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八一章 甘为灵奴
    “你这师姐,是当了婊*子,还要再立牌坊不成?”

    今日这一战,符冰颜已经露出了底细,尽管只是一瞬间就已结束,也极其隐蔽暗晦,可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这符冰颜,莫非还以为,自己真能瞒过这整个修界?将天下人当成眼瞎耳聋之辈。

    素寒芳的面色,已是煞白一片,也不知是因想到了符冰颜展露出魔道功法的后果,还是因自己心内,最后一丝侥幸之念,也彻底破灭。

    血色褪尽之后,素寒芳的脸上,又浮现出了一抹红晕,这次却是羞惭所致。只能强自镇压着心绪道:“这又如何?师姐她,未必就是修行了魔功魔道法器,魔道符篥,都有可能。魔门之物,便是我,也偶尔用上一用。对付你这魔头,自是无所不用其极——”

    虽是这么说着,素寒芳的语气,却并不强硬,透着几分心虚。似乎也在说服自己,可惜这些话,她自己也难相信

    她终不善撒谎,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也不怎么擅长,

    “是么?”

    庄无道手指再次捏住了素寒芳,似好玩一般的随意拉扯:“这些话,自己既然也不信,又何必说出来?事到如今,你还敢说你们雪阳宫是清白如雪,敢说你这师姐,与我入魔之事,真就全无关系?你素寒芳,真就能问心无愧?”

    说话之时,庄无道的手指,又指了指素寒芳的胸膛:“可感觉到了?你心脏里面的阿含魔种,已经在壮大成长。没能第一时间驱除,是寒芳你一生中最大的错误。既然心已不纯,为何还定要与我较劲?日后想要驱除,只怕是更难办到。”

    素寒芳微微一惊,神念内视,感应心脏之内,而后神情微黯。确如‘任山河,所言,她的他化魔种,已经开始在增长茁壮。与她的血肉缠绕,融而为一,再难分离。

    道心有变,也就使阿含魔种有机可乘。

    庄无道哈哈大笑,放开了手。其实他更开心的,还是那潜伏的他化魔种壮大。

    想必下一次见面,就可初步收获果实。

    “罢了,今日任某心情不错,就不拿你怎样。只待寒芳你入魔沉沦之日,常与我相伴——”

    话音未落,身后就传来了不死道人的声音:“不知主上可已玩够了?时间不多,三十万里外,有三位登仙境大天尊,正在赶来。虽非是孔商仙盟之人,不过关系匪浅。最多再有半个时辰,就会抵临此间。”

    庄无道眯起了眼,看向了身后的不死,尤其是这位的身后,只见一位十六七岁,俊逸绝伦的少年,正立在不死后方三步处,面无表情,双眼亦是平静无波。只有与庄无道对视之时,才微有变化。

    整个人看不出有什么异常处,宛如普通生人,然而这也正彰显着此人的不凡。令庄无道,完全看不清楚此人的深浅。

    这就是不死道人,想要的那位八阶尸帝?同是八阶,后者却强过了前者太多,十个不死,都不是后者对手。

    这样的存在,居然还真被不死降服操控住了?

    心中满是不信之意,不过庄无道并未有询问,深深看了这少年一眼,就转过头不再理会。

    先是再次捏了捏素寒芳柔嫩的脸皮,庄无道嘿然一笑,身影飞落而下,直接到了石台之上,那仍旧被困于囚车之上的苏剑通面前。

    “苏剑通,这句话,我对你祖父说过,也对你说一次。你是愿入魔道,成为苍茫魔主座下的魔灵,还是从此成为我任山河的灵奴,受我驱使?”

    那苏剑通怔怔的看着庄无道,眼里随即闪烁着灼热之光:“若少宫主能为剑通复苏氏之仇,那么剑通,亦愿为少宫主效死永生永世,绝不背弃”

    庄无道不禁一楞,听这几句话的意思,这苏剑通,是愿意成为他的灵奴?怎会?不该是选择入魔道,成为苍茫魔主座下的魔灵才对?

    后者也不自由,不过苏剑通,却可保留进入仙道,有着长生不死的可能。

    与苏剑通对视,几乎被那渴求的目光刺痛,庄无道胸内终于生出了几分了悟,

    对于苏剑通而言,自从被星始宗俘获,全族都被诛灭的那一刻起,进军天道,修得长生,就再非是苏剑通最期冀之事。

    这位一生的渴求,如今就只剩下复仇而已,只需仇怨已了,就可破除一切执障。

    成为他人灵奴,对苏剑通而言,并未障碍。也不惜付出任何代价就如当年,他在天一界时,甚至更为执着。

    “痴儿”不远处的苏星河,面色发苦,却并未多说什么。苏星河毕竟还年轻,对族人的看重,超过长生的渴望

    “有意思”

    庄无道轻声一笑,直接从那位负责拍卖的孔仙商盟大乘执事手中,取得了命牌。

    也幸亏是这苏剑通的命牌禁制并不完全,要为未来苏剑通的主人,留下余地。而那李承玄等人,也太过自信,并未控制苏剑通参战。

    否则今日,他必定会撑得更为辛苦。

    “星始宗与我,也颇有些恩怨。不过此宗势大,我最后也未必能让你心愿得偿。总之本座尽力便是,哪怕不成,也要星始宗承担后果”

    将命牌最后的禁制完善,又将一道玄光打入苏剑通的体内。感觉到此人,并未抵抗,任由命牌拘束控制。庄无道才随手一道剑气挥出,将这囚笼,连同苏剑通手足上的灭元镣,也全数粉碎。

    “此间之事,都已解决了?好慢——”

    轻灵的声音传来,却带着几分调笑之意。庄无道抬头上望,就只见谢婉清,此时也已赶到了,虚空悬浮在百丈高空,

    不死道人带来了一头八阶尸帝。而谢婉清,也同样将那艘太霄都天星云神舰,带来了回来。一艘足有千丈长的银白色梭状飞舰,也正悬于谢婉清的上方,

    此舰入手,三人山海集之行,最重要的目的,就已达成。

    “接着这两张弓很是不弱,也适合你们苏家。不过祖父的,却要比孙子差上一些——”

    谢婉清又抛出了两道疾光,分别投向了苏剑通与苏星河。二者都是微微一喜,两张弓都是九阶宝弓,且皆是罕见的精品。材质绝佳,制作精良。

    一名‘碎星射岳一名‘天枢宝篥,

    而苏剑通手中的那张‘碎星射岳弓更是准仙器,内有仙器碎片。比之他以前使用的那张,还要更为强大。

    配套的箭只也是不少,每人都是足足七个箭壶。每个壶内,都是三十只七阶灵箭,甚至还各有一壶九阶之箭。

    也不知这位音魔天尊,是从何处取得的。不过此时此刻,用脚跟去想,也知这必定是取自孔仙商盟的库藏无疑。

    “你们还要拖延多久?人已杀了,便该劫财”

    不死道人此时明显已重拾自信,冷冷的扫望着四周,杀意森然:“有些人,很不安份再不动手,这山海楼内的东西,只怕没多少能落到你我的手中。”

    此时山海集内,已经烽火四起。有不少人开始称趁火打劫,趁着孔仙商盟的强者尽皆覆灭之际,疯狂地抢夺财物

    庄无道也同样微微一笑。笑容冷厉刺骨。这一整座山海集,此时都是他的东西,想要从他口中夺食,简直是不知死活。

    也就在此时,那苏剑通忽然出言:“主上若需人手,外面那位八阶天人,也可为主上所用我曾与他有过接触,此人心念与我一般,必定愿受命符,效力于主上麾下”

    “那个天人?”

    庄无道看向了拍卖场外,那个八阶天人,他也看过,潜力战力都不逊色于苏剑通,若能收为麾下,自是再好不过

    不过孔商仙盟是将其当成灵宠售卖,并未预先设下命牌禁制。这个人,真愿甘心受他命符,以灵奴的方式,为自己效力?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