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九一章 天元无量
    一边说着,苏星河一边移目上望,最后视线在云空之上定住。那是一个身形异常轩昂魁伟的男子,身穿白色道袍,脚下一口赤气煌煌的飞剑。面色冷漠,毫无半分感情色彩的往太霄都天星云神舰所在眺望着。

    那俯视下来的眼神,就仿佛是高高在上的仙神,在俯视着蝼蚁凡尘,带着轻蔑不屑与凶意杀机。

    “这就是幽云子?”

    不死道人也看了一眼,而后嘿然哂笑:“看来这位,多半是看不起我等,已自问胜算在握”

    音魔天尊则是不屑:“他这是寻死,孰强孰弱都分不清楚”

    山海集之战,几人的实力,都展露不到三分之一。这玄天剑宗都没弄清楚情况,就贸然参与进来,真正是可笑。

    庄无道并不多言,继续催发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加速到了极致。舰身外壳,开始疯狂的旋转,四十九门炮管,也全数展出到了舰外,浩大的灵光聚集。因战舰彻底被他掌控之故,此时威能威势,具超过山海楼一战之时三倍以上

    而也就这银白战舰,接近到剑阵一万里地时,就赫然只见那云空中,无数的剑气,如潮水一般,往舰身方向直扑而来。遮天蔽日,就仿佛那迁移中候鸟群,密密麻麻,无尽无量。

    那幽云子此时,也聚灵于目观望过来,甚至直接透过了舰身,与庄无道对视。

    “任山河,你若现在肯束手就擒,我玄天剑宗可以宽宏大量,给你一个全尸”

    “全尸?”

    庄无道却不仅失笑,眼神怪异:“我这里却还正需一场血祭,以你为烛,想必能令阿鼻平等王满意”

    幽云子的眼神顿变,在一万里外,凌压过来的意念,却仿佛能化为实质,直接透入到了舰身之中,

    不过随即却有一团雷火之光炸起,随着庄无道一双重瞳张开,虚空扭曲,将幽云子的目光剑意,都全数逼退。

    “废话少说,今日唯战而已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何需做这口舌之争?”

    长声大笑着,庄无道的双手却不曾停下,一连串的印法结出。而后就在太霄都天星云神舰的舰身之下,距离剑阵二千里外,一座同样庞大,广达千里范围的大阵,也在瞬间成形

    天璇重明,雷火仙元

    四百三十二尊雷火力士,从地面下破土而出,而随着庄无道再一拂袖,使周围万里天空,都转为了赤红颜色。以己身之道,代替天地之法

    那四百三十二尊雷火力士,以及这座大阵的气势,也再次拔升!

    小天元无量都天阵

    此时虽不能听见对面的言语,然而庄无道却能望见对面,包括那幽云子在内,诸多修士眼中的惊讶骇然之色。

    若说之前,这小天元无量都天阵,还只是七阶巅峰,能比肩八阶的层次。那么此时,却是威能直追九阶大阵,对那玄圣遮天弑绝剑阵,可说是全面的碾压

    这些人,还是以山海集那一战时的情形,来看待自己么?然而他的脚步,却绝不可能在这时候停顿不前。

    意念操控,四百三十二尊雷火力士同时挥拳,震海崩山四百余尊力士的力道叠加,直接冲击入二阶道力巅峰,接近三阶境界。庞大的力量,几乎覆盖着这一万里内,几乎每一寸的空间。

    那如涛似海般的庞大剑潮,都轰然鸣响,半空中碎散断折,甚至直接崩溃瓦解。而此时的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已经将四十九道‘太霄都天歼星神光,全数打出,趁着那无量剑潮崩溃之时,轰入到那剑阵之内。

    准仙阶的‘太霄都天歼星神光一击破灭,只是顷刻之间,就将三十分之一的玄圣遮天弑绝剑阵,崩灭瓦解,轰出了一个巨大缺口。若非是那几十艘宝舰镇压封锁,整个剑阵,几乎被这一击摧毁

    此时不止是对面玄天剑宗的修士,惊异愕然,便是在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内,诸人也是目瞪口呆。

    音魔天尊怔了一怔,便又啧啧赞叹:“主上你这门神通威能,居然又胜过山海集时数倍。果然,一般常人,根本就不能与主上比较。对面那些家伙,这次看来是真难逃大难杀劫。”

    对面云空之上的幽云子,此时更是既惊又怒,漠然的面色,已不到十息就无法维持。轻视之意,亦荡然无存。

    “倒是小瞧了你不过想要凭这区区神通,从我这里突破,却是休想!绝真身死之仇,本座定要你血债偿还,”

    幽云子身躯赫然已从天空沉下,落在了一艘准仙阶战舰之上,周围处,赫然六位登仙境,恰呈六合之阵,

    三十六位大乘境,各自驾驭一艘八阶舰船,坐镇剑阵四方。随着诸多修士法力镇压灌注,那被巨力轰击而浮空的剑阵,只在须臾间就平复了下来。

    便连那剑阵破损的部分,也在迅速的修复,只需数息时光,就已可完全恢复。

    六合天罡,整个个剑阵,几无破绽。在雷火神域之中,对抗着小天元无量都天阵,也毫不落下风。

    庄无道却毫不在意,双手印决再展,口诵灵言,身后顿时一双足有百丈长的雷火之翼现出。赫然是一只重明鸟的真形虚神,正在显化身躯。

    重明虚神,雷火无量!

    “只凭此阵,确实还差了一些。那么,现在如何?”

    一声直动九霄的唳鸣,满身都是雷火盘绕的黑色巨鸟,只是一个扇翅,就穿飞出了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到了数百里开外。

    宏大的意念,赫然威凌此世,而一波异样的灵机与威压,四下的扩散蔓延。

    哪怕是那座号称杀戮无双的玄圣遮天弑绝剑阵,也不能抵挡。操纵雷火,以普通修士难以想象的精妙手法压制剑阵,几乎势如破竹。

    而这一刹那,那剑阵之内几乎所有的修士,此时都是露出震惊惶然之色。而那幽云子此时,也是面色苍白如纸。

    就在望见这只重明巨鸟。现出形影的刹那,他的眼中,就已现出了惊恐凝然之意,

    这是法域使他修为停顿在九阶巅峰,哭求不得,久久不能领悟的法域而且是离尘宗内传承中,最为顶尖的重明法域

    这任山河,居然是已经完整的保存了他那门‘重明天殇,之术。哪怕是魔化之后,也依然能维持法域不散且将那内天地也一并完成

    可是,这怎么可能?

    太霄都天星云神舰的主控室内,苏星河与苏剑通二人,也都是瞳孔骤然凝缩成了针状,定目望着庄无道。

    “这可是主上的重明天殇之术?”

    苏星河的声音沙哑,有些不敢置信,然而此时他的心情,却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胜算已定只因所有九阶之下,在法域内天地之前,都是渣滓

    此时此刻,在那对面,几乎所有的八阶大乘修士,法力都已被镇压打落,降落到了七阶归元之境,

    便是强如那幽云子,也同样是修为境界,大幅跌落,到了九阶初期。之所以未曾跌落八阶,只是因二人的实力境界,相差过于遥远。

    而就在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下方,那座天元无量都天阵威能却已在重明法域加持之下,再次冲入了高峰云巅。

    相反的是对面的玄圣遮天弑绝剑阵,气势大衰,不止里面的修士,修为俱被法域压制降落一阶。便是这剑阵中的剑器灵纹,亦是灵光黯淡,气势大率。周围的地脉灵流,顷刻之间,就被天元无量都天阵,夺去了小半。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