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八四战 赤神仙铃
    二人的灵目秘术,都是七阶等级。庄无道修为只归元之境,按说要吃亏不小。不过他有两大内天地在身,可以供应重明观世瞳。而那孔天霄大半的法力,都在维持着自身遁速,压制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与太霄都天歼星神光。

    所以甫一交锋,就已吃亏不小,而当二人之间灵目对撞,僵持到三息之后,那孔天霄的口中,顿时吐出了一口鲜血。太霄剑瞳当即不敌,庄无道也再次恢复了对太霄都天星云神舰那些炮管的掌控,

    不过庄无道本身,也是受创不浅,重明观世瞳维持的极其吃力。对面太霄剑瞳并未溃散,那孔天霄,也未有就此罢休之意。

    此人的实力,竟然是强横至此

    要想摆脱,以他一人之力,还略显单薄。真要是被此人缠住,后果难料。

    这些意念瞬闪而过,庄无道就不禁无奈摇头:“星河,剑通,你二人去射他几箭。”

    苏剑通早有此意,此时精神微震,凛然应是,与苏星河一并,移往了船尾处。

    而仅仅不到三息时光,众人就可从影像中,望见战舰的尾部,连续数道箭影,穿空而出。

    隔着两万里之距,当箭影至时,力量就已消减了小半,箭速也大为减缓,孔天霄的法力,也远在苏剑通与苏星河之上。几只灵箭,对他根本就构不成威胁。

    不过这祖孙二人之箭,却射的极其聪明。箭影到一万八千里时,就纷纷爆裂,几乎封死了孔天霄,所有必经之途

    使后者一声闷哼,不得不中断与庄无道的灵目对峙,大幅度的挪移闪避,以躲开那些爆裂开来的箭劲。

    不过却远未就此结束,孔天霄才刚刚穿身而出,安然避过,就又是五道箭光,飞凌而至。

    这祖孙二人配合,几乎是一环套一环,心有灵犀般配合无间。使孔天霄应接不暇,短短十余息的时间,就已令其再次落后两千里之距。

    “好箭”不死道人颇有眼前一亮之感:“若距离在万里之内,以这两位的配合,只怕登仙后期都可杀得。”

    能够在两万里外,对孔天霄构成威胁,使其不得不闪避,这二人的射术,已经很是不凡了。

    庄无道亦觉满意,这二人确为强力臂助,对自己的意图,也领会的不错。

    不过此时,他已无法分心。整个攻击法阵,已经初步掌握,而那灵力的灌输凝聚,也已经到了极点。

    随着舰身一颤,总数四十九道‘太霄都天歼星神光从舰身后部喷薄而出。比之苏星河祖孙的箭光,快了数倍,整个方圆一万里虚空,都笼罩在这片白光中。

    那孔天霄的身影,终于停止了下来,目光暴怒。先是编织出一片剑网,抵御这浩瀚的毁灭之光,本身人则在这须臾间,破出天地胎膜,飞入到了太虚海外。

    只是那无量虚空,一样在‘太霄都天歼星神光,的笼罩之下,只是在界外威能稍弱而已。而当孔天霄终于避过轰击,再次从虚空海遁归星玄界内之时,那艘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已经消失在三万五千里外。而孔天霄身上显现的可怖青筋,已经渐渐淡化。

    秘术的效果,此时已经消退,追赶再不可能。孔天霄满面都是疯狂戾色,还有不甘之意。

    “任山河我孔天霄必穷尽此生,让你永无葬身之地”

    一声怒啸,孔天霄情绪近乎失控,猛地一剑斩出。那大地之上,顿时出现了一道四百里的裂痕,几座山峰,亦被其一剑斩断。

    那嘶吼之声,此时虽未能传到了三万里外。不过‘太霄都天星云神舰,中的诸人,都能通过观照得来的影像,望见了孔天霄的疯狂狰狞之色。

    除了性情大大咧咧,无所畏惧的音魔谢婉清,其余等人,莫不都是心内一个寒颤。

    “我看他是认真的不能再认真。”

    不死道人面色古怪:“接下的行程,怕是还有些麻烦。太霄宗的太霄剑禁舟,虽不如我们这艘准仙阶战舰,可遁速之快,亦是当世少有。”

    这孔天霄,应是用虚空挪移之法,穿梭七百万里地,这才从雷刹红海赶到此间,所以才未携带宝船。而事后一旦有了九阶战舰‘太霄剑禁舟,在手,只怕仍会疯狂的追击。

    “其实方才,还是有机会,可将其围杀甚至重创”

    谢婉清不屑的冷笑,又眼神一动道:“他既是不肯放弃,就不如再布一局,引他入陷阱,趁机将那家伙给宰了

    却是难得的,想出了一个好点子,谢婉清的眼神得意。她本就是极其聪慧之人,与庄无道一眼,都是平时懒得去动脑筋。

    庄无道却不置可否,飞身移向了主控室的出口。危机已经暂时摆脱,他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争分夺秒的提升自己的修为,还有修行那《百裂千魂神衍决》。

    不过就在他刚要飞出门口时,庄无道忽的身形一顿,看向了音魔:“有空的话,你帮我去劝一劝云坠。这个丫头,我有些不放心。”

    自从山海集出来之后,苏云坠的情形,就有些不对。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里,不肯出来。应该是被打击到了,不止是因自己的祖父入魔,堂兄沦落为灵奴,还有他‘任山河,的所作所为。

    甚至在那人市之内时,就已是出现了些异状,很长时间都一言不发。哪怕苏星河准备血祭大阵时,居然也是出奇的,未曾出言阻止。

    庄无道本来不打算管,冷眼旁观苏云坠的道心衍变。不过自从山海集出来之后,就总感觉自己的命运,与此女有这莫名牵绊。

    在其心绪距离波动之时,他也看出了些端倪,这女孩不止是仙人转世之身,更有着类似庄小湖‘灵媒神胎,的无属性先天魂体,应该是一种绝佳的奉神体质。

    以前只是当成邻家小妹一般的怜惜,此时却知此女,对自己还有着不少的用处。

    而之所以会拜托音魔,是因二人同为女性。而那剑通星河,与她虽名为祖孙兄妹,可其实比之陌生人,也好不了多少。反倒是音魔,跟苏云坠相处数年,关系更为亲近些。

    那不死道人听在耳中,眼内却顿时闪现出不可见的异光,又熄灭无形。那音魔天尊则是唇角透着丝丝笑容,意味深长的看了庄无道一眼。

    “要我劝她么?也好不过到时候,你可莫要后悔。”

    庄无道并不理会,对二人的异动,都只当不觉,向自己之前就已挑选好的修行静室行去。

    甩脱孔天霄之后,这数月之内,应该还是安全。他要在这短短时间中,就使自身实力,再做一次提升,然后完成那套自己预想已久的阵法秘术。

    ※※※※

    赤神山之所以得名,是因山外弥漫的赤色浓雾之故。若有人隔着数千里远远观望,会发现这些赤雾,就宛如是一尊神像。

    在上古时间,此时还未被赤神宗当成山门重地之时,也的确是有许多无知平民,把这里的赤雾,当成一尊神祗来崇拜。

    赤神宗是离尘宗的下院,也是是有着自己名号的忄宗,。宗门内的结构,与离尘本院差相仿佛,同样有着九个支脉——宣灵,翠云,明翠,皇极,绝尘,岐阳,无极,水云,素云。

    不过在天一界的离尘,是二山七峰。而在赤神宗,则是二宫七院。从离尘本院延续得来,似乎是两大主脉,与七大支脉的关系。

    不过在星玄界,各脉之间的关系平和得多,弟子间内斗极少,只因环境宽松并无冲突。反而是本脉弟子之内,因互相竞争之故,彼此之间的关系,很难和谐。

    不过‘平和有时候也意味着冷淡梳离。赤神宗实在太大,九脉二宫七院之间的距离也远。这九脉弟子之间,大多都是老死不相往来。只有修为至大乘,甚至登仙之后,彼此间才有接触往来的可能。

    所以当聂仙铃,走出皇极院,在宣灵宫内,与一身秘传弟子服饰的‘庄无道,在一起的时候,许多宣灵宫之人都觉惊异。

    而有些知晓这二位根底的男修,却都是嫉恨叫加,

    这‘庄无道何德何能,一个实力普普通通,也不算太出奇的家伙,居然也能身列秘传苗裔。更能得到聂仙铃一片芳心。缘由只因这二人,都是来自同一世界而已。

    “师兄你又在看书?”

    宣灵宫内一条小溪岸旁,聂仙铃身姿轻灵的,落在了‘庄无道,的身侧,目含无奈之意:“进展如何,可要小妹帮忙o”

    知晓最近,这具庄无道的神念化身,正在疯狂查询阅览着,所有关于衤绅道,以及‘因果命运,的典籍,尤其是关于神术的部分。

    而此时‘庄无道,手中捧着的,正是一本《正法三论神经》,一部讲述剖析神道正法的书籍。

    聂仙铃的双目中,一双重瞳显现。只一瞬,就将这本经文所有的内容,都扫入了神念之内,

    她悟性绝伦,仅仅片刻,就已全数理解。而后就一指,点在了‘庄无道,的眉心,将自己的感悟记忆,嫁接过去

    “不用如此,师妹虽是是无妄魂体,可动用无妄真实之力,也需损耗大量的神魂修为。我这里的事,自己就可处理,不能耽误师妹修行。“

    庄无道语气冷淡,神情动作,皆有些木然的将《正法三论神经》收起:“这本书,不用师妹帮忙,两个时辰之内,我也可将之参透领会。即便这具分魂办不到,只需记忆下来,由主体接手就可。”

    他这具魂念分神,并无感情存在。所以在许多同门眼里,就如木头人一般。

    聂仙铃并不生气,反而甜甜一笑。可忽而却又面色一变,看向了庄无道的左肩。

    那里有道衣遮掩着,可她神念何等敏锐。刚发觉不妥,而后略加感应,就已知究竟。

    “可是有人欺侮了师兄?”

    一头黑色发丝无风而起,飘舞于后,聂仙铃的眼瞳之内,透着丝丝的杀意蓝光。天一界受元极星障之限,道蕴不丰。受此限制,她无妄魂体的长处,根本无法发挥出来,

    然而在这星玄界,却使她的道业积累,在短短时间内,达到极其高深的程度,更盛庄无道数倍。

    一身修为,也是一步登天。此时生怒,竟使周围的天地法则,都近乎扭曲。

    庄无道也诧异的抬起头:“仙铃你,已经归元?”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