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零二章 无明到来
    之前两次在赤神山的两次接触,因时间不够,不便细谈。庄无道以魔神意念降临,也多有不妥。

    许多疑问,都积攒了庄无道心内。尤其是赤神宗内的变化,最让他在意。

    “赤神宗么?如今正在争论之中,因当年对山河你的处置,无明上仙反攻倒算,不过双方仍是争执不下。不过无明已占据了一些上风,我看最多只需三五十载,就能有结果。”

    秦锋沉吟着道:“赤神宗内上层的结构,与我们天一离尘相差仿佛。掌教只管理俗务,而宗门大政,则都掌握在由十二位散仙,十六登仙境组成的长老会手中。若有大事不能决,才会提交到赤神天宫六位太上长老面前。无明乃太上长老之首,平时虽不理宗门俗事,不过若对门内事务有什么不满处,也可联手三位以上的太上长老一起于涉,便是长老会与掌教也无可奈何。有着绝对的权威,执掌门内最大权柄。那时任山河之所以被赤神宗开革,就是因无明正征伐九玄魔界,被魔界诸方实势力联手牵制,不能回归,想必无道你得自任山河的记忆中,也有印象?当时长老会火速决断,未曾请示九玄魔界中的无明,就一锤定音。事后无明匆匆赶回,也无力回天。”

    庄无道神情微凛:“也就是说,如今赤神宗的长老会与掌教,无一可信?”

    怪不得会说是三五十载内,才会有结果。也怪不得无明,会那般的隐忍。若真如秦锋所言,那么无明在赤神宗内,可谓是孤立无援。

    “当时在场,赞成将任山河开革出门的,大约有三分之二的长老。这些人并非全不可信,对赤神宗,也大多都有几分忠心。然而任山河所查之事,使赤神宗人人自危。除此之外,那无明无珩门下,亦有几位散仙与登仙境弟子,身列在长老会中。然而当时这些人,要么是随无明在九玄魔界,要么是被人有意支开,不在宗门之内。”

    秦锋嘲讽一笑,也不知是否在笑无明的疏忽大意:“要知如今,无明上仙在赤神宗内的对手,可不仅仅只是那些混入赤神之人。还有着赤神宗内部的几方势力,以及那些从人元草案中受益的世家。”

    庄无道不由陷入沉吟,加上当时不在门内,未曾参与的几位长老。双方在长老会的力量对比,差距应该不大。

    可哪怕这表面上,站在无明一侧的十几位长老,无明只怕也不敢全心信任。

    任山河之事,这些人难道就没有一位察觉端倪?错非是上下联手,沆瀣一气,又怎能瞒过任山河的耳目?

    再若没有几位绝顶大能镇压住了天机天数,以无明的术算斗数之能,又怎可能从头到尾,毫无所觉?

    当时的任山河,不但是掌握着人元草案的关键,可能是未来无明属意,最有可能继承‘赤神蕴生石,的人选。首先被这些人联手暗算,是可以预料之事。

    最近他梳理任山河的记忆,已经发现这位肉体‘前身调查人元草案时忽视的几处疑点。若自己这次能安全逃出重围,或可让秦锋调查看看。

    “除此之外,此时赤神宗内,能够继承无明地位的有四人。无相与无欢,都是灵仙之境,也是七百年成道,实力不俗。还有一位无壬,一位无观,如今都是登仙巅峰境界,也都是实力更胜于玄天剑宗楚灵奇之人,修为强绝。尤其是无观,当年在十小仙师中的排名,还凌驾于楚灵奇之上,已经成就了双法域。是最有可能,在一千年内,修为追及无明之人。这四位在赤神宗内,都各有自己的势力,有一群拥趸。便是无明,也不敢小觑。”

    秦锋微一拂袖,身旁就现出无相,无欢与无壬,无观四人的影像:“无明如今在赤神处处受制,不过这位却也毕竟是久经风浪的灵仙境大仙。此时只从赤神天宫内着手,联手几位灵仙境太上长老,不断对长老会施压,准备清除异己。无相与无欢二位太上长老,都不敢与之正面对抗。不过短时间内,不可能有太大进展。无明如今主要在关注底层,培育那些身世青白,有着足够潜力的大乘登仙境者。观其之意,是要重整长老会。可这都需时间,也同样是急不来的。”

    ——在赤神宗内,只有身入登仙境者,才可入长老会,只有灵仙境,才可为太上长老,这是无明,也不能更易之事。

    不过当说到此处时,秦锋却突然语音一顿,若有所思的看着庄无道:“你问这些,可是有察觉到了什么?莫非是在孔商仙盟的山海集,有所收获?”

    庄无道并不说话,只是轻轻一指,点在了镜面之上。秦锋立时就有感应,瞳孔微张,而后失笑:“看来运气不错,这么快就找到一人。怪不得那位最近的情形有些不对,大约是因知晓李承玄曾被你搜魂,而感觉不安吧?不过这一位影响不大,在赤神宗内并非大鱼。不过反过来挟持,也可为无明上仙所用。可惜了,运气再好些就好,只要能查清楚这四人中的任意一位,无明那边就会轻松许多。”

    却绝不说什么宣扬出去,让无明插手介入,以李承玄参与人元草案为借口,直接对孔商仙盟下手之言。

    一来李承玄已死,任山河这个魔头之言,并不足以⊥诸宗采信。二则无明化身如今伤势未愈,在这位恢复之前,只能以无明本体之势威慑诸宗。使各方忌惮。若是真的动用了,反而使各方再无顾忌。

    “其实任山河之事的真相如何,神宗内到底谁有问题,这些都无所谓。”

    见秦锋面现不解之意,庄无道冷哂道:“只要把雪阳天宫与那星始宗,元始魔宗这几家全数铲除,那么即便他们得到了‘赤神蕴生石,与‘先天五行雷玉,又能如何?”

    秦锋神情已由不解,而后转为怔然,最后哑然失笑:“我发现无道你如今行事,越来越是霸道。不能明辨门内那几位,到底谁真谁假,是否可靠,那就于脆将他们背后之人,全数铲除么?可惜你我现在,还无力办到。实力不如,也就只能先按着别人的规则行事。”

    庄无道不说话,他实在没耐心,与这些人勾心斗角,与其花心思去解开这些谜团,倒不如把心力投入修行。

    只需修为到了,一切阻障,都可一剑斩开剑锋之前,哪里有那么多道理可讲?

    不过秦锋之言也对,此时自己,确实还没有无视星玄界规矩的资格。

    “对了,我不久前已见过那位衡风散人,这位就是你说的,需要我出手救治之人?”

    “衡风散人?”秦锋的目中,却现出了意外之色,而后摇头:“不是他衡风散人也受过重创,不过据我知晓的消息。太幽上仙一直在为他寻找救治之法,最近似乎已有眉目,可使衡风散人破而后立。他两位师兄之所以暂离星玄世界,就是为此事。我当时所说的,是指衡风散人的母亲,太幽上仙的那位双修道侣红尘上仙。据说是一位奇女子,太幽爱其至深,可惜早年与衡风散人一并,被九玄魔界一位大能打伤,难以痊愈。衡风散人还好,当时不过是元神境界。太幽的道侣,却是直接内天地破碎,从灵仙境跌落。如今红尘上仙已寿元将近,再过几百年,就要坐化轮回,无道你若能将他妻子治愈,必可又得一强力臂助,”

    “原来如此”

    庄无道双眼微眯,而后就一摇头:“难以取信于人,总之一切随缘便是。”

    能得这位相助固然是好,可没有了这位太幽上仙,难道自己就会一事无成?

    不过他对于衡风散人与其母的伤势,却是越来越感兴趣。二人应该是一同受伤,可衡风却能悠哉游哉的的活了许多年,而且一路从元神修至灵仙境界。

    是直到内天地完成,才引发的伤势么?

    那秦锋的瞳孔内,却是微微一亮:“听起来,无道你并非全无把握?”

    庄无道正欲说话,这室内却忽然传出了一声清朗笑声:“我还不知,无法师弟,居然也精通医道?”

    庄无道与秦锋闻言都是微凛,按照离尘宗的礼节,稽首一礼:“见过无明上仙”

    此时在庄无道与太虚子镜之旁,赫然是一位神情懒散的二旬青年,正是无明的三尸化身。

    此时微一拂袖,示意二人无需多礼,而后笑道:“你若真是医道高明,日后倒是有些用处,据我所知,星玄界内颇有几位高人受旧伤之扰,穷尽一切之法,都不能痊愈。你日后倒是可试试看,将这几位纳入麾下,或者让他们欠些人情。至于那太幽的道侣红尘,还是莫要招惹为佳。那家伙的性子太过古怪,比我还要怪几分。主动凑上去,反而要被他认为是别有用心。”

    说到此处,无明又往崆峒山巅的方向看了一眼:“这其实也是位可怜人——”

    话是这么说着,无明的语气,却以冷笑居多。

    庄无道与秦锋面面相觑,不过都暂时压下了心中疑惑。看得出来,这两位星玄界的强人之间,其实并不和睦。

    “对了,这是你要的东西。”

    说话之时,无明一个甩袖,就几件灵光闪耀之物,送到了庄无道的面前:“看看可还差了些什么?只要在能力范围之内的,师兄我都尽量为你办到。最近你这几战让人惊艳,事情也办得很不错,我与师兄都颇为满意,可以追加些报酬。”

    庄无道受宠若惊,却暂不理会无明之言,直接看向了眼前诸多灵物。最引人注目的是一朵火焰,稍加辨别,就知这是八阶后天乾焰真火正是无明承诺过的火中火。

    心中暗喜,庄无道想也不想,就将这朵后天乾焰真火,收入到了体内,与‘玄灵不灭神焰,融合。

    以他如今的修为,又有内天地之助,此事轻而易举,不过须臾,就将这两朵灵焰合而为一。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