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零三章 天机留影
    ‘玄灵不灭神焰,有着不灭之性,能够与任何火中火结合。而后天乾焰真火不但是火中火,更是极其稀有的,还含有着部分太虚属性,有燃烧虚空之能。

    二者结合,直接就在庄无道的玄窍之内,变化为‘不灭乾焰真焰,。

    这两朵火焰方一融合,那混沌五行火炉之内,就有了变化。五行更为平衡,五种火焰的焰力相当,生生不息,也就使得这混元天极,之术,能够提供更多的五行元力。而无需将一部分元力损耗,消耗在维持五行平衡中。

    全新的混元五行神炉,至少可为庄无道提供超出之前,一倍以上的灵元。

    不过庄无道此时,并未继续深究这火中火的变化,而是看向了其他诸物。

    一个药瓶,瓶内是一百八十滴‘幽冥元魂液正以前在天一界时,他血祭阿鼻平等王时所获之物。当时之获得十滴,却已使他斩出两大化身,数只分魂。

    这也是他当初,向无明提出的条件之一。粗略计算,一百八十滴‘幽冥元魂液可以助他分裂斩出六十条以上的分魂。

    如此一来,加上自己手中掌握的,有着类似作用的灵珍,自己的天罡错星明神阵‘,就已经有足够的资源,在几年之后变化提升为周天,层次。

    若说前者的算力,能比拟灵境仙人,那么后者,直追天仙都不在话下,足可发生质变。

    而除了‘幽冥元魂液其余之物,则是两块碎石,两枚青珠。再还有,就是一枚红色的晶石。

    碎石是天机碑的两块碎片,比之他在得到那块,略小一些,大概都是两个拳头大小。两枚青珠则是功德青泥,也是他必须之物。当初到手的十枚功德青泥,几日前已经有一枚被业火彻底染化废弃。

    庄无道的心中掠过了一丝喜意,面上却是半点都不显:“这些东西,来的都有些晚了——”

    本来按无明的承诺,在他夺舍之后一年之内,就会将其中一些东西交付,可却一直拖到了现在。

    若能早些到手,他早在三年前,就可实力大进。而此时此刻,却不过是锦上添花。

    “别怨你师兄,这实在是无可奈何。除了那‘幽冥元魂液,是最近才收集道之外,其余几件都沾染了不小因果,一旦落入他人之手,后果莫测,必定要由我亲手交予你才能放心。”

    那无明的脸上,也现出了尴尬之色,这确实是他理亏。尤其是其中一件,本该在庄无道脱身之后一个月,就该送至庄无道的手中。

    “我也没想到才刚有些动作,就会被那么多对手注目,若非无道你已能镇住自身天数。又入了这崆峒峡,我至今都不敢与你相见。”

    庄无道微一挑眉,并不再深究责任。已是悄无声息,将这两块天机碑碎石,丢入到了他的神源之内。根本就无需操控,两块碎片就已自发的融合在一起。

    没什么感觉,不过那神源之内的神力,却是愈发的温顺了,也更有条理得多。意念通玄,他的分化神念竟然已能沿着那些信仰之丝,蔓延到几个世界之外。

    心中喜意更胜,庄无道知晓自己,确实已走对了路子:“还是要多谢师兄,不过我现在还需更多的天机碑碎片,不知从何处可以取得?”

    “天机碑碎片o这东西,据说天仙界离尘本院,以前收集了不少。这东西也容易收集,当年的〔天君,就陨落在附近,子碑主碑,附近都能寻到不少。不过你要这东西为何?此物深遭天嫉,前人亦有收集,以复原这件上古神宝。可每当聚集到一定数量,就会遭来天劫大祸,甚至大灾降临。三劫时天仙界有个二等宗派,据说就是因此而亡。”

    见庄无道非但无有动摇之意,反而眼现狂热之色。无明也就摇了摇头,无奈道:“罢了,你既然一定需此物。下次无珩师兄降临此界时,我会让他带些过来。不过这是最后一件,剩下的报酬,需要待你将所有一切都了结之后,”

    庄无道心中大定,离尘本院收集的天机碑残片,数量必定不少,就不知无珩,要何时才能再降临此界。

    不过此时除天机碑残片之外,他最为在意的,还是那枚火红色晶石。

    这是留影神晶,此外没有其他的用处,就只是能在激发之后,将周围的一切景致,完完整整的记录下来。包括了天地玄理,修士的术法神通,都无遗漏。

    而他当初所提的条件,是让无明上仙将一位擅长因果命运之道的仙人术法,记录下来供他参悟。

    若不出意外,这留影神晶之中,定是他最想要的因果之术无疑

    以任山河的身份,行走在这星玄界虽是冒险。可无明上仙付出的代价,也足够让他满意,甚至有些多了。

    而随着对当年之事了解越多,庄无道也已渐渐明白。

    这位师兄,为任山河而不惜一切,只怕并不只是因情同父子,更多的还是因愧疚。

    将任山河推上风尖浪口,暗查人元草案,却偏又无法保全。对于无明而言,这是莫大的打击、

    “还有那孔商仙盟之事,藏镜人你太小心了”

    语气一转,无明的脸上,又浮出了二人所熟悉的冷哂之意:“我若连孔商仙盟也要顾忌,岂非是让人太过小觑?此时装作不知,会有更多人以为本座,乃是外强中于。只有示之以强,才能安定人心。还有离尘宗内,也无需这些鬼域伎俩,以堂堂正正之兵临之就可。你们说的那人,我也不屑收拢入座下。”

    秦锋并无尴尬之意,只微一颔首道:“弟子明白了”

    位置不同,眼界与看法,也自不同。秦锋不觉自己有错,然而无明的做法也无可指摘,无明不喜在赤神宗内使用这样的手段,是不欲容忍背叛者,也不愿败坏了门风。

    而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全力散出消息,将庄无道搜魂得来的信息,传遍星玄修界。使无明可以堂堂正正,对孔商仙盟出手。

    “我行事不太方便,只能拜托你二人。不过无法师弟切需小心。不得已时可以放弃,哪怕事败,也一定要保住师弟你的性命——”

    无明的唇角旁流出一丝不可察觉的苦涩,而后又迅速收起。正欲离去时,却忽又心生感应,眺望了远处一眼,

    “那衡风,还真有几分骨气。肖似其父,可惜了”

    正当庄秦二人不解时,无明身影,就已经消失在了他们眼前。

    而此时此刻,就在崆峒峡外,衡风正面色冷淡,负手肃立着,在他对面,孔天霄与楚灵奇几人,也皆是神情难看无比。

    “衡风兄就不再考虑一二?这几人与你们一家非亲非故,又是你父最厌憎之人,何必如此?一定要为这几人,得罪我孔商仙盟与雪阳玄天二教?”

    衡风冷冷的谈起眼皮,眼神中波澜不起:“这是绝无可能之事诸位不用再劝。若诸位定要强为,崆峒仙盟不惜一战”

    那孔天霄再不说话,转身就走,楚灵奇却目光下移,似要洞穿衡风的身躯一般,然后冷声笑着:“我倒真要看看,你们崆峒仙盟,到底还能猖狂到几时今日崆峒仙盟拒我所求,那么他日秋后算账之时,衡风兄也莫要抱怨。”

    目光所望,正是衡风体内已近破碎的内天地。而说完之后,楚灵奇就更是长声大笑着,转身离去。

    衡风心中微沉,感应己身,而后就只觉一阵胸闷,眼眸内掠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无奈与悲凉。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