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九七章 算渊之伤
    寒霄不禁凝眉,素寒芳亦是无言已对。今日这一战,任山河及其爪牙,已是展示出了碾压般的实力。要与之匹敌,至少也需十位登仙境配合大阵联手才有可能。

    而想将之诛灭,则必须要身拥半法域的强者不可。

    可这天下广大,那群魔头借助太霄都天星云神舰来去自如,又如何能够拦截得住?

    除非是借助特殊地形,或者有十倍于任山河的实力不可。

    “虽是如此,然而山海集覆灭与承玄道友身死之仇,我孔商仙盟亦不能不报。”

    孔天霄气息寒冽,同样隐含不满戾意的,扫了寒霄与素寒芳一眼。楚灵奇对雪阳宫心存怨意,他们孔商仙盟又何尝不如是?

    可以说是立在岸旁,然后被雪阳宫硬生生的拖拽下岸。

    目光如刀,孔天霄及时查知自己的失态,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强行将这些思绪压下。

    “我孔商仙盟,已有一位散仙决意出面,参与对这任山河的追捕”

    楚灵奇神情微振,知晓这孔天霄与其背后的孔商仙盟,确实是诚意十足。

    所谓散仙,其实就是魂修的顶点。以魂修之体,凝聚内天地,塑造出仙人之体,所以要经历九次天劫连续九重劫数之后,才可踏入灵仙境界

    许多登仙境中期与后期巅峰修士,自问无法度过仙境九九重劫,都会选择兵解,走魂修之道。

    一来可再延寿九千,二来可继续积累力量,三来可分散劫力,四来可以自聚天人之身,无瑕仙体,远强过以前的肉身,好处不少。

    而这些散仙,也往往因法域较为完整,内天地也在逐步成形之故,战力都远在登仙境大圆满之上

    不过大多散仙,不可能有短时间内,连渡九劫的把握,所以需要避劫。尽量拖延劫期到来的时间,平时大多都藏身在特殊的阴福灵地之内修行不出,以面沾染因果,被无所不在的天道关注。

    一旦行走于外,则必定身积劫力。此外因身近于灵仙,是准灵仙,之故,亦不为星玄界所容。

    在星玄界内的规矩,是灵仙境以上,都不得于涉界内之事。如此一来,散仙就成为此界中的顶点高峰,是正魔两道诸宗手中最强横的力量。

    不过若真到出动散仙时,这些散仙本身,也会身但极大风险,提前引发劫数。所以各宗虽是重视散仙数量的积累,却并不轻易动用。

    “幽云子及诸多道友之死,我玄天剑宗亦与他任山河不死不休稍后我楚某也必定要请宗门法旨,请动我宗散仙出手”

    说到此处,楚灵奇语音一顿,又目视寒霄:“不知寒霄大天尊,以为如何?”

    寒霄心中不禁微寒,知晓此刻雪阳宫,已经惹了众怒。山海集覆灭,幽云子等人身死,一众修士被制成血烛,都因雪阳宫与任山河的恩怨而起,这两家也是因雪阳宫的缘由,而涉入这场风波。此时固然是深恨任山河,可对于雪阳宫,也一样是心存恶感,且不在前者之下。

    方弄雪可以仗着赤神宗之势,毫不担忧畏惧,对楚天奇视如罔闻,她却不能如此。近年雪阳宫虽已声势渐振,可散仙的数量,始终都在短板。最近因无明之怒,更是折损惨重,一位灵仙被迫飞升,实力又已落入低谷。

    然而此时,她却知不能有半分的犹豫:“任山河此獠,我宗也是必欲诛之。如今也只有请动散仙出手,才能将这些魔孽压制,雪阳宫自是义不容辞。”

    楚灵奇冷声一笑,忖道这寒霄倒还算识趣。不过当望及眼前,一片猩红怨煞,那些同门修士的元神,此时都化成灯烛燃烧,元神锁于烛内不得超脱,经历炼魂皆痛苦不堪,哀嚎不绝,只欲求死。楚灵奇的面皮,却又不禁再次抽搐

    “畜牲”

    一声低吼,楚灵奇终忍不住,猛地一剑斩出。剑四十八,欲将这片千里方圆之地,分割成九千世界。

    然而剑力才出,阵中就有巨大的反斥之力,将剑光排开。而四面八方,那些魔烛之内,都发出更为刺耳的哀鸣之

    魔烛血祭最为恶毒的地方,就在于此。会调用阵中所有‘魔烛,之力,来对抗外力。

    若是出手之人,力量强横,能够一举将之碎灭时,也就罢了。若是不能,则会使阵中这些魔烛,更为痛苦难受。

    方才已是楚灵奇含愤而发,最强的一剑,可最终却还是无果而归。想要尽早结束同门的痛苦,却反而是事与愿违

    “楚兄勿怒”

    孔天霄一声叹息,眼现怜悯之意。半年之前,他亦有相似的经历,所以同病相怜:“只凭你我几人之力还差了些,即便将此阵斩灭,也不能超渡诸多道友残魂真灵。待得元释道友赶来,几人合力,或能将这血祭之阵破去”

    元释大法主,洗心寺三位掌握半法域的九阶修士之一。只因佛门都兼修神道,所以超渡怨魂残魄之能,往往非是道门修士所能及。

    楚灵奇只觉是戾气满腔,恨不得眼前一切,都全数撕碎。不过却也知此时,他再不可意气用事。再强自出手,只会使这些同门,更为痛苦,只能强自按捺,默默看着崆峒峡的方向。

    紫云来微微摇头,也欲暂时分开楚灵奇的注意力,沉吟着道:“任山河的瞬间布阵之能,世间无人能有。我等也不能时时刻刻,将一座大阵携带。若不能破解他的雷火仙元之术,哪怕有几位散仙出手,我等也未必就能逞心如意。好在此术,并非无有破解之法。当可请动诸宗灵仙,炼制符宝针对,封杀这‘雷火仙元,之阵。据我所知,就有数门术法,可以将那些仙元力士完全冻结,融灭,甚至埋葬也可。譬如雪阳宫梦灵上仙的梦神国便可克制——”

    楚灵奇已渐渐冷静,也同样陷入深思。要想诛除任山河,的确这‘雷火仙元,是非破不可。

    法域之力,可以互相抵消。然而有一座八阶大阵加持,任山河战力,依然直追九阶,甚至散仙。

    就只凭那梦灵上仙的梦神国,么?只怕远不够。

    而随机他视角余光,就见那寒霄手持着一张灵仙纸鹤,面色怪异。不禁心神微动,直接问道:“到底出了何事?

    寒霄扫了诸人一眼,而后一声轻叹:“是算渊道友,我请他衍算此间详细。可就在方才,算渊道友吐血三升,寿元折损四十,道基近乎崩灭。”

    此言道出,楚灵奇顿时脸色铁青。算渊乃是当世最顶尖的几位术算高人,修为近乎于散仙。

    这位却因任山河而被天机反噬,修为大损。只怕日后,再难有擅长天机斗数的大家,轻易出手算那任山河之事。换而言之,他们追捕任山河最大的依仗,此时已被废去。

    方弄雪却是笑了笑,猜知今日算渊之伤,只怕不是那么简单。虽不知详细的情形,可这几位,也多半是中了任山河的算计。

    又仰望天空,方弄雪神色晦暗。今日战后,得知任山河重明天殇并未破碎之事,赤神宗内的内争,只怕更要激化数分——

    这莫非也是任山河你,想要看到的么?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