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七六章 雷火仙元
    “寒芳你既已猜到了是我,就该带走他们逃命才是,而非是过来寻我。”

    素寒芳双眼圆睁,愕然不敢置信的看着庄无道。不敢相信这些话,是出自任山河之口。

    这是覆灭之前的嘴硬?还是真的就如此自信?怎么就狂妄到了这样的地步?

    可心中的不安与惶恐之感,却在这瞬间,也增到了极致。侧旁的符冰颜,唇角却微不可查的扯了扯,满含不屑讥哂之意,显是对庄无道之言不屑一顾。只是动作依旧隐蔽,无人能见。

    “在你面前还用逃命?真正是狂妄,可笑”

    那绝阵一声冷哼,剑潮猛地炸裂,玄圣天衍剑的剑三十六刺出。只顷刻间,就突破四尊雷火天魁的剑阵,剑势直指庄无道。

    而在庄无道身后,李乘玄则是极有风度的一笑,神情平淡温和:“李某倒要看看,任小道友,你是准备如何让我等从这山海集仓惶逃命?”

    上方的紫红炫光,猛地冲击而下,同样是直往庄无道轰凌而去。不过就在这些紫红炫光,降临之前,周围那四面八方,就传来了一阵阵轰然声响。四处都是爆炸之声,震人耳膜。不止是整个法阵在动摇,山海集内的扭曲太虚空间,也在不断的震荡。

    “这是——”

    李乘玄愕然的看着周围,眼中现出了惊怒之声。已经辨认出那些爆炸声传来,都是来自山海集内,那些重要的法阵节点。同时爆发,使整座大阵,在这顷刻间近乎于停滞。

    是这任山河?原来并非是无备而来可只凭这些。今日就能从此处全身而退?简直是痴心妄想

    山海集内的大赤神光玄枢大阵,不但是对外,也是对内。正因山海集是一座仙市,所以阵法特异。真正的要点,是在法阵的中枢之地,而不在人流杂乱的城中,孔商仙盟甚至为此不惜降低大阵的威能。

    ——任何人想要从内部,将这座大赤神光玄枢大阵瓦解攻破,都是极其艰难之事,难度并不低于从外部攻打。

    一声轻鸣,打断了李乘玄的思绪,庄无道的魔天神劫剑出,恰与绝阵交对。一息剑碰撞了二十余次,罡风潮卷,剑气四射,庄无道依然立于原地,那绝真的剑三十六,却是被冲溃崩散,人也被那巨大的金红长剑,强行逼迫退开。

    而四尊雷火天傀也得以腾出手来,四口灭元剑剑驻于地。瞬间就是整整四头重明鸟虚神,从这四尊雷火天傀的体内拔空而起,冲入虚空。与那数团紫红炫光交击冲撞。连续数击,竟就将这几团大赤灭绝神光,完全抵消击溃。

    虽是因此时山海集内的‘大赤神光玄枢大阵,动摇之故,使大赤灭绝神光威能大降。可李乘玄的面色,却也不禁微沉。

    这四尊雷火天傀,已经有了接近于九阶登仙修士之力

    除此之外,还有一事,也让他难以心安。任山河的仆从不死道人与音魔,并未随在他的身侧,而且至今城中还未早寻到这二人的踪影。

    这二人到底何在?进入山海季,又到底有何目的?都是未知。

    宛如赤色大日般的剑光,由上冲凌而下。素寒芳的紫阳神极剑,几乎将四尊雷火天傀淹没。

    之前单人独力时,她处处被这四尊傀儡克制。然而此时有了同伴照应援手,却使雷火天傀的灭元剑阵,不断的后退溃败,又不断的重整剑阵。

    符冰颜此时也同样动手,额间竟是一只灵目张开,遥遥向庄无道照去。使庄无道身周的虚空,都出现了寒霜冰棱。整片虚空,连同庄无道体内的水汽,近乎冻结。

    庄无道并不在意素寒芳的迫人剑势,只转过头,冷冷的看了那符冰颜一眼。目中双瞳闪现,七阶的重明观世瞳,毫不留情,直接与符冰颜的冰瞳对拼了一记。

    庄无道的身躯,微微后仰。符冰颜却是一声痛哼,踉跄着退出数步。眉心中的眼瞳闭合,却流下了一条血线,里面鲜血渗出。面色苍白,双眼中流露出惊异之色。

    这次第七阶的重明观世瞳,任山河入魔之前,也不过才五阶而已。

    “受死”

    绝真的剑光,再次闪烁。这次是直接跳过了数个剑式,直接出到了忄四十一,。将庄无道周围百丈之内的空间,都化成了剑刃风暴。

    李乘玄更是冷声笑着,又是十数道的‘大赤灭绝神光,轰击而下。

    苏星河的牙关紧要,手中长弓连开,一连七箭,将七道‘大赤灭绝神光陆续击灭。

    然而每一箭之后,苏星河的脸色就更苍白一分。李乘玄乃是九阶登仙境强者,有整座‘大赤神光玄枢大阵,之力可以调用。在这座阵内的战力,即便比不得真正的仙人,实力也可与散修相仿。

    苏星河只是大乘,方才动用的是苏家秘术,这每一箭都消耗了他不小的气血精元,才能勉强抵御这大赤灭绝神光

    知晓此时,一旦‘任山河,败落,那么自己,也断无生机。

    然而那天空中的紫红炫光,却依然漫天彻地。才刚被苏星河击碎,就又有更多的‘大赤灭绝神光,再生,在李乘玄的操纵之下,继续轰击而至。

    苏星河的眼中,已经现出绝望之色,他本就伤势未复,此时余力已尽,已经抵挡不了更多。

    然而此时,第二阵的爆裂之声,再次在四面八方响起。这次集市内爆炸崩溃的枢纽节点更多,以至于这边山海楼中的‘人市,内,越发的摇动晃荡,碎石崩塌

    而庄无道的唇角旁,却是浮出了一丝笑容,一个奇异的手印,在他的手中瞬间结出。

    七阶归元境之后,哪怕再怎么平常的修士,也能掌握术法瞬发的技巧。然而此时,庄无道却不但慎而重之结了手印,口中更是念念有词,诵着经文灵言。

    “重明无量,雷火仙元”

    ——这是因自己归元境之后,总共十二次‘雷火仙元,之术同时施展,四百三十二尊雷火天傀,同时招出。所以才需灵决手印,所以才需咒语灵言,

    术法还未完成,那股宏大无比的气波,就已往四面八方传涌开来。压得归元境之下所有修士,都为窒息。

    “这是何玄术?”

    李承玄的瞳孔微凝,下意识的就要将庄无道的这门神通玄术打断。身后数十面赤黄色的灵旗张开,数十道磁元神刀,继续往前方交斩冲击。

    对面的素寒芳,亦是全力以赴,紫日之剑,赫然飞出数只太阳金乌,剑速已经加强到了极致,化作了肉眼不可剑的紫光。

    可当这浩大剑影,终于突破雷火天傀的拦截防御,粉碎神劫剑影,刺在庄无道身上时。却是一连串的火花溅射而起。先是虚空藏盾抵挡,接着又是那重明剑翼反射。

    还未能触及道庄无道的不破金身,所有的剑力,都俱被反弹打回。那绝真以剑四十一编织而成的死亡剑牢,更是被那神劫剑,最后强行一记重剑撕开劈散,

    只有李承玄的‘大赤灭绝神光,冲入到了阵中,一连打灭了庄无道十数面虚空藏盾,再崩碎了重明剑衣,然后狠狠劈在了庄无道的身躯之上。

    七阶的不破金身亦难抵御,血肉崩解,然而此时庄无道的回复之力,却更快一线。不死法域,青帝长生,素壬神体这三术叠加,身上任何伤口,都能在须臾之内恢复。

    当那‘大赤灭绝神光,一道道击在庄无道之身,虽是撞碎了他的一切防御之法,可那身躯,依旧在内挺立不动,毫未动摇。

    一直到最后一式手印,终于结成。于是整整有四百三十二尊雷火力士,同时在这四面八方,拔地而出,

    咒语手印,只用了短短不到一息。然而庄无道的身躯,已经崩裂近十次以上。而当这门神通完成之瞬,整座‘大赤神光玄枢大阵轰然崩裂。两座大阵相斥冲突,阵内几乎所有的灵纹,所有的禁制,都在不断的崩裂瓦解。

    山海集下的地脉,天空中的灵气潮汐,也完全混乱,虚空崩碎,集市之内的折叠空间,都是近乎瓦解之势。

    而此处人市卖场之内,所有观战的修士,亦是一片惶然慌乱。不过仍有不少人,自持修为,并不惧这虚空暴乱。都是紧紧目望着战场,神情惊异错愕到了极致。

    “这座大赤神光玄枢大阵,居然崩溃了?”

    “以阵破阵么?可这到底是何神通?瞬间结成的阵势,居然能够与玄都神宗的八阶大阵‘大赤神光玄枢阵,对抗

    “这是,仙元级的力士傀儡?至少一百之数不对,整个城内,是二百以上——”

    “数达四百都是七阶仙元等级,可以抗衡八阶修士的力士”

    “瞬间成阵,似是离尘宗的‘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本身最高只是六阶阵法,不过以四百余尊仙元傀儡为阵基,已然强行将此阵,推升到了七阶等级。”

    “这任山河,居然还有着如此神通?”

    “原来如此怪不得有这样的底气,踏入这山海集内。说他是过来送你,那可就大错特错。今日这孔仙商盟,怕是要吃上大亏不可有此阵在,这一位全身而退,轻而易举。”

    “那也未必然,这临时召唤之阵,等阶只是七阶。不可能与‘大赤神光玄枢阵,对抗。”

    “这神通,待他登仙境之后,岂非是无阵不破?那赤神宗,居然舍得将如此天赋绝代的弟子,打成魔类?”

    “确实,换成是我宗,便是为任山河,与天下为敌又有何妨?无论如何,都需挽回。”

    “也对,那魔息魔煞,只要舍得付出代价,并非是化解不了。”

    “可怕我看此子前后所有的手段,都是有其目的。只怕他真实意图,绝非只是为全身而退。”

    那李承玄已是目光赤红,惊愕之意已经僵硬在了脸上。只从方才任山河的惊人气势,他就预感到了,任山河的这式玄术神通,必定是强大到可怕,极度的危险。

    可却从未曾想过,这门神通,会强悍到能够一举动摇山海集内的这座‘大赤神光玄枢阵,的地步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