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九三章 逆修种魔
    “你这是何必?”

    庄无道的神情古怪,愕然不敢置信。望着苏云坠那依然纯净清明的眼神,首次感觉自己是罪恶深重,痛心疾首。

    抚着脸,庄无道都不知自己,该作何表情。

    “怎么就入了魔?就因你那祖父堂兄?我这一路,又可曾杀过无辜之人?”

    他也只是想观察,经历山海集之事以后。苏云坠的道心,会经历什么样的变化,又到底是否仙人转世之身。

    然而才只闭关二百余日,这个丫头不但已入练虚之境,更在这期间主动入魔,

    他能够清晰感知,苏云坠其实并无魔心。哪怕是入魔之后,心境也是宁静恬淡,更胜道者。

    可这又是何苦来哉?

    苏云坠先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坠儿修的是道心种魔大法不过却是逆反过来,以魔心种道,”

    眼神不知何时,已重回清澈,苏云坠定定注目着庄无道:“这是坠儿前世之宿慧,知晓道魔二法,殊路同归的道理,故而准备修一条前所未有的道途,也是前世之遗愿。”

    庄无道不禁愣神,以魔心来种道?这个苏云坠,倒真是奇思妙想。初时感觉荒唐,可仔细想来,也未必就不能被苏云坠修成。

    前世之宿慧遗愿,加上他感应中,那有些怪异的内天地,莫非?

    “可这条路,艰险之至,还是那句话,为何定要入魔不可?是为我还是为你祖父堂兄?逆修道心种魔大法虽是不错,可其中凶险——”

    “并非为祖父堂兄,坠儿早已想通了,命运不由人。走什么路,甘苦自知,就如坠儿现在一般。宿慧觉醒之时,就已看得淡了。之所以入魔,却是因少宫主。坠儿无能,不知少宫主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念头沉沦入魔,入魔之后,又是什么样的心境。嘴里说要使少宫主回心转意,由魔入道,却根本就无能为力。于是坠儿便想,只有自己体念一番,知魔道虚实,与魔为伍之后,才能知你心意,才能想到如何使你回心转意之法。”

    说到此处时,苏云坠却又甜甜的一笑:“少宫主可能感觉坠儿很傻,然而在坠儿眼中,少宫主就是坠儿此生一切。再者此生,也不想重复前世道路。少宫主你非鱼,并不知鱼之乐。坠儿又非是自毁道途,所以少宫主实在无需忧心愧疚。”

    庄无道依旧以手抚额,不知该说什么才好。这个蠢丫头,若是他本人真是任山河,那也就心安理得。苏云坠自己要走这条路,怪不得旁人。

    然而问题是他庄无道,根本就不是那个救下苏云坠性命的任山河。且既依觉醒了前世宿慧,知晓了自己的仙人之身,对于这一世的区区救命之恩,又何需如此看重?

    内天地都能带入轮回,这丫头前世之时,只怕成就不低,至少也是仙阶第三层元仙之境。而且是主动兵解,身入轮回,

    一位转世仙人,世间无论什么事都该看得淡了。

    不过就在他正觉头疼之时,离华天君却是在他体内一声轻嗤:“还不明白?此女已入情劫。主上你,就是她转世后的情劫劫果,是必定要经历的。这女孩心灵至纯至净,估计还没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受心灵指引,感觉你很重要而已。”

    那重明巨鸟,只是离华天君分出的部分意念而已。主体元神,依然还在庄无道的体内。

    庄无道闻言顿时凝眉:“不该是任山河?”

    此女口口声声,说的都是‘少宫主跟他庄无道可无关系。

    “怎么可能是他?”

    离华天君不以为然道;“此女转世之后,依然真灵不昧,与天地交感。一动一静,无不都贴合自然天道。若是真为任山河,她宿慧觉醒之后,就不该对主上你多做纠缠。她即便还不明白你,并非是任山河,心灵却会受指引,潜意识内不会认可你任山河的身份。我现在倒是奇怪,她是怎么恋上你的。唔,不对——”

    语音微顿,离华天君一副明白过来来的语气,言中透着几分佩服:“明白了,是此时还未恋上你,而是未来。此女受心灵指引,已经依稀感应到了冥冥中的情劫,会应验在你身。之所以踏入魔道,也确是因你之故。这位女仙,可真是让人佩服,转世之时,居然将前世的记忆,完全的放弃,以此生为主。也不怕日后,会被人给卖了。”

    庄无道一时间,心情复杂之至,被苏云坠这样的转世仙人恋上,当成了情劫劫果,也不知是福是祸。

    至于离华说此女放弃了前生,他也不觉意外。仙人转世,也有这样的例子。对前世的道果不满意,刻意将前世大半的记忆与道法遗忘,甚至准备好了在记忆苏醒之后就将内天地破碎,以求从头再来。

    随即他又心中微动,意念捕捉到了神源中的一丝信息,开口问道:“坠儿你,也信奉了苍茫魔主?”

    “少宫主怎知?”

    苏云坠目光流转,微含讶异:“坠儿欲以魔身来种道,然而吾无魔心,何来魔身?便只好先从神道入手,另想办法。之所以信奉苍茫魔主,有些祖父的缘故,也是因这位魔主神位低弱,日后易于摆脱。不过这位神主的教义倒是不凡,潜力不弱,几十万年后,只怕成就会更胜于阿鼻平等王。”

    “原来如此”

    换而言之,这是把自己这位苍茫魔主,当成她由道入魔的踏脚之石。

    庄无道语声毫无起伏波动的呵呵一笑,再不理会,转而目光,又看向了对面的剑阵。

    那七位登仙境大天尊,实力都很是不弱,出人意料,尤其是那位幽云子,居然已是接近完成半步法域的层次。

    此时虽被庄无道的重明法域,压落在九阶登仙境的初期,而此时以气御剑,战力依然不弱。结阵而战,抗衡着重明巨鸟与音魔呼延九几人,仍能抵御。

    他的天元无量都天阵已经将那玄圣遮天弑绝剑阵,轰碎了大半。可对于这剑阵核心,数次发力,都无功而返,身下的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也同样如此,一连七轮太霄都天歼星神光打出,已经融灭了万余剑器。可那七艘九阶战舰中,也会立时放出更多的剑器弥补缺失。

    不过这些玄天剑宗之人,到底还是居于弱势,此时只是在苦苦支撑而已。再有个半刻时光,估计就可被离华天君等人,联手轰破。

    庄无道却不愿再等待,所谓夜长梦多,时间拖延越久,也就越增变数。且一场哪怕最简单的血祭,亦要消耗不少时间。身后追兵无数,更有四位他无法抗衡的强横高人,此时也只有速战速决,才能令他安心、

    探手一招,那魔天神劫剑,就已被庄无道意念唤至到了身前。

    “为我护法”

    他身侧虽只苏云坠一人,可这句话,却是对舰身之外的苏剑通与苏星河二人所说。元神与剑器合一,从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内拔空而起,立时冲起万丈,往对面剑阵的核心所在,冲击而去。一瞬千里,不过须臾,这金红色剑光,就已到了幽云子身前千丈处,五彩光霞,映照千里。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