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九七三章 愿为魔灵
    整个拍卖场内,再无任何杂音,也未再有人加价。

    一枚下品仙石,在天仙界中的价格,大抵相当于百枚九阶蕴元。然而那是天仙界中,在星玄世界之内,这却是绝产之物。

    唯一的获得途径,就是由上届仙界降临之时,带些仙石到这星玄世界中。然而太虚海狂烈,又有大道法则限制,上仙真身降临,极其困难,也有各种各样的顾忌。

    所以星玄界的仙石,极其少有,也并不能以百枚九阶蕴元来衡量。毕竟仙石中的灵力纯净,甚至可直接由修士提取,化为己身的真元。

    在星玄界通常的比例,是一比四百到五百。

    也由此可知,当时无明直接拿出十枚下品仙石,助庄无道提升修为时的慷慨。只可惜的是庄无道根基太厚,换成普通修士,只这十枚下品仙石,就可让一位合道修士,一年内提升到归元中期的境界。

    那时庄无道也是全靠自己刚好完成的内天地,才进入到了合道后期,所有只使用了四枚下品仙石而已。可之后的修为境界提升,就越发困难。

    那台上的执事也同样颇为诧异的,看了庄无道所在的包厢一眼。可能是想到了庄无道现在身为薛家子弟的‘身份眼中顿时露出恍悟之色,转而颇为怜悯的扫了那苏星河一眼。而后就挥了挥手,让人将苏星河,送到这间乙等包厢之内。

    苏薛两家世仇,苏星河落在薛家手中,难道还能有什么好下场?

    而一待孔商仙盟之人,都退出了这间包厢,苏星河就是目光灼灼逼人的,看向了庄无道。

    “你绝非是薛成,到底是哪一位?隐藏身份至此,买下老夫有何所谋?”

    孔商仙盟专供这些贵宾使用的包厢,自然也有着不约成俗的规矩。在这间不到十丈方圆的房内,就等同于密室,能够内外隔绝。里面的一切言谈,便是身为此地主人的孔商仙盟,也不能得知。

    “你能认得?”

    庄无道也颇是诧异,一开始还以为是这苏星河,能够看穿自己的‘万象森罗纱,。可随即又觉不对,这件准仙器,便是连灵仙也无可奈何,更何况一个大乘境修士?

    万西林原的苏家,虽以射术擅长,本身也都有灵目类的术法神通,可远窥万里,洞穿幻术,却也没可能,窥破这万象森罗纱。

    多半是自己冒充的薛成,与这位任星河,也有着不浅的关系。是因极其熟悉之故,看出了破绽,才能一举拆穿他的身份。

    笑了笑,庄无道就并不在意,手里拿着孔仙商盟给他的命牌,在苏星河的面前晃了晃。

    “不管是不是,你现在都是我的灵奴。”

    苏星河的面色僵冷,眼现晦暗之色:“确是如此不过老奴总需知晓,自己效力的主人,到底是何身份?想必主上,也不愿我等一无所知?”

    “少宫主”

    苏云坠此时俏面上,更显苍白,欲言又止:“祖父他——“

    话音未落,那苏星河就已双目圆睁,紧紧的注视着庄无道:“少宫主,你是任山河?”

    随即目光,又转望苏云坠,眼神既含惊喜,又有着悲怆:“可是云坠?我的孙女?”

    苏云坠满面含泪,也定定的望着苏星河。神情中既有陌生,也有孺慕,既有欢喜,也有对未来的茫然恐惧。

    庄无道则撇了撇唇角,有些责怪的,看了苏云坠一眼,若非这女娃沉不住气,这苏星河也不至于立时就将他的身份认出。这个侍女,真不靠谱,

    不过,能够知晓苏云坠的存在,也能知任山河其人,这苏星河虽已为灵奴,可对这几十年来修行界之事,并非是茫然一无所知。

    摇了摇头,庄无道再挥灵力,将那通言灵玉激活。

    “四千二百枚九阶蕴元——”

    此时那台上,已经开始了对苏剑通的竞购。不过这次,庄无道却没有一举要将苏剑通拿下的气质。

    相较于苏剑通,苏星河无疑更有价值得多。本身才三百岁,日后加上各种灵药滋养,可活万载有余。

    哪怕其心灵有着破绽,也能修至九阶巅峰,甚至是转入魂修,入散仙之道。而且是实力强绝,同阶之中少有对手的那种。本身乃是不逊色于十仙师,七魔君等级的天资。用心培养,就可为一个二等宗派的支柱。

    此时这卖场中,不知有多少人,是为苏剑通而来,

    庄无道之所以能够用二千余枚九阶蕴元,十枚仙石,将苏星河买下,是因今日来这里的买家,不愿在苏星河身上多做纠缠,

    可苏剑通不同,哪怕是对于十二正教这样的庞然大物而言,都是不无小补的助力。

    若非是这苏氏父子,宁死都不愿为星始宗所用。星始宗根本就没可能,将这二人放出来售卖。

    这此时拍卖场内,已是各方豪杰云集,都只为这苏剑通而来。

    庄无道估计着,这苏星河没有三百枚以上的仙石,根本就别想拿下。这竞价的过程,也至少要半日之后才能结束

    他本身也没打算用竞购的方法,将此人买下。三百枚下品仙石,他根本就拿不出来。

    总之,慢慢来吧——

    只要再拖延等上一个时辰,就已足够了。

    “够了你们祖孙相见之情,可以等到稍后再谈”

    成功使苏云坠与苏星河的目光,转移回自身,庄无道一个意动,三足冥鸦就已跃出,落在了苏星河的身上,助其回复着伤势。

    “伤势颇重,看来没少受折磨。元气折损不轻,只剩四百年岁寿,好在玄窍神通,未曾损毁,战力并未降下多少。怪不得”

    庄无道仔细感应了一番,就苦涩一笑,怪不得无人跟他竞价,这是看准了苏星河,已经没可能进入九阶登仙境。

    一般在拍卖之前,孔仙商盟就会让人验货,不过今日他匆忙赶至,根本就没这时间。

    不过,这苏星河进入九阶,其实也并非是全无可能。

    庄无道的后中,忽然一团混杂煞力的黑光现出:“我想问苏前辈,你是愿入魔道,成为苍茫魔主座下的魔灵,还是从此成为我任山河的灵奴,受我驱使?”

    苏云坠顿时一惊,眼含恼色:“少宫主,祖父他——”

    依然是未曾说完,就被庄无道挥手打断:“我不会强逼他入魔,何不听听你祖父的意思,准备作何抉择?”

    哪怕是因苏云坠,他也不会对苏星河的品性,有丝毫的信任。

    苏云坠是苏云坠,苏星河是苏星河。一位执掌世家近千年的存在,又岂能没有自己的心机。又怎能知这位,不会出卖自己?

    因为苏云坠,自己就需要爱屋及乌?那么自己,必定会死得很残。防人之心不可无,他现在不需要不受自己控制的部属。

    苏星河却未直接回答,而是眯起了眼:“我听说少宫主,此时已被逐出赤神宗?最近更是已然入魔,逃亡在外?

    “所以了?苏前辈不看好任某么?”

    庄无道神情依旧淡然,并不以苏星河之言为意:“然而若非如此,本座也没可能,直接出面借助你们祖孙二人。

    “老奴心中有数,其实根本就没得选择。”苏星河的神情同样平淡:“我选择入魔,成为那苍茫魔主的魔灵”

    苏云坠的面色大变,自己祖父选择的是她最不愿见的一条道路。而早在庄无道问话之时,她就已隐隐猜知道了结果。

    一入魔道,再难回头。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