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九六章 事后风波
    一个时辰之后,当素寒芳从自己驾驭的那艘八阶雪阳融天极禁神舟上飞落而下时。瞳孔在第一时间,就为之一凝

    之前就以感应到此处的魔焰滔天,怨煞冲霄。可当亲眼目望,此处景象之凄惨,依然是震撼了她的心灵。

    千余位玄天剑宗的门人,以四位登仙境大天尊为中心,被摆成了一个血祭大阵。而此时这些人影,赫然已是化为魔烛,正从头颅部位开始,魔焰熊熊燃烧。

    此处聚集之人,已有两千余位,各宗各派的修士,在这依然狂乱的灵爆之中,都是寂静无声。

    素寒芳的面上,已然血色褪尽,而后目光,又转到了血祭阵内,上空有六七位修士身影,虚空浮立。

    与她同门的寒霄大天尊,孔商仙盟的太霄剑派的孔天霄与玄都,以及同属孔商仙盟的玄都神宗紫云来,赤神宗的方弄雪天尊,以及最后一位,玄天剑宗的楚灵奇。

    除了一位方弄雪,其余几人,莫不都是在仙境之前,就已经完成了半法域的俊杰。此时却都是面色铁青,扫望着此处之景。

    参与追杀的另几家宗派,此时亦有人赶到。不过此时都呆在血祭之阵的外围,一来是法力不够,不敢深入祭阵之内,以免受血煞侵染。二则是表示置身事外之意,只要明眼人,此时都可察觉,这几人之间的僵硬气氛,只是私下里议论纷纷。

    “这魔头,真是胆大包天,丧心病狂”

    “可杀,可恨”

    “几百年来,手段最血腥冷酷者,无过于此人”

    “能够压制幽云子,应该是保存了重明法域?”

    “只怕不止,我看那位,多半连内天也已经完成。”

    “若真如此,这位任魔君,就真是可怖可畏。”

    “都是未曾确定之事,那位是否保住了法域,未可确证——”

    素寒芳稍稍犹豫,还是仗着自己的大日金乌魂体,走入到了阵内。她想亲眼看看,那‘任山河,的所作所为,以及这一战的究竟详细。

    然而才刚走近,那楚灵奇就是一声冷哼,目光扫望过来,更似如刀剑。寒意如潮,侵入她的骨髓。

    素寒芳心中苦涩,直能故作不知的,承受着楚灵奇的意念冲击。知晓这位,多半是恨上了自己与雪阳宫。

    绝真是因自己而死,玄天剑宗原本可置身事外,可此时却是伤亡惨重,反而是成为任山河入魔之后,损失最大的一家。

    此处战死的七位登仙境大天尊,尽管只有三位,是真正出身于玄天圣宗,其余四人,都是出自附庸的宗门世家。

    可对于玄天剑宗而言,却已足堪称是伤及元气的重创要知整个玄天剑宗,登仙境大天尊的总数,也才不过十五而已。加上一应臣从附庸,数量不超五十,而在此处,就已陨落了七分之一

    在楚灵奇眼里,自己身为罪魁祸首,自然是罪不容赦

    那边寒霄也看在眼中,展开法力轻轻一扯,就将素寒芳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绝真与幽云子几位同道,都是为诛魔而死,楚兄这是欲怪罪我家寒芳么?”

    楚灵奇目光凶横,与寒霄对视了片刻。而后面无表情,移开了视线:“我只知幽云子几位师兄,不能就这么白白死去。围剿任山河之策,是你们雪阳宫与孔商仙盟一起制定,我玄天剑宗配合。可事到头来,却是我玄天剑宗,折损七位登仙境,三十九位大乘天尊。诸位难道不觉,需给我宗一个交代?”

    孔天霄面色铁青,一言不发。旁边的紫云来,却是一声轻叹道:“楚兄息怒,我等之前,确是未曾意料。这任山河与他一众爪牙,居然又实力大进。此处布置的‘玄圣遮天弑绝剑阵加上幽云子几位坐镇,本该是万无一失才对,至少也能撑到我等到来。万不曾意想,最后却是这等样的结果。”

    闻得此言,众人面色,也都是怪异之至。山海集之战,还只是损失了一位登仙境大天尊而已。可仅仅是才过半年,那任山河却已有能力,将五倍于山海集的力量,在不到一个时辰内,强行拿下。

    “不过此番玄天剑宗的损失,确是我等布局失当,小看了此子。且请楚兄能给我们孔仙商盟一些时日,在这月内,我盟对玄天剑宗必有补偿交代。区区财物,不能弥补贵宗伤痛,只能聊表我孔仙商盟心意。”

    那寒霄亦随后颔首示意:“今日此战,一应折损,确不能由玄天剑宗一家承担。”

    楚灵奇这才觉心气稍平,可随即就见众人之中,只有方弄雪面色平静,定定看着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似置身事外一般,对此间之事毫不在意。

    此时的他,看什么都不顺眼,尤其眼前此人,与任山河是同样的出身,更使楚灵奇反感:“方天尊此刻,怕是在幸灾乐祸?”

    “幸灾乐祸?”

    方弄雪转过头来,面色却是苦涩更胜与楚灵奇,更含着讥诮自嘲之色:“玄天剑宗只损失了七位登仙境大天尊,就已是痛彻心扉。我宗如今,拜尔等所赐,却是损失一位未来的遮天大能。我方弄雪有何资格,对你等幸灾乐祸?”

    此间诸人,再次一阵死寂。便是楚灵奇,也是沉默了下来,不再言语。

    尽管此处的战事痕迹,大多已被抹去,可以几人之能,依然能窥得当时一些情景究竟。

    今日之战,任山河已经将一身大能,展现得淋漓尽致。四百三十二尊雷火力士,一座天元无量都天阵直接将玄天剑宗号称杀戮最盛的的八阶大阵攻破。

    还有这法域,此处周围,诸人都确实感应到了一两份法域残迹那任山河入魔之后,很可能将那‘重明法域以及那重明天殇之术,完整的保存

    若非是法域镇压,以任山河及其爪牙,连一位正统九阶都没有的实力,如何能在一个时辰之内,让幽云子等人全军尽覆?

    重明天殇之术不同于其他,似他们这等人,尽管也在仙境之前,完成了半法域,却仍是以自身的九门本命神通为基础。进入仙境之后,依然是单法域,最多自身的法域与内天地,要比其他仙修,更为完善。本身功法,也最多只是一品的中下位而已,形成的法域,自然也强不到哪去。

    可任山河不同,重明法域单独存在。一旦踏入仙阶,就是身具两大法域。任何同阶修士在这位面前,都要被生生打落一境

    不算那几门同样使人忌惮无比的辅助之术。只任山河的斗战之能,到灵仙境之时,就不会逊色于无明上仙

    玄天剑宗的损失再大,也大不过赤神宗。

    方弄雪之言,更另有含义。若非诸宗逼迫,将任山河打为魔类,何至于有今日灾劫?

    若是放在半年之前,此人定不敢道出此言。可在符冰颜显漏魔功,无明上仙亲自出手,打塌半座雪阳天宫之后。方弄雪哪怕公然表示不满,诸宗也无话可说。

    “任山河入魔,是否因他化魔种,此事仍未有定论。然而赤神宗既已为星玄第一大宗,总不可能坐视自家叛宗弟子,继续肆掠星玄,造下这凶残杀孽?”

    “我家两位登仙大天尊,已在途中。不过为防万一,也为免沦落到今日玄天剑宗境地,不会任人指使。”

    见楚灵奇怒目圆瞪,方弄雪毫不动容,神情依然平静:“我宗镇压九玄魔界,已然倾尽全力,实在已无多余人手,还请几位大天尊见谅。

    楚灵奇的一双大袖,皆是剑声嗡鸣,一声剑意已至极盛。看向方弄雪的目光,越来越是冰冷。

    赤神宗为星玄界第一大宗,直接间接受此宗谕令的登仙大天尊,多达百位之巨。

    此时又刚与九玄魔界大战过一场,至少十年之内,再不会有战事。说无多余人手,这能骗谁?

    方弄雪却也是好不相让的,冷冷笑着。赤神宗已如尔等之愿,将任山河驱逐。如今自家无能,奈何不得那位,又想要借赤神宗之力,将无珩上仙的血脉围杀,倒真是打的好算盘。

    “那任山河是否身有法域,此事还未确定——”

    紫云来看出行事不妙,及时插口,把话题错开道:“我观此处战场,还有许多让人疑惑不解之处,需要弄清楚。幽云子道友是如何败的,那任山河的天元无量都天阵威能到底到了何等程度,都需加以确证。那任山河离去之前,命人将此间大半的痕迹,都尽数抹去。有故意遮瞒之嫌,定是有什么事,不欲我等所知。”

    “此间确有诸多疑点我已请算渊大天尊出手,推演今日这一战的前后详细。”

    那寒霄大天尊微微颔首,意示赞同,可随即又语气一转:“不过我觉当务之急,还是先弄清楚战后那任山河等人的去向,还有追击之事。”

    众人一听‘算渊,二字,就已经放心下来,这位大天尊,是灵仙以下,术算造诣最高之人。本人也修为高深,境界虽非灵仙,实力却更胜灵仙。

    有此人出手,此间的一切详细,都可得知。

    可听到后一句,却都不禁皱眉,神情凝重。

    “从这个方向逃遁,那就定是崆峒峡无疑。”

    楚灵奇眺望了一眼那远处,那被雷光电闪不断撕破的黑暗虚空,冷然笑道∶“追击?如今还怎能追击、除非咱们有上百位登仙境,再从门内内,调集十倍财力,方能封锁族东面三十几个出口,还不能保证,对手实力再次大进。那时候即便拦住了他又能如何?只怕依然是全军尽覆,无人幸存,如何能阻拦得了他”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