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零五章 断去之缘
    那红衣女子似从深思之中,被中年人的声音打扰惊醒,不由无奈的以手抚额。回望之时更柳眉微蹙,眸中带着几分埋怨之意。

    “太幽”

    出现在这亭中的白袍中年,赫然便是与无明比肩齐名于世的散修太幽。那红衣女子本欲抱怨斥责,可最终却又按捺了下来,只将手指处的伤口,放在唇边处轻轻吸允。

    “你就不能先看看这里情形再说?贸然惊扰,就不担忧会惊散了妾身的神魄?”

    “若只是惊散神魄,以为夫之能,自可助你恢复。可若尘儿你贸然触动了那命运长河,便是为夫,也无能为力

    似乎也发觉情形不对,太幽一声冷哼,终是移目看了那纺车一眼,而后面色微变,怒意更浓。

    “驭神织天大法?好你个红尘!在我闭关之时,你就瞒着我用这种不要命的术法?”

    声音近乎于咆哮,分明是暴怒无比,震得整个崆峒洞天,都是嗡然作响。

    “偶尔为之而已——”

    红尘仙子偏开目光,多少还是现出几分心虚之意:“夫君难道就不问一问,妾是因何事受伤?”

    “还能是何故?善泳者死于溺,以你萤火之力,居然想要强演天道命运之痕。迟早有一日,红尘你要吃上大亏不可我知你在意衡风,可也不能用这样的寻死之法。”

    口中说教着,太幽勉强平复了一番怒意,看那纺车之时,更多了几分认真。

    片刻之后,太幽眸中的疑惑之意,却是越来越浓。尤其是那两条断口,让他疑惑不解。

    “这是?不可能,可是变数?天道变数?我法力浅薄,看不出究竟。”

    “不是什么变数,而是我与小衡风的命运之痕——”

    红衣女子素手指了指那几处断口处:“方才我以驭神织天大法演算,突生感应,我与小衡风的命运,似已有了转机。然而丝线骤断,我与小衡风,都好似错过了什么,那似乎是能够使衡风他,可以痊愈的事物。命运交错而过,我等与他,似乎无缘呢至于后面,被你惊扰,就没再继续推演下去。”

    太幽的瞳孔微张,而后猛地踏前数步,到了那纺车之前。细细望着,面色阴晴不定。

    “也不知到底是何物,这断去的缘分,还能不能再接续得起来,机缘渺茫。”

    红衣女子的唇旁,现出了几分浅笑,似乎是开心已极:“不过,这世间既然还有能使小衡风他摆脱那门因果之术的法门,能够改变他的命运轨迹。那也就说明,小衡风,其实还是有着痊愈的希望可对?”

    “确实如此”

    太幽面无表情,然而此时却衣袍无风自舞,一身肌肉紧绷,望向那纺车的眼神中,此时也满含着伤感悲意。

    “然而你怎不说,你红尘自己的命运如何?“

    两条断裂的丝线,一条只是藕断丝连,依然有一部分细丝,紧紧将线断的两头联系。

    而另一条,却是彻底的断去,两头垂落。

    若说衡风,还有着一线命运转机,可能再续命缘。那么他的妻子红尘,就是一点生机也无

    “妾身么?”

    那红尘笑了起来,风起云淡,似并不以自己的生死为意。“我若说只要小衡风能活着,能够弥补妾身当年的过失,就余愿已足,夫君你必定要生气的。只是妾如今,也并非是毫无希望,夫君你太不冷静,也看得不太仔细——”

    说话之时,红尘探手一招,竟赫然从那彻底断去的一条线中,抽出了一条若有若无的气流。

    “这是无形玄金气,能够用于驭神织天大法的丝线,本身就不是凡品。这些命运丝线,更是妾精心编织而已。这丝线虽断,却有气脉残存,也不算断得太彻底。说不定妾身还有几分希望,如今就看我等,能否寻回,这分离断去之缘。”

    太幽神情一怔,仔细再望了一眼,那悲愤的心绪,终于渐渐平息;“什么气脉?这种说法我还从未听说。无非是自欺欺人这驭神织天大法出自你手,该如何解释其中奥妙,都由你心,真假难知。”

    “可哪怕是只能使衡风恢复,那也是好的。”

    红尘的眼中,现出了期冀之色:“夫君就不想试试看?我与小衡风的伤势相同,能够为他化解因果之术的东西,自然也能对妾身有用。恕妾身直言,夫君为衡风准备的起死回生之法,妾身不太看好。那虽是世间含有的奇珍,却难以逆转因果之力。”

    “某岂能不知”

    太幽一声叹息,向红尘伸出了手,根本就不容其抗拒,直接就将这衣内其实已瘦骨嶙峋的女子,横抱而起。

    “此事我会详查既然是才刚错过的命运机缘,那么就说明那事物,之前当是在崆峒洞天不远。既然有着因果,也就是说这机缘,必定是与你我与衡风,或者我那些弟子有着接触。红尘你说,我可还有什么遗漏o”

    然而他怀中的红衣女子,却已是昏迷了过去,神智不醒。而此时那手指尖处的伤口,却是彻底失去了控制,血液如泉般涌出,

    那太幽的面色,此时已是悲意更浓。法力灌入,可哪怕是他倾尽了全力,也无法使那伤口复原如初,也不能使血液停止流淌。

    最终还是无奈放弃,太幽的心绪,却已再难压制,猛地再一声长啸,声震整座崆峒洞天。

    “我太幽于此立誓,这天上地下,但凡能为我妻红尘,我子衡风,寻得化解锁命真言,者,我太幽必愿付出所有一切,粉身碎骨以报此恩”

    整个洞天虚空,顿时间天雷缠绕。而这震啸之声,更隐隐传至洞天之外。在崆峒山巅,衡风散人正冷冷的下望,看着那艘银白色的‘太霄都天星云神舰逐渐加速,驶出了崆峒仙市的范围。

    此时闻得这震荡天地之音,衡风又不禁一阵错愕,抬头又往那崆峒洞天的方向望去。

    似心有所感,衡风散人那清秀的面上,也现出了几分悲色。

    ※※※※

    当‘太霄都天星云神舰,离开崆峒仙市之时,庄无道就又回到了主控室内,亲自驾驭这艘准仙阶战舰。

    之前虽已暂时摆脱了三家大教围杀,可前面这一段路,依然是凶险无比。需要他这个战舰主人亲自驾驭,才能将这艘准仙阶战舰的遁速,发挥到极致。

    不过就在动身之前,庄无道却忽又觉一阵心惊肉跳,猛然转身回望。眼中满是疑惑之色。

    音魔天尊颇是奇怪:“主上可是感应到了什么,还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忘记办了?”

    “没有”

    庄无道微微摇头,恢复了常色:“只是方才心潮忽生感应,又非是凶兆,只感觉自己,似乎是错过了什么机缘。

    “错过了什么o“

    不死道人眉头一挑,而后就一声哂笑:“说不定是一件仙器之类的奇珍,又或是能让主上修为一步登天的法宝,不知主上可要回头?”

    庄无道根本就没打算搭理,已经将‘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加速到了极致。刚才的感觉极其淡薄,似乎对自己,也无什么太大的影响,无需在意。

    他心中已在想着,那玄天剑宗只怕不会轻易放弃,任他们逃入星玄海。就不知接下来,前面会有什么样的手段,在等着自己。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