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七四章 变起仓促
    几乎是同一时间,素寒芳心神不宁的,立在了听音湖的湖畔。哪怕是符冰颜弹奏的动人仙音,阵阵传来,安抚人心,也不能让她的心情,有半分好转。

    绝真就在一旁立着,看着素寒芳柳眉轻蹙的神态,眼神温柔之至。哪怕看一千年一万载,都不嫌厌烦,眼前的美人,无论是喜是悲,是惊是怒,不论何等样的神情,在他眼中都是美极。

    不过他却不忍:“寒芳到底为何事忧愁?可是因方才,那个名唤薛成的小子。此人有些身份,不过寒芳若真对他不喜,我可为你斩了他”

    之前那个‘薛成,的无礼,绝真自有感应。然而身为十小仙师之一,这千年来最出色的修界后起之秀,绝真却自有自己的胸襟气度。并不会因别人的无心得罪,而心生杀念,在他看来,那人会有那样的神情,本就不足为奇。寒芳与符仙子,确可使世间任何男子,都为之心动。

    所以绝真并不在意,只当‘薛成,是路人。可若是这一位,让寒芳感觉到不舒服,那又是另一回事。

    “绝真道友,确是剑心通明”

    素寒芳苦笑,并不奇怪绝真,看穿了自己的用意,

    “不过并非是因他无礼,而只是感觉此人,有些古怪,自身难以心安。”

    尤其是自己的心脏处,正跳动不休——

    两年之前,庄无道在她心脏处植入了阿含魔种。就将她抛下离去。原本这并非似是他化魔种,与神藏魔种,精进魔种,共生魔种那般的不死不休。可以直接换过身躯,或者由长辈出手,为她洗练净化。

    却被她拒绝,将这阿含魔种保存了下来,那任山河,居然将她当成了鼎炉

    这样的奇耻大辱,只有她亲自将之镇压驱逐,在神念争斗中将那任山河彻底击败,才能洗刷,才能真正弥补自己心灵上的破绽。甚至从此蜕变,道心百尺竿头之上,再进一步。

    绝真此时也注意到素寒芳,无意中轻抚着在胸口的玉手,眼神顿时一沉,现出了的凌厉之色:“这任山河,他若不能从雷刹红海中逃脱也还罢了,若能侥幸逃脱,我必定让他死于我绝真剑下”

    素寒芳楞了楞,而后苦声笑道:“寒芳也必欲杀此人,为阳瑾师姐复仇。此人已然得逞,成为我必欲除去的心魔,只有亲手斩杀,才能了结。绝真道友此举,是要让寒芳无法成道么?而且,此时的任山河,也真不容小视。对上他之后,绝不敢轻忽大意。”

    她并不怀疑绝真的实力,几十年前二人之战,虽是平手了局,使她得以一举与绝真并列,然而若论真实的战力,绝真其实胜她数倍。

    可面对任山河,面对那音魔天尊,绝真却未必能有多少胜算。

    “若非如此,我早就杀入雷刹红海”

    绝真的神情微微缓和,而后也是无奈道:“寒芳你无需疑神疑鬼,有我在,无论是什么样的情形,都能护得寒芳你万全”

    “寒芳她这次,可能还真是疑神疑鬼。”

    随着声音,符冰颜在远处踏波而至。不知何时已停止了演奏,不过此刻出言之人,却是她身后的另一位五旬老者,声线洪亮:“老夫已让人遵二位仙子之意,查过这薛成的根底,并无什么可疑之处。身份行踪,都无什么异样。动用几剑破除幻法的器物,也无所得,当时他本尊无疑。”

    那绝阵一楞,而后与素寒芳同时一礼:“见过承玄大天尊”

    眼前这位,自然就是孔仙商盟的李承玄,一位新晋的登仙境大天尊,长他们几千岁的前辈,自然值得他二人礼敬

    “我也只是感觉此人,让我有些不安,似是心念感应一般,见面的刹那,只觉这位,与我有莫大的联系。“

    素寒芳的眼神茫然,难道真是自己的错觉?

    “敢问大天尊,不知这位进入山海楼之后,前后到底做了些什么?”

    “什么事都没做,只是一路观览,然后到人市之内,直接用了而千枚九阶蕴元,十枚下品仙石,将那万西林苏家的苏星河买下。”

    李承玄显然也是调查的极其详细,信口答着:“此时他人尚在一间乙等包厢之内,里面是何等样的情形,我也不知。不过,万西林原中,薛家与苏家一向都有仇怨。薛成当年,更曾伤在苏剑通手中,这苏星河落入薛氏之手,日后只怕还要受些折磨欺辱。昔年道友,一步行差,居然落到如此境地。真是可怜,又可叹——”

    他是与苏星河是同一时代的人物,曾经一起座谈论道。那时苏星河雄姿英发,不但在万西林原内,强行开疆拓土,打下了雄厚的根基。更使苏氏的实力,渐渐接近于二等宗门,距离当世顶尖的世家,只差一步之遥。

    可惜却在最后关头倒下,甚至沦落成为他人之奴——

    素寒芳却未有什么感慨之意,陷入了深思。而此时李承玄又笑道:“这薛成已对苏剑通开价,已经涨到了一万三千枚九阶蕴元石,倒真个是舍得。”

    此时不止是素寒芳,便连那符冰颜也为之一楞,眼里现出了怪异之色。

    绝真也是双目微张,而后平复下来,眸中满布杀意。

    如此说来,此时还真有几分可疑——

    素寒芳更想起一事,那任山河身旁的苏云坠,正是万西林苏家的后人。这其中,多半有着关联。

    ※※※※

    乙等包厢之中,除了庄无道时不时的,偶尔报价之外。这小小的室内,却是一片死寂。

    苏云坠依然不敢置信的,看着苏星河。而苏星河本身,却是神情坦然。

    “他们既然是要诬陷老夫与苏氏与魔修勾结,以此为由灭我满门。那么如今,老夫也又何必死守着规矩?今日起真就踏入魔道,又有何妨?”

    庄无道给他的选择,各有利弊。成为庄无道的灵奴,虽是不用入魔,却要受人驱使,也没几百年好活,复仇无望

    而成为魔主的魔灵,虽是成为魔修,可却也破除了道心上的破绽牵绊。更能够借魔道法门,恢复自身命元,甚至一举进入登仙之境。

    道门修士根基稳固,真元打磨精纯,花费的修行时间更多,积累的道业也更雄厚,远超同阶魔类。所以由道入魔,总能得不少好处。寿元增长,修为提升,都是可以预见之事。

    甚至他如今,只需一场大规模的血祭,就可直接借此机会,突破到九阶大乘

    哪怕是因此,而成为一位魔主的魔灵

    魔灵有两种,一种是信徒,自愿信奉,使自身神念能与魔主契合。另一种,是直接魔主强行染化得来,受其操纵,不过也需信徒本身心甘情愿。

    而一旦身为魔灵,行事就要受魔主操控,平时根本就不会有背叛之念。

    庄无道哈哈大笑,似乎早就预料到会是如此,苏云坠却是眼神黯然,想要劝说,却又无从劝起。

    苏星河在其人生最巅峰的时候,遭遇其最悲惨之事。经历之惨,更胜于任山河。

    且他这位祖父,也是心志极坚之人,此时既已有意入魔,那么已基本不可能挽回。

    “不过这苍茫魔主之名,我以前从未听说过。”

    苏星河继续目望着庄无道,眸中神光炯然:“还有少宫主,你此后又准备何去何从?是准备继续追查人元草案,还是对雪阳宫几家报复?”

    说到此处时,苏星河的唇角,又隐露讥诮之色:“说来我苏氏之所以灭门,与你任少宫主,也有莫大关系”

    若非任山河追查到苏氏头上,星始宗也不至于要杀人灭口,诛杀苏氏满门、

    “你们苏氏灭门,是早已注定之事,与我并无关系。人元草案迟早要揭开,这世间便是没有任星河,也有黄星河,李星河,一样会查到你们苏氏。”

    见老人一阵沉默,庄无道一声冷笑,将那团黑光抛了过去。

    那时无明已对人元草案,以及宗门内的几位高层起疑。即便没有了任星河,一样也会派出得力之人,追查此事。

    那个时候,无明唯一没想到的,是门内的形势,已经恶劣到这等地步。猝不及防,连自家视如亲子的后辈,都不能保全。

    确实感应到苏星河,已经将那黑光,彻底融入到其元神之后,开始了染化。庄无道才又取出了几件事物,抛了过去。

    却是一张弓,以及几壶箭。

    “这是我为你准备的八阶宝弓,你可以凑合着用用。”

    而后一道剑气,将苏星河的灭元镣,全数斩开。又将手中的命牌,强行粉碎。

    魔染的过程,做不得假。尤其是他本身,就是那位苍茫魔主之时。已能感应到苏星河,为自己提供的信愿之力。

    因他化魔染之故,神念频率与自己契合无比,几乎无有差别。若苍茫魔主的意念,降临此身,甚至可以发出‘苍茫,一成的实力、

    “苍茫乃新晋魔主,你可将之视之为阿鼻平等王坐下的从神。信奉公平,平等之等,除此之外,也对报复,报应之类,极其喜悦,”

    见苏星河,明显露出了意外之色。庄无道并不在意:“将你买下,我还想问你一事。可知当初,你们苏氏灭门,到底是何缘故?在人元草案中,到底是何角色?”

    “人元草案,我苏氏其实并无参与。为何星始宗会出此毒手,老夫也至今都不知究竟。要说有关系,也只可能是我苏氏当时在万西林大肆抓博蛮族,贩卖灵奴,以供我家生养。那人元草,很可能是混入在其中。后来老夫猜测,我苏氏门内,至少有三位大管事,参与人元草案,也是我苏氏灭亡之因。”

    苏星河神色悲苦,暂时收起了回忆:“我那时已在闭关,并不管事,剑通那里,可能知晓更多。”

    庄无道唇角微挑,现出了然之色。这是让他将苏剑通也一并买下,救助他的长孙。

    不过即便苏星河不说,他也正有此意。只不过不是买,而是直接抢人。

    不过就在下一刹那,这间乙等灵室的四壁,忽然传出轰然爆响。凌厉无比的杀意,直透入内,将他牢牢锁定、

    庄无道不禁唇角微挑,满含冷讽之意。这就已经来了?是寻死么?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