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八五章 时序仙铃
    “这一界的灵元,我们天一界,根本就不敢想象。我现在得到的资源,也是师兄的十倍。返本归元而已,轻易就能做到。”

    聂仙铃摇着头解释,可语声才到一半,就发现了庄无道的异常,那眼瞳之中,透出的是真实无虚的感情色泽。

    初时她心中一惊,以为庄无道这具化身已经觉醒灵慧,可随即就觉不对,眼现惊喜之色:“是师兄o你是如何办到的?”

    两个同出一源的存在,可以通过心灵感应来交流。然而庄无道,却绝不可能隔着数千万里,把意念降临至此。必定要较为接近的距离接触之后,才能互相感应。

    庄无道这具化身虽在参悟赤神宗的道藏,可却需很久之后,庄无道本体在附近的时候,才可收取成果。

    然而此时,庄无道的真身意念,却已降临至此。据她所知,庄无道此时当在数千里之外。

    “是用了别的办法,多亏那阿鼻平等王之助。不过呆不了多久,最多一刻时间。”

    说的却是阿鼻平等王为他凝聚的魔神神源,他可以士化身诵念神名,以神身降临的方式,来的这具身体之内。

    庄无道又随即感应了一番自己的身躯,还有化身魂念中的记忆:“不错,这两年中看过的这些神道典籍,可以节省我不少时间。嗯?刚才是有人挑衅,受了些小伤。挑衅的原因,似乎是仙铃你?”

    聂仙铃的面色微红,不自在的偏开了目光:“仙铃只是想要照拂师兄的这具化身,不被人拆穿,并没想过会让人误会。”

    “误会?其实也不算误会——”

    庄无道也尴尬一笑,他已将所有化身的记忆,都全数看过了一遍:“不过报复就不必了,那人已输在了我的手中,而且败得极残。”

    一位秘传苗裔实力绝不能太弱,以面引人疑窦。所以无明为他准备的这具化身,确是精心炼制的极品傀儡。也是由无明,亲手打入重明阳神录一系的神通玄术。同阶之中,战力堪比杂血神兽与尸皇这一级。

    赤神宗内,合道境中战力能超他一筹的,也不过五六人而已。

    “什么不算误会,才不是——”

    话音到一半,聂仙铃就已醒悟过来,惊喜的看着庄无道,这句话,难道是在回应她的心意?

    却也不能确定,心情忐忑,患得患失。正欲出言再询问,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钟鸣,传彻四方。

    “这是,赤神天宫的惊世钟?”

    转过头,庄无道目含异色的,看向了那钟声传来的方位。

    赤神天宫有两座,一座在灵界洞天之内,一座却在赤神山最高处的那座山峰上,是门内所有登仙境于散仙修士,合商门内大小事务之所。不过此时惊世钟召集的,还有门内的大乘修士。

    连续三声钟鸣响起之后,只见周围的山峰,数十道灵光纷纷飞空而起,往那赤神天宫的方向,疾飞而去。

    甚至可以远远感应,此时已经有几道散仙的气机,提前一步,降入到了那山巅,

    庄无道不禁失笑,已经猜知到了几分缘故:“看来这次的动静,还真是不小。”

    “师兄o”

    此时聂仙铃的俏面,依然通红一片,她也不去遮掩,目露疑惑之色:“莫非是因师兄而起,可是师兄你做了什么

    “就在不久之前,无道他打劫了孔仙商盟的山海集。”

    答言的却不是庄无道,而是秦锋,一面银镜,显化在了三人身侧:“不但集市之内,所有孔商仙盟的弟子杂役,全数屠戮血祭,将之点为魔烛。更将山海集的财富,抢劫大半。”

    “啊——”

    聂仙铃一声惊呼,可旋即又皱眉沉思:“是你二人联手?可即便如此,也不用惊动整个赤神宗?孔商仙盟与赤神宗之间,牵连不大,即便损失再惨,与赤神宗也无关系。是了,可是师兄,使用了那几门神通玄术,雷火仙元之术?

    “也只有雷火仙元之术,才能撼动山海集。也只有此术,才可使赤神宗上下激动至此。”

    秦峰笑着,面色却是冷然:“据说还不止是如此,无道另外还施展了一门术法,同样极其了得。可以自身雷火之法,替换天地法则。封锁所有雷火之外的术法真元。”

    “所以说,有些人后悔了?后悔将任山河,早早驱逐出门?“

    聂仙铃已然了悟,眼内既有讥讽,又有自豪。

    拥有这些奇术之人,并不是所有人以为的‘任山河而是他的师兄庄无道

    “难道这些人,还想着将任山河重新收入门墙。”

    “重入门墙不可能。当初将任山河驱逐之时,本就有许多人不满,认为太过草率。此时任山河叛出之后,展示之能,都超越往昔。赤神宗内自然会有反弹,趁机发难,自是理所当然之事。当初坚持要将任山河驱逐的几位,这次怕是有些麻烦。“

    秦峰依然是神情淡淡:“不过这次召集,只怕更多的还是为应变。那符冰颜已露破绽,无明绝不会善罢甘休。此外任山河究竟也是从赤神宗的叛门而出。以幕后那几位的智慧,又岂会想不到,借助赤神宗的力量,反过来追剿无道你?无明他,只怕也压不了多久——”

    “无妨,这岂不正在你我意料之中?”

    庄无道面色不变,将赤神宗潜伏的那些棋子,一一寻觅出来,正是他仿冒‘任山河,的目的之一。

    其实他本身是颇为无奈,不过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我时间不多,这次只是为接收化身参悟的道藏而来。须臾之后,就要返回。”

    说到此处时,庄无道又特意看了聂仙铃一眼:“下次见面,可能要到三载之后。只是仙铃你,让我难以放心。你现在走的这条路,并不容易。”

    之前不能察觉,直到在一起半刻钟后,庄无道才隐隐感应。此刻他面前的聂仙铃,并非是现在的聂仙铃。

    “师兄你已看出来了?”

    聂仙铃轻声一笑,音如银铃∶“可这条路,哪怕再怎么艰难,师妹我也要继续走下去。”

    ——她怎可能,一直托庇于师兄的羽翼之下?

    “我不会阻你,只是这过去,现在,未来,哪怕是佛门那些佛祖,亦从未有人办到过。扰动时序长河,付出的代价,绝非是仙铃你所能承担,所以需得慎而又慎。”

    然而庄无道,却不能在聂仙铃的脸上,看见哪怕半点的畏色。

    不由微微一叹,神念从这化身身躯之内,悄然撤走。

    仙铃的仗峙,应该是她的无妄魂体,希望能够如其所愿。一旦能够成功,聂仙铃将为一个极其恐怖的存在,能够存在于任何一个时间维度之中,真正的永生不死。

    可一旦失败,聂仙铃就将在时序长河之中,彻底湮灭。从所有人的记忆中,彻底消失。

    此时秦锋,也异常忌惮的,看了聂仙铃一眼。他比庄无道知晓的更多,日常也能以太虚无极大法,也更能窥知聂仙铃的根基、

    知晓此女已开始将七杀无妄剑与赤神宗传承一本残缺‘时轮往圣经,结合,融而为一,似乎是欲创造出一门全新的,世间绝无仅有的一门一品功决。

    此时的聂仙铃,已是一个极其特异的存在,并不太强大,可却令他感觉惊悸恐怖,

    一个可能永远都杀不死的存在,一个只要肯付出扰动时序长河与因果命运的代价,就可能在未来或者过去,将自己杀死的存在,自然是使人惊怖忌惮——

    尽管此时,聂仙铃想要达到着一步,还很遥远。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