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九二章 法域逞威
    当那七成以上的地脉灵流尽皆纳入阵中,四百三十二尊雷火力士再次轰然挥拳时,力量叠加,却已真正达到了三阶道力弥漫万里空间,碾压一切。

    不止是那如潮般的剑气粉碎,那玄圣遮天弑绝剑阵中的蕴元石亦片片粉碎。镇压于内的八万一千口枚器,更足足破灭了三千余口。

    整个剑阵,再次被轰出了巨大的创口,而便是那几十艘战舰,也在这覆盖每一寸空间的无可匹敌蛮力之下,轰然震颤。一些八阶战舰,而是部分舰身,化为粉屑。

    “早就说过,这些家伙,是不自量力。连孰强孰弱都没搞清除,居然也敢摆出阵势截击。”

    那谢婉清冷笑,人已向下栽落。就从这主控室内,跌出到了舰身之外。

    “先走一步,这一战,洒家很是期待”

    不过就当音魔天尊,刚化为一抹碧光,往那剑阵方向穿梭之时,身后处,却传来了一个雄浑硬朗之声。

    “天尊请稍待呼延九皮糙肉厚,这攻城伐塞之事,先锋非我莫属。”

    谢婉清楞了楞,而后就见一个巨大的人影,从身旁掠过,带起了一阵狂风。斜目望去,只见正是呼延九,不过此时这位的身躯,赫然膨胀了整整百倍,右手‘裂神破龙左手‘守山盾同样是增至到了百丈宽长。

    每一步都是千丈,踩得地面轰然震鸣。仅仅数十个呼吸,就远远超越过她,到了那剑阵之前五百里内。

    不过到此处时,呼延九的步伐越来越慢,几乎是以‘守山盾硬扛着那滔天剑光。气势近乎蛮横的,一步步的前行突进。

    哪怕那亿万剑气,轰然砸下,亦不能使他停住脚步。几乎每一步,都使大地震颤不已,留下深深的脚印,如山如岳。

    虽说被这大家伙抢了风头,不过谢婉清也不得不承认,这呼延九的肉身力量,炼体之术,的确是霸道绝伦,简直无解。

    也的确是可为众人之,苍茫魔军之‘盾,。有这一位顶在前头。她与后面不死道人,梦念生,可以轻松许

    四百三十二尊雷火力士第三次出手挥拳,整座‘玄圣遮天弑绝剑阵,再次层层震荡,又是数千口剑器同时溃灭。这杀戮无双之阵,在庄无道玄术神通的压制之下,此刻却是凄凉无比。哪怕是那幽云子,拼尽了全力镇压,数十位大乘天尊,也在不断的尝试修复。此时也依然是难挽颓势,数万剑器颤鸣不已,有摇摇欲坠之像。

    而就在这一刻,那呼延九那车轮般的的双瞳之中,忽然血光凝聚。一身躯体,青筋毕露,无数的电光盘绕于外。随着呼延九一声震灭周围三山五岳的怒吼,身影猛地加速前突。只一个瞬闪,就跨越了最后百里之距,猛地一锤,往剑阵之内砸出。

    “盘古破世”

    裂神破龙瞬时打出了长达一万九千丈的雷光锤影,几乎以不逊色于四百三十二尊雷火力士合力的力量,硬生生地砸入了剑阵之内。

    似是天崩地裂,整片大地摇晃不休,被这滔天巨力真正的崩裂开来。那剑阵前方,赫然现出了一条长达数千里的裂缝,往左右两面疯狂的蔓延伸展。

    而那座座‘玄圣遮天弑绝剑阵,中的八万剑器,则更被裂神破龙一击,直接就轰碎了小半有多。直接门户大开,一时之间,再无法合拢

    “这是——,盘古秘术?“

    谢婉清膛目结舌,再次怔怔的看着那庞大身影。方才那一锤,分明也是达到了三阶道力的层次

    应该是来自盘古血脉中的一门强横秘术,再借庄无道的法域与大阵,对雷法的加持之威,才短暂的打出了相当于三阶初期道力的一击。又是恰在剑阵最虚弱时轰出,才使剑阵破碎。

    可这呼延九的潜力与根基,已经由此可见一般。

    云空中一声‘唳,鸣,盘旋在阵外,一直在与那漫天剑气周旋互攻的重明巨鸟,首先循着呼延九强轰出来的缺口,闯入到了剑阵之内,初入其中,就将两艘八阶战舰,连同舰内之人,撕成了粉碎

    此时剑阵之外,又是两道箭影袭至。横空三千里,如电如光,直接就钉入了两艘同样等级的战舰之内。而后这两艘舰船,亦轰然栽落,里面大片的玄天剑宗修士,惊惶无比的出从船来飞出,可那两位坐镇于战舰之内的大乘天尊,却再没有了声息。

    “啧啧尔等,可是欲让洒家汗颜?”

    谢婉清的眼中,已经闪现出无奈不爽之色,杀意冲涌入目,气势凶横绝厉。此时庄无道身周的几人,除了苏云坠之外,果然都无一弱者。

    她还没能与对面的玄天剑宗接触交手,这几位赫然就已有了赫赫战果,她这个‘老人在这几位映衬之下,未免显得有些无能。

    身形加速,谢婉清紧随在重明巨鸟之后,撞入到了剑阵之内。碧蓝剑光,也在此时发出了一阵人耳不可闻的颤鸣

    于是周围仅两千余口剑器,同时崩溃震散。整整七艘被笼罩在她雷音剑势之下的八阶战舰,都在这音震之下,彻底的解体

    谢婉清这才觉心情舒畅,自感已挽回颜面,发出了一阵清脆大笑之声。不过当她目光斜掠,视角余光望见一道人影之时,神念却不禁微凝。

    那是梦念生,只带着一道雷光,撞入到了剑阵之内,并不显山露水,只身影不断的的闪逝前突。然而所过之处,已经九艘八阶战舰,被他轰成了粉碎。所向披靡,无人能阻他片刻。

    一般而言,一艘八阶战舰,若有同登境界的大乘天尊坐镇御使,再有几位归元天君相助,都可越阶而战,抗衡九阶登仙,

    然而此时,在庄无道‘重明无量,法域镇压之下,无论是战舰也好,舰中的大乘天尊也罢,都被打落一个阶位。除此之外,还有着四百三十二尊雷火力士,一座天元无量都天阵,的压制。

    故而此时此刻,在梦念生与谢婉清等人面前,这些战舰修士,简直可谓是面团一般,任由宰割搓捏

    ‘果然,凡兵在乎精,不在乎多。不死手中的这些煞尸,还是太弱了些——,

    庄无道立在主控室内,眺望着剑阵中的情形,一副不忍卒睹的神情,一边这般想着,一边微微摇着头。

    此时的不死道人,已经带着那十二具尸棺,闯入到那剑阵之内。然而十头尸将,两头尸王,战绩却是让人惨不忍睹。

    由不死道人的不死天域加持,这十二具煞尸,情况都是没怎么凄惨,却根不上谢婉清与呼延九等人势如破竹般的速度节奏。每到一处,前方的剑器与玄天剑宗的战舰,都已被横扫一空,连像样的对手都寻不得,

    只有那两头尸王,能够勉强跟上,然而一旦脱离不死道人太远,也有被斩灭之忧。

    这些煞尸,之前还是不死与他极为倚重的战力,此时此刻,却已是可有可无。日后除了被当成消耗品之外,就别无太多作用,

    不死也看得清楚明白,所以宁愿选择与尸共生,也要将梦念生收服以求能够跟上他的脚步、

    不过那头八阶尸帝,此战之中,似仍有保留,并未倾尽全力。

    庄无道眯着眼,含着几分危险意味的,远眺了那梦念生一眼,而后就目光左移,看向了剑阵的最中央处,

    那是幽云子与五位登仙境大天尊坐镇之处,也是整座‘玄圣遮天弑绝剑阵,守御最深严的所在。

    重明巨鸟已经杀至,以仙君意念操控重明法域,打出的每一击,身影的每个闪动,都是妙绝至巅。十成的力量,可发挥出十六成。将剑阵禁制,层层突破。哪怕内中六人联手,也不能阻拦,甚至连续二人,都在她的爪下轻伤。

    只因还顾忌着,藏于重明鸟身内的法域不能在此时破灭。离华仙君心有顾忌,不敢冒险强行突破,这座‘玄圣遮天弑绝剑阵早就在呼延九之前,就已被粉碎。

    不过在她身后,呼延九与音魔梦念生已经先后赶至,四人联手,突破轻而易举。苏剑通与苏星河二人,也在连续射毁十余艘八阶战船之后,就把注意力,转向了幽云子等人。

    “少宫主这次,还是欲血祭么?”

    身旁传来了清脆如莺的声音,庄无道转过头,只见苏云坠的手正紧紧握着剑,眼神复杂的与自己对视着。

    不止是修为,此时苏云坠一步到了练虚之境。那一丝丝剑意气机,此时居然能令他,亦感觉到威胁。

    还有内天地,他之前的感应无错,此女的身内,果然是有着内天地的存在

    果然不出剑灵所料,这女孩,真的是仙人转世之身——

    在他闭关的这八个月内,必定是发生了什么?才使苏云坠前世之力开始复苏。就不知,此女是否也觉醒了前世的宿慧。

    然而既然还承认自己苏云坠的身份,那就因是还未与前世记忆融合。

    “我若说是,坠儿你莫非就要与我为敌?”

    轻声笑着,庄无道负手身后,眼中却无一丝半点的温度:“那么坠儿你,何不出剑?这阵中幸存之人,我确实都打算炼为魔烛”

    苏云坠的面色惨白,而后整个人就瘫坐了下来,神情颓败,语声无比苦涩道:“坠儿永不会伤害少宫主,可坠儿也不愿见少宫主你这般的摸样。感觉少宫主你,其实也与祖父一样,已经没法回头了可对?”

    庄无道不禁哑然失笑,永不会伤害少宫主,这个丫头,口气倒真是不小,即便真是仙人转世之身,凭着练虚境的实力,就想伤害到他?

    微一拂袖,庄无道正欲于脆将这丫头拍昏,待得战事了结之后,再做处置。可随即就又是一惊,只见苏云坠的眉心处,赫然一点黑气出现。

    此女竟然已开始入魔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