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九五章 血祭之主
    若论剑道造诣,庄无道自问仍差了那幽云子一大截,可凭着种种辅助之法,却终还是将此人一举拿下

    此等战绩,已确足以自傲。

    这一界中,能够越阶而战的修士极少。然而能越两阶击败对手,却只有皇玄夜与他等寥寥几人而已——

    也多亏是修成了‘真火冷,这一剑,使他剑术大进。源自于天地阴阳大悲赋的一应剑道神通,都提升了一品高阶。再有自己天生战魂,提升所有半个神通阶位的体质,使自己习成的这大悲五剑,距离超品已不远。

    甚至已经晋至超品的连脉剑术‘阴阳劫都未使用。

    而估计当第五剑‘天地悠,完成之时,自己就已能将六式大悲剑都提升至超品无上,身拥六门超品之剑天地阴阳大悲赋衍化为超品功决,那时天上地下,都可任他纵横。

    “幽云子开窍五十六,即便还及不上孔天霄,楚灵奇这等人物。可在星玄界之中,也绝对是散仙以下,最顶尖的一百人之一,居然就这般轻易的败落主上只手”

    谢婉清也在片刻之后,回归到了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内。大战未熄,不过谢婉清却已无痛打落水狗的兴趣。攻破了剑阵核心,又活擒了一位登仙境大天尊,就也如庄无道一般,直接返回。剩下的一些喽啰,根本不值得她出手。

    此时却似要重新认识一般的上下打量着庄无道:“你到底是从那来的这般绝顶剑术,天下修者只把你排在小仙师的第七位。可真是瞎了眼睛”

    能够以加持辅助类的神通,助旁人战胜九阶,能够以剑道,击破玄圣剑宗的幽云子。这样的人物,怎就被人如此轻视?

    谢婉清目光略含疑惑之色,这个人真是任山河?心有疑虑,可此人无论是神念,血脉,肉身都无异样。感应冥冥中的因果,亦无什么所得。

    这一切的现象,都指明眼前之人,确实是任山河无疑!

    莫非是自己多虑了?

    旋即谢婉清就已将此事放下,眼前这位,是不是任山河,又有什么关系?无论真相为何,都与她无碍。

    生疑了么?

    庄无道目光闪动,面上却毫无异色。

    “任某赤神山中被困二十余年,却并非是虚度。”

    他也知这一句,并不能打消部属的疑惑,不过却懒得解释更多,转而询问:“形势如何?你估计我等在此,还剩多久时间?”

    雷音剑中有一门秘法,探查感应之能,仅逊于色此时的庄小湖。只需事前,将一口口音震剑气,散向四面八方,那么周围最远二十万里范围内,都可被谢婉清神念感应。就如蝙蝠,回音辨物之术。

    不过谢婉清并非是以本体接收回音,而是分出一丝元神分念,寄于这些音震剑气之内,然后遥空感应。故而有着破绽,这些神念能够及时回收也就罢了,若是不能,或者被对手擒获,却都需以秘法立时自毁。

    故而此法,对元神损耗极大,而元神也影响命元。这也是谢婉清,数千年岁寿消耗殆尽的元凶。当年虽是借助此术,以散修之身,摆脱了几大正教追杀,可自身也落到了差点油枯灯尽的地步。

    在雷刹红海那样的环境中,谢婉清无从施展,庄无道也不愿见她再损耗寿命。

    可此时庄小湖不在身边,庄无道要想知周围的情形,也就只能依靠这位音魔天尊。

    也是这一次,强行突围,逆杀幽云子等人的底气。

    那谢婉清也不犹豫,闭目感应了片刻,就微一摇头道:“这二十万里内,并无敌纵不过也难保对方,是用了匿形之法,瞒过了我的音震感应。”

    “也就是说,我们还有半个时辰?”

    庄无道闻言冷声一笑,对谢婉清的提醒,置若罔闻。

    这是没必要的担忧,那雪阳宫玄天剑宗,此时奋力赶路都还来不及,哪里还有心情以降低遁速为代价,刻意去遮瞒音魔天尊的感应秘法?

    前方的战事,已近完结。最终那六位登仙境大天尊,只擒下了四位。其余两人,皆是强行自尽,自灭元神。而剩余之人,已再无反抗之力。

    庄无道却是仰望天际,只见那漫天的雷火,已经渐渐消散,不过依然是狂风席卷,灵爆狂烈。这星玄界中的第三颗血月,高悬于空。

    不过在庄无道眼里看来,今日他看到的这片天空,却是令人心舒的安静。

    时间计算的刚好,大战开始的时候是子时。结束的时候,则是子时三刻。距离血月风暴最狂烈的时候,还有一刻时间。

    这段时间之内,无任何的灵仙意念,能够降临于此——

    也是血祭的绝佳时辰,之前几次,都是献祭于阿鼻魔主。不过这一次,他却另有打算。

    “坠儿,你既欲以魔身而凝道心,那么这次血祭,就以你为主。”

    苏云坠楞了楞,面色显出了意外之色。而谢婉清,也是无比讶然的看着苏云坠,根本就不敢相信,这小丫头竟已入魔。

    庄无道却是神情阴冷的一笑,眼望着前方那一片狼藉:“你既要借那苍茫魔主之力,修道心种魔,又岂能对魔主无丝毫奉献?要想将本座拉住魔道,又岂能不体验这血祭之法?”

    之前还心存愧疚,不过既知此女,是要借自己此身来度情劫,那么他庄无道自是心安理得。

    谁让此女的体质,如此的诱人?五行为无,却是比之太阴清体,更为强大的通灵体质。

    今夜他本就是欲改为献祭苍茫,以苏星河为主祭之人。可如今苏云坠主动入魔,却是正要瞌睡,来了枕头。

    二者虽差了三个境界,然而后者能达成的效果,却远非是前者所能比拟。能够引导更多的血气精元,被神源吸收

    也是为了她好,若不能接受一位魔头的所为,做不来这种血腥肮脏之事,那还不如及早回头,免得日后后悔。

    若是以为自己入魔之后,还能冰清玉洁,不沾泥尘,岂非可笑?

    “少宫主——”

    苏云坠入魔之念甚坚,可此时闻言,却仍是微觉犹豫。

    自己入魔无妨,并不妨害他人。可将此处千余玄天剑宗弟子,亲手推入魔渊地渊,却是手沾恶孽。

    然而这迟疑只是刹那,苏云坠就咬着唇,低声应是:“坠儿遵命便是”

    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却是死死瞪着庄无道,似要瞪得他心生愧疚之意,才肯干休。

    庄无道却不再理会,袖中现出了数枚光团。这是他以借法量天之术,从幽云子那里借来的剑术神通。

    从剑四十一,到剑四十五,一旦释放,就是完整的剑诀,尤其是剑四十五与剑四十四,复制的最为完整。

    幽云子撕破雷火神域的刹那,也让他几乎尽知这两剑的奥妙。

    庄无道不修玄圣天衍剑,然而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所谓天道,各人所悟虽是不同,却也大致相通。

    若能悟透幽云子这五招玄圣天衍剑的奥妙,他自身的剑道造诣,必定也能大幅提升。

    不过就在潜心破解这几剑之前,庄无道却也感应到了苏云坠的恼怒之意,几次欲言又止,欲语还休。

    冷目扫了一眼,庄无道就不禁再冷笑出声:“你要以魔身洗练道心,逆修道心种魔大法。可若连入魔的胆气的都无,血祭这些许人就感觉受不了,那还谈什么魔炼道心?趁着如今还没开始,趁早回头了事”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