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七九章 藏污纳垢
    一连七剑,快若雷光电闪,几个呼吸之间,庄无道就已将一切结束。而此时庄无道的坤照甚至仍未结束

    那素寒芳与绝真,俱是修行一品神通,也都有不凡手段,几乎是紧随在李承玄之后,就从‘天机错星正反乾坤镜,的时序乾坤固锁之中,挣扎了出来。可人虽挣脱了困束,却也无力阻拦。

    四大雷火天傀,此时已在大阵加持之下,实力全面突破九阶。此时死死的牵制住了二人,雷火剑幕,直到李承玄的头颅被庄无道斩下,都未曾让这二人越过雷池一步。哪怕是拼了性命的冲击,也无法有半点进展。

    此时李承玄依然未死,可残躯元神却已彻底了落入了庄无道的掌握中,提着李承玄的头颅,庄无道笑意盈盈,直接就以搜魂摄魄之法,搜素着关于李承玄的脑海之内,所有关于人元草案的记忆。

    本身人则是一个闪身,就到了那符冰颜的身侧,赤金色的剑光忽起,将符冰颜身侧的两面宝琴,连同这女子手中意图自绝的剑器,都全数斩成了粉碎。

    而后一连四十九枚金针,打入到了符冰颜的身躯之内。将其气血真元,都全数镇压,使之动弹不能。

    而庄无道的眼眸之中,此时也隐透着冷厉危险之色:“在本座面前,你便是想死,也没那么容易。”

    此女见机不妙,就欲以自尽了结。这一点,却是有些出乎他意料之外,

    而后庄无道的目光,又似笑非笑的,看了那素寒芳一眼:“素仙子,你也是一样。”

    素寒芳的脸色微白,她方才见事不可为,也的确起了自绝的念头。准备放弃自己的这具肉身,只是没有符冰颜这么果决而已。

    也不是真就不要了性命,而是不愿再一次,落入到任山河的手中,免受其辱,。

    剑光飞斩,虚空撕裂。可就当素寒芳意欲逃脱入虚空海外之时,却只听崩丨的一声震响。她御使的剑器,被无声而至的神劫剑,全数斩飞。

    而就当素寒芳准备再有动作之时,却发现自己身躯此时,也已彻底失控,被一股巨大的磁元摄力吸拿着,不但不能动,气血真元也被镇压封锁,整个人,毫无抵抗余力的就被庄无道强行牵引吸摄,挪移到了他的身前。

    此时二人的实力差距,已到了天渊之别,就如蝼蚁之于巨人。连半点抵抗余力都没有。

    “才时隔两年,素仙子就居然再一次落入任某之手。不得不说,任某与素仙子,还真是有缘。”

    素寒芳凤目生威,冷冷的与庄无道对视。若是视线能够杀人,此时的庄无道,已被她千刀万剐。

    不过她也没再去尝试自我了断,或者挣扎逃脱。知晓眼前之人,根本就不会给她任何的机会,此时因阵法加持之故,双方的实力,已经是有了本质的差别,自身已无对抗此人之力。

    庄无道却忽然一声惊疑,手指点着素寒芳的乳旁,轻轻触碰抚摸着,目中笑意更浓:“这阿含魔种,你居然还留着?这还真是出我意料,是不甘心,还是不情愿o”

    “你这畜牲”

    那绝真的一声怒吼,目中几乎喷出火来。玄圣天衍剑剑四十二,七道神玄剑光暴起,居然将四尊雷火天傀,强行迫退一线。

    而后剑光再引,斩出剑四十三,一剑往庄无道身侧直斩而至。只此一剑,却胜过千剑万剑,将庄无道的雷火神域,彻底撕裂开来,凌厉无俦的剑力,也使那重明剑翼,显得脆弱不堪。

    “我任某是畜牲,那么你绝真又算是什么东西?”

    庄无道冷冷的一哂,根本就未曾回头。只一个意念,四百三十二尊八阶等级雷火力士都同时拳力轰击。

    一声闷响,攀升至三阶初期的道力冲击,使绝真顿时口吐鲜血,整个人连同剑器,都从空载落。四肢身躯,赫然被这一击,彻底锤成了肉饼

    浑身上下,每一寸血肉都被蹂躏,整个人形象惨不忍睹,尸骨化成了碎泥。只神魂残存,庄无道也不去管他,任由此人逃遁入阴界,进入轮回之眼。

    而后三足冥鸦飞空而至,在生死两界处,只是一口,就将绝真的残魂,彻底的吞入。

    玄天剑宗,本就是雪阳宫,最忠实的盟友之一。这次围剿中,出力极多的一家,仅在孔仙商盟之后。

    所以他对此人出手时,也毫无有留情之念,反正都是死敌,那就于脆再结下死仇好了,不死不休

    对绝真之死全不在意,庄无道此刻只嘿然一笑,手指又捏着素寒芳的脸蛋,享受着这柔滑手感。

    “你看,今日又一人因你而死。不过这并非是你同门,想必你也不会太在意。”

    神态看似散漫淡然,可一举一动间,却充满着极致的冷酷与残暴。将一个因身被陷害,而由道入魔者的偏激癫狂,都展现得淋漓尽致。

    庄无道几乎有种错觉,似乎自己本身,就是这等样人。

    素寒芳的脸色,却是煞白一片,眼中的怒火,似要将对面这个身影燃烧

    她自己也就罢了,可若连累旁人因她而死,却是她素寒芳的罪过。尤其是绝真,更是玄天剑宗近年最冀以厚望的弟子。

    今日却因她之故,死在了任山河的手中。

    “畜牲”

    一口血沫,从素寒芳的口中溢出,目光森冷,恨不得生噬任山河之肉。

    绝真之前骂出的这二字,此时最得她同感共鸣,眼前此人,确实是个畜牲lf根本就毫无人性

    “我是畜牲,那么你们这些人元草案之人,又算是什么?绝真世家弟子,可是据我所查,这家伙昔年,却也不过是五品灵根。如今却是天资绝代,身列十小仙师之类,这岂非是可笑得紧?”

    素寒芳的面色,顿时一片惊怔愕然,也不敢置信。

    庄无道只一眼,就知此女仍不知此事。不禁一笑,此事修界少有人知道,可在各宗派高层,却几乎是公认的秘密

    一个正道的后起之秀,平时道貌岸然,被世人羡嫉敬慕。可又有多少人知晓,这位是踏着脚下一具被挖去心肝,夺去经脉的婴儿尸骸,才能攀升到如此高度,踏在云巅。

    而所谓的十小仙师,除了这位绝真之外,至少还有着三人与‘人元草案,有着牵扯,这素寒芳居然都是不知。不禁使他恶意的猜想,这究竟是雪阳宫之人有意隐瞒,还是这女子不愿去探究?

    有意思,真有意思——

    在天一界的时候,他就已有感觉,所谓的正道大宗,其实比之魔门还要污秽。表面上仁义道德暗地里却大多都是男娼女盗之。

    也怪不得这天地间会有无量劫力聚成,酝酿灭世之灾。世间太多污秽,的确需清洗一番。

    正嘲讽的笑着,庄无道手中提着的李承玄头颅,终于支撑不住,此时‘篷,的一声碎响,炸成了粉碎,血肉四溅

    有意思的,还不止是素寒芳,还有这李承玄的记忆,他看到了许多极其有趣的东西。

    可惜的是‘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能使他的战力大增,却不能使他神念,也同样大幅的提升。

    以七阶归元,搜九阶大乘,在其神魂中所得寥寥,关键之处,仍是不能得知详细。

    不过庄无道本就没有急于求成之意,并不觉遗憾。微摇了摇头,而后就这么以沾满血肉的手,轻抚着素寒芳的白净脸庞,

    “所谓正道,内中藏污纳垢,最是肮脏不过。雪阳宫与你素寒芳,又能于净到哪里去?”

    暗黑色的血液,将素寒芳吹弹可破的面庞,都染成了暗红色。似要将素寒芳纯净如晶石一般的心,也一并污秽。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