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九九章 种魔之秘
    这艘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上诸人,日后对他助益最大的,可能反而是苏云坠这个修为平平无奇的小丫头。

    然而逆修道心种魔,开始的凝练魔胎乃是关键,一旦不能挺过,就是废功之局。

    庄无道又实不愿此女半途夭折,所以也是真心在为苏云坠打算。这次大规模的血祭,不但可使苏云坠与‘苍茫魔主,之间的联系更深,更是为冲击苏云坠道心。一千余人化为魔烛,哪怕是在魔道之中,也是极端残忍。苏云坠挺得过也就罢了,挺不过还是趁早转回来,熄了逆修这门魔道无上秘术的心思,仍可维持前世道业。

    而以今日看来,这次血祭对苏云坠影响之大,确是无与伦比,此女道心已至破碎的边缘,也不知最后能不能挺得过去?

    那道心种魔大法,若不用魔胎鼎炉,那就需散去自身修为,先修成道胎,再聚魔身魔种。而逆修此术,则是反转过来,不过也同样散去修为,修成魔胎之后,再孕育道种道心。

    就不知最后,苏云坠会选择哪一种魔门大法,作为自己的根基。

    此点极其关键,庄无道也同样在借素寒芳这具鼎炉,修行道心种魔。知晓魔种成熟之后的好处,远不止是获得气血精元,以及素寒芳的一身道业而已。

    更可获得素寒芳的法域以及内天地——此女百载时光修成的紫日天乌法域,以及相应的内天地,都将被自己掠夺

    而若是自己与那皇玄夜争斗败北,那混元大悲剑域与量天法域,是属于他‘庄无道,之物,此人不太可能取得。可‘重明法域,与内天地‘重明无量却必定会被这位夺走——

    要知魔种一但成熟,也就意味着鼎炉已经被彻底染化,成为魔种主人手中的傀儡。那时并非一定要立时取丹,大可一直控制着鼎炉,直到九阶,甚至仙人境,道胎真正成熟之后,再开炉取‘丹,。

    那时魔种主人不但可借鼎炉的气血精元,一步登天,更能再得一内天地与法域。

    道心种魔之术,也是这世间,唯一的三种可以使人稳步修成第二内天地与法域之术。

    自然,通过道心种魔之术,从鼎炉处掠夺来的内天地与法域,通常要掉落半阶。道心种魔之术,以他化魔种最完美无瑕,神藏魔种,精进魔种于共生魔种其次,阿含魔种乃是中下。之后的几类,就再没法掠夺内天地与法域,只能夺取气血精元。

    而若是如苏云坠这般,自己逆修而成,并不借助鼎炉之力,那么也就等于是自己的本源内天地一般。

    目中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忧意,可庄无道旋即又将这思绪压下。而仅仅片刻之后,庄无道就出现在了太霄都天星云神舰的顶部,往前远远眺望着。

    并不借用这艘准仙阶战舰的远窥之法,而是直接以重明观世瞳来观照。视野却是更远,直达十万里外。

    前方大约一万里处,就是一条巨大的峡谷。

    ‘天障群山,高耸入云,最高达十万里,最低也有五万里,都是深入那上空的罡风雷爆层,是太阳真火与星力狂潮最为猛烈的所在。哪怕仙修,也有顾忌万分。

    其实这里说是群山,倒不如说是高原,比之劫含山的面积还要大上数倍。将东部的星玄海与星玄大陆,几乎彻底分隔。

    庄无道眼前的这条峒峡就是‘天障群山,中,仅有的十几条能够沟通星玄海与星玄大陆的峡谷通道之一

    此处峡谷,因旁边的崆峒山而得名。也同海烟峡一般,满布烟云。黑夜中影影绰绰,一般的灵目远观之法,根本就看不清楚。不过庄无道的重明观世瞳,自然是不同凡俗。

    整个峡谷外,甚至谷内的部分景致,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可见那宽阔的谷口中,有不计其数的修士出入。哪怕是在深夜,此处的繁华热闹,也更盛于山海集数倍。

    万年以前,这崆峒峡本是被几家二等宗派占据,收取通行的税费。然而自七千年前开始,这里就被一位散修大能占据,将其余势力尽数驱逐。

    这位大能,早年曾入过魔道,后来又转而修持道门之法,历经艰辛,才最终成就灵仙果位。传说是真正能够与无明上仙,以及血尊任糜并驾齐驱的人物。

    因感散修修行之不易,在崆峒峡内创造洞天的同时,也为天下散修,开辟出一方乐土。

    这崆峒峡内,灵能不盛,灵脉不丰,远比不得那些修行圣地,然而无论是何等身份之人,道家,魔门,散修。只要入崆峒峡中,都会受其庇护,任何人都不得加害,也不得互相厮杀争斗。否则这位散修大能必会出手,必要将凶手诛灭不可。

    许多得罪了大宗派的散修藏身于此,都能得以活命。

    这位昔年得一至宝,虽比不得赤神宗的先天五行雷玉,可威能却也很是不弱。能够独力施展,威能只逊色先天五行雷玉两筹。

    早年又是个极不讲规矩的人物,什么灵仙不得插手星玄界内之事的共规,在他而言,全是放*屁,根本就不加理会

    星玄界哪怕十二大正教,都不管轻撄其锋,以免为自家宗派,招惹一位大敌。甚至连稳据此界第一的赤神宗,对这位也是忌惮有加。

    不过据说早年这位,因与修罗血尊任糜有些恩怨。所以对那些与血尊任糜有类似经历之人,极不待见。

    这也是为何,苏云坠之前会有那般言语之故。任山河的经历,与血尊任糜的人生轨迹,极其相似,会得此人欢喜才怪。

    庄无道却并不在意,他本也没打算在这崆峒峡内呆上多久,只是借道前往星玄海而已。

    那位上仙即便厌恶他这种人,可也不会自降身份,对自己出手,更不会主动坏了自家的规矩,破例容忍雪阳宫与玄天剑宗,在这崆峒峡内对他出手围杀。

    万里之距,转眼即至。当这艘‘太霄都天星云神舰,终于抵达,在满天星光照耀之下,现出银白舰身。谷口周围的修士,顿时是纷纷注目,眼含异色。

    几天前的那场血腥大战,应该还未传开。不过‘任山河,本身,已经是凶名在外,孔仙商盟的这艘‘太霄都天星云神舰被他强行夺取,也同样是众所周知。

    故而绝大多数散修,在认出此舰来历,以及庄无道身份之后,都是眼现敬畏忌惮之意。

    不过也有几百位修士,却是面含怒火,满眼仇恨。

    庄无道只一眼,就知这些人,必是那几家的门人,等待在此,就是位确认他的行踪方位。

    只是修为却不是很高,只除了两位登仙境大天尊,稍稍能够入他之目以外,其余都不过是归元练虚境的小人物。船上除了那些低阶天人以外,其余任何人都可将之一指碾杀。

    冷声一笑,庄无道毫不在意的偏开目光,转而看向了上方空中,只见那云空之中,还有着十二个人影,此时正隐在那海烟水云之内,向他立身之所,俯视下望着。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