怕没这么容易,他们既敢如此布局,岂能没有防范?且高度超过四万里,遁速就必定要下降到不足现在的三分之一,更是凶险。”

    苏星河摇头:“不过这也是条思路,天上不行,或可试试地下?我感应到这附近,似有几条地底暗河。”

    庄无道再不说话,闭目冥想的同时,也一直在以小天罡错星明神阵推演。只一刻时间,就有有了成果,不禁笑出了声。

    “看来是无需如此麻烦”

    直接打断了诸人的言语,庄无道手按着身下的法阵。而后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再次提速,这次遁速爆发,竟然还超越了那黑幕遮天之前。宛若是一道银白流光,洞穿了虚空。

    换成是别人,哪怕同样拥有内天地,此时也无可奈何。然而他这里,却不但是有灵元性质最为全面的内天地混元天极神炉更有小天罡错星明神助他演算,将五行元力大幅度的转化,融炼变化为周天星力,灌输入舰身之内。

    他那两座‘内天地虽也可支撑太霄都天星云神舰的运转,可到底属性不能契合,无法将星云神舰催发到最大遁速。

    可当两座‘内天地,的灵元,换成周天星力之后,效果又自不同,

    遁速半点未减,反而更增数分。舰内诸人面面相觑了一眼,就知之前的议论全无必要。

    半日之后,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就已横越二十万里,彻底从峡谷之中穿出。此时这出口处,还可看见一个不完整的剑阵雏形。

    不再是八阶‘玄圣遮天弑绝剑阵而是玄圣剑宗的九阶‘十二柱都天弑绝剑阵‘。

    船内所有人,都只觉无比侥幸。要知这‘十二柱都天弑绝剑阵‘虽为九阶,然而专事杀伐,战力之强,几乎堪比准仙阶。

    一旦晚来数刻,被他们布成剑阵,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当是因时间不足之故,玄天剑宗之人布阵不成,就匆匆撤离。玄天剑宗应当是自知以三位登仙境大天尊之力,一座残缺的阵法,并不足以与他们抗衡,

    可能是撤离得太仓促的缘故,这残缺的剑阵之内,甚至还有着数万枚蕴元石,九口储k天剑柱未曾被取走。

    加上埋入地下的部分,这些储k天剑柱都高达八十余丈。比之魔天神劫剑,还要大上数十倍。普通修士,根本就无法御使。本身亦是重达万钧,没有三阶道力,根本就无法提起。这也是玄天剑宗离去时,来不及将这些东西,一并回收之因。

    呼延九却颇是动心,征得庄无道同意之后,将这九口储k天剑柱都全数收起。

    这虽非是灵宝之流,可却被玄天剑宗当成九阶剑阵的关键布阵之器。每一口,都由数十万陨落弟子的剑器熔炼而成,又常年放置在剑池中蕴养。本身灵性惊人,又剑意深蕴。

    日后只需请炼器大能者稍加炼制,就可融成一套法宝,呼延九准备待自己踏入九阶之后,就将这套储k天剑柱,当成自己的兵器使用。

    对于修士而言,这储k天剑柱,宝贵而又毫无价值。可对于呼延九而言,却是不可多得的至宝。杂血‘天人,一旦踏入九阶,力量可增至三阶道力的层次,身形亦最高可增至到一百六十丈。

    这九口储k天剑柱恰是再适合他不过。

    此时得到好处的,虽只呼延九一人,然而谢婉清却也大笑不绝,开心不已∶“所谓偷鸡不成蚀把米,我看那玄天剑宗之人,只怕又要心疼许久。这次损失惨重,不在前次之下。”

    这储k天剑柱对于玄天剑宗而言,同样极其宝贵。似‘十二柱都天弑绝剑阵这样可随处移动布置的九阶剑阵,玄天剑宗总共也才三套而已,也就是三套三十六口储k天剑柱经历数十万年才养蕴而成。

    今日这一次,就损失了四分之一,自是损失惨重,相当于陨落了两位登仙境大天尊,而且不是一两千年内能够补回。

    出了峡口,又远航了大约六万里,就已到了星玄海的海岸,此时庄无道仍旧完全无法放心,依然亲自驾驭着太霄都天星云神舰。按照大衍控心符传来的提示,全速在海洋上空穿行,将诸教追兵,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此时那天空中的黑幕,早就已消失。战舰的星核,也开始正常运转。无需庄无道转化周天星元,也能维持最大航速。

    到底是准仙阶级别的战舰,而‘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又更是准仙阶战舰中遁速最为出色的一艘。哪怕是由庄无道这个归元修士驾驭,也不是那些九阶战舰能比。

    庄无道只依稀感应到两道气机,远远的吊在后方大约三万里处,无法彻底摆脱。

    “这是,散仙o”

    庄无道眯着眼,看向了身前由舰身法阵观照得来的影像。那也是两艘准仙阶的飞空战舰,一艘是剑形,一艘却与‘太霄都天星云神舰,有些相似,又有不同。应该是太霄剑宗的‘太霄先天神舰不及前者,博采几家之长。

    苏星河此时,已是眼透侥幸之色:“我看那两位的内天地,应当不如主上。这样的极致遁速,只怕也维持不了多久。即便能够一直跟随,当四日之后血月现世,这二人也不能不放弃。”

    ——不止是他,其余如不死,苏剑宗亦是心有余悸。之前闯出谷口时,只需再晚一两时光,可能就要被彻底堵在了峡谷之内、

    而也就在此时,一团白色的光雾,忽然从那‘太霄先天神舰,处,往这边蔓延而来。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