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零零零章 衡风散人
    这十二位修士,有六位是大乘境,四位登仙,还有两位散仙。那位散修大能在崆峒峡隐居之后,曾开山收徒,前后收纳了二十位入门弟子,都成就不俗。

    其中有六人中道陨落,还剩下十四人。除了有两位也成就了灵仙境界,时常呆在那位散修大能开辟的洞天世界之外。还有十二人,也就是他眼前这些位,同时亦是这崆峒峡的实际管理之人。

    而此时此刻,这十二人聚于峡谷之外,望下来的目光几乎都是晦涩难明,复杂之至。有些是毫不掩厌恶憎恶,有些则是略含好奇。不过其中却无一位,有着友善之意。

    “看来情形不妙——”

    谢婉清的身影,忽然就出现在了庄无道的身侧。也眼望着上方,神色中略含幸灾乐祸:“这些人是真的厌恶主上,也不知会不会拒我等入谷?”

    “不会”

    答言之人,却不是庄无道,而是另有其人。庄无道讶然远望,只见一个白衣修士,此时正踏着云雾而来,不过须臾,就也到了这艘‘太霄都天星云神舰,的舰顶之上。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这是父亲他,一向信奉之理。崆峒峡包容一切,对天下散修大开一切方便之门,此为家父所定之规,亦是他老人家的宏愿,不会因人而异。”

    庄无道的瞳孔不禁微微收缩,这是他在无明之外。他第二次见到的仙人。

    哪怕是较之无名的实力境界,差了不知多少,可却也同样让他生出了凛然惊畏之意。完全看不清眼前这位深浅,甚至此人何时到来都不知,重明观世瞳直接就将之忽略。直至百丈之内,庄无道才察觉到这位的存在。

    以庄小湖现在的‘灵媒神胎,的体质,三十万里之内,一切修士与灵源都可感应。然而若换成是眼前这位,哪怕就立在庄小湖的眼前,只怕庄小湖也无法查知。

    稍稍失神,庄无道就已惊醒过来,俯身一礼道:“晚辈任山河,见过上仙”

    “上仙?我现在可当不得上仙之称。”

    那白衣修士语含自嘲的笑了笑:“我名衡风散人,家父太幽上仙,道友可唤我衡风就可。”

    庄无道顿时就知此人的身份,那所谓的‘太幽上仙正是此间崆峒峡之主,也是那位散仙大能。太幽有徒二十位,除此之外,还有一子,名唤衡风。据说早年亦是天纵之才,天赋高绝,只用了短短七百年时间,就修成了九阶登仙境界。

    不过这位从两千年前开始,就从修界中销声匿迹,很少出面见人。有一段时间,甚至传出此人已经死去陨落的消息,直到许久之后,才被证实为误传。

    不过这位很少抛头露面是真,身为这崆峒峡的少主人,却从不理会海烟峡的俗务杂事。以至于许多人,都已将这位的存在淡忘。

    今日却不知为何,这位会亲身出现在他的面前。

    二人之间,此时已经近在咫尺,庄无道也终于能望清楚这位的面容。大约三十岁,面相清秀,气度儒雅。

    不过庄无道,也从这位的体内,感应到了那晦涩的气机,心中这才恍悟过来。此人内天地将要破碎么?怪不得会有之前那‘当不得上仙之称,的言语。

    此时这位衡风散人,境界虽还在,可一身实力,却比之普通的散仙还要不如。

    重伤在身,已将至陨落之境,多半也是这位衡风散人,常年不曾见人之因。要闭关修行,稳定内天地与法身。

    那衡风对庄无道的异色亦有所觉,却是神情淡然:“道友也感应到了?也对,你身具内天地与法域,除了仍未孕育仙元之外,其余也同仙人一般。不愧是当代十小仙师之一,确是不同凡俗。任道友可是在奇怪,以我现在的状态,为何要亲自出面,与你相见?”

    庄无道目光微闪,就也不客气的问道:“确实如此,敢问其详?”

    “只因家父闭关,而两位师兄,此时皆不在崆峒峡内。”

    衡风说完,又指了指谷外上空处:“任道友,你等也为我崆峒峡,带来了大麻烦。”

    庄无道都不用回望,就可知身后云层,正有两艘九阶宝船,正缓缓驶来。气机遥锁,目标正是太霄都天星云神舰

    衡风言下之意,是指眼下的情形,也只有他出面才可。

    不过让庄无道心中微松的是,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已经缓缓驶入崆峒峡内。而无论是眼前的衡风,还是上方那太幽上仙的十二位弟子,都无阻拦之意。

    庄无道也不是什么得了便宜还要卖乖之人。衡风的语气平和客气,虽是透着几分冷漠疏远,然而大抵还是怀着友善之意。当下饱怀歉意的一礼:“情非得已,还请上仙见谅,任某在崆峒峡,不会停留超出三日,也不会在峡内惹是生非。”

    他若真依对方之言,不将这位当成灵仙境上仙看待,那就真是轻狂不知好歹了。

    而之所以要呆上三日,是秦锋通过一位苍茫魔主给他传递了警讯。那些正教势力,在崆峒峡东面峡口的布置,速度远超意料。必须等待庄小湖先抵达东面峡口,窥知究竟之后,才能万无一失。

    “希望如此那雪阳宫与玄天剑宗几家,我会警告。不过在崆峒峡内,若有什么冲入,还请任道友忍耐一二。有什么事前,可到峡外解决,”

    那衡风果然满意的微一颔首,而后又目透锐芒,瞪视着庄无道:“崆峒峡是家父心血所系,峡内七千年安宁,亦不容人破坏。任何人坏了家父规矩,太幽一门都会与之不死不休,还请任兄切记。”

    说完之后,就又虚空一踏,步入云层,又再次走出到了峡谷之外。

    看着这位的背影,庄无道却是若有所思。难道说,秦锋曾经起意要他救助的那位,就是这衡风散人?

    能够使一位灵仙境上仙的内天地破碎两千年,而不能修复,最后甚至要落到陨落的境地,可见其伤势之沉重,也必定是出自仙境中人的手笔。

    除此之外,庄无道甚至能从这位泄出的气机,感应到一丝丝的因果之力。

    因果么?

    庄无道的眼中,闪过了一抹炽热。这正是他这下一阶段,要准备深研的天道。不但是苍茫魔主的应,与报复需要足够的因果之法来支撑,他的乾坤大挪移要进入第八重境界,在原本的层次之上,再做提升,也需涉入因果之道。

    想要移花接木,想要挪转乾坤,必须融入因果之法。

    据剑灵之言,天仙界中的仙人,有不少掌握着因果之力。出手之时,就已定下了因果,不是简单的借力打力,移力化力,就可将之转移化解。

    故此庄无道若不欲自己的乾坤挪移大法,重明剑衣等等,在这些人面前形同虚设,就定要掌握极其高深的因果大道。

    甚至他预想中的第八门玄术神通,也与‘因果,有关。除此之外,天地阴阳大悲赋的第七剑‘临江仙也是由因果而发。

    可惜的是庄无道一直不知该从何处入手,小天罡错星明神阵能够在二十天内,就将雷火仙元的阵法,提升到七阶层次。

    可在‘因果,这一玄而又玄的天地大道面前,这座阵法的效果却是微乎其微。哪怕是时序空间大道,小天罡错星明神阵都可演算。可对于因果与命运,以此阵运算参悟,却是事倍功半。

    ——而之所以能有些效果,还是因小天罡错星明神阵,本身是以《周易后天归图》以及小识天神数,为根基的缘故。这两门术算之法,本就可以推衍人之过去未来。

    其实这因果之道,剑灵前世亦有掌握,可如今还未恢复到仙禁层次,记忆并未恢复。

    这因果与命运,本就是需极高的修为境界,才能掌握的天道——

    传说也只有内天地成就之后,才能超脱于命运长河之外。

    所以庄无道对这衡风散人的伤势,颇感兴趣。此人之伤,必定是由因果而来,而且境界不低。自己若能观摩参悟,必定能够踏入‘因果,之道的门槛、

    不过想及这衡风与自己无亲无故,过往的任山河,也从未在医道上有过什么名声,又怎会相信自己?

    再者自己,也确无十足的把握。一旦有什么不好,反而会为自家招来一个大敌——

    且几年前,无明上仙应承的那几样东西,也该给自己送来了。其中一物,必可助他踏入因果道途的门槛。

    思及此处,庄无道已是摇头。正如秦锋之言,没有确定能使衡风恢复之法,还是不要招惹为佳。

    “这位就是衡风散人?果然就如传言,气度不凡,风姿出众,好生让人佩服——”

    谢婉清也在望着那衡风的背影,目中闪着异泽:“这多半是要去与雪阳宫与玄天剑宗之人交涉了,明明已伤重到这样的地步,还偏要出面,这崆峒仙盟难道就没人了么?只是看着就让人心疼,主上你累到他了。”

    庄无道眉头微挑,他还是首次见谢婉清,流露出这宛如少女般的神情语气,当下笑问:“莫非天尊,很喜欢这位衡风散人?”

    “只是孺慕感激而已,奴家也是散修,好几次都是托庇于这崆峒峡,才得以侥幸保得性命。”

    谢晚晴神情温婉,首次自称奴家而非是雄壮男儿气的洒家,。此时语音,亦是柔情似水:“要说喜欢,我真正喜欢的是那位太幽上仙,恨不得早生数千年来,能与那位共结连理。”

    庄无道彻底愣住,而后只当不闻的长声大笑,一丝意念感应,令苏剑通再次加快了太霄都天星云神舰的遁速,深入这崆峒峡内,

    在崆峒峡中,他只能呆上三日,可也有许多事情,需要在崆峒峡内完成。比如在这里销赃,将部分不需要的赃物售卖,又比如与秦锋等人见面等等——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