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七五章 给我闭嘴
    四面墙壁,都被强行劈开,锐利的气刃,瞬间以无可匹敌之势,猛地冲入内。所有的刃劲术法,都是直指庄无道

    不过首当其中,也最为脆弱的。却是庄无道身边的苏云坠。那苏星河的面色大变,手挽长弓,几乎是一眨眼间,就连续四箭射出。刚好是东南西北,各指一方,然后是一连串的轰然炸响。整个屋顶,都被生生掀翻。四面以七阶材料制成的墙壁,也被劲力震成了粉碎。

    庄无道眯着眼,透过那气劲余波望去。而后就只见对面立着的,正是素寒芳,一手执剑,宛如是紫日降临。此女大乘境之内,气机异常宏大,几乎不逊色于音魔天尊。

    而左右两侧,则赫然是符冰颜与绝真二人。

    最后是身后,气机陌生,他认不得,可却是高达九阶。气势无比磅礴,威压于此。

    若是所料不错,这位定当是孔仙商盟的李承玄无疑

    周围还有几位大乘境,亦是神情冷肃,如临大敌。

    此时身后那李承玄,正是长声大笑,直震四方:“星河兄沦落三十余年,可今日这四箭,威风依然是不减当年,有射落星河之威小弟佩服”

    庄无道面色沉静,只微觉好奇的,看着对面的素寒芳,这就被识破了么?好快

    方才他与苏星河谈话,太过入神,连这四人到来,都未有察觉。不过有这山海集的大阵掩护,即便他时时刻刻都保持着警惕,也难感应到这几位的动作。

    也罢一个时辰的时间还未到,不过也快了。能将这李承玄,从大阵中枢之内引出,其实也是意外之喜。否非如此,之前破阵之时,反而要多费些功夫,说不得还要暴露自己身具法域的底牌

    之前并没想过,要这么快动手,可形势至此,已经由不得自己。

    苏星河却是面色大变,眼神波澜微起:“原来是李兄,三十年不见,李兄居然已入登仙,真让人羡嫉。不过老夫记得,我与你等并无恩怨。即便有什么过节,如今我苏某也已沦落为灵奴——”

    “自然是无有恩怨”

    李承玄直接打断了苏星河的言语,目光转移:“这次来与你无关,与我有恩怨的是这位,任山河任少宫主”

    “任山河?”

    苏星河眼神楞了楞,目光闪过了一丝不可察的焦躁不安与狂乱:“你这是何意?我家这位主上,出身万西林薛氏,是薛氏的嫡子薛成,与那任山河又有何关联?”

    “薛氏嫡子薛成?你何不让你这位主上来答?”

    李承玄笑了笑,眼神如冰霜刀锋般的,把目光依向庄无道的后背:“更何况,苏兄此时也已入魔了吧?若他真是薛氏的嫡子薛成,何至于如此?薛苏二家虽是世仇,可这薛成也不至于会买一个魔修回去。”

    庄无道挥了挥手,示意还欲辨解的苏星河住口,而后神请淡淡的看着对面的苏寒芳:“确是任某却不知诸位,是何时察觉的?”

    此言道出,整个卖场之中,顿时传出了轰然震响。几乎所有修士,都微微变色,悄然往远处退去。

    毫无插手相助诛魔之意,任山河虽已为魔类,可以其背景,依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得罪。

    有无明上仙为后盾,以他们这些散修的身份,被任意一方迁怒,都是灭顶之灾。

    与之相反的,是此时那些包厢,却是一道道目光,肆无忌惮的向庄无道投来,带着打量审视之意。幸灾乐祸,怜悯际遇,疑惑不解,都不一而足,

    别人畏惧任山河的背景,可这些人却是不惧。

    “废话少说”

    声音冰冷,正是出自绝真。身后涌动出剑潮,无数的剑影,宛如一只只凶猛的游鱼,遮天蔽日般往庄无道噬咬而去。

    然而这些剑光未至,躲在庄无道身侧‘虚空藏盾,内的四尊雷火天傀,就纷纷现身而出。其中一尊,只是一剑,就将那漫天剑影击散逼退。

    四尊雷火天傀各据一方,只是瞬息时光,就结成了一座灭元剑阵,

    而庄无道,则依然立于原地。不过幻法已经解除,露出他与苏云坠的真身相貌。

    而这一刹那。这卖场之内,再一次传来哗然声响。议论之声,嗡然而起。

    “果然是任山河”

    “这魔头不是在雷刹红海中?怎么会在此处?”

    “居然跑入到这山海集内,还真是胆大包天。”

    “我看这是自寻死路才对,还是为这符冰颜么?这位符仙子,当真是罪孽深重。”

    “——嘿嘿也不瞧瞧他现在,到底是何等样的德性?居然还在痴人做梦。”

    “玄都神宗的承玄大天尊,十小仙师的第三位的素寒芳,绝真,再加上一位绝音仙子,还有诸多大阵,这任山河今日,怕是插翅难逃”

    “在这山海集内,孔仙商盟的地盘,他哪里还能有什么生机?”

    “这任山河以前也算是天之骄子,居然沦落到这样的地步。”

    庄无道并不理会这些杂音,继续看着前方。重明剑翼与重明剑衣,已经加持于阵内三人之身。

    在他身后,李承玄亦是面色微凝。四具可与大乘圆满相当的雷火天傀,加上一个苏星河。庄无道本身,似乎也有了归元境的修为,一身法力,尽复旧观。

    而此人这两门道源神通,他也有听说,能使人战力数倍增长。

    这样的实力,并不可小觑。若是放在野外之地,即便他们四人联手,亦要费些功夫不可。

    好在此时,是在山海集内。

    万千的紫红炫光,已经在他操控之下,在上空处云聚集结,‘大赤神光玄枢大阵,在他意念催动之下,已经开始舒展威能,

    只需再有不到一息,他只要一个念头,就可轰击而下,将这几人,彻底轰杀击溃。

    “若真是薛成,确有动机买下苏氏祖孙。”

    那素寒芳的目光坚凝,手执长剑,气机遥锁,定定的与庄无道对视着:“可此人不过是纨绔子弟,薛氏怎可能放心,让他携带如此众多的蕴元石前来山海集?”

    “难道就不能是有人暗中护持在侧,有意让他历练。明白了?尔等自始至终都无证据,只是猜测可对?”

    庄无道眼现了然之色,已经知晓了缘由,这其实是个不算破绽的破绽,根本就不足以⊥这几人确定。

    “真正的缘由,还是我让你不安了。依然还是那一套,宁可杀错不肯放过——”

    鼎炉对魔种的主人其实亦有感应,庄无道只是没想到,这素寒芳不但未将他种下的阿含魔种除去,更欲主动接触,反过来掌控。

    ——失策了,他小看了这女子

    素寒芳却是面色发白,她的确是没有证据,只有猜测而已,凭借的只是心中不安、

    “诛除邪魔,本就该不择手段,师妹她并无错处。”

    符冰颜的神情一向冰冷,拒人于千里之外。此时此刻,却是眼现悲悯之色:“当初我万没有想到,山河你会走到这样的地步。若肯回头,冰颜可为你求恳诸位上仙——”

    “给我住嘴如何?”

    庄无道却是轻笑,透着不羁轻狂与冰寒刺骨的冷酷:“这里,可轮不到你这个贱人说话”

    符冰颜与素寒芳一阵错愕,绝真则不禁眼现怒容,爱屋及乌,他容不得好友的师姐,被这人肆意辱骂。

    接着却只听庄无道摇头道:“寒芳你既已猜到了是我,就该带走他们逃命才是,而非是过来寻我。”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